EVA新剧场版终超长文剧透。二刷后我觉得其实香党算赢了

2021年03月11日 新剧场版专题, 福音评论, 评论感想 ⁄ 共 8895字 ⁄ 字号 EVA新剧场版终超长文剧透。二刷后我觉得其实香党算赢了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669 views 次

转载自S1论坛 作者:xenon@setsu

写本帖的目的:任何情报都需要人来进行解读,所以一定存在偏差,既然十几年的青春债要还,已经看过终并且感觉被伤害到的人可以通过此贴来治疗ptsd,还未看但已经被剧透过的朋友们可以结合此贴提高将来的看片体验。因为当你持有一个先入观的时候,你在观影过程中会主动记住那些支持的论据,忽略返例。人生如此艰苦,看动画的时候难道还不许精神胜利吗?更何况对开放结局的解读的事,能叫精神胜利吗?

其实昨天我就在转楼贴了自己的理解不过那时候一刷很多细节有错误,现在二刷归来后,我觉得,我当时说的并不是单纯的精神胜利法,推论一下的话应该还算香党赢了(丽党也不是说不可能,问题是丽太多了,二刷后我甚至想单推黑丽),然后痞子故意淡化处理强行做成开放结局,然后拉出剑介营造话题维持热度。对于香党而言,这部剧场版的cp部分,其实是被痞子故意做成了屎状的咖喱,声优访谈录啥的就是放出气味,为了让香党恶心而已。

先说论点,香和真嗣的情感线可以在结局后继续走,之所以要在中间加入那场著名的爱过.jpg,我先变成了大人.jpg的所谓分手戏。完全是剧情展开需要,执行自杀任务的真嗣在那个时候不可能完全保证自己可以活着回到有明日香的世界。大致相当于隔壁的,米卡莎等我死后丢了围巾,忘了我.jpg
但是香和剑介大概率是父女情。痞子的开放结局处理是防止盖棺定论失去热度。同时考虑到他和宫村优子之前的各种传闻,故意恶心恶心香厨也是可行操作。

首先是对现有明日香剑介情侣说的一些反驳。人与人的亲密关系又不是只有情侣这一种.jpg

1.声优访谈录中的暗示。
这个仔其他人的帖子里可以看宫村优子和剑介声优的访谈翻译,我这里就不赘述。但是宫村优子的访谈里也说了希望你大家想象一下香之后的幸福,明示是开放结局。宫村优子说的剑香情侣暗示只能算是声优个人理解之一。存在可以解读的空间,毕竟能在访谈录里放出来的话和不能说的话几十年业界老炮比我们懂得多。其二是铃村太太的访谈,关于结尾他和真嗣牵手的表态那求生欲就很强了。原话「今回もあくまで、エンディングの可能性の一つとして考えていただけると、私としてはすくわれます」(如果你能考虑将此作为结局的可能性之一,我就很感激了。)。
最后明日香对于优子而言算是女儿,如果给自己女儿选男朋友的话,真嗣在宫村优子的脑海里废柴的tag贴了太久,与之相比,之前没啥存在感的剑介打上了全新的版本推荐tag很自然就入眼了。

2.反正结局是真希波,那香丽都out了?
在专楼里有人解释过了,而且重点不是谁,而是谁做了啥。真希波把自爆项圈摘下来,更倾向于,真嗣君任务完成了这样一种咨询传达,两人出车站后干啥?希望去和香约会的请把宫村优子的访谈里,希望大家想象一下香之后的幸福这几句话复读一下。
并且,真希波作为最后能够从世界重塑中迎接回真嗣的人,上她很自然。再加上,真嗣瞬间长大,总不能理解为带着自爆项圈活了那么久吧。因为是世界重塑,不涉及时间轴变更,这样就面对了和妇联4一样的问题,那些在三冲中活下来的人和这次被复活的人之间就有14年的时间差,问题一堆,所以这次的世界重塑可能更加白魔法一点,直接上隔壁fgo的模拟世界运营帮复活的人补上了14年生活都可以任军想象?

3.剑介拍明日香的时候都脸红了,声优访谈录也说了这段怎么洗?
真嗣走出自闭后以为没钓到鱼在剑介的车上也脸红了,而且香在这一段剧情里脸红时间段很短,完全可以按照我之前说的“老爸别拍了,害羞死了。”来解读。而且这段害羞与最后所谓的分首戏前与真嗣相互说爱过时候比起来,演出效果差了N个数量级。所以最后爱过.jpg场景中的脸红更应该以情侣害臊来解读。

4.剑介有意识对明日香保持距离,符合剧场版的人设。
其实在破的时候,明日香和真嗣是cp这档子事全班基本都知道。真嗣早上没空做便当的时候明日香与之争吵,剑介和冬治都在旁边煽风点火,嘲讽“又在夫妇吵架了”。
为什么第三村的人能如此平和地对待真嗣?是因为虽然真嗣发动的只是近三冲(near third impact),而不是三冲,如果当时使徒直接杀到地下那连建造第三村的机会都没了。所以真嗣是幸存者的救命恩人。
剑介在把真嗣从冬治家里接到自己家的路上就在强调,冬治和班长结婚就是因为近三冲结下的缘,近三冲并不只是坏事。
只要剑介言行一致,那他最起码是感谢真嗣当时救了自己一命。那么他和明日香接触的时候,对明日香的认识就应该是这不是我好基友(兼这一村人救命恩人)的老婆嘛?
证据就是私底下两人独处的时候他对明日香的称呼是姓氏「式波」而不是asuka。
如果真的是相处了14年的朋友以上的人,早就用名而不是姓,或者特殊的代称来相互称呼了。
反过来,如果真的是多年老夫老妻,只是为了不让真嗣难受而故意在明日香面前用姓氏称呼,那整个人设也崩了,第三村就不代表人类的美好,属于折损整部影片逻辑的大问题!

5.明日香掌上布偶在「破」与「终」的出现,可以证明「终」的剧情里明日香的情感发展属于主线剧情,并且在剧情开头不可能和剑介有任何接近恋人级别的情感存在。

这幅图截取自啊B版本「破」的18分11秒。EVA里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些典型的象征物,比如白丽的碇源渡的眼镜和真嗣的随身听,作用也是借助具体的画面和象征物来表达角色心境变化。

这个掌上布偶只在「破」和「终」这两部里出现,甚至在「破」的时候一直持续登场到三号机大破之后,在真嗣准备搬离开美里家时候还有特写(啊B版本83分41秒),但是在「Q」里这东西完全没有踪迹可寻,说明「Q」的主线里不包括主人公情感上的纠葛,而在「终」需要相对交代清楚主人公情感发展的情况下,这个布偶作为情感表征的象征物就重新被拿了出来。

「破」的主线中明日香与真嗣与白丽的三人情感发展是很显而易见的主线。在明日香刚刚搬到美里加拒绝融入真嗣和白丽组成的战斗小队时候用这个掌上布偶对自己自说自话,表达了自己拒绝与他人发展任何亲密关系的想法。同样的画面在「终」的第三村部分开头有同样复刻,即表示在这个时候她的心里状态回到了破的开头,拒绝与他人发展亲密关系。所以如果说这个时候的香和剑介已经是互有恋人好感就是胡扯。

6.如何解读在「终」的结尾,明日香内心纠葛镜头里这个掌上玩偶摘下头套后出现的是剑介的脸这种画面?
其实「破」里面有一个小主线被一直带到了「终」里,那就是eva驾驶员如何拥有不驾驶eva的幸福。
在「终」里,Part D的所谓明日香的内心纠葛,就是回忆了明日香从小到大的成长,甚至有在幼少期就有和真嗣见过面的暗示(这就是为啥衍生作品里都是青梅竹马的原因吧)。
但是在这个镜头里回忆一切的明日香是以幼女形态出现的,个人认为是表达内心的不安与不成熟。
明日香对于自己的存在价值的定义就是最强的eva驾驶员,但是同时表达出希望有人可以肯定不是eva驾驶员的自己。最后表达出来的愿望是“希望有人可以摸一摸我的脑袋”。

然后在这个时候布偶出现坐在明日香身边,摸了摸依然是幼女状态的香的脑袋才摘下头套。之所以露出的是剑介的头,是因为剑介是第三村着墨最多的人,而且事实上照顾明日香生活,所以本意就是第三村就是所有不需要驾驶eva的驾驶员的归宿,在那里就有不需要驾驶eva的幸福。
正因为与最终在内心纠葛的段落是自我肯定与他人肯定自我的这种桥段,而且以幼女形态出现的明日香暗示这段戏的主题是成长不是恋爱,所以我不认为剑介的出现即认为她在明日香心中有所谓恋人的成分。
而且如果两人真的是恋人关系,那么在这段戏内心纠葛戏里,明日香最后的愿望直接写成“希望有人能在我身边”不是更好?

接下来是我个人认为的香党胜利说的一些支持。

1.香剑父女说
你们总是说隔壁jsc是对称带师,痞子也会对称的啊。为了压缩剧情量所以痞子用了很多对称手法来交代情报。比如美里认为自己不适合当妈妈,把娃生下来不管后对娃可能就是幸福,她这么理解就这么做了。其实碇源渡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选择不管真嗣。冬月指出碇源渡知道放任黑丽不管黑丽会自灭(剧中有暗示第三村不是绝对安全,说明nerv侵入虏个人啥的是可能的),是不是希望自己儿子体会跟自己一样的丧失感。实际上观众体会到了,也为洗司令埋下伏笔。我交代了那么多,是为了对应明日香的名台词。在第三村剧情结束后,大家回到wunder号上,香就再也没有和真嗣有互动,眼镜娘问他这么做好吗的时候?香的回应是:“这种小鬼,比起女朋友,他更需要的是妈妈。”下一个镜头给了美里。
那么反过来说,对于刚刚使徒化在闹别扭的明日香而言,这种小丫头片子,比起男朋友,她更需要的是爸爸
而且父女也是一种亲密关系,也符合声优访谈录里所谓的被拯救概念,漫画那结局明日香应该算是被救了吧,但是明日香从未感受过父爱,这次一本满足不好吗?
最后的证据是在Part D,真嗣还没介入之前香自己的内心世界投影,坐在树上香想要的其实是和真嗣一样的不乘坐eva的幸福,想要有一个人认可自己,同时想要有个人摸摸自己的脑门,摸头不就是一种年上对年下的安抚吗?然后有人那么大的掌上玩偶出现在身边摸了摸他的头摘下头套露出剑介的头,个人理解这就是明日香内心深处对剑介的认知,理解认可自己的“爸爸”。
而且掌上布偶剑介的画面不是明日香专属,在丽的戏份里也有。真嗣介入了丽(13号机双驾驶员)的内心世界里,告诉丽另外一个她(黑丽)已经帮他找到了归宿(居場所)画面也是第三村,里面也有布偶服剑介。
剑介这个名字和形象在片尾的出现,更多的是作为第三村的代表和象征,第三村,是三冲发生后世界依然存有美好的证据,同时也是给所有的wunder成员(自然包括香和丽)在战后准备的归宿,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wunder号所有成员乘坐的逃生火箭也全部降落在第三村。

 

2.明日香事实上内心并没有成长太多。不符合那个28岁的访谈录吹水。同时也不支持那个回现实世界前的著名分手对话,只是我比你先变大人了。
明日香从来就没有成熟女性这种tag,事实上在面对真嗣的时候无法控制情绪,有暴力倾向,痛恨真嗣不成熟的地方应该是同族憎恶讨厌自己的不成熟。动画里着墨比较少,但是有一点是刻意为之,至少从她与黑丽的对话中我们知道,明日香在第三村是不工作的,而且她内心还在闹别扭,拒绝承认第三村是她的归宿,而执着地认为第三村是自己保护的地方。
所以在最后被真嗣送回真实世界前的那句,只是我比你先变成了大人应该是句自嘲。如果她真的成了大人(能正确理解自己的情绪,并合理分析控制),在Q里见到真嗣就不会上去先准备揍他一拳。而且应该老实承认第三村是她的第二家园是归宿,然后选择继续遵从内心对真嗣的情感,两人正常发展。拿成熟伪装自己的不成熟甚至幼稚谁又没干过呢?

 

3.明日香对于真嗣的感情线一直有,只是在破里被打断,Q中存在心结,终解开了心结后续如何任君想象。
明日香在Q里对真嗣表现的敌意,其实除了同族憎恶也是实打实的吃了使徒化的痛苦,不能入睡,吃啥都没味觉,人没了食欲睡眠欲,就差官方再来一个无法自娱自乐,那三大欲望全齐活没了,可不就只能每天打游戏颓废闹别扭。
这种痛苦的原因就是真嗣的不成熟所导致的,因为真嗣当时但凡早点选择来救她或者干脆点杀了她,明日香都不用受这份苦。然后她把我为什么在Q的时候想揍你这个问题丢给了真嗣。并且在最终战出战前回去找真嗣确认了真嗣能否给出她满意的回答。

 

Gal有句名言,大战之前必有床戏,那么这段出战前找真嗣确认答案的戏码是啥?
而且在第三村的两人互动里其实可以知道,香还是非常在意真嗣的,可谓是依然教科书级别的傲娇。当然我自己为了加强证据,我把到决战以前的明日香,真嗣,黑丽,剑介的互动在我记忆允许的范围内也简单流水账了一下,同时附上个人的情感基线分析。

4.明日香依然管真嗣叫「笨蛋真嗣バカシンジ」。
明日香会给周围的人取外号这个都知道,但是在破的开头她管真嗣叫官二代(ななひかり),然后到打败使徒后跑到真嗣房间夜谈?的时候才允许真嗣叫自己asuka,相对的他叫真嗣「笨蛋真嗣バカシンジ」。
这样的称呼变更就是直接明示两人关系距离的缩短。之所以叫真嗣前还要加个笨蛋只是因为傲娇。
所以只要她后来没有把真嗣的外号变更成啥「三冲诱发笨蛋」之类,就说明真嗣在他心中的位置依然是在破里的那个还差一步就要踏上男友位置的「笨蛋真嗣バカシンジ」。
至于管剑介叫剑剑只能说她认可剑介已经进入了她的朋友圈。
因为给人取外号算是一种角色塑造的一环,没有明确的规律可以表明给了外号即是亲密关系,比如,明日香对破的白丽有醋意管她叫「后台娘 えこひいき」,破的开头对真嗣也直呼官二代。
也还有,管黑丽叫「初期型号 初期ロット」也摸不清到底算是善意还是敌意的例子,最起码她还是会在意黑丽生死的。
综上所述,只要她还管真嗣叫「笨蛋真嗣バカシンジ」,明日香的心里依然永远有一个时间停留在14年前,3号机插入栓内闹变扭的14岁少女。
佐证就是明明穿着自嘲为丧服的白色作战服参与的最终作战,最后的爱过.jpg我先变成了大人.jpg那段戏的时候又变回了红色的作战服。

 

 

因为流水账回忆太长了,可能发在2f这里就写一个象征性总结吧。因为生活中有太多的不如意意难平,所以虚拟创作的时候想多要点糖乃人之常情。如果这帖子让你开心的话,我也就挺开心了,至少做了点让大家开心的工作。发泄情感可以不需要逻辑与控制,但是不要随便人身攻击,无论是对你持相反意见的人或他们喜欢的虚拟角色!要爱,勿战!当然欢迎大家纠错,如果有精力的话,大家抓的虫我会尽力修改。

 

故事开始前的情感基线:明日香对于真嗣的好感是故事终章的盖章认证在破的时候肯定有的,但是香在Q里对于真嗣所表达出来的愤怒正是横亘在这份好感之前的心结。而且愤怒的组成因素机器复杂。所以推论是心结解开后,只要两人有机会能再解除,毕竟2次元的世界,大概率是能赢的。

 

Q结束后,香香带着真嗣和黑丽准备徒步到L结界浓度差不多可以让剑介开车来接他们的地方,然后真嗣在诊疗所醒来。
真嗣在诊疗所醒来后和黑丽被一起带去了(铃原)东治家,因为真嗣过于自闭被剑介抓回自己家,并且在入门前剑介说自己去取燃料,让真嗣自己一个人先进屋。
真嗣进屋后目击刚洗完澡裸体的香,香还很挑衅地说这就是俺的裸体,想看就看,这时候真嗣还没触发项圈ptsd,可见目光是在看裸体。剑介进屋,很自然地给香毛巾,说有很多原因,香不能在村子里露脸,香拿毛巾包裹身体,这时候真嗣才注意到香的项圈,触发ptsd,成功吐了一地。香大怒。后续是香指责剑介对真嗣太好了,剑介一些高情商回应。

 

此时的情感基线:如果香在此时其实已经和剑介有男女上的情感发展,不会故意给真嗣看裸体挑逗他。说明她应该也有试图延续破时期感情的无意识行动尝试,不过这次不行。

 

入睡,香在床上翻来覆去,通过自言自语交代了其实使徒化后就无法入眠。真嗣在偷偷哭,同时剑介知道真嗣在哭,很淡定地装睡OR继续睡。
第二天,香起床拉卷帘门。告诉真嗣剑介每天上午6点就会起床去工作,告诉真嗣有压缩饼干,饿了自己吃。然而自闭模式的真嗣依然继续躲在角落嘤嘤嘤。
然后是黑丽的卖萌种田时间,中间从冬治老婆那里学来了很多高情商名词新解,比如さよなら的意思是为了下次还能再见面的魔咒,伸手求握手是能让双方关系变好的魔咒。
镜头切回香和真嗣这里,香看到真嗣依然不吃饭,于是怒而喂饭play,强行塞了真嗣一嘴压缩饼干,还一边骂骂咧咧地说最起码变得和自己一样之前好好“享受”吃东西还能感受到味觉的时间,既然要自闭,不如在自闭的时候思考一下自己为啥在Q的开头(香)那么想揍真嗣的原因。于是真嗣获得主线任务,思考此问题。
当然真嗣不是答题党,当下选择了离家出走。自己一个人跑到了nerv遗迹看湖。当然香进行了教科书的傲娇表演,偷偷跟踪,确认安丕后偷偷回家装无事发生。
当夜剑介回到家问到真嗣去哪里,香一边打游戏一边说绝赞离家出走中,剑介说不要紧,因为真嗣需要一个人的时间,这样反而最好,不如说跑去nerv遗迹可以说是某种缘。
(记得不是很清楚可能当夜)香一个人玩掌上布偶自说自话,说我一个人是理所应当的。

 

此时的情感基线:至少香还是关心真嗣的,因为不喂食play的话真嗣怕不是真的要饿死,而且表现出担心真嗣使徒化的可能性。最后把心结吐了出来,正因为当时真嗣的不作为自己和三号机一起被重伤,而这可能就是她使徒化的起点,从此没有味觉无法睡觉失去了一堆人类的快乐。这种情绪当时最简单粗暴的归因应该就是笨蛋真嗣的错。但是现在的愤怒还有一层buff,那即是同族憎恶,刚刚成长了一点点的自己看到自闭的真嗣自然怒上加怒。不过即便如此依然还是要尾随真嗣确认他跑哪里了,也算是教科书级别傲娇。
关于玩掌上布偶的用意,就是此时的明日香在说服自己不要和任何人发展亲密关系,这里不管是对剑介也好对真嗣也是一样的。如果真如访谈录里暗示的明日香和剑介早就是地下恋人的话不会给玩布偶的戏码。

 

继续黑丽种田卖萌撸猫看娃时间,中间画面都是剑介拍的,剑介的身份其实还有一层就是记录者,希望留下第三村曾经存在过的证据吧(有作者主观推测成分)。黑丽和种田大妈们泡澡,开启自己的主线,希望真嗣给自己取个名字(黑丽在村里被人叫长得像桑,因为长得和原版丽一模一样)。
于是黑丽来找香,香还很警惕地举枪准备对应,暗示了其实nerv是有可能侵入村庄(为司令故意不回收黑丽说埋伏笔)?知道黑丽后就放进来,开始跟黑丽说你我们都是复制人,你之所以喜欢真嗣是被设计成这样的(这话有几分是对黑丽说的,又有几分是说给自己的,任君品),黑丽表示挺好。然后get到真嗣所在地后就离开了。临走前,香还叫黑丽拿上压缩饼干,说真嗣大概快饿死了吧。
然后就是黑丽找到真嗣还给他随身听,但是被自闭真嗣暴躁甩开,看时机不对,于是黑丽无法展开主线,留下压缩饼干后回去了。
真嗣表演了一下王境泽的真香,憋了半天还是吃了饭233。
接下来依然是黑丽卖萌种田撸猫日常看娃时间,只是中间多了来湖边看自闭真嗣并且喂食的画面。然后重点来了,掉线已久香香又给了个偷窥真嗣(生存确认)的镜头。
然后可喜可贺的真嗣解除自闭mode时间,因为黑丽的软磨硬泡(得有十几天的感觉),某次黑丽表演关系变好的魔术“伸手求握手”后,真嗣语:“明明都是我的错,为什么你们要对我这么温柔啊?”黑丽:“因为我喜欢碇君啊。”真嗣自闭模式解除。

真嗣回到剑介家,香语:解除了自闭模式挺好,既然这样就帮剑剑干点活吧。
然后进入到真嗣和冬治和剑介互动环节,了解城市发展靠wille的下属支援组织送的货物,从剑介那里了解到这个第三村可能随着反L结界装置停止运转某天挂掉,同时中间剑介给了真嗣第一个工作,钓鱼,当然0收获的真嗣在回家路上的副驾驶座上还羞愧地脸红了。
之后真嗣练习钓鱼,终于和黑丽接上线,收到黑丽的订单,求取名。
接下来继续是完善人设填坑时间,交代了剑介老爸死在拟三冲后(彰显为啥他会比同龄人成熟),加持牺牲自己阻止三冲,美里有个儿子,美里copy碇源渡操作以自己当不好妈妈为借口甩手不养娃,并认为这是对孩子的幸福。美里之所以不让真嗣开eva是想自己一个人承担所有责任etc。
然后中间香还问了黑丽最近的状况,不知道真相的真嗣回了句看起来挺好。香就暂时安心了。(依然是标准傲娇,but这是黑丽的死亡flag)

接下来就是最天杀的黑丽死亡场景。
黑丽在某次看绘本的时候发现自己差不多到寿命了,于是接下来进行了更加自我化的尝试,包括想要换件普通人的衣服,换上了当年的那套校服。当晚发现手上出现红斑,知道马上要死了。第二天留下了个离别信死前去见真嗣。

道别信上就四个能让人关系变好的咒文。
おはよう 早上好。
おやすみ 晚安。
ありがとう 谢谢。
さよなら 再见。
在湖边,真嗣想了半天经典操作,凌波就是凌波,你还是叫丽就好了。
黑丽:“能有真嗣君给我的名字我很高兴。”
“好想试试收水稻啊。”
“好想和喜欢的人再多待一会”
然后在真嗣的眼前变成了LCL……………………
算是给了离开自闭模式后真嗣踏上战场的动机,nerv是一个必须被打倒的组织。

最后离开第三村最后的场景,也就是争议的香脸红戏。
Wunder来进行pick up回收人员加补给,剑介作为记录人员给香冬治全家福(冬治妹妹要的)真嗣和美里儿子的合照,记录村庄情况的usb,同时在拍摄这次的出征人员,顺带拍摄了香,这时候香脸红了。随后哭的眼角通红的真嗣决定上wunder参战,为了省经费。香就给真嗣一记**省略了告别登船等情节直接让真嗣上了wunder。然后到出战前,就没了和真嗣的互动!
以至于后来真希波还问他,你把真嗣拉回船上就丢着着的好吗?
香的回答是:“这种小鬼,比起女朋友更需要的是妈!”然后下个镜头给了美里。

 

情感基线解读:香在真嗣走出自闭模式后就没了愤怒也没有敌意,但是毕竟真嗣的主线任务没有完成依然所以不能发展恋爱系。中间我漏了一个细节,就是黑丽问香,你住在这里为啥可以不用工作,不工作行吗?香很别扭地回答了一句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而是我保护的地方。说明香其实比真嗣他们还不成熟,内心说有28岁那根本staff口嗨,天天打游戏不工作情绪控制一泡污。而且内心上停留在过去拒绝承认第三村是她的归宿。这是给最后那句剑介によろしく提供合理性,说明了香对剑介应该是有感恩的情绪,因为剑介开导真嗣那么得心应手肯定是当时明日香熊起来也和真嗣半斤八两,但是香肯定没有对剑介表达过感恩。而且我之所以解读出香对剑介的情感是父女,也是因为同样的话出自明日香之口。把香的回答进行对换后可以得到“这种小丫头片子,比起男朋友,更需要的是一个爸爸”那么这个爸爸是谁?

 

战前最后真嗣和明日香互动,就是出战前明日香放不下,说去乘机前要绕路。回去找真嗣回收了主线。在这时候真嗣回答出了香想要的答案。
真嗣:“我在那个时候害怕承担责任,没有做出任何选择,无论是去救明日香你,或者是杀了你。”
香认可了答案,然后出击了。

 

情感基线解读:玩gal有句话叫啥来着?大战之前必有床戏?基本上香的这个行动就验证了我的想法,她想和真嗣确定,如果这一战活着回来后有否继续发展的可能性,同时万一自己战死了也给自己一个痛快。然后真嗣给出了正确的回答。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