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一话

2022年12月22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704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第六章第一话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7 views 次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原作:かつ丸 译: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时间,终于走到了尽头。

这是我所期望的吗,还是说,我所抗拒的呢。

**********************************************************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第一话

 

 

有人在看着自己。

 

 

漆黑的房间里,却能感受到人的视线。

锐利的,带着敌意与嘲讽的视线,肆意打量着一丝不挂的律子。

渐渐的,黑暗中亮起幽幽红光,照亮了律子周围。

 

悬浮在空中的,黑色的石板。

十三块石板,像是违背物理法则一样,将律子围在中间。

 

是立体影像吗。

背后的那群神秘人,应该不会亲身到场的吧。

那种被盯着看的感觉,正是来自这十三块石板。

 

 

可以听到隐约的笑声。石板背后的他们,大概正在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律子吧。

每一块石板上,都刻印着红色的编号。

 

 

 

不过如此。无聊的恐吓而已。怎么说也是联合国的中枢机关,却搞得像是恶趣味的秘密结社一样。简直毫无威严可言。

如此浮夸的出场方式,看来他们却很喜欢啊。而且,让身为女性的律子全身赤裸地接受审讯,难道觉得很有趣吗。在感到羞耻之前,律子首先对他们的低俗癖好感到不齿。

 

 

 

 

或许他们是想让律子动摇吧。一旦自己的心理防线崩溃,他们就可以问出所有想要的情报。

卑鄙之徒。律子已经没心情痛斥他们了。

 

 

 

从其中一块石板后,传来了一个尖锐而阴险的声音,这样说道。

 

 

「用了如此无礼的手段,真是抱歉,赤木博士。我们也想和平地解决这件事,并不想给你更多的凌辱和痛苦。」

 

「...不。我并不觉得屈辱。」

 

 

这不是逞强。而是真心话。

他们大概也听出来了吧。所以哑然失笑,有点败兴。

从一开始,律子就没有打算向他们屈服。

 

 

 

「真是要强的女人啊。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碇那么器重你了。」

 

「只可惜,把你送到这里来的人,正是碇啊。」

 

 

 

 

极尽嘲讽的语气。

但是,即使听到这样的话,律子心里却依然平静。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又会怎么样呢。大概会暗自欣喜吧,因为自己仍然对源堂有用。还是说,会感到被背叛,继而悲愤交加呢。

 

 

只是,人总是在改变的。律子并不是蠢货。

此刻的她只有一个疑惑。既然想要推自己出来作挡箭牌,为什么不当面直说呢。反正自己又不会拒绝。

 

大概他也在畏惧着吧。

那个看似强硬的男人,实则根本没有面对现实的勇气。一向如此。

 

 

 

看到律子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他们也开始失去耐心,语气变得严肃起来。

 

 

 

「......无所谓,也该进入正题了。零号机的自爆,是你指示的吧。」

 

「...是。因为已经被使徒侵蚀了。」

 

「你就没有考虑过其他方法吗?」

 

「思考过后,我仍认为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与此前的三号机一样,既然无法把使徒与EVA分离开来,就只能让其同归于尽了。」

 

「三号机吗。...那台机体的启动实验,你应该也在场才对。明明亲眼目睹了那样的失败,就没有考虑过预防措施吗?」

 

「三号机很有可能是在运输途中被污染的,不应作为参考依据。当然,在启动之前,虽然我们也曾进行过细致的检查......毕竟不久前就曾有使徒可以瞬间击破EVA的装甲。」

 

「...哦,理由可真是不少哪。」

 

 

 

传来了不耐烦的啧啧声。

虽然没有明着和他们撕破脸,但律子的态度也表明自己不会像他们期望的那样轻易顺从。

何况,她并不是在找借口。在当时的情况下,想要保住零号机已经不可能了。如果是曾经的「真嗣」,或许有逆转战局的能力。但对如今的他而言,别说是救下零号机,让他继续战斗下去说不定会连初号机也损失掉。

 

 

 

 

‘  对于侵入内部的敌人,也只能从内部将其驱逐,对吗? ’

 

 

不知为何,律子的耳边又响起了少年曾经的这句话。

是了。在MAGI被使徒入侵的时候,他曾这样问过自己。而当时,自己又是怎样回答的呢。

 

要么从内部驱逐出去,要么把整体一起炸掉、同归于尽。

 

 

 

 

请不要让绫波死去。这是「真嗣」写在信中的愿望。

他大概早已预见到了吧,律子最后会救她。

正如他早已知道,要救明日香只有使用朗基努斯之枪那样。

 

 

 

 

「...在走什么神啊,赤木 律子博士。难道忘了吗,此刻的你可是在接受审讯啊。」

 

 

斥责的声音打断了律子的思绪。

注意力终于回到了眼前。

 

 

「真是从容啊。」

 

「......」

 

 

 

「三台可用的EVA折损掉了一台,这是重大的损失,你不可能不明白的吧。就算是为了歼灭使徒,也并不意味着你可以胆大妄为!」

 

「......真的吗?」

 

 

面对步步紧逼,律子脸上却浮现出笑意。

 

 

「零号机原本就是试验型的机体。在本部地下,一模一样的残骸多得数不清。这一点,我想诸位应该是知情的。」

 

「......所以破坏掉也没有关系,是吗?」

 

「原本就不是为实战而生的机体,一直战斗到现在,已经完全发挥出了它的价值。......更何况,我猜,其他支部正在建造的EVA,应该也为数不少吧。」

 

「............」

 

「...不,目前还没有完成。现在初号机和二号机也状态不佳,若有使徒袭来,你又打算如何应对呢?」

 

「是啊。零号机的自爆几乎毁掉了第三新东京市,所谓的军事设施都已经无法工作了吧。凭现在的防御机能,真的能与使徒对抗吗?」

 

 

 

对方得意洋洋的语气,令人反感。

律子似乎突然明白,为什么工薪阶层的上班族们会那么厌恶他们的上司了。

 

 

(hhhhh这一句怕不是作者自己的私货吧——beiming)

 

 

作为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一群人,气量却如此狭小,实在令人嗤之以鼻。

现在想想。一直以来,源堂都要强忍着厌恶与他们打交道,还真是辛苦。

 

 

 

「...EVA还剩下两台。虽不能说万无一失,但也比之前只有初号机一台EVA可用的时候要好。」

 

「可是驾驶员的状态呢?至少,现在的第二适格者已经完全不能用了吧。」

 

「更换掉核心,应该就可以让新的适格者来驾驶了。诸位不必担心驾驶员的问题,我们有很多候补。」

 

「初号机还没有解除冻结。只能依靠二号机战斗,行得通吗。」

 

「当然难度很大。但初号机的冻结与否完全是人为决定的,如果冻结解除,初号机可以立刻投入作战。......何况使徒还没有全部打倒,我想初号机也不应该一直冻结下去吧。不是吗?」

 

 

律子的语气也变得讥讽起来。

在前次作战中,源堂已经解除了冻结令。是暂时的决定也好,还是永久解除也好,总之,既然使徒的威胁仍然存在,就没有理由把一台可用的EVA封存起来。

 

源堂的决策,委员会当然也已经有所耳闻。但是,如果他们因此又要对NERV施以惩处,那实在是愚蠢至极。

正如这场对律子的审讯一样。堪称荒谬。

 

 

不过,委员会也并非是一群无能之辈。

今天唤律子来这里,不可能只是为了零号机的事。律子从一开始就猜到了。

 

 

 

迄今为止,正前方那块刻印着01的石板一直保持着沉默。虽不知道背后的人是谁,但律子能明显感觉到,这个人带来的那种居高临下的压迫感比其他人更强。大概这就是委员会的最高权力者吧。

当他终于开口的时候,其他的人都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

 

 

 

「关于冻结令的事情,已经不必再说了。但吾等所关心的是,赤木 律子博士,现在的初号机还能用吗。」

 

「是的。」

 

「...驾驶员也没有问题,是吗?」

 

「......是的。」

 

「关于第三适格者的状况,吾等已经收到了报告。与初号机的融合,营救行动成功后的失忆,这些事情令吾等非常在意。......碇说他对此一无所知。但是,如果是汝,应当有办法说明才是。如今的第三适格者,真实状况到底如何?」

 

 

石板的背面,那个本不存在于此的审讯者。但是,律子却感受到尖锐的视线,就仿佛他正盯着自己。

一瞬间陷入了语塞。

 

委员会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难道说,他们早已识破了自己的隐瞒?律子完全看不透了。

 

虽然一直警惕着研究室里是否有监听器,但终究还是做不到万无一失。穿越时间而来的「真嗣」,他所说的信息一旦泄漏出去,影响非同小可。

 

 

 

——只是。不由得这样想道。

 

 

只是,律子自己,又知道多少「真实」呢?对于即将降临的未来,难道她不也是一样一无所知吗?

律子知道,她已经失去了「未来」,而且再也不可能找得到它。

 

 

因为,现在的真嗣,已经不再是曾经的那个他了。

不久之前、律子无论如何也想要守护的少年,已经不在了。他明明已经如律子所愿,提供了她想要的情报,但不知为何,律子却总感到一阵莫名的悲哀。

 

不是因为失去了对未来的掌控。

而仅仅是因为失去他。

 

 

 

所以已经无所谓了。无论前方等待着的将会是什么,都不足以让律子感到哪怕一丝畏惧。

 

 

 

 

「的确,与EVA的融合对他的记忆造成了影响,但他并没有失去与初号机同步的能力。如果只是战斗的话,我认为不会有问题。」

 

「唔,碇也是这么说的。...但是,这背后的原因却从未让吾等知道。记忆的丧失,是否意味着营救行动的失败?」

 

「......我不知道。暂时还没有收集到足够的数据。」

 

「应当与初号机觉醒后的意志有关吧,汝不这样认为吗?」

 

「......」

 

 

的确,律子有过这样的想法。

看着无言以对的律子,石板背后的男人大概露出了讥讽的微笑吧。有种这样的感觉。

 

 

 

「赤木 律子。汝应当知道的吧,被用于制造初号机核心的『那个人』。」

 

「是。......每一台EVA的操作系统,都需要把适格者的母亲数据化,融合到核心中。」

 

「不错。十年前那个女人,碇 唯,并非遭遇意外,而是出于自己的意志留在了初号机的核心中。...那台机体是神明的分身。为了得到与神同等的力量,而舍弃了人类的形态。」

 

「......人类补完计划,不也正是为了这个目的吗。」

 

「但恐怕,碇并不是这么想的吧。人类补完计划是通向神明的必经之路,但并不意味着让特定的个体成为神。胆敢有那种大逆不道的野心,吾等必会将之肃清。」

 

「......」

 

「以莉莉丝为蓝本制造的初号机,本就是超脱于补完计划之外的存在。正是因此,即使碇 唯有她自己的打算,吾等也从未干涉过她的意志。然而,眼下初号机得到了S2机关,唯一能制约初号机的朗基努斯之枪也已经失落。吾等再也不能坐视不理了。」

 

 

尽管散发出强烈的压迫感,语气却依然平静。

 

 

但是,律子却感到了迷惑。

下意识地开口说道。

 

 

「请等一下!为什么,要把这些事告诉我?」

 

「...因为有必要让汝理解吾等的目的。被碇所歪曲的补完之路,必须得到修正。」

 

「...所以,需要我传达给他?」

 

「吾等并不打算强迫汝。该怎么做,取决于汝自己的判断。」

 

 

空旷的房间里,除了对方低沉的说话声以外,完全是一片死寂。其余十二块石板的背后之人,再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然而,这里的气氛并不和谐,仿佛未知的暗流正在涌动。也许,他所说的这些并非是委员会的共识,而仅仅是他个人的独断。

 

 

 

 

「人类的进化已经走到了尽头,此后终将不可逆转地走向黄昏。自诩为星球的支配者,自身却是如此脆弱不堪。」

 

「所以,才有了补完计划......」

 

「正是。利用神的力量,让全体人类的心与灵魂合为一体,摆脱群居的形式,作为全新的生命体而生存下去。唯有如此,进化之路才得以延续。原本脆弱的生命,将会就此进化为全新的『人类』。」

 

「......补完的终点,是新生的第十八使徒。...碇司令也曾这样说过。」

 

「碇是计划的提出者亦是最大的推动者,一直以来可以说功不可没。正是因此,吾等才让他当上了NERV的总司令。但是,那个男人果然有着自己的目的。事到如今,他是要阻止补完计划,还是要让自己成为神,就连吾等也无法看透。」

 

「...所以,才需要我?」

 

 

是要让律子探明源堂的真意吗。

为了延续人类的进化。何等高尚的使命呐。

为了这一使命,需要让律子背叛他。是吗。

 

 

「...赤木博士,汝是个聪明的女人。同时也是离他最近的人之一。他的心意,汝应当早已察觉到了才对。」

 

「......」

 

「迄今为止,汝一直忠诚地伴他左右。但终有一天,失去用处的汝将会被他舍弃...不,事实上,早就已经被舍弃了。」

 

「......」

 

「汝对他,早已仁至义尽了吧。没有必要被无谓的情义束缚手脚。」

 

 

 

是啊。源堂早就已经表明真实想法了吧。现在律子会被送到这里,就是最好的证明。

并不是因为信任所以才派律子来。否则,他至少应该提前告知自己。

如果自己拒绝,也许就只能死在这里了吧。与冬月副司令那次不同,现在加持已经不在了。靠自己的力量脱身是不可能的,律子很清楚。

那个男人,把律子当成牺牲品,干脆地舍弃掉了。

 

 

既然爱他,那就作为棋子为他而死吧——他大概是想这么说的吧。

 

 

 

 

 

 

 

「......真是精明的男人啊。」

 

用谁也听不见的声音,律子喃喃着。

 

源堂,那个男人。他并不坚强,而一直都在渴求着爱与温情。他只是无法放任他自己像个小孩子一样撒娇而已。从最开始,源堂之所以接近律子,并不是因为他选中了她这枚棋子,而仅仅是因为他的脆弱,他需要律子的同情。

 

为了目的,他舍弃了律子。但是,他的心中并不是毫无波澜。事实上恰恰相反,律子知道他一直活得很痛苦。

除了把律子送到这里来,他已别无他法。正是因此,他甚至不敢亲口对律子说。他做不到。

 

为了救零不惜强行出动初号机的他,此刻,却这样舍弃了律子。可替代的人偶,到头来却比五年来的情人要重要得多。

 

 

 

如果是以前的自己,大概会咬牙切齿,悔恨交加吧。

所以才想要把零、源堂、甚至是自己,把这世界全部毁掉。

 

 

 

但现在的律子却很平静。就像是如梦方醒,不管经历了怎样的悲伤,在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可以释然了。

不可思议。

 

 

 

其实律子早就背叛他了不是吗。在他背叛律子之前。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心里渐渐没有了源堂的位置。也许是在下定决心救下零的那一刻吧,又或者,是在自己第一次看到「真嗣」落泪的时候。不,也许要更早。也许是在去「真嗣」的房间拜访、听到他拉大提琴的时候;甚至,或许比那还要早得多,在律子见到他、仅仅是见到那个名叫「真嗣」的少年的那一天。

 

 

源堂究竟在零的身上看到了什么,最后做出了怎样的抉择,完全是他的自由。以爱人的身份责备他的资格,律子早就已经没有了。

 

 

 

爱会消失吗?大概不会吧。

只是遇见了更加重要之物。

至少,它比起曾经的爱、比起律子曾认为是 ‘ 爱 ’ 的那种情感,还要重要得多。

 

 

 

曾经,如果是为了源堂,律子可以毫不犹豫地舍弃生命,无论让自己双手沾染怎样的污浊都在所不惜。只是,如果能与曾经的那个少年重逢、仅仅是为了这样一个心愿,就算要舍弃源堂,也许现在的律子也做得到。

原来,自己和源堂其实并没有本质的不同。

 

 

 

 

 

当然了,无论律子怎样选择,都不可能再与「真嗣」重逢。

 

站在分岔路口的自己,无论朝哪边走,都只会与所期望的结局渐行渐远。摆在律子的面前的,注定是一条除了绝望和寂寞什么都得不到的死路。

 

 

 

 

所以就让自己,为这五年来的羁绊与幻想殉道吧。

律子觉得,这样的选择也并不算很差。

即使是一丝不挂、赤身裸体的自己,咬舌这种事还是做得到的。这样的死亡方式虽然痛苦,但比起在绝望中度过余生还是要好得多。

 

 

 

也许是在等律子回复吧,周围的十三块石板皆保持着沉默。

昏暗的房间里,律子静静地站着。仿佛自己是这世上仅剩的人类。

 

 

 

闭上眼睛。世界消失在一片黑暗中。

随后,这样问自己道。

这样真的好吗。就这样结束掉一切,真的没关系吗。

 

 

 

 

 

 

 

 

果然。原来自己早就找到答案了啊。

律子仍然有着必须要知晓的事。「真嗣」所期望的未来,究竟会步向怎样的终末。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要见证到最后。

消失在初号机中,不顾一切地留下信息、救下零和律子的少年。未来是否会被改变,灾厄是否会被逆转。他的心愿,究竟能否实现。

 

 

为此,律子已经决定好了。

该怎样使用自己的余生。

 

 

现在,还不可以死。

 

 

 

无论失去什么。

无论背叛谁。

 

 

 

 

 

 

紧闭的双眼,终于缓缓睁开。

十三块石板,静静地悬浮在空中。

干涸的嘴唇微微颤动着。发出沙哑的声音。

 

 

 

「......恐怕,最关键的事情,他是不会告诉我的。」

 

「......」

 

「如果这样你们也可以接受的话,那就请说吧。你们需要我、做些什么?」

 

 

 

 

 

 

不知为什么,胸中的某种情感,正在隐隐作痛。

 

 

但无所谓。那种程度的疼痛,完全可以无视掉。

 

 

 

~未完待续~

**************

作者的解说:

第六章开始啦。

终于、到最后了呢?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