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二话

2022年12月23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540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二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4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第二话

 

 

 

 

被释放后,律子又被送回了NERV。

虽然感觉过了很久,实际上却连半天都不到。绝大多数人甚至都没有意识到她的暂时消失。

不知什么时候,神秘的黑衣人们已经无声无息地离开了。

 

 

走廊里很安静,一个人都没有。

律子呆呆地伫立了许久,心里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随后,这才突然反应过来。匆匆走进了离得最近的梳洗间。

站在洗手池的镜子前,打量着镜中自己的面影。

离开那里的时候,衣服穿得很仓促,白色的大衣上留下了褶痕。不过还好。化的妆并没有花掉,头发也并没有显得很凌乱。

 

 

总之,从外表看来一切如常。

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镜中的女人,同样也在打量着自己。正如律子在打量着她一样。

仿佛能将所视之物冻结的,冰冷的眼神。

或许这就是她的心的颜色吧。苍白的,飞雪一样的颜色。

 

 

 

拧开了水龙头,用力地搓洗着手。一次又一次。

 

可是,要洗多少遍,才能洗得掉污浊?

 

 

 

 

 

随后,再一次抬起头来,看向镜中。

明明什么变化都看不出来。可是,为什么呢。

流水可以带走污浊,但却不可能带走原本就未曾存在过的东西。

其实早就知道的。

 

 

走出梳洗间。走廊里依旧寂静,看不到人影。果然现在其实已经很晚了吧。

 

 

 

突然想到,也许应该首先去见源堂一面的。但最后还是作罢了。自己回来的事他应该早就知道了。如果真的有事,大概已经叫自己过去了吧。

此刻,格外想洗个澡。

 

 

 

 

 

 

 

 

 

 

 

 

到最后,他也没有联系过律子。

 

 

 

第二天,和往常一样,律子出现在了研究室里。这一天的任务还很多,上次战斗遗留下的大量数据还没有分析。本来昨天就应该交给下属去做的。那场突如其来而又莫名其妙的审讯,可以说打乱了整个技术部的工作安排。

对于下属们,律子只好解释道,昨天突然有急事,短暂地出了个差。

 

怀里抱着厚厚一摞资料的玛雅显得有点儿不满。没有事先说明就一走了之,邮件也不回,对熬夜加班的下属不管不顾,这种事虽然第一次发生,但毕竟是开了个坏头。

一边做着汇报,一边却气鼓鼓地嘟着嘴,还要假装不能被前辈看出来。这就是玛雅独特的发泄委屈的方式吧。

 

 

「...关于地面上的情况,大致的调查已经做完了。」

 

 

详细内容已经写在邮件里了。玛雅嘟着嘴这样说道。

由于零号机的自爆导致芦之湖决堤,第三新东京市的一部分已经被淹没了。可正常运作的防御火力只有不到百分之十,作为一座要塞都市而言,可以说是机能全失了。

玛雅报告着各项数值,但听上去也没有什么意料之外的状况。零号机自爆后,当侦察卫星第一次传来地面上的影像的时候,一切都和律子的预想基本吻合。

爆炸的危害仅限于地表,地下都市Geofront可以说几乎毫发无损。死伤人数虽然远高于以往,但考虑到爆炸的规模,这样的代价实在不算惨重。

当然这样的想法或许有漠视生命之嫌。但律子也不怎么在意了。

 

 

 

零号机的残骸几乎全部融解了,只有强度最高的傀儡插入栓部分勉强保留了下来。

 

 

「内部情况确认过了吗?」

 

「是。......但从留下的痕迹来判断,在爆炸的一瞬间LCL溶液就已经沸腾了。」

 

 

 

也就是说,里面的「那东西」应该也已经变得惨不忍睹了吧。

就算插入栓能勉强抵御爆炸的威力,但驾驶员毕竟是血肉之躯。倘若当时没有强行弹出零的插入栓,最后等待她的也将是一样的下场。

如果她体内真正的力量得以觉醒,或许可以从自爆中生存下来。但时至今日,从她身上尚看不到任何觉醒的迹象。

 

 

 

 

 

// 在那之后出现的,就会是「下一个她」。

 

在本部地下的培养槽里,我亲眼见过的。数目众多的绫波克隆体。

 

她们当中的一个,将会作为新的她被唤醒。被爸爸,或者是被律子小姐。 //

 

 

 

 

 

 

「真嗣」信中所写的,原本的未来。

那一次,深陷绝望的自己,是如何向他说明真相的呢。

关于那个死而复生的零。

 

 

以及,黑色石板的背后之人。

对于此事,他们又会作何反应呢?

 

 

对于这个名为「绫波 零」的存在。

 

 

 

 

「......前辈?」

 

「啊,抱歉啦。...这些事向上面汇报过了吗?」

 

「还没有。不过昨天副司令说过,整理好之后尽快上报。所以......前辈,能拜托您吗?」

 

「...嗯,说的也是呢。我知道了。」

 

「非常感谢!」

 

 

 

玛雅的脸上绽放出笑容。

对玛雅来说,源堂和冬月是足以令她敬而远之、唯恐避之不及的存在。

律子回以微笑,接过了她手中的资料夹。

看来,接下来,必须要去一趟司令室了吗。

 

 

既然他一直装聋作哑,那由自己主动去找他也无所谓。这样想着。

反正这一次,律子并没有需要逃避的理由。

 

 

 

 

 

 

 

 

 

 

 

 

 

 

 

 

 

 

 

 

 

 

 

 

「......司令不在吗?」

 

「...是啊。出差去了。」

 

冬月副司令以一如既往的和蔼语气回答道。

宽大的办公桌后空无一人。不远的地方,陈设着用于招待来客的沙发和茶几。冬月就坐在那里,一只手拿着棋谱,面前茶几上摆着一盘将棋。

律子没有事先联络,几乎是直接闯了进来。然而冬月却一点都不惊讶,像早有预料一样。

源堂偏偏挑这个时候出差,本来就不太自然。但追问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真的有事出差也好,对律子避而不见也好,都不会改变他不在这里的事实。

 

 

 

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律子打开从玛雅那里得到的资料,读了起来。

冬月依然专注地下着将棋。对他来说,也许这些东西并不怎么重要吧。

 

 

 

 

「...零最后能得救,实在是幸运啊。」

 

听到零号机残骸的相关情况时,冬月叹口气,颇为感慨地说道。虽然一直是一副对零视而不见的样子,但想必他心中也并不是全无感情的吧。

 

 

 

「但是相应地,代价也很惨重。...还能使用的EVA实际上可以说一台都没有了,地上防御设施也遭到了重创。NERV本部的战力几乎已经损失殆尽。」

 

「第二适格者,果然已经没什么希望了吗。」

 

「明天会再进行一次测试,但短期内恢复的可能性实在是很低。关于实际的原因,目前还没有查出来。」

 

「...碇的儿子呢。还是老样子吗。」

 

「是的。......不过,最近似乎有些改善。」

 

「唔,这样啊。」

 

 

 

棋子落下,发出清脆的 ‘ 乒 ’  声。源堂自不必说了,看来冬月也对真嗣的事并不太在意。

在他失去记忆的当下,已经没什么可问他的了。何况就算要问,这种事也一直都是源堂的责任。身为旁人的冬月从来不会插手。

那双苍老的眼睛,依然炯炯有神。此刻,他都在考虑些什么呢。放眼NERV本部,也许最难以捉摸的人就是冬月副司令了吧。

 

 

 

 

 

「......可以让我问一个问题吗?」

 

汇报结束后,律子合上了资料夹。随后这样问道。

冬月依然平静,就像是律子所表现出的异样完全在预料之内。他从棋盘上抬起头来,看向这边。

 

 

「副司令您应该是知道的吧?委员会的、不,那些石板背后的人...」

 

「......」

 

 

几乎是下意识地问出了口。

冬月大概也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的吧。一下子无言以对。

 

于是律子便明白了。这次所谓的审讯,实则并不是委员会的虚张声势。其背后的意义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是吗。赤木君你,也终于见到SEELE了啊。」

 

「SEELE?」

 

「嗯。想必你也有所察觉了吧,所谓的人类补完委员会只是一个幌子而已。NERV也好,人工进化研究所也好,委员会也好,都不过是棋子。唯有那个隐匿在黑暗中的结社,也就是SEELE,才是实际的操盘者。」

 

「......也就是说,他们并不受联合国的管辖吗。而补完计划的真正指挥者,同样也是SEELE......」

 

「曾经由葛城博士主导的那次南极科考,也是在他们的授意下开展的。否则,身为区区一介大学讲师的碇又怎么可能参与其中呢。」

 

 

 

为了掌控亚当的力量,而开展的试验。

作为第二次冲击的直接起因,堪称是上世纪人类犯下的最恶劣的罪行。——提到那场灾难的时候,直子毫不留情地评价道。不过,当时直子并没有在场,许多细节应该也是从源堂那里听来的吧。

 

虽然直子并没有明说,但律子却听得很明白。或许,这就是母女间的默契吧。

 

南极的灾难其实并不是什么意外,而完全是人为导致的。将大半个世界卷入其中、直接改写了人类文明史的那场浩劫,其背后的始作俑者,大概就是那个名为SEELE的组织吧。

而计划的实施者,正是源堂。

 

 

 

 

「...司令他、也是那个组织的一员吗?」

 

「不。就连他也只是棋子而已。SEELE这个组织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于世,想要加入他们,恐怕就连碇也还不够格吧。」

 

「可是...这样难道不是很不自然吗?司令所拥有的权限未免也太大了......」

 

 

 

 

 

源堂的行为,已经愈发超出了掌控。

所以SEELE才会劫持冬月,后来又对律子进行了审讯。

既然只是棋子,那总应该有制约他的手段才对。如果指望只靠加持一个人就能牵制住源堂,那也未免太天真了。

 

 

 

‘ 区区一介大学讲师 ’ ——冬月是这么说的。

西历2000年。时年三十三岁的源堂,的确只是学术界籍籍无名的一个小人物。葛城博士的研究室设在东京,不管怎么想都与在京都大学任职的源堂没什么关系才对。而且,就算京都大学要派人参加南极科考,也应该派遣声名卓著的冬月教授才合理吧。

更何况,调查队的人员没有必要一定要从日本国内选拔。这是一次足以影响人类历史的重大科学行动,全世界想要参与其中的知名学者数不胜数。

 

 

可是,为什么最后会是源堂呢。

是SEELE安排他去的吗。这个组织,为什么偏偏选了源堂作为棋子呢。

 

 

而且,既然源堂是计划的实行者,对于那场浩劫背后的种种机密了如指掌,那么,为什么事后SEELE没有选择把他灭口呢?

对于加持,他们明明就是这么做的。知晓了太多秘密的棋子,理应被除去才对。

 

 

果然,不管怎么想,都无法说服自己。

 

说不定是察觉到律子的疑虑了吧,冬月叹了口气,看向了律子。

 

 

 

 

「...在第二次冲击之前,碇就已经和SEELE有所联系了呢。......他的妻子碇 唯,站在她背后的组织,其实正是那个SEELE啊。」

 

「可是,她应该是副司令的学生才对......」

 

「是啊。她的确曾是我研究组的一员,但其实自始至终只是挂名而已。当时,有一家跨国企业财团找上了我,委托我进行研究,并且答应会提供足够的资助。那家财团的名字就是SEELE。唯君也是在那时候,以财团理事的身份加入了我的研究组。」

 

「...也就是说,其实她也是SEELE的一员。后来正是通过和她成婚,司令才得以接触到SEELE?」

 

「嗯,是啊......」

 

 

 

简直荒唐无稽、像是三流小说情节一样。然而,冬月只是轻描淡写地点点头。

实在难以置信。

‘ 倒插门 ’ 这样的说法或许有些俗气,但在旁人看来的确如此。那个男人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是想要利用唯,通过她接触到那个神秘的SEELE吗。

 

还是说,其实恰恰相反,是碇 唯利用了他?

 

 

诚然,如今的源堂是卓越的野心家,但恐怕这其实并不是他的本性。在大学工作的那段时间里,他一直过着相当朴素的生活。虽然没有得到诺贝尔奖级别的名誉,但至少也实实在在地做出了不少成果,和那些沽名钓誉的家伙完全不是一类人。

既然渴望权力,那就去成为政治家。既然执着于神话,那就去研究宗教。但不管怎么看,身为科学者的源堂都与这两类人不沾边。

是什么让他舍弃了过往的人生和事业,去追求那一份对他来说毫无必要的权力?说到底,源堂为什么会突然开始渴望那种东西?

 

 

 

 

「......司令和她结婚其实别有用心,是吗?」

 

「最初的时候,大概是吧。毕竟对于雄心勃勃的研究者来说,没有什么比充裕的资金支持更有吸引力了。」

 

「可是后来司令完全脱离了研究呢。难道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没有办法,毕竟我们人类是情感动物啊。到最后,就连那个男人也无法免俗。」

 

 

说到这里,冬月笑了起来,不知为什么笑容里带着一丝自嘲。

但律子却并没有笑的心情。按照冬月所说,从第二次冲击开始到NERV成立的一系列事件,其实都有源堂的参与。而最重要的是,做这一切与其说是出于他的本心,倒不如说是受到了碇 唯的意志的影响。

 

 

「......那么,为什么司令如此执着于人类补完计划呢?尤其是在她消失之后。」

 

「我并不是碇。」

 

「副司令...拜托了,请不要再隐瞒了。」

 

 

被下属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冬月却毫不在意。他的视线又回到了棋盘上,拿起一颗棋子,下到棋盘上。

出现了短暂的沉默。律子只是看着冬月的侧脸,一言不发。

思索良久,寂静的司令室里响起一声清脆的 ‘ 乒 ’ 。随后,冬月终于再一次开了口。

 

 

 

 

「......所谓的人类补完计划,只是SEELE这个组织的野心而已。这是一个庞大的计划,包括了A计划、E计划等诸多部分。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这些也都是她的遗志呢。......既然如此,为什么如今司令要背叛他们?」

 

「SEELE的老人们派你来探查他的底细了,是吗。」

 

 

又是清脆的落子声。冬月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

 

 

「不,只是我自己想知道而已。他们已经问过我了,司令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但其实我也答不上来。SEELE这个足以凌驾于联合国之上的组织,司令为什么一定要与之为敌呢。我想不到任何理由。」

 

「赤木君还真是不留情面啊…」

 

「果然初号机的觉醒才是原因吗?还是说这才是目的呢?不论如何,在最后一只使徒被歼灭后,NERV与SEELE就要开始互相残杀了吧?」

 

「...执行人类补完计划,正是我们NERV最终的使命。」

 

「可是,这将是由谁来主导的补完?」

 

「毫无意义的问题啊。」

 

 

 

‘ 乒 ’ 的一声。这一次,落子的声音比之前响了许多。看得出来,冬月已经不想再说下去了。

 

盯着棋盘思虑良久。最后,他叹了口气,把手中棋子放到一边,合上了棋谱。

 

 

「......被将死了吗?」

 

「是啊。也许一开始就走错了。想要解开,只剩下一条路可以走了。」

 

「那么,我先回去工作了。...失礼了。」

 

 

 

 

律子微微躬身行礼,像是无事发生过一样,正要转身离开。

耳边传来了冬月低沉的声音。

 

 

「......赤木君,你也是被他所影响、最后被卷入其中的一人啊,和你母亲一样呢。如果不是遇到了碇,以你的才能,大可以让自己随心所欲地度过一生吧。」

 

「......不,我和妈妈并不一样。...因为我、还没有放弃希望。」

 

 

离开之前,律子回以笑容。

没有讽刺,没有憎恶,亦没有阴郁的,纯粹的笑容。

 

 

 

果然,原来自己的心早已不属于源堂了。以他为支点、冬月和律子参与的这个三人同盟,这个实际掌控着NERV的灰色团体,律子终于从中脱身出去了。

 

 

 

 

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律子静静走着。

一步又一步地向前走去,把过往的黑暗,全部甩在后头。

 

 

从被送进SEELE的审讯室的那一刻起,她明白自己被舍弃了。而如今,偌大的司令室里只有冬月一人与律子见面,也许一方面是为了宽慰她,而另一方面是因为,只有身为局外人的冬月,才能客观地审视律子的心境。

既然如此,律子也给出了自己的回应。

大概已经传达给冬月了吧。那份诀别的心意。

 

 

无异于清楚地表明,自己已经不会再服从于源堂和冬月了。

 

 

 

 

和预料中一样,冬月没有显露出丝毫动摇。

 

他们大概以为,律子只是出于对唯的嫉妒才选择了退出吧。他们恐怕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被背叛了。

然而即使背叛了他们,也并不意味着律子会听从SEELE的指示,去探明源堂的底细。

因为,源堂的真实想法是什么,她毫不在意。就算能查清关于源堂和唯的一切真相,心底那份漆黑的情感也并不会就此消散。

 

 

 

而今,自己终于从源堂手里取回了自由。这就足够了。

 

 

律子并没有感到绝望。

 

根本没有绝望的理由。

 

 

 

从今往后,那个男人再也不可能让律子陷入绝望了。一直以来用来控制律子的手段,套在律子身上的枷锁,已经永远地消失了。

 

 

 

 

他在渴望着谁。

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全部,都无所谓。

 

 

 

从今天起,律子要和过去的自己做个了断。

长靴的鞋跟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 ‘ 嗒 、嗒 ’ 声。 空无一人的走廊里,律子独自走着。

 

 

一步又一步地,向前走去。

 

 

无论前方等待着的,将会是什么。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源堂不在的时候,冬月有进入司令室的权限吗?

司令室里也不应该没有个人房间的吧

不过,发令所好像没有冬月的椅子呢。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