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蒼穹、遙かなり | 远去的苍穹

2023年11月30日 外文译本,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10709字 ⁄ 字号 蒼穹、遙かなり | 远去的苍穹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35 views 次

 

蒼穹、遙かなり | 远去的苍穹

 

作:紫羽   译:beiming

 

*******************

 

「还有六十秒进入对流层!副舰长,方位已确认!」

狭小的逃生舱里回响着日向诚的声音。从脱离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紧盯着手边的显示终端。搭乘逃生舱的十余名成员,每人都被安全带紧紧固定,保持着直立姿势。虽然舱体的震动极其剧烈,但所幸无人受伤。

赤木律子舒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降落地点的预测?」

「坐标已解析完成。东经一百三十度、四八分二五秒,北纬三十四度、五一分一二秒。是第三村附近的...」

「NERV第二支部N109栋」

青叶的声音仍然很沉稳。而打断他发言的律子的声音也是如此。

随后是一阵沉默,没有回应。也就意味着律子说对了。她静静思索着,虽然一直有从第三村的“万事屋”那里收到报告,但看来和自己记忆中的偏差并不太大。

在脱离战舰AAA Wunder之后,逃生舱的飞行轨迹大体上由电脑自动设定。虽然如此,精细的人工调节仍是必要的。担任舵手的长良堇重复了一遍青叶所说的坐标,点了点头。随后她微微睁大了眼睛,显然是对这个地点感到惊讶。

(p.s. 长良堇就是那个黑皮肤的帅气大姐姐~)

「其他的舱体没有离得太远吧?」

「是。包含本舱体在内的全部五舱预计会降落在半径五十米的区域内。」

「附近的状况如何?」

「半径五公里内都是处于无人状态。没有云层遮蔽,能见度很好。」

为了尽可能多地容纳乘员,逃生舱上不会搭载太多设备。日向和青叶所用的便携式电脑,性能相比起AAA Wunder的电脑当然差距甚远。但即使如此还是快速分析出了降落地点和附近的状况,这无疑是他们的实力。

「辛苦了。整备长,水面迫降的准备怎么样了?」

「是、副舰长前辈!进入对流层后将由本机发出诱导弹,全体开始减速。从进入对流层到水面迫降,推测用时二百四十秒。」

担任整备长的伊吹玛雅毫不迟疑地回应道。律子和她对视了一眼,她的眼中没有一丝动摇与疑虑。这让律子觉得很欣慰。

「第三村周边的封印柱没有异常,结界密度与第三村内保持相同,接近于零。」

「慎重起见,在降落之后重新测量一遍周边的结界密度。没有问题的话再打开舱门。」

「了解。」

在日向如此应答之后,全体乘员都感受到了比之前都要剧烈的震动。逃生舱如期进入了对流层,金属舱体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随后又是一次剧震,应该是玛雅按照计划发射了诱导弹的缘故。

律子用眼神示意青叶,后者点了点头,接通了其他四座逃生舱的通讯回路。伴随着机器细微的嗡嗡声,律子把对讲机放到嘴边。

「这里是赤木,请WILLE的全员注意。二百四十秒后,我们会降落在第三村、旧NERV第二支部N109栋附近的区域。地表的天气随时可能有变,除了目前有操作任务的队员,其他人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尤其某位女士,话说得太多小心咬到舌头。」

律子的声音通过无线广播传到了每一座逃生舱里。对于最后的这句忠告,北上绿努着嘴哼了一声。她一紧张就总是「要死要死要死」或者「完了完了」之类地大喊大叫,有时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

大家都笑了起来,紧张的气氛也缓解了许多。看着身旁的同伴抛来的眼色,绿露出了苦涩的神情。

「虽然第三村处于封印柱的保护之下,但我们不可掉以轻心。降落后会再次测量L结界密度,确认安全之后全员开始撤离。至于行动开始的时间,全体…听我指挥。」

“听我指挥”这简单的四个字,却让律子有了一丝踌躇。她觉得有种违和感。在此之前,这四个字从来不是她的任务。

「大家都辛苦了。再坚持一下。」

律子切断通讯,叹了一口气。她望向其他的乘员,他们眼中除了劫后余生的喜悦之外,始终都带着一丝紧张。

不到最后一刻,没人知道会发生什么。这样的事情他们经历得太多了。

正如玛雅所说的那样,约二百四十秒后,由AAA Wunder发射的逃生舱准确降落在预定的地点。

虽然刚开始的震颤极为强烈,但还是渐渐平息下来。舱内一片寂静,只有操作员敲打键盘的声音。

「L结界密度、氧气浓度测量完毕。一切正常,可以登陆。」

青叶冷静地报告道。

律子解开了安全带,来到逃生舱圆形的舱门前。那上面写着几个白色的小字:「活着回来」,不知是谁何时写上的。她盯着看了几秒钟,回想起片刻之前的紧张气氛,嘴角上扬,露出淡淡的笑容。

在门的旁边设有控制台,律子把手掌按了上去。一道绿色的光从屏幕上缓缓闪过,电脑自动识别了她的掌纹,随后门上的红色提示灯转为绿色,并且发出了“呲——”的气流声。那是舱体的气密门解锁的声音。

从门的缝隙处,微弱的阳光透射进来。律子把肩靠在门上,用了很大力气才终于推开了那扇沉重的门。

映入眼中的是一望无际的蓝天。以及和天空一样蔚蓝,平静无波的水面。

在阳光下的白色废墟,似乎也发酵出一种岁月流逝的味道。在那废墟附近有成群的企鹅,也许它们是把那里当成了家。在水陆交界的地方,在天空与山脉之间,群木欣欣,生命正在复苏。

律子仰着头,沉默地望着远方。

人类的存续之地,并非那一艘无坚不摧的战舰。而是脚下的大地。

她深吸了一口气。不是隔着头盔与防护服,而是用自己的身体去感受这个世界。尽管那感觉熟悉而又陌生。

上一次来这里,已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呢?

这是许久未曾见过的,美丽的世界。

**********

密实的稻穗随着风的吹拂而摆动,在阳光下泛着金色的光辉。过去的十四年里,在这片小小的第三村,人们的生活也渐渐回归了自然。春耕秋收,年复一年。虽然毫无预兆的天灾也时而造访——比如说,就在今年还发生过大范围的暴风雨,一部分水田的秧苗都被连根拔起。但好在预备的秧苗没有受影响,在紧急补救之后,据说可以预期和往年一样的收成。

(p.s. 怎么一股新闻联播的味道。。。)

只是,紧跟在那次天灾之后的额外冲击(Additional Impact),却是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

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律子在心中这样想道。

当一行人再度踏入第三村的时候,正是夏末秋初,是丰收的时节。

KREDIT——原本是WILLE管辖下的团体,现在已经独立出去,成为了民间自发组织的支援机构。这里的物品大多印着KREDIT的标识。律子沿着金属集装箱改造成的楼梯走下,伴随着“嗒、嗒”的足音。

「赤木副舰长!」

片刻间,一个小小的身影已经迎了上来。铃原樱,曾经是WILLE的成员,现在则转入了KREDIT组织。

上一次回来之后,她便以驻外人员的身份留在了第三村,和哥哥一家住在一起。比起在AAA Wunder的时候,她如今扎起了发髻,既漂亮又不影响工作。

「好久不见,副舰长!」

「樱,看来精神不错呢。」

「托您的福!伊吹小姐也和您一起来了呢」

「嗯,是啊。很快就要开始第六轮的第三村复原作业,麻烦你跟大家说一声,拜托了哦。」

同行的几位队员有任务在身,已经先行离开了。而律子则在樱的陪伴下,来到中心的运输港。运输港是圆形的,是村子里货物运输的枢纽,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一位戴着KREDIT袖章的男性站在那里,正和其他人说着什么。他先是注意到了樱,抬起头来便看到了樱身旁的律子。

「律子小姐!好久不见!」

「啊啦,是冬治君啊。」

虽已是成年人,铃原冬治的身上依然一些保留着学生时代的风貌。他笑容满面地走上前来,向律子躬身致意。

「终于可以向您道谢了。过去我妹妹承蒙照顾,非常感激。而且,如果不是律子小姐你们的努力,我们第三村早就已经…」

「……不是我的功劳哦。所以我也没有资格接受你的谢意。一直在努力的人应该是你们才对。」

「就算这样,我还是想向您道谢。」

冬治望向不远处成堆的集装箱。吊车将箱子一个个吊起,放到运输车上,装满之后就立刻发车,将物资运往村中的每一片区域。

在铃原兄妹的陪伴下,律子买了必要的生活用品,同时也在第三村里转了转。这是她主动要求的。凡是脚力所及的地方,她都坚持要步行去看看。

安装了太阳能板的住居,等间隔地坐落在村中。废弃的火车车厢被改造成了图书馆和浴池,在车厢下方,有一只斑驳花色的猫正在晒着太阳,身旁跟着一群刚出生不久的小猫。

律子一行人会在第三村停留一段时间,进行生活状况观察、L结界密度测定、设施检查和修复等一系列任务。在那之后,她们将启程前往世界上其他的住人区域,为那里的人们提供必要的支援。

对于那些出身于第三村的WILLE队员来说,这也是难得的回家机会。

彼时正是秋收的季节,田间和街上随处可见手持农具的人们,有男有女,有小孩子也有大人。在水稻田里,一群身穿工作服的中年女性正在劳作。她们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律子,小声交谈着什么。也许是注意到了律子手臂上缠的蓝色手帕,她们随即露出惊叹和敬畏的神色,其中还有人双手合十向她鞠躬。

犹如英雄凯旋。

律子垂下头去,露出淡淡的苦笑。

「难得来一回,这次请一定来我们家做客。」

冬治这样说道,樱也跟着不停点头。他随后又补充道,毕竟这也是“生活状况观察”的一部分嘛。

「…赤木副舰长。」

然而一个浑厚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交谈。一个男人站在前方,健壮的身躯几乎能把整条小路堵住。律子抬起视线,看向声音的主人。

「你是...」

律子立刻认出来了,他也是WILLE曾经的一员。

近第三次冲击(Near-Third Impact)之后的十年间,以毁灭NERV为使命的WILLE快速发展,同时也与旧势力展开了无数的激战。许多队员为此献出了生命。而眼前的这个男人,高雄康治,多年来一直在战场前线出生入死,背负了一个又一个死去队友的遗志。律子还记得上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左臂上的手帕数量表明他经历的离别比任何人都多。

(p.s. 高雄康治就是那个很壮的光头大叔,经常和北上绿一起出镜)

长年累月的战火与创伤让他的身心遭受了毁灭性的打击。在最终决战开始前,舰长葛城美里深知此行将会有去无回,于是下令允许队员自行决定去留,而他便是当时选择离舰的人之一。

而那些离开AAA Wunder的人,都被送到了第三村。

「副舰长,好久不见了…我深知已经没有面目来见您…」

他的眼神游移不定。声音也很僵硬,像是费了很大力气才挤出来的。

「没有和大家一起战斗到最后,真的非常抱歉!」

「不必这么说。当时也说过了,即使选择离开也不要自责。每个人都只是做出自己的选择而已。」

「不是...不是的!」

与律子平静的声音相反,男人的声音突然急切起来。他双拳紧握,微微颤抖着。

「我是因为恐惧逃走的。过去的那些日子,那些战争…我早就已是孤身一人,家族,血亲,早已不复存在。…明明已经无可失去,可是我…却仅仅是因为恐惧,就…!」

他的声音微微发颤。冬治兄妹有些疑惑地对视了一眼。而律子的眼神却依然平静,像无风的水面一般,虽不温暖但亦不冰冷。

片刻沉默后,她嘴唇轻启,说道。

「也许你误解了」

律子并不喜欢说这些话。这并非她的职责。但如果这样下去,或许男人会永远深陷泥潭之中。

「你已经不再是组织的成员了。我无权对组织之外的人加以处置,仅此而已。康治君,感谢你对组织一直以来的付出,祝你今后好运。」

男人的肩头震颤着,低着头一言不发。也许是出于悔恨,也许是出于羞耻,黝黑的脸也微微发红。又或者他是在想“如果当初没有离开…”之类的,但这种想法注定只是徒劳。

「…自己的痛苦只有自己才清楚,别人是无法理解的。也许你当时的选择将会成为困扰你一生的枷锁,就像诅咒一样。但若是想求得别人的原谅来换取自己的解脱,那是做不到的。所谓解脱,本就不在于他人,而在于自己。」

男人像是随时将要窒息一样急促地喘着气。嘴巴张张合合,似乎有话要说,但却说不出来。

律子走上前去,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虽说如今已经分道扬镳,但毫无疑问,他也曾是一同给手臂缠上蓝色手帕的伙伴。

「…不要忘记那段岁月。不要忘记我们。这就够了。」

男人抬起头看向律子。这是两人第一次直视彼此,他的眼神让人联想到在大雨中迷失方向的野犬。

男人猛地眨了几下眼睛,向后退出两步,向律子一行人深深地鞠躬。随后他转身走开,身影很快消失在了人群中,像是被人潮吞噬了一样。

律子追望他的背影,看着壮硕的男人渐渐变得矮小、枯萎。

「我好像说了不合适的话呢。」

律子小声说道。是说给身后的冬治和樱听的。

「不是这样的。那个人…他已经来就诊过很多次了。他一直为自己的逃避而自责,就连睡觉做梦都不得安宁。…他患上了PTSD,我对此也没有什么经验。外界能提供的帮助毕竟总是有限的。」

负责村中医疗工作的青年苦笑着说道。

「律子小姐能那样说真是太好了。帮了我一个大忙呢。」

「是吗。我也只是说些空有其表的话罢了,就连我都觉得自己很虚伪呢。」

「不,不。要是有人敢和律子小姐为难,我第一个把他揍飞。」

冬治握紧拳头,摆出气势十足的姿势,衣袖之下的手臂肌肉高高隆起。

见此情景,律子不禁莞尔。

「差不多到饭点了呢。律子小姐,请这边来。」

律子在冬治和樱的引领下来到了铃原一家的住处。第三村的房屋大多相似,都是流水化搭建的板房,就像拼积木一样。然而铃原家却是个例外:那是一间平房,是从头开始一砖一瓦砌起来的。

冬治拉开镶有磨砂玻璃的推拉门,朝里面喊着「喂——小光——」,几乎同时,便有一位女性从内屋探头出来看。

「你回来了。…….律子小姐!好久不见您了!」

那名女性匆匆在围裙上擦了擦手,随后快步来到玄关,穿上鞋子。她的脸上依然留着淡淡的雀斑,隐约能看出少女时期的面影。十四年后如今,她已经成为了大人,生活的操劳也在她身上留下了些许痕迹。

铃原光,她的头发松松垮垮地垂在肩头。看见律子的到来,她先是惊讶地眨了眨眼,随后便带着热情的笑容出门相迎。

「小光,成为了不起的大人了呢。简直认不出来了。」

(p.s. 这里律子对光的称呼居然是“光酱”。。。太可爱了~不过话说回来两个人是什么时候变这么熟络的……?)

「一直想向您道谢呢。我们家小樱受了您不少照顾,而且我们还听她说了WILLE的许多事迹…您和WILLE的大家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多,实在是…感激不尽。」

光双手握住律子的手,直视着她的双眼,诚恳地说道。尽管知道她是发自真心,但律子实在不擅长应对这样的窘境。光极力邀请她进家里坐,但她还是以时间紧迫为由婉拒了。这时,樱突然笑盈盈地从律子身后探出头来。

「义姊,小燕呢?」

(p.s. 这里义姊按照中国的习俗是不是应该翻译成嫂子啊?笑….)

「才刚睡醒,正闹起床气呢。」

交谈间,一位壮年男性抱着一个婴儿从玄关走了出来。他是光的父亲。被他抱着的孩子,嘴巴张张合合,小手小脚在空气中挥舞着,一看见妈妈就朝她伸出了手。

「这是我的女儿燕。最近越来越调皮,一眼看不住就不知道爬到哪里去了。真是让人操心。」

光从父亲手中接过了小燕,而小燕立刻不再闹了。律子注视着这幅景象,母亲的怀抱里的婴儿是何其纯洁无暇的存在。

律子俯下身,凑近看着小燕。她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律子,啪唧啪唧地眨眼。也许是从父母身上继承了不怕生的性格,又或者是还没到怕生的年纪,能像这样与陌生人面对面而不哭鼻子,实在是很难得。

不知不觉间律子也舒缓下来。小孩子的身上就是带着这样的魔力。

樱怜爱地看着自己的侄女,而冬治则是一脸的自豪。

「每次看到女儿,我就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

「正是女儿支撑着我们活到了今天。」

光笑着说道。她伸出手指让小燕握住,而小燕立刻咯咯地笑了。

在铃原家的一间小小的卧室里,墙上贴着一封信。

那是某人离开时留下的。后来,铃原一家再也没有见过她。

信上的字体十分稚嫩,就像是刚刚学会写字的孩子所写的一样。

内容也很简单。

「晚安」

「早安」

「谢谢」

「再见」

**********

「律子小姐,给你这个。」

红色吉姆尼越野车的主人,给坐在副驾驶位的律子递来一样东西。

「啊啦」

律子随后笑了一下。也许自己的反应太夸张了些,但毕竟他递来的东西的确令律子惊讶。那是一盒纸卷香烟,她已经很久没见过了。

「亏你能拿到这东西呢。」

「哈哈,虽然不是通过官方渠道弄到的啦。再说冬治也要这东西。」

「他啊。真是医者不自医呢。」

「不过,和班长…嗯,妻子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不抽了。现在又有了小燕。他也不想总是被唠叨。」

律子一边听他说着,一边接过了那盒烟。

放在以前这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如今早已时过境迁。与那时的香烟比起来,眼前这盒烟的包装并不精致,不过倒是贴心地附上了火柴。在律子印象中,打火机这种东西早就已经停产了。这让律子愈发体会到了重振生产业的必要性。

辞别铃原一家后,律子联系了相田剑介,因为接下来的视察需要他的陪同。不多时,他就开着爱车出现在了律子眼前。

剑介独自住在第三村外的旧房子里,自称“万事屋”。第三村的人们绝大多数从事农业,而他却相反,包揽了除农业之外的其他杂事。另外,他的职责实际上还包括记录村内和周边区域的情况,并定期向AAA Wunder汇报。

虽然不事农桑,但与之相对的是,剑介要时常穿戴好防护服出入危险的区域,这也进一步加深了他在人们心中留下的神秘御宅族的印象。久而久之剑介也就接受了这一形象。不过这样也有意料之外的好处。譬如说,他教课的时候孩子们都会很积极,从不掩饰自己的好奇心。

当律子听说他的日常工作竟如此繁杂之时,感到颇为惊讶。不过剑介却只是笑着说,「和律子小姐你们做的事比起来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这让她想到不久之前,冬治也说过相同的话。

「还有这个。」

剑介在他巨大的登山包里翻了又翻,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那是一个水壶,打开盖子的一瞬间,伴着升腾的水蒸汽,律子闻到了熟悉的香气。这一回她可真是瞠目结舌。

「我真吃了一惊呢。这你都能弄到啊。」

对如今的律子来说,咖啡和烟草一样,都是睽违已久的东西了。

「毕竟是万事屋嘛。」

剑介露出恶作剧一般的笑容,随后发动了汽车。

「趁没凉的时候喝吧,律子小姐。小心路上洒出来喔。」

律子也笑了,把头靠在座椅上。

山路虽然崎岖,但剑介的驾驶技术非常可靠,这让律子甚至有闲心打开窗户吹吹秋风。

「想抽烟也可以的。」

「在车上还是算了吧。」

律子望向窗外。目光所及尽是一片萧索。生锈的路标,褪色的车道线,歪斜的铁塔,不远处的铁道上生满了杂草,道闸早已风化掉漆。

人类的影响正在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葱郁的绿色植物,金黄的稻穗和一望无际的蓝天。

在这幅景象中,那些高耸的封印柱显得格格不入。就像是风景画上不小心溅上的几个黑色的墨滴。

封印柱整体漆黑,侧面有着红色的纹路。在L结界密度日渐降低的今天,WILLE也将继续推进城市和山村的复原作业。虽然不像净化巴黎的时候面临敌袭那么紧迫,但要净化的地方毕竟还有很多,遍布全球。可以想见,未来还将为之花费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在确认L结界已被完全净化之后,封印柱就可以拆除掉了。然而截至目前,这样的区域并不多。

「…真是丑陋的存在啊。」

「也不尽然,多亏了这东西我们才能活到现在。今后也是一样。我也好,其他人也好,大家都对此心怀感激呢。」

尽管剑介一直在看着前方的路,但他却很清楚地知道律子的感慨是为何而发。

「虽然冬治和班长应该已经说过了,但我还是觉得有必要亲口向律子小姐道谢。不只是因为过去,更是因为未来。都是多亏了律子小姐和WILLE的大家在守卫着人类,否则我们应该早就已经死了吧。」

律子忧郁地喝了一口咖啡,苦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熟悉的刺激让她怀念起了以前那段嗜咖啡如命的日子。

「…….我们在NERV的时候,牺牲了很多人的生命,犯了很多无法挽回的错误。WILLE也是一样。我必须偿还那些罪孽。但是,或许花一辈子也不够吧。」

「可是,难道做得还不够多吗。那些过去的事,难道不是早就已经赎清了吗?律子小姐也是,……还有美里小姐也是。」

车内陷入了一片沉默。

仿佛这个名字已经成为禁忌一样,无论是樱,冬治还是其他队员都对此绝口不提。

吉姆尼越野车的引擎轰鸣着,沿着农田的边缘疾驰而去。田中有很多小小的人影,手持镰刀,正在收获今年的第一波水稻。

他们的动作很熟练,虔诚地接受着大自然的馈赠。让人不由得感到,人类的文明又一次在这片土地上扎下了根。

这是美里想要守护的世界。

「……剑介君」

「在。」

「虽然不用太勉强,不过…有样东西想拜托你,要是能弄到的话就最好了。」

「您尽管说。」

律子看向窗外。

「啤酒。……最好是Y开头的那个品牌。」

剑介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眼睛依然直视着前方。

「明白了。包在我身上。」

红色的越野车在山路上疾驰着,留下两道长长的车辙。

*********

最终到达的那个地方,一眼望去杳无人烟,只是耸立着许多的封印柱。显然这里被L结界污染的程度要比其他地方更甚。至于那些污染较轻的地方,从十年前就已经陆陆续续有人居住了。

这里也是WILLE委托剑介一直以来需要观察的地区之一。越野车靠近路边停下,两人开门下车。

「良——治——」

剑介把手放在嘴边,呼喊道。听见这声音,一个身穿防护服的身影直起身来,他先是迟疑了一下,随后便快步朝着这里跑来。

「相田老师!好久不见您了!」

他摘下面罩,露出清爽的黑色短发。双眸也是黑色的。在左胸前贴着一张身份卡,上面简写着「R. Kaji」,他的名字。

虽然他的脸上还留有一丝稚气,但语气和眼神却处处体现着成熟。律子看着那个少年,胸中涌上一种莫名复杂的感情,就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其中既有寂寥和怀念,但也带着一丝欢喜。

少年也马上注意到了站在剑介身旁的律子。也许是因为不熟,他显得有点不知所措。而剑介则是一如既往,用轻快的语气开口说道。

「精神不错嘛。调查进行得怎么样了?」

「虽然其他地方的情况还不太清楚,不过可以确认这一带的L结界密度正在缓慢下降。一切正常。」

「那就太好了。今后可能也会很忙,辛苦你了哦。」

显然他和剑介很熟了,但在律子面前还是有点紧张。或许更多的是疑惑吧。

「那个,请问…?」

「啊哈哈,很快就会介绍给大家认识了哦。」

律子走上两步,来到少年的面前。虽然正是快速长身体的时候,不过现在的他还是比律子要低上一头。

从他的身上,律子同时看见了两个熟悉的影子。她微笑着伸出手来。

「我是赤木律子。初次见面,加持良治君。」

(p.s. 这里的“初次见面”四字,原文加了黑点以示强调。也就是说,其中有着更深的含义)
「赤木…」

听到这个名字少年似乎有些困惑,他眨了眨眼睛,看看律子伸出的右手又看看她的脸。随后,他注意到了律子左臂上的蓝色手帕,立刻屏住了呼吸。

「难道说…」

「猜对了哦。这可是WILLE的二把手。」

「曾经是。不过无所谓了。」

听到这里,少年——加持良治立刻笔直地站好,抬起右手想要敬礼。尽管他的动作并不标准。律子才刚刚放松下来的心情,顷刻间再度绷紧。

「拜托,别这样了。我可不是那么伟大的人。难得有机会来一次第三村,所以就拜托相田君带我四处看看。」

「能和妙龄美女兜风约会,很羡慕吧?」

(p.s. 剑介你怎么连律子都撩啊。。。)

面对剑介开玩笑的言语,良治僵硬地笑了一下。他慢慢地地放下举起来敬礼的右手,握住了律子伸来的手,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

律子对他笑,而他也对律子笑了。

之后律子又见了其他几位负责在这里调查的队员,其中也不乏WILLE队员的家属。他们都比较年轻,眼中满怀对明天的希望。在听闻律子的经历后,也有人掉下泪来。

此前,律子一直是通过剑介的报告书了解这一带的情况。而今终于亲身来到这片区域,的确是大有收获。律子是天生的科学家,虽然书本知识是必不可少的,但归根结底一切必须从现实中来。世界的规律就是这样。

年轻人们比律子想的还要热情。对于身为前辈的律子给出的建议,他们毫不犹豫地照单全收。

「赤木老师!」

随着预定时刻的临近,律子和剑介也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良治则陪着两人,一直送到剑介停车的马路上。

「今天实在非常感谢。赤木老师说的故事真的很刺激。」

「该道谢的是我。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你们还年轻,如果能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业,也是一种幸福。」

「是。我觉得这里的研究很有趣,而且能和赤木老师说上话也很好。只不过,身在这个村子里,总觉得还是应该去种田。」

少年摸摸后发,露出小小的笑容。

「我也想有一天种点自己的东西。水稻虽然不错…但我想亲手种一些更大的东西。我看过农作物图鉴,比如甜瓜啦,西瓜啦…」

阳光下,少年的笑容和他的两亲十分相像。

***********

日暮西斜,初秋的风渐添一丝凉意。

细长的云朵从天上飘过,像是天空中一道道白色的裂痕。

律子独自坐在一座小山丘上,在这里可以一览第三村的全貌。在这座充满生活气息的村子前方,遍布连绵的群山。

这片墓地是律子此行的最后一站。

在近第三次冲击中死去之人,冲击之后死于天灾和事故之人,顽强地度过了一生、寿终正寝之人,还有那些在乱世中夭折的孩子。幸存下来的人们,亲手在细木棒上刻上亡者的名字,作为简易的墓碑插在这片土地上。

这里离村子并不太远,所以律子辞谢了剑介的接送,告诉他自己可以走路回去。临走之前,剑介从车上找出一个空罐头盒,向里面倒了些水。律子心照不宣地笑了,伸手接过。

随后他上车离开了。而律子独自一人留在了这里。

撕开了烟盒的包装纸,抽出一支烟,又拿出一根火柴。过去律子很少用这东西,但也并非完全不懂怎么用。“嚓”的一声,划燃了火柴。

把燃尽的火柴扔进罐头盒里。水火相遇,“呲”的一声冒起了白气。

律子深吸了一口烟,随后缓缓地吐出。

一缕白烟渐渐升腾,消散在旷野的秋风中。

——本舰的舰长,是我。

这是律子听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十四年前,美里做出了她的选择。

为了新生的小小生命。

为了人类的未来。

律子静静地吸着烟。

虽然已经忘了是谁,但律子还记得,归来之后曾有人问过,是否该给葛城舰长立一座坟墓。

律子也不知道答案。

所谓坟墓,是留给活下来的人们纪念的。律子是这么想的。

人类要塞第三新东京市被毁灭的那一天,名为“葛城美里”的这个人,以及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们,就此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她将一切的希望托付给少年,而自己随着那艘战舰一起永远飞向了苍穹。

哪怕她的骨血仍然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但世上已经再也找不到她存在过的痕迹,连一件衣服、一缕头发都未曾留下。

既然如此,又该如何立坟呢。

又何必立坟呢。

这里并不是她的归宿。

律子拿起罐头盒,轻轻抖落一截烟灰。

最终的决战开始之前,在AAA Wunder的船舱里,律子最后一次和她长谈。两人背靠背坐着,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的体温和呼吸。

现在想来,仿佛已是很久远的事了。

人们常说,在一个人的记忆中,声音是忘得最快的。

——要把孩子们……

——要把未来……

至今仍萦绕在律子耳边的这个声音,或许终有一天也会被忘却吧。

往事的残响,终究会消失在记忆中。

(p.s.   “人没有回忆是活不下去的。但是只有回忆也是活不下去的。梦终究要醒来,不会醒的梦总有一天会变成悲伤”。。。)

正如从指缝间滑落的沙粒。

纵然无可奈何,律子却依然觉得遗憾。

但她没有流泪。放任自己在悲伤的海洋里窒息,律子早已过了那个年纪。

自己和美里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呢。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答案也很复杂。

对律子来说,美里既是长官也是并肩作战的同伴,但更是朋友,是唯一能彼此互诉心声之人。

——今后就交给你了,律子。

熟悉的声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律子露出微笑。

「…嗯,美里。」

律子迎着秋阳的霞光仰起头,望向远方的苍穹。

「我会尽力的。」

天空深邃广阔,一直延伸到无穷远的地方。

~Fin~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