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Rain

2024年01月28日 外文译本,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18228字 ⁄ 字号 Rain已关闭评论 ⁄ 阅读 412 views 次

Rain
By: Kame 译:beiming

 

******************************
序言:这是一部很意识流的作品,“庄周梦蝶”式的浪漫。
究竟是“我”梦到了“她”,还是“她”梦到了“我”?
*****************************

 

雨天。

 

下雨的日子,是聊天的日子。
聊天……?
街边的行道树,在晴天总是很安静。而在雨天,却会发出“沙沙”的交谈声。
……

 

而动物们则正好相反。
只有在雨天,才会不再喧嚣。

 

那么,我们呢。
我们却在聊着天。
……
……

 

所谓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呢。
封闭内心,不擅交流。
所以,只有在雨天,才能开口诉说。

 

然后,为了把不擅长的事变得擅长。
要用一生去努力。

 

(……)
一阵疲倦。睡意渐渐袭来。
合上了书,放在一旁。
小小的平装本,封面很精致。黄绿色的主色调,上面印着波普风格的插画。
尽管经读过许多遍,但今后,应该会继续读许多遍的吧。
为什么呢?
这是她自己的决定。
有时她会看其他的书,有时也会一整天什么书都不看。但她总是把这本书带在身上,在回家后会把它放在柜子上的固定位置。在细心地擦去灰尘之后。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从拥有那本书的时候开始的吧。那一天是个休息日。
今天也是休息日。外面在下雨。

 

这里只有少女一人。
(……)

 

房间仿佛陷入了沉睡。静谧,虚无。不过时间的确是在流动的。就算是寂静的废墟也拥有着缓缓流逝的时间。
房间也在做着它的梦。那一定是个很平和的梦,所以时间的流逝才会这样安稳。地板水泥暴露在外,漆皮脱落的墙面上没有任何装饰。厨房的洗碗池,许久未生火的炉灶。池子上的水龙头大约是松动了,因为每隔几分钟就会传来“啪嗒”的水声。
房间里家具也很少。只有一张钢管打的小床,旁边立着一个很旧的小柜子。墙边有一台也许早已不再工作的冰箱,上面放着药品和一杯水,还有纱布。柜子上有一个塑料眼镜盒,但里面的眼镜早已不见,只是一个空盒子而已。
这些物品也和房间一样,陷入了沉睡。
被遗忘之物,停驻在被遗忘的废墟中,静静地睡着。

 

而她也身处同样的时间中。安静地流动着的时间。仿佛她也变成了这房间的一部分。
干净的蓝色短发,纤细的身体。肤色白得不自然,以至于总给人留下生病的印象。像陶瓷人偶一样精致的面容,朱红色的眼眸。她独自坐在床边,两手叠放在膝上,看向一旁的那本书。
她把中学校服的白色衬衫披在身上,但里面什么都没有穿。洁白的双足从衬衫下摆伸出来。

 

视线倏然转向窗外。今天的天空是白色的。像书本里面描写的那样黑云蔽日的景象其实很少见,大多数时候雨只是从浓密的白色云层里倾泻而下,无始也无终。从她醒来时雨就已经开始下了,也许要到深夜才会停。仿佛一切都溶化在时间的流动中,只有雨一直在下。
这是一片被拆毁的废墟。附近杳无人烟,空无一物。
也许今天就这样过去了吧。

 

微风吹拂,树影摇曳。让人确实地从它们身上感受到了生机。
晴天的风也是如此,从枝叶的间隙吹过。但雨天潮湿的风却像有什么事要告诉树木一样,所以才会格外用力地晃动它们的叶子。

 

雨天的风承载着来自天空的恩惠,并将它送往更远的地方。也许雨天是属于植物的日子吧,所以世界才会这样寂静。
杳无人烟,空无一物。

 

(……睡吧……今天什么也没有……)

 

她从窗外收回视线,侧身躺下。晚上睡觉的时候她一般都是面向另一侧,不过无所谓了。双脚悬在床外。没关系。只是小憩而已,还远不到熟睡的程度,所以没关系的。在学校觉得困的时候她也是伏在桌上短暂休息一下而已。
少女侧躺着,两手枕在耳边。床单的柔软触感。意识也渐渐朦胧。

 

(……)

 

在闭上眼的瞬间,那本书的残影出现在眼前。
随后便是寂静的黑暗,隐约有那本书的印象一直飘荡着。这使她不可思议地平静下来,仿佛自己也渐渐融入书中,成为故事的一部分。感觉。那是熟悉的感觉。为什么呢?她的心也许总是飘浮在虚空之中,无可依靠,无所凭依。然而,这种熟悉的舒适感有时会引导她。这本书便是它的象征。

 

(……好奇怪,这种感觉……)
(……)
(……)
(……但是……)
(……并不讨厌)

 

意识缓缓归于虚无。有形与无形之间似乎并无明显的界限。只是感觉自己仿佛渐渐消失,一切都是如此。既存在,亦不存在。
渐渐远去的意识。渐渐远去的「我」。

 

所以

 

对方到底是谁呢。不知道。是人类吗。不知道。仅仅是有一种模糊的感觉而已。那种温柔渐渐将自己包裹在其中。很舒服。或许和那本书一样,对方也只是同一事物的不同象征罢了。但为什么会有「人」的印象呢。那个人好像在对自己笑,温柔的、帅气的笑容。那温暖的感觉仿佛无穷无尽的微小粒子,渐渐将自己包裹。
或许是因为,她很清楚。
那是离她最近的,总是在她身边的人。

 

所以,她想。

 

好想有一天能够合为一体。

 

//ps:这突如其来的虎狼之词是怎么回事?!//

 

************************************
Rain
************************************

 

雨天,是聊天的日子。
聊天……?
街边的行道树,在晴天总是很安静。而在雨天,却会发出“沙沙”的交谈声。
……

 

而动物们则正好相反。
只有在雨天,才会沉寂下来。

 

但我们却在聊着天。
……
……

 

所谓人类,就是这样笨拙、不善言谈的生物。
所以,只有在雨天,才能开口诉说。

 

然后,为了把不擅长的事变得擅长。
要用一生去努力。

 

黑暗之中,一束光似乎越来越近。
为什么会觉得那是光呢。以及,为什么会觉得「远」和「近」呢。
不知道。仅仅是种感觉罢了。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然置身于那束光芒中。光?那并不是单色的光。颜色……无法形容,而是缓慢地变化着。最开始是淡绿色的,树木的颜色。随后那束光变得愈发明亮,而自己也终于有了切实的触感。温暖的感觉。没错,脸颊感到很温暖、很柔软。渐渐才意识到,那是一双手。自己的手。自我的再生。自己……置身于此。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

 

脑中仍然一片迷蒙。这种感觉她很熟悉。在醒来的时候总是这样,所以她并不喜欢醒来。身体需要比常人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正常状态,典型的低血压的症状。但是,没有办法……
她完全睁开了眼睛。但仍是感觉眼前的景象无法理解。相比起身体,也许精神苏醒得更慢些。

 

(……)

 

她努力地思索着,终于渐渐看清眼前的景象。
窗户。用白色格子隔开的两扇窗户。窗外的景物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草地。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路旁种满了树。细枝阔叶的树木。树叶在风中摇曳。在晴朗的日子里,透过遥远清澈的天空应该能清楚地看到远方的山脊。今天很模糊,几乎看不见。没办法。因为是雨天。

 

(……)

 

雨。这个词浮现在脑海中的同时,听觉也渐渐回归了。房间里很安静。但若是仔细听,仍能听见细微的雨声。不知何时才会停。
她缓缓抬起头,坐起身来。因为之前是俯身趴着,所以眼前的景象是横着的,现在才终于恢复了正常。
自己的双手叠放在一张木桌上,但房间里温度很合适,所以并没有出汗。

 

(……?)

 

在意识完全清醒过来的一瞬,某种违和感也紧随而来。
视线从窗外回到眼前。一张不算大的木质桌子。焦茶色的。这大概就是她刚醒来时看到的第一缕颜色吧。
入睡前的记忆渐渐复苏。确实是在房间的床上躺下了吧,为什么会在桌子上醒来呢。身下的感觉很柔软。因为正坐在柔软材质的椅子上。坐着?自己的房间里并没有这样的椅子。

 

(……?)

 

感觉的确不一样了。有些奇怪。
低头看去,她身上穿着一件简约风格的灰色连衣裙。上衣的袖子略长,但还算合适。她并不记得自己有这样一件衣服。缓缓站起身来,裙摆垂到双膝以下。衣服恰到好处地贴合着纤细的身体曲线。虽然不熟悉,但并没有觉得不舒服。

 

(…………?)

 

她扫视四周,打量着房间里的景象。墙壁是淡绿色的,几乎淡得快要接近白色了。房间很大,背后的墙上镶着一扇木门。门是打开的,另一侧是厨房。灶台打扫得很干净,餐具架是木制的,正对着她刚才休息的那张桌子。隔着桌子,对面有两扇大法国窗,用白色的格子隔开。窗边有一个很大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配置齐全的音频设备和木框扬声器。以及,稍微有点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摆在窗户前的古色古香的木制扶手椅。

 

(……这是哪里?……)

 

陈设并不算多,但每一样都很精致,给人以一种恰到好处的印象。所以问题并不在于房间,而在于自己。这里和她入睡时的房间完全不一样。她对这里没有任何记忆。
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穿着一身陌生的衣服,从睡眠中醒来。头脑中的疑惑交缠在一起,不断堆积。

 

(……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这时,她又察觉到了一种异样。陌生的房间,陌生的衣服,身处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为什么自己却并不紧张呢。恰恰相反,她觉得很安心。这种感觉正在愈发变得明显。
感到如此平静。为什么呢?没有问的必要,因为这里是自己的家。家?是啊,想起来了。她对这里很熟悉,每一个角落都是。房间里的家具也是她挑选的。所以很熟悉。但同时却又感觉自己似乎是第一次见到这里。混乱。家?……我的……「家」?

 

(……这里是……我的……)

 

终于意识到了最本质的问题。自己到底是谁呢。入睡前和苏醒之后,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
努力思索着,终于确信自己的记忆并没有错。我就是我。并没有变成别人。
名字?绫波零。从降生伊始,这就是她不变的名字。

 

(……?)

 

还有一件事也让她在意。
视点似乎比平时更高了。是错觉吗。高出了大约十厘米。这样的视角让她不太习惯。
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从醒来的那一刻就察觉到了,自己的手似乎也变大了一些。不只是手,全身都是如此。这种感觉在上半身尤其明显。胸部比起以前重了许多。她握住自己的胸部。弹力十足的感触。虽然知道胸部会作为第二性征逐渐发育,但没想到会变得这么大。而且里面并没有穿内衣。她有点惊讶。

 

(…………?)

 

尽管如此,自己却依然能平静地接受这一切。这或许也是一种成长的表现。衣服的尺寸大概也增加了吧。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走向厨房。木制餐具架的上半部分是玻璃。她站在前面,隔开一段距离,玻璃里面映出自己的全身像。发型是一样的,淡蓝色的短发。体型尽管仍然纤细,但还是比以前更加有型了。
比起记忆中的自己,眼前这副身体更有女性的曲线特征。

 

(……这是……我?……)

 

相比起身体的变化,面容的变化让她更为在意。玻璃中倒映出自己的脸,表情比印象中要温柔一点。眼神也不再冷漠而毫无生气,而是自然而然流露出安心的微笑。
对自己感到些许陌生。但又确信这的确就是自己。

 

(……?)
(……?)
(……?)

 

凝视着倒影中的另一个自己。时间静静地流逝。
身处陌生的环境,但又明白自己理应熟悉这里才对。
混乱。平静。

 

不经意间听见远处的足音。
那个声音渐渐走近。

 

她回过头去。
是谁……
房间的一角,一扇木门缓缓打开。

 

高个子的男性。白色的衬衫,卡其色的外套。手中两本旧书。
他关上门。但声音并不很大。大概是因为自己也已经习惯了吧。稍长的黑发。前发微微被雨打湿。给人以斯文、纤细的印象,甚至让人感受到女性的特质。温和。安静。
短暂的疑惑。但零却觉得似曾相识。
为什么?
违和感……
这个人是谁……?

 

「我回来了。」

 

平稳低沉的男声。回家后的第一句话。微笑。熟悉的感觉。像是缓缓被温柔包围。
最开始的违和感渐渐淡去。感觉身与心都逐渐融为一体。这个笑容,她很熟悉。没错,眼前这个人,是自己最亲近的人。不知为何却没有想起名字。
但完全没有觉得不安。为什么。连自己都不明白。但自己很熟悉眼前的这个人。唯有这一点确信无疑。

 

「……欢迎回家……」

 

自然而然说出了这句话。虽然仍有些疑惑,但先前那种强烈的异样感已经渐渐淡去了。
因为零确实很熟悉他。
他会回到这里,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倒不如说,他不回到这里才值得意外。
这里也是他的家。

 

他缓缓走到房间中央,顺手把书放在了零刚刚休息的那张桌子上。隐约可以看见书的封面。西洋书。看起来也许是德语吧。但并不觉得意外。因为……这是他的工作。
他站在窗前,伸了一个懒腰。零凝视着他的背影。怎么回事……这种感觉……

 

「雨……看来暂时不会停呢。」

 

又是自然而然的流露。说完后她突然想到,自己何曾像这样随意向别人搭话呢。这种事大概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吧。为什么会这样做呢。
心中立刻有了答案。因为眼前的人是他。对于这个奇妙的答案,她不知为何却感到一阵安心。

 

「是啊,真不得了。全都湿透了。」

 

他转头望向零说道。轻快的语气。随后又加上了一句「我说的是车啦」,露出恶作剧般的微笑。
这个笑容让零的心中涌上一种微妙的感觉。安心感。其中或许还夹杂着一丝冲动。无法形容。像是微弱的电流一样流遍全身。想必现在自己的表情一定很温柔吧。这种感觉。为什么……但是并不讨厌……

 

「……浴巾、已经放好了……」

 

疑惑。为什么自己会这样说呢。
她并不记得浴巾放在哪。就连浴室在哪里都不知道。但这奇妙的异样感很快就消失了。
她知道的。他每次下班回来一定会洗一个澡。这是他的习惯。
浴巾的确已经放好了。就在装衣服的筐里。每次她都是放在那里。

 

「谢啦。不过,想想还真是奇怪呢。外面雨这么大还要在家里烧水洗澡。干脆就这样光着身子出去淋雨吧。」

 

//ps:??//

 

说完他又笑了。随后开始解开衬衫上的扣子。第一颗。第二颗……
为什么自己的心跳在加速呢。胸中的高鸣。脸上也微微发热。为什么会变成这种状态呢。稍微有些不安。零别开了视线,看向别处。

 

「……别说傻话了……快去洗吧……」

 

知道啦知道啦——他随口说着,朝浴室走去。他已完全脱去了上衣,露出上半身。
眼角余光瞥见他的身影,她只觉得脸上更加发烫。为什么……这种感觉……
隐约听见他的足音远去,随后是浴室门轻轻关上的声音。咚,咚。房间里再次归于沉寂,但自己的心跳声依然清晰可闻。为什么会心神不定呢。
余光瞥见的那副身体。她很熟悉。因为总在触摸。正如他也很熟悉她的身体一样。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ps:???//

 

零独自站在房间里。寂静。呆呆地站着。像是在等待自己平静下来一样。
突然注意到桌上的东西。就在他放的那两本书的旁边。那里整齐地叠放着几本书。最上面的那一本。她的目光停留于此。
那本书……
走到桌边,拿起了它。拿在手里认真地看着。精致的封面。黄绿色的主色调,上面印着波普风格的插画。

 

「这是……我最喜欢的……」

 

入睡前的记忆。醒来时外面的天空灰蒙蒙的。是雨天。洗完澡之后,一上午都在读那本书。尽管已经读过很多遍了。

 

她打开书,随手翻了几页。熟悉的目录。里面的每一个故事她都印象深刻。
我就是我……零在心中默念。并没有变成别的什么人。
的确。虽然四周的环境仍带来些许违和感,但她却感到安心。原因有两个。其一是他。其二便是眼前的这本书。

 

(……)

 

放下那本书,视线扫过桌上放着的其他几本。
其中一册是同一作家的作品。稍微有点意外。这封面她从未见过。但随后又立马察觉,自己是知道的。她翻了翻那本书,里面的情节她大致都记得。随后又拿起另一本书。作者她不太熟悉,但这本书她同样是知道的。因为这段日子他一直在看。书名是《月亮与六便士》。他很喜欢这个故事,就连吃饭的时候都在聊。于是她也有了兴趣。强行向他把那本书借了过来。这不过是几天前的事。
他喜欢的……也是我喜欢的……

 

喜欢……这种情感,为什么……

 

「……该去泡茶了……」

 

她小声对自己说道。这个想法自然而然地出现在脑海里。疑惑。安心。奇妙的感觉。在她思索的同时,身体已经向着厨房走去。
电子式炉灶。她把茶壶接好水放于灶上,随后按了几个按键开始烧水。这一连串的动作十分熟练。她有些意外。

 

(……这里……是我的家。……也是他的家……)

 

并没有刚醒来时那么惊讶。倒不如说,心中涌起了一种意识,让她渐渐能够坦率地接受自己内心的冲动。是的,她是清楚的。关于这个家,关于他,一点一滴。他习惯洗冷水澡,哪怕在冬天也是一样。虽然最开始零也劝过他注意身体,但渐渐还是接受了。正因如此,在他洗完后,她一定会给他准备热气腾腾的茶。而他也总是笑着接过杯子,说一句「谢谢」。
想要看到那个笑容。所以每次都会泡茶。
开心。喜欢。不可思议。这种心情。

 

不经意间听见远处的足音。
那个声音渐渐走近。

 

房间的门打开又掩上,静悄悄的。
优雅。不,这个词不适合他。她转头望去,看见他已换上了深蓝色的T恤,穿着休闲裤。他用手撩起湿答答的前发。不经意的一个动作,让零的内心渐渐平静下来。
这是只属于我和他的时间。仅此便已足够。仅此便足以安心。

 

热汽蒸腾而起。从餐具柜里取出两个茶杯和托盘。朴素的陶瓷器。是的,她很熟悉。因为这是她亲自挑选的东西。
突然又看到了倒映在玻璃上的自己。表情出现了细微的变化。比之前更加柔和。或许是在微笑着。很放松。

 

我的脸。也许不能说很漂亮。但他说过他喜欢。
喜欢……这种情感,为什么……?

 

「回来的时候去了一趟旅行社。我想差不多该计划计划了。」

 

她端起放着两杯茶的托盘,回到客厅。看见桌子上放着一张地图,而他盘腿坐在椅子上,正颇有兴趣地翻看地图。
零把他的那杯茶放到他手边,端着自己的那杯茶,坐到他对面。他抬起头来,笑着说了句「谢啦」。
她微微侧头,回以微笑。今天也听到了这句话。明天也是,后天也是。想永远都能听到这句话。

 

「一开始导游给我推荐了很多很夸张的地方。南仏的别墅啦,西海岸的豪华酒店啦,还有别的很多地方。然后问我有没有什么特殊需要,我就回答:‘酒吧、豪华套房、不夜城、游乐园统统都不要,但是要一整天都能看见大海。特殊需求的话,只要有冲澡的地方就够了。’他听完之后瞪圆了眼睛。猜猜他怎么说?」

 

他卖个关子,带着狡黠的笑容问道。
她右手撑着脑袋,微微歪头。她猜不到。毫无头绪。但并不觉得不安。相反,心中有一种安宁的感觉。

 

「他说,‘难道你想变成爱德华•巴纳德吗?’ 哈,哈哈!……」

 

//ps:此为毛姆小说《爱德华•巴纳德的堕落》中的角色,本是城市出身,但后来发现自己更喜欢悠闲的乡野生活。最终抛弃了现代社会,去了南太平洋的小岛上种椰子。另外,毛姆也是前面提到的《月亮与六便士》的作者。//

 

看到他笑得开心,零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也许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不过,这倒是一下子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原来他也是毛姆的书迷。后来我们又聊了很多,最后才定下来最合适的地方。喏,就是这里。」

 

他在地图上的一点指了指。零附身凑过去看。那里是非洲大陆的附近。隔着莫桑比克海峡,有一片面积和日本差不多的马达加斯加群岛。而他所指的地方,地图上标注着「塞舌尔」的小字。
那是一片和赤道距离很近的南半球群岛。有着一望无际的海和蓝天。

 

海……明明没有见过,但为什么会有印象呢。

 

「一整天都可以游泳,钓鱼。或者看看书。晚上可以吹着海风睡觉。听说那里有酒店可以提供露天式的别墅,我已经和其中几家联系过了。……觉得怎么样?……总感觉像是我一个人就把事情定下来了,都没有过问你的意见。哈、哈哈……」

 

她想起来了。两个人一直都是这样,利用夏天的假期一起去旅游。每年都是如此。
上一次原本打算去海边的避暑胜地。然而在出发前零突然得了一场急病,原本的计划也就不了了之。所以她很自责,那段日子一直很失落。但他一直在安慰零,所展现出的温柔让她心痛更甚。
零知道他喜欢海的故事。所以两人约好,下次一定要去海边。

 

「……交给你了……」

 

也许相比起他的热情,这样小声的回答略显冷淡。但零知道他不会介意的。
她微笑着,又说了一句,我很喜欢。

 

实际上她并不是很在意去哪里旅游。只要是和他一起,不管是哪里她都心怀期待。同时,她也在心中暗暗嘱咐自己,这次一定不可以生病了。
眼前仿佛浮现出大海的景象。热带的沙滩,远方的海天一线,天空中白色的流云。安静的时光。

 

「听说要多晒太阳才能健康。说起来,我还不怎么会游泳。只会蛙泳的话稍微有点无趣呢……」

 

他揉了揉眼睛,有点遗憾的样子。
说到游泳,零比他要更加擅长。而且并没有刻意去学,仿佛只是很自然的行为一样。身体漂浮在水中。水的感觉。很舒服。
他收起地图,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走向家里的音响设备。

 

「今天真是安静呢。」

 

//ps:总觉得很安静呢.jpg(无端联想)//

 

他把地图叠好,随手塞到报刊架上。报刊架是乐器的形状,当初也是他挑选的。随后他打开了音箱和唱片机的电源,按下播放键。
短暂的寂静后,柔和的弦乐合奏响了起来。就像是温和的风,遍及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这段时间他很喜欢这张唱片。英国作曲家沃恩•威廉斯的管弦乐作品集。琴声悠扬,在安静的时间里悠久地回响。零并不像他那么懂音乐。但她觉得这首音乐很安静。很喜欢。

 

(……)

 

他端起放在桌子上的茶杯,走向窗边。那是他的固定位置。每次听音乐的时候都是如此。他会坐在窗边的扶手椅上,从那里可以直接望见街对面的古董店。他就坐在那里听着音乐,静静地看书。
那是他最放松的时候。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每次目睹这样景象,零会觉得心中涌起温暖的感觉。

 

她也选定了自己坐的位置。就在桌子的另一边。坐在这里可以让他直接看到她。她在这里放了很多书,包括最喜欢的那一本。

 

(……)

 

安静流逝的时间。木质音箱传出的悠扬音乐。以及宛如背景一样,不曾中断的细小雨声。
她打开书本,静静地读着。
熟悉的故事,读过许多遍的书。但还是觉得看不够。从她拥有这本书的那一天开始,直到今天仍是。

 

醒时那种奇妙的违和感,现在已经渐渐隐去了。自己……置身于此。而他也在。心中充满安稳与宁和。
这是……我和他的家。我们的归处。

 

她不时从书本上抬起视线,望向窗边。望向坐在扶手椅上,静静看书的他。他是什么时候长这么高的呢。许多想法从她脑海中轻快地掠过,随后消失不见。
静寂的时间。白色的天空。但是这样的日子并不讨厌。
天晴的时候,他会是一副活力十足的样子。或是修建后院的草坪,或是去附近的公园里散步。

 

零静静地看着他。在宁静的雨天,与他共度的时光。
因为我们的存在,原本空白的时间也变得不再空白。

 

也许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地方,他笑了出来。不知不觉间,零也跟着露出笑容。
随后,视线落回自己的书上。即使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心中也已然满足。在很久很久以前,这曾是她幻想过的生活。
宛如置身梦幻之中。仿佛自己也成为了故事的一部分。

 

雨声。弦乐合奏。心的样貌。
余音萦绕,久久不绝。

 

「好像起风了呢。」

 

他看向窗外,轻声说道。

 

零望向他,望向窗外。外面依然在下着雨。并不很大,但也并没有减弱的迹象。仅仅是细密如针脚的雨滴,沙沙地落下。雾蒙蒙的白色天空。行道树的枝叶摇曳着。的确是起风了。

 

「……是啊……那些树,好像动物一样……」

 

她顺着说道。
只是把心中最直观的感受说出来。
「感受」……原来,自己也有感受这个世界的能力。自己并不是人偶。
她想起了很久以前的自己。无法感受他人的情感,无法感受他人的心。那同样也是自己。遥远过去的少女……

 

「雨天是聊天的日子。」

 

短暂的寂静后,他望着窗外,不经意间说道。
低沉平和的声音,成熟的面容。简短的几个字。自然的语气。
安心感。

 

「……聊天?……」

 

零看着他的侧脸,小声问。

 

「树木在晴天总是沉默不语。所以只有在雨天才能诉说。」

 

只有在两人独处的时候,他才会像这样有诗意。
这是他从未让别人看到过的一面。零默默想着,露出安心的微笑。
这是只属于我们的时间。
存在于此时此刻,而且今后也会继续存在下去的时间。

 

「而动物们到了雨天就会安静下来。」

 

「……但是,我们却在聊天……」

 

「……」

 

「……」

 

窗外,像逐帧播放的电影胶片一样,树木的枝叶在风中缓缓摇曳。
将心中所想毫无顾忌地表达出来。想要知晓他的心。也想让他知晓……我的心……

 

宁静的对白。宁静的时光。

 

「所谓人类……」

 

「…………」

 

「……就是这样不善言谈的生物。所以,只有在雨天才能开口诉说。」

 

简短的言语。
心灵渐渐重合。和谐的共振。
从最初的那天,直到现在。从来如此。
寥寥数语,便足以将心中思绪尽数传达。就算是无言的陪伴,也足以感受到彼此心中真意。

 

在遥远的过去,少年给出了他的答案。
在那之后,悠久的时光静静流逝。

 

回想起自己还是一个孩子时的岁月。正是因为有过那样的时光,才会明白人与人相互理解的意义。

 

「然后,为了把不擅长的事变得擅长…」

 

「…要用一生去努力……」

 

他第一次回过头来,看向了零。随后,带着略有些害羞的笑容说道,就算是我们之间也是一样呢。
这样的表情很有他的风格。她暗想。
自己脸上的表情大概也很柔和。大概也在微笑着吧。对于这段曾经发生过的对话,存于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在沉睡与苏醒的间隙,在光与暗交织的狭缝间……

 

「……今天这些话,我记得。……」

 

她小声喃喃道。

 

有一瞬间他露出惊讶的神情。诶、怎么会?这样问道。

 

零理解他的惊讶。其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但是记忆的确很清晰。这些对白,毫无来由地出现在她脑海中。不可思议。不明白……她低下头去。
他抬起手来,摸摸她的头。

 

「哈,可能是我们以前也聊过相似的事吧。」

 

他笑了笑,表情舒缓下来。看见他尽力打圆场的样子,零觉得有些抱歉。
对不起。这是你不知道的事情。

 

「……感觉像是在梦里听到的。……所以…才会有印象……」

 

原来是这样啊。他挠挠头,笑道。
随后,他的视线又回到了书上,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也就是所谓的“幻视”呢。莫非,绫波有预测未来的能力?」

 

零也跟着笑出声来。

 

「你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叫我了。」

 

听见她这么说,他露出思考的神情。大概他自己也没有特别注意,而仅仅是自然而然说出口而已吧。

 

「嘛,的确呢。」

 

思考的最后,他笑道。

 

随后他的视线回到书上。先前的寂静再度将两人渐渐包裹。
零也看向手边的书,她最喜欢的那个故事。对他来说,我就是我……从来都是……

 

遥远的雨声,满溢的静谧。简短的对白。若在他人听来,或许会觉得不知所云的吧。
时间悄悄流动。虽然彼此都沉浸在自己的事情中,但却并没有孤立的感受。
这是我和他共有的时间。
外面依然在下着雨,仿佛连时间也渐渐消失。「现在」与「永远」是等价的。只有我们存在于此这一事实。仅此便已足够……

 

雨声。弦乐合奏。心之样貌。
余音萦绕,久久不绝。

 

零突然感觉到了视线。除此之外还有沙沙的声音。和雨声并不一样。
她抬起头来,看见他正对自己笑。

 

原本靠在扶手椅上看书的他,不知何时已经坐起身来。书也放到了旁边柜子上。他手中拿着的是一本B4尺寸的素描本。

 

(……)

 

除了拉琴之外,绘画也是他的爱好。不同于从小就开始练习的大提琴,他对绘画的兴趣是成年以后才渐渐产生的。不过不管是哪一个,他都很快展现出非凡才能。
这也是零最敬佩他的一点。因为自己做不到。

 

(……在画什么呢?……)

 

笔尖在素描纸上划动,发出沙沙的声音。他用的工具只有固定几样。铅笔,彩色粉笔和水彩。
虽然也试过油画和CG,但他苦笑着说不太合适。每次零看到他用朴素画风描绘出家里和外面的景物时就会想,他说的大概是对的。

 

(………)

 

他把画本垫在腿上,用铅笔沙沙地勾画着。也许是在画速写,他的动作看上去很轻快。大概这种程度的绘画对他来说已经很轻松了吧。橡皮也用得很少。一旦画下一条线就要一直保留到最后。这很符合他的风格,零暗想。
于是突然有了兴趣。
她合上了书,静悄悄地站起身来。

 

雨点敲打着窗户和树叶,簌簌作响。
零无声地向着他背后走去。细小的雨声足以掩盖她轻盈的脚步声。但其实她并没有刻意隐藏——这或许只是她的一项特长而已。悄悄靠近而不被对方发现的能力。
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的画上,丝毫没有注意到零悄然而至。

 

零从他的背后往下看。也许是距离更近的缘故,他的肩比她想的还要宽一些。她又觉得脸上开始微微发烫。为什么每次注意到他的身体就会心神摇曳呢……

 

「……啊」

 

不经意间发出了些许声音。她立刻从思绪中惊醒。而他也立刻回过头来,发现了她。

 

呀,被看到了啊。他笑着说。
同时他微微侧身,好让零能看得更清楚些。他并不掩饰自己的作品,但也很少得意洋洋地拿给别人看。这也是他的性格。

 

在他的画本上,是一幅用粗略线条描成的人物画。只画了胸部以上的部分。胸像画,是叫这个名字吗……

 

「……这是……我?……」

 

是啊。他一边说一边点头。

 

这是很少见的事情。他很少会画人像画。而且画的还是零。这让她更加觉得惊讶。
在两人相识的这许多年里,他可能一共也就只为她画过一两幅而已。而且每次都很难为情的样子,只有零明确表达「请让我看看」的意愿之后他才会给她看。
其中有一幅铅笔画,用水彩笔上了色。零一直觉得,他笔下的自己要比镜中的自己好看许多。

 

「嘛,其实我不擅长画人啦……」

 

为什么我就在你身边,而你却不肯画呢?——某一次,零终于还是按捺不住问出了这个问题。而他便如此回答。
她继续说道:我不在意。
他回答:不行。因为我想把你画得和本人一样漂亮。
于是她红了脸。低下头去不再说了。
再后来,他大约又为她画过一幅画。但却再也没有让她看见过。

 

「……真少见呢……」

 

都已是过去的事了。记得或者不记得,都已不再重要。这样想着,零淡淡地笑了。
她又看向那幅画,意识到他绝不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不擅长画人物。画中线条虽然比较粗略,但已足够传达出神韵。

 

但也正因如此,她才会更加觉得惊讶。
本人的胸像画。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容。理应如此。然而,画中的人像却与此刻的她相去甚远。

 

画中人物的脸上颇有几分稚气,穿衣风格也和现在的零很不一样。
刚醒来时的那种异样感又开始渐渐复苏。同样的割裂感。同样很确定画中的人就是自己,但同样又觉得有些陌生。

 

(…………)

 

或许是因为,画中的那位少女,此时还不知道她今后的人生,不知道她将迎来怎样的邂逅、悲伤和无限的喜悦。

 

(…………)

 

画中的自己。迷途的少女。
在痛苦与孤独的最后,她才终于找到了人生唯一的方向。没有人知道这个选择是对是错。上帝并不存在。没有所谓的原罪,也没有所谓的天罚。她只是做了一个选择而已。正确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以自己的意志做出了选择。只有自己的存在,才是唯一的真实。

 

「……居然画女孩子小时候的样子…这爱好可一点都不好……」

 

她显出微微嗔怒的神情,说道。
至于他,他当然知道她没有真的生气,于是仍是一副嬉笑的样子。他用铅笔挠了挠头,问道:能不能让我辩解两句?

 

「……」

 

「本来是想按照你现在的样子去画的,结果中途突然有了别的想法。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画好了。画成了我们第一次相遇时的你。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对那一幕印象深刻,果然还是……」

 

他说着,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
也许是受了他的感染,零也笑了。他总是一副对过去毫不在意的样子,但其实记得很清楚。
初次相遇的瞬间。一切的开始。正是那一瞬造就了如今的自己。

 

「……你……简直像小孩子一样……」

 

零不服输地说道。而他则嘿嘿一笑。

 

「呀,看来我果然是费力不讨好……」

 

「……」

 

他讨好一样拉起了零的手。零终于笑出声来。
她也同样清楚地记得那一瞬间。不仅于此,还有在那之后的许多瞬间。
在渐渐远去的记忆中,那种悸动一直清晰地存在着。瘦弱的少年,用力地抱紧她。她闻到了他身体的味道。那是她第一次闻到除了自己身体以外的、他人的气味,不同于药品、血、绷带和消毒液的气味。

 

「绫波,模特是不可以偷懒的哟。还没画完呢……」

 

他有些难为情地说道。同时向她摆出“请”的手势,指了指桌子那边,她原本坐着看书的地方。
对此,零笑着点点头。她一边朝桌子那边走去一边想,自己是从何时开始可以笑得如此自然的呢?

 

「……费用……」

 

「嗯?」

 

「……我的模特费……可是很贵的。……」

 

她坐回原位,小声说道。感觉有些害羞。
放心,这次一定画得好看!——他干劲十足地说道。
随后,铅笔的笔尖再次跃动起来,在纸上摩擦着发出沙沙的声音。
零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安心地微笑了。她拿起之前那本书,顺着放书签的那一页继续读下去。
最喜欢的一本书。最喜欢的故事。无论读多少遍都还是觉得不够。
心中的安宁感。温暖。喜悦。

 

随后,寂静再一次将两人缓缓包裹。细小的雨点敲打着窗户,簌簌作响。

 

简短的对白时而发生,而静谧则填满了大多数时间。下雨的一整天,大概就这样过去了吧。
窗外的行道树依然在交谈着,枝叶在风中摇曳。沐浴在天水中,像是在经受生命的洗礼。

 

而他也在这里。就在她的眼前。
这就够了。她淡淡地想。

 

雨声。弦乐合奏。心之样貌。
余音萦绕,久久不绝。

 

(…………)

 

视野开始变得模糊。书上的文字也渐渐远去。
她揉了揉眼睛,感到一阵倦怠感袭来。仿佛世界正在变得狭窄,而自己漂浮在其中。温暖。不只是身体的感觉,而是意识的温暖。
疲倦感。但是并不讨厌。心中有种安宁的感觉。

 

(……明明才刚醒来的说……)

 

看向窗边。他果然还在那里,连姿势也没有变。沉静而仔细地继续着他的画作。也许是到了最后增添细节的阶段,他的动作明显慢了下来。落笔之前思考的时间也更长。
他认真的样子很帅气,零暗想。
她心中所有的期望,所有的喜悦,都寄托于他的身上。
倦怠。意识渐渐模糊。
不经意间他抬起头来,两人的视线交织在一起。

 

「……抱歉……我困了……」

 

在半睡半醒之间,此刻自己的表情又是怎样的呢。
闻言,他回以微笑。那笑容依然是不变的温暖。
也许是为了与这样的他相遇,为了看到他的笑容,自己才会降生,并一路走到今天。
身体被温暖包围。很舒服。

 

「嗯,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我会一直陪着你——她在心中重复着这句话。
没错,他一直都陪在她身边。她露出满足的微笑。
困倦感变得愈发明显。但是,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他。

 

「……只是暂时休息一下。傍晚前我就起来。……晚饭、就让我来做……」

 

他看向这边,又一次笑了起来。难道…我的表情有什么好笑的吗……?
零觉得有些害羞。但很快就安下心来。因为该说的话已经好好地传达给他了。晚饭、让我来做……

 

「没事,晚饭而已,我来做吧。」

 

「不行……我来做……」

 

尽管意识渐渐朦胧,她还是在心中继续说道。如果一直让你做,我就永远也学不会了……
她的心声能传达给他吗。她不知道。
但是能听到他依然在说着什么。尽管声音渐渐变得遥远。
所以,他一定已经听到了。

 

她终于伏在桌上,闭上眼睛。

 

「……知道了。那我再画一张你的睡颜就叫醒你。安心睡吧。」

 

「……谢谢……」

 

意识渐渐归于静谧。但眼前却依然浮现出他的笑容。
温暖的感觉。在朦胧的黑暗中,仿佛身体渐渐被温柔包围。
我……并不孤独……
他会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心中的意念渐渐失去了轮廓,只是在迷蒙的意识世界里长久地回荡着。

 

光与暗的分界逐渐变得不再明显。虚无正在渐渐扩大。那就是…我的心……
仿佛自己变得既存在又不存在。但在心中,有一个想法却依然清晰——不,也许不是想法,而仅仅是种感觉而已。温暖触感。朦胧的存在。自己仿佛被它注视着,而它正温柔地对自己笑。就像在说,我会保护你。
重要之人。至爱之人。
那份意念渐渐化作细小的光粒子,将她包裹于其中。

 

——在你的守护下睡去

 

——因为有你陪在我身边

 

——随后

 

寂静的黑暗。

 

**********************

 

黑暗之中,一束光似乎越来越近。
为什么会觉得那是光呢。以及,为什么会觉得「远」和「近」呢。

 

不知道。仅仅是种感觉罢了。等反应过来,自己已然置身于那束光芒中。光?那并不是单色的光。颜色……无法形容,而是缓慢地变化着。最开始是淡绿色的,树木的颜色。随后那束光变得愈发明亮,而自己也终于有了切实的触感。温暖的感觉。没错,脸颊感到很温暖、很柔软。渐渐才意识到,那是一双手。自己的手。自我的再生。自己……置身于此。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

 

脑中仍然一片迷蒙。这种感觉她很熟悉。在醒来的时候总是这样,所以她并不喜欢醒来。身体需要比常人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正常状态,典型的低血压的症状。但是,没有办法……
她完全睁开了眼睛。但仍是感觉眼前的景象无法理解。相比起身体,也许精神苏醒得更慢些。

 

(……)

 

她努力地思索着,终于渐渐看清眼前的景象。
斑驳的墙壁。水泥的地板。铝框的小窗户。窗外的景象一片荒凉。
几年前周围的建筑被拆除后,重建的工作不久也停止了。废弃的街道边杂草丛生,但行道树依然茂盛。细枝阔叶的树木。树叶在风中摇曳。在晴朗的日子里,透过遥远清澈的天空应该能清楚地看到远方的山脊。今天很模糊,几乎看不见。没办法。因为是雨天。

 

(…………)

 

雨。这个词浮现在脑海中的同时,听觉也渐渐回归了。房间里很安静。但若是仔细听,仍能听见细微的雨声。不知何时才会停。
她缓缓抬起头。眼前的景象原本是横着的,现在才终于恢复了正常。
不知何时自己侧躺在床上睡着了。两手重叠,枕在耳边。但房间里温度很合适,所以并没有出汗。

 

(……?)

 

随着意识渐渐清醒,某种违和感也紧随而来。
视线从窗外回到眼前。小小的钢架床。虽然简陋,但还算干净。
入睡前的记忆渐渐复苏。确实是趴在房间的桌子上睡着了吧,为什么会在床上醒来呢。身下的感觉。这张床并不柔软。困惑。原本客厅里应该没有床才对……

 

(…………?)

 

她坐起身来,扫视四周。狭小的房间。漆皮脱落的墙面。墙边立着一台小冰箱。上面放着药品和一杯水,还有纱布。柜子上有一个塑料眼镜盒,但里面的眼镜早已不见,只是一个空盒子而已。
房间的出口旁边是厨房。厨房对面是浴室。
零对这里很熟悉。这里是她的房间……

 

(……! )

 

一瞬间她立刻清醒过来。眼前的种种景象灼烧着她的意识。这里是NERV组织提供给她的住处。什么都没有变。她在这里睡去,而后终究又在这里醒来。
真实感。压倒性的现实扑面而来。

 

(……他在哪里?……)

 

心中的某样东西正在渐渐消失。她用全身的力气问道。
在醒来的那一瞬,留在意识中的奇妙感觉逐渐消散。混乱。迷茫。记忆也变得模糊,只有一些残存的碎片。到底是什么呢。
他在哪里?
……「他」是指谁?

 

(……)

 

(……)

 

(……是梦吗……)

 

意识逐渐找回真实感。她回想起从书本上看到的知识。随着苏醒而渐渐远去的感觉。那难道不正是「梦」吗?
零从来没有做过梦。仅仅是偶尔会在半睡半醒间看到一些浮光掠影的残像,宛如白日焰火般的幻想。但那种感觉并不真实,在醒来后很快就会消散,不留一丝痕迹。
这次却不一样。当零终于看清眼前的现实时,她感到自己仿佛受到了某种冲击。
为什么呢。她说不上来。

 

(……)

 

(…………)

 

(…他……「他」不在了……)

 

(……)

 

(……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大概的确是一场梦。虽然脑海中留存着隐约的印象,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起更多。明明也许只是几分钟前的事,却没有留下任何记忆。
可是……?

 

(……?)

 

(……为什么,这种感觉……)

 

(…………)

 

(……不知道…说不清楚……)

 

(……)

 

(…消失了……)

 

(……全部都…消失了………)

 

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声音,将同一个问题不断重复。
“他在哪里……?”
就连这个问题意味着什么,她也已经渐渐不明白了。

 

「他」大约是她在梦中世界最亲近的人吧。但那并不真实。这是理所当然的。没什么不合理。
如果是现实中的某个人离去了,大概也会有相同感受的吧。

 

(……)

 

尽管如此,心中那奇妙的刺痛感却一直挥之不去。
空虚感。原本存在的东西消失了,留下一个空洞。
未曾经历过,这种感觉……

 

(……)

 

(……不知道……)

 

(……)

 

(……从来都…不知道………)
零在心中低喃,垂下视线。
小小的床。叠好的床单。和睡前完全没有变化。唯一的区别是自己侧躺的方向。零记得自己入睡的时候应该是面朝另一侧才对……
而且,入睡的时候她双脚悬在床外。原本只是打算小睡一下而已。但醒来时她却全身躺在床上。
也许只是睡着的时候翻了个身吧。没什么不自然的。
那本书……她突然想起睡前看的那本书。最喜欢的那本书,它应该就放在旁边。她伸手去拿,然后注意到了,书的旁边放着放着一捆白纸,还有一张小纸条。
这让零的思考戛然而止。

 

(…………)

 

(……这是…什么……)

 

缓缓伸手拿过。那是一卷A4纸,上面印着什么内容。零揉了揉眼睛,仔细去看。
黑体的印刷字。内容是“夏季放假安排”。
零明白这是自己学校的通知文件。但脑中的疑惑却变得更多了。她不记得自己有在学校收到这份通知。而且最重要的是,零并不记得自己在睡前曾看见过它。那么,它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枕边呢。
在疑惑中,她又拿起了那张小纸条。

 

纸条上的内容是手写的。字体她见过。

 

「致绫波:
周五学校发了暑假安排。本来是想周六同步率训练的时候当面交给绫波的,但因为训练时段不一样所以正好错过了。因为进来的时候绫波睡着了,所以就把东西放在枕边回去了。
明天学校见。

 

 

对了,虽然可能有点多余,但睡觉的时候还是把门锁上比较好哦」

 

(………………)

 

她久久地凝视着那张纸上的文字。被称为「碇」的人,她一共知道两个。然而,她很清楚眼前的纸条是出自谁之手。这是很明确的。
在自己睡着的时候,他来过了——纸片上的内容解释了她的疑惑。
他没有叫醒零,而是把要转交的东西放在枕边,留下便条回去了。不知为何,那样的景象渐渐浮现在眼前。熟睡的自己,守在床边的少年。

 

「嗯,睡吧。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 )
为什么会突然听见这句话呢。它毫无预兆地突然出现在她的意识中,在她的心中回响。
心中?
自己并不曾听过这句话。但是为什么会有印象呢。
零努力地回想,但依然找不到答案。被封存的回忆。无意识的直觉。在自己心中某处,存在着连自己也不知道的记忆。
不经意间,零感受了一种奇妙的熟悉感。被渐渐忘却的彼方之人,和零所认识的那个少年,两人带给她的感觉竟是如此相像。
为什么?她不知道。没有任何依据,一切也许都只是一场梦。然而她却始终有一种莫名的直觉,告诉她她现在感受到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无法理解。不可思议。

 

(……)

 

(……「他」……)

 

(………)

 

(……碇君……?)

 

(………………)

 

寂静的房间。独处的少女。零凝视着手中的纸片,陷入沉思。
只有细小的雨声在回响着。既不增强,也不减弱。雨只是一直下着,无始也无终。
他在哪里……
这个问题仍然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对了,「他」在……

 

零突然觉得自己找到了答案。因为某个崭新的字眼突然出现在她的意识中。那是她从未想过,从未触及的东西。

 

「家」……

 

(…他…在家……)

 

(…………)

 

(……家……?)

 

能想起的只有零星的几个字而已。
家。住所。人居住的地方。零知道家是什么意思。但是这和她心中的感觉并不一样。虽然只有模糊的印象,但是家应该承载着更重要的意义才对。只是现在她无法想起。

 

我……
零静静地想。
也许忘记了重要的事情……

 

记忆的残片。隐约的失落感。
但是,在最初的不安后,心终究还是渐渐平静下来。

 

她望向窗外。雨依然在下着。在雾蒙蒙的白色天空之下,时间仿佛渐渐停止了流动。安静的废墟。杂草丛生的街道。杳无人烟,空无一物。
在静止的时间中,也许这一天即将就这样过去了吧。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不会发生。
理应如此。因为今天是雨天。

 

微风吹过,行道树的枝叶在风中摇曳。
这是晴天时见不到的景象。
没错,就像是……

 

“在聊天一样……”

 

突然间仿佛想起了一段新的记忆。但是,这一次她已经不惊讶了。
是的,也许就是这样。
她凝视着窗外的树木,静静地想。
即使无法全部记起。但在她的心中,一定留有痕迹。

 

雨天是动物们的休息日。
也是植物们的聊天日。

 

在这样一个雨天,少年造访了这间位于废墟中的公寓。
他没有和零说话。而是安静地留下了一张纸条。

 

“所谓人类,就是这样不善言谈的生物呢……”

 

为了传达心中所想。
但也许完全不必开口。零早已知晓。
知晓某个朦胧的未来。

 

“为了把不擅长的事变得擅长……”

 

「要用一生去努力……」

 

零小声地说道。

 

寂静的傍晚。
少女的心声。
即使无法记起,却依然盼望。
雨天也好。晴天也好。
在某一天,一定会与那个未来重逢。

 

(……)

 

(……家……)

 

(……归宿……)

 

(……)

 

(……属于我的……)

 

(…我的…家……)

 

零望向窗外。
把手中的纸片静静地放到床上。
随后,她拿起那本书。
不知何时,心绪渐渐平复。有种不可思议的温暖,渐渐将她包围。
相互交谈。相互传达。人们渐渐靠近彼此。

 

也许那会是一条漫长的路。而且,零并不擅长。
但即使如此,仍要继续走下去。

 

相信希望。
相信在漫长旅途的尽头,终会抵达那个地方。

 

(………)

 

(……明天,试试主动和碇君说话吧……)

 

(………)

 

(……无论是晴天,还是雨天……)

 

(…………)

 

(……为什么……)

 

(…………)

 

(……一个小小的开始,但是……)

 

(…………)

 

(……也许有一天……)

 

(…………)

 

(……我的心愿……)

 

(…………)

 

(……家……)

 

(…………)

 

(……我的…家……)

 

(……也是…他的家……)

 

(…………)

 

(……是啊……)

 

(…………)

 

(……我们的…家……)

 

零打开了那本书。里面的故事她已经读过许多遍,但依然觉得读不够。
仿佛自己也成为物语的一部分。

 

远方传来飘渺的雨声。
时间仿佛渐渐停止流动,惟有那寂静之声在回响。
乳白色的天空。
行道树的枝叶在风中舞动。沐浴在天水中,像是在经受生命的洗礼。

 

下雨的日子,是聊天的日子。
聊天……?
街边的行道树,在晴天总是很安静。而在雨天,却会发出“沙沙”的交谈声。
……

 

而动物们则正好相反。
只有在雨天,才会不再喧嚣。

 

那么,我们呢。
我们却在聊着天。
……
……

 

所谓人类,就是这样的生物呢。
封闭内心,不擅交流。
所以,只有在雨天,才能开口诉说。

 

然后,为了把不擅长的事变得擅长。
要用一生去努力。

 

~Fin~

 

************************

 

注:本文发表于同人网站“Ayanamic Illusions”,以下为推荐语(译者感觉这段推荐语写得非常好,因此将它翻译出来):

 

淅沥小雨中,独自睡去的零。
以及醒来时所看见的,梦幻般的光景。
这是否是对未来的暗示呢?
再度睡去之后,零回到了现在。
但是,究竟哪一边才是梦境,哪一边才是现实呢?
“梦是现实的延续,而现实是梦的终结———”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