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薰嗣】Whisper 第一章

2024年02月17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608字 ⁄ 字号 【薰嗣】Whisper 第一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67 views 次

《whisper》
原著:twig collins
翻译:穿过时间的海
校对:神明号机

 

多年前在Tokyo3cn上保存的同人,cp熏嗣,文字华丽,语言流畅,风格阴郁沉重,是当年熏嗣向同人的经典之作,由于年代久远,本作原文已佚,中文翻译也因为Tokyo3cn的关闭而不能寻获,以下将当年保存的文本在E研贴出,谨以此纪念当年热爱的人和故事。

声明:本作内容版权归原作者及翻译者所有,本资源来自互联网,如果相关方面提出要求,本人愿意根据相应要求处理此处发表的文本 。 by:miku

Chapter One 第一章
----------

“哈……累死了。”
真嗣强打精神迅速钻进一条小巷——怎么是条漆黑的小巷?!他怎么选了这么一条人迹罕至的路……
—是你想走的,这条路比较顺当,别介意,不是你的错—
如果他今天晚上死了,甚至没人听得见他的惨叫声。
一只手扣住了他的肩膀——他甚至没发觉那人接近——把他狠狠地甩到墙上。
“嘿,小·操·蛋,我说话的时候你给我转过来。”
怎么办……假装自己不会英语,尽管在异国他乡的几年已经让他的英语相当流利?破财消灾,蒙混过关?真嗣能感觉到脸上灼热的鼻息和熏天的酒气,男人正从眼角里狠狠地瞄着他。他知道,这回逃不掉了。尽管真嗣已经成年——而且比其他人略高,但是他还像以前一样瘦得让人心疼。
—EVA驾驶员,凭这个你得就给我去死!—
—早就这样了。在日本、在他寻找新的生活以前就是这样。当然,他早知道新的问题会随他而来……—
那男人使劲摇晃着真嗣,几乎把真嗣拎了起来。
“张嘴说句话!你个下贱的同性恋!”
真嗣几近笑了出来,粗鄙下流的用词混杂着礼貌的语法唤起了一张渺远苦涩的笑靥——血红色的眸子,温柔沉稳充满暖意的声线,总是那样的满含笑意,好像早看穿了世间的爱恨情仇沧海桑田……
—为什么要对我说谎啊……你本来不用对我说谎的呀……—
—薰—
男人猛摇他的肩膀,比上次还要粗暴,真嗣的头撞在尖利的石墙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本能地保护自己……
“不说英语……求你了,我说不会英语。”
真嗣知道,他已经来不及用钱包解决问题了,现在无论他做什么都已经无济于事。广角的视野有点变形——他带着一种难以理解的好奇心盯着拳头逼近——在他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肯定会变成这样……
拳头雨点般咆哮落下的声音,自己微弱的忍痛声,凶狠的疼痛,铁锈味……他应该就此倒下,打发这男人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但那双手一次又一次把他打飞,这男人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真嗣头昏眼花,世界生生在他眼前碎成了零落的光影……
“老子让你知道……让你知道你们这种这禽兽不如的东西制造了多少悲剧!”
那双手还是不肯放过他。当他看见男人手里反射着寒光的什么东西时,他本能地感觉到了恐慌……
他还是宁愿挨揍。
瞬间火辣辣的剧痛让真嗣哭喊出来。他开始反击,徒劳地想要推开那人的手。新的袭击又来了,快到他还来不及呼喊,来不及减轻一下腹部中央的剧痛……两刀,三刀,四刀,五刀……最后,男人终于停下任他摔瘫在地上。倒地之前他感到手臂上似乎有轻微的疼痛……他试着呼吸,手臂无力地垂在体侧,他感到暖流蔓延爬过他的手指——想要回忆起是否……
—学校的课程永远不会教你,不会教你为什么……—
—为什么,父亲?为什么是他—
—薰—
——他们为什么要伤害你为什么?——那么冷酷地伤害……为什么他们要说谎——
——是否大多数人都能受伤然后安然无恙地活下来,是否所有的争端都起源于诸如此类的可怕的事情……真可怕,太可怕了——
他的膝盖无力地抵着人行道;就像一只正在死去的兔子,他好像呼吸的是水而非空气。尽管他能看见离他最近的那摊积水反射出亮光,但那光还是远得无法触及……
—好渴—
——想要活下去,将要活下去的人就会感到渴吗?他记不得了……
---------------------
声音……遥远的声音……他想要退缩,想要藏于黑暗之中;那个男人带来了朋友,来确定他是否死了……么?
“我曾经告诉过他……”
网球鞋在煤渣路上打滑。然后寂静下沉。
“上帝啊……”
“哦,我靠……喂我说!快来看他…还活着……?”
有人靠近他的脸颊轻触;他的眼睫轻颤了一下,然后尝试尽力移动,他已经分不清是在前进还是后退……
“去叫辆救护车!快!”
一只强壮的大手握住他沁满鲜血的手,突然推加在胃部的压力弄得他不禁呻吟出声;那应该是在帮他止血。温和的触摸使真嗣重新感觉出温暖。因为它如此危险,在这艾滋病横行的太平盛世,真嗣是如此纤尘不染,比任何人想象的都干净……
他试图将目光聚焦穿过黑暗——那是双明亮的黑眼睛;黝黑皮肤——上帝啊,他真花了好长时间来适应这些,这是在美国——真嗣虚弱地笑了,幽深浑浊的深蓝色眼眸看着男子,掌骨间利物的压迫感已经消失了,那颗钉子乖巧地躺在他手心里……
虽然惊奇,但是他很快就适应了,在这异国他乡……
—背叛你信任的,然后成为你所希望的那种人!—
—我知道……我知道那是什么,不用怕……—
“撑着点伙计,你会好起来的……救护车就快来了……该死的同性恋袭击者……”
他拼命保持清醒,但突如其来的隐约闷痛到底耗尽了他最后一丝力量……在真嗣的头垂下去的瞬间,他感到一丝怨恨弥漫开来。消失的灯光,烨烨反光无边无际的镏金色天空,他多想眺望星空!可是目光所及的只是黯哑干涩的倒影……
“嘿,小伙子……嘿!你还好吧?”
声音隆隆而过,他被惊醒,可转眼又陷入黑暗……意识在飘荡……感觉如此美妙……
//真嗣……//
一声耳语,无他……在寒风中失去意识之前,真嗣疑惑地看到巨大的池塘里扬起渺茫的雾气,蔓延过整个街道,云烟像手指般轻抚着月亮……
//真嗣……我来了……//
“我能听到鸣笛声了,孩子,千万坚持住……一切都会好的!都会好的!”
凛冽的风被暖风揉碎,推远了,心痛却无以复加,真嗣迷离而笑……
//真嗣……你会等我吗?//
/诶,当然……/
暖风在他脸颊上熨出温暖至极的笑容,绅士温柔地包裹着他,轻触着拂过他的头发;光……迷离的光穿透黑暗,笑靥如花……!
//我来了,真嗣……马上就到你身边了……//
红白的光线交织挥舞着,那温暖的风和光亮在喧嚣的鸣笛声中被绞干了色彩,剩下刮骨般刺耳的鸣笛声填满了空间,就像EVA……
—别再来了,我再也不想驾驶了。—
……但是那纤细温柔的耳语声却安然地盘绕在脑深处,抚平他的恐惧,捋顺他的心情,渐渐沉静……
“孩子!活下去!别走……至少你现在不能!不能!”
真嗣感到自己被搀了起来,被平放的身体下有冰凉确实的触感,他听到凌乱的脚步混杂着喧嚣的人声逐渐接近,然后沉入了黑暗。

【上篇】
【下篇】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