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祝福之日,祝福之歌

2023年11月29日 外文译本,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7724字 ⁄ 字号 祝福之日,祝福之歌已关闭评论 ⁄ 阅读 637 views 次

 

祝福の日、祝福の歌。

作:hekusokazura  译:beiming

 

******************

 

祝福之日,祝福之歌  by:hekusokazura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

听到电话那边略带责备的语气,律子的声音也一下子冷了下来。走在前面的一个穿西装的男人闻声回头看了一眼,但律子并没有搭理他。她压低声音,对着手机话筒重新说道。

「现在我回不去的。工作实在太忙了。」

电话是早些时候打来的。彼时律子刚在离NERV最近的车站下了车,正好听见揣在外套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看清手机屏幕上的号码后,律子长叹了口气。这号码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何况对方从一周前就一直给她打电话。而且一直都在说同一件事,催促律子回家。

尽管颇感无奈,但终究不能不接。说到底,对方毕竟是律子在这世上为数不多的亲人了。

电话的听筒里,老人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此时正是早上的高峰期,车站周围人潮涌动,纷乱又嘈杂。律子一边走着,一边尽量用平和的语气和对方交谈。

「三周年忌日的时候我不是回去过了吗。…嗯,明年就是七周年了,我一定会回去的。今年就祖母你们办吧。…」

说到这里,律子阴沉的面色也终于缓和了一些。祖母虽不情愿,但还是勉强答应了下来。

「嗯,嗯…就这么说定了。…不会忘的,下次我会提前打电话的。」

律子挂了电话,将手机重新揣回外套口袋,随后向着地下的入口走去。这就是律子工作的地方,一处建在地下深处的基地。

然而就在这时,路边的一块招牌却吸引了她的视线,让律子倏然停下了脚步。

沿着车站前的转盘路口,街上开了许多小店。而那块招牌就属于其中一家,是一间鲜花店。

本应匆忙赶路的律子在街边驻足了也许有十秒左右,这才又迈开了步子。然而,她所走向的却是花店的方向。

****************

NERV本部的中央作战指挥室。空旷的房间里看不到一个人影,照明系统也关闭了大半。

像是舰桥一样构造的司令室,最前方是一块巨大的屏幕,而与之相对的是一座高耸的司令塔。塔身是多段式的,最上层便是NERV最高长官的坐席,低一层则是作战指挥官和技术员们的位置,也就是操作层。而再下方则是被称为NERV的核心也不为过的超级计算机MAGI。它的机体共由三部分组成,每一部分都有单独的机箱来容纳。三座箱体规则排列,就安置在司令塔的下方。

由于只有最低限度的照明,司令室一片昏暗。律子乘上司令塔侧面的升降梯,来到了位于塔身第二段的操作层。

这座设施还要很久才会投入正式使用。而且今天午后有启动试验,为数不多的职员们也都在为了那件事而忙碌,所以这里应该空无一人吧。正这么想着的时候,律子却隐约看见操作层有一个人影,不由得吃了一惊。

「零…」

听到律子的声音,身穿校服的少女——绫波零回过头来。从一个月前入学开始,她一直都是这副打扮。

「做什么呢?在这种地方」

淡蓝的短发,苍白的肤色,还有即使在昏暗中也很显眼的、血红色的眸子。尽管已经相识甚久,但每次看见她律子还是觉得很不自在。这个少女太过特殊,甚至可说是诡异了。

零回过头,但仅仅是看了律子一眼,随后便转过身,重新面向正前方的屏幕。

但这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味吧,律子想。既不是讨厌,也不是拒绝。本来这个少女就是这样的,除了那个男人以外对谁都冷若冰霜。这就是她的生活方式。何况周围的人也一直是这样对待她的。

所以,律子并没有过多在意(至少表面上如此),而是朝着零走了过去。

走到身旁这才发现,原来少女并没有在看空荡荡的司令室,而是低着头,沉默地盯着脚下的地面。

律子从她身旁走了过去,一直走到操作层的最前方,镶嵌着护栏的位置。她靠在护栏上向前探出身体,俯视着下方的黑暗,以及矗立在黑暗中的、三台正方体形状的机箱。

随后,律子伸出了手。她的手中拿着的,正是今早买的那束百合花。

松开手,那束花在重力作用下瞬间远去,向着塔下坠落。在操作台下方很远、很远的地方,花束最终落在了最左边的箱体上。白色的花瓣在空中飞舞。律子站在高处,俯身凝视,一言不发。

随后,她闭上眼睛,在心中无声地祈祷着。

睁开眼,最后一次看向下方,看向那束远去的百合花。律子的肩膀微微颤抖着,轻声叹息。

这一来,自己在这里要做的事就做完了。一边这样想着,律子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再一次为眼前的景象吃了一惊。

身后的蓝发少女。不知何时,零的手中出现了一枝花。

「这是要做什么?」

律子知道她并没有爱花的习惯。听到律子的质问,原本看着地面的零抬起头来,直视着律子的双眼。与此同时,律子的视线却一直落在她举在胸前的那枝小小的花上面。

「在来的路上看到的。…就开在路边」

零看向手中的那枝蒲公英,小声地说。

「这是要做什么?」

律子重复了一遍之前的问题。

但零再也没有说什么。她只是看了看律子,看了看手中的蒲公英,旋即便又低下头去。

她用另一只手压住裙摆,慢慢地蹲下去,把那束蒲公英轻轻放在地面上。

律子无声地看着,脸颊的肌肉微微颤动。

从花店买来百合花,从高处抛下的律子;以及从路边摘来野花,放在地板上的少女。虽然细节有所不同,但律子却仿佛在零的身上看见了片刻之前的自己。这让律子感到一阵恶寒。

「给死者献花这种事,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就连律子也听得出来自己声音中夹杂的恶意。然而零依然低头看着地上的蒲公英,声音平淡得不带一丝感情。

「…碇司令,会给坟墓献花。我看到了。」

听到这个回答,律子下意识地露出了冷笑。

「所以,只要像那样模仿其他人的行为,就能让自己也变成人类。你是这么想的对吧」

零依然弯腰蹲在地上,但是抬起视线看向了律子。

血色的眸子,仿佛能看穿一切一般。不、那个少女确实拥有这样的能力。那种洞察人心的穿透力并非后天培养的产物,至少身为实际抚养者的律子从来没有这样培养过她。然而,那双血红色的眼瞳就像是打磨得一尘不染的镜子一般,就连那些不想被看见的东西也会被照的清清楚楚。被她注视的时候,律子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我…不是人类。」

零的声音依然平静。她又低头看向那枝野花,用手轻轻地拂过地面,像是拭去一层薄薄的灰尘。

「就是为了确认这一点…我才会这么做…」

律子盯着她,盯着她头顶上的发旋,这才意识到自己屏息许久。她长吸了一口气。

「下午还有零号机的启动试验。不要再想多余的事情了,集中注意力在试验上。」

「是。」

零依旧看着地板回答道。律子叹了口气,也看向了地板上的那枝蒲公英,继续说道。

「德国那孩子的启动试验已经成功了,随时都可以执行任务。如果我们这一次的启动试验依然失败,现在的你将会被视为“缺陷个体”而遭到破弃。你会被替换掉。这件事已经提上日程了。」

说罢,律子抬眼看向了零。

视线相交,律子这才意识到零也在看着自己。在赤红色的眼瞳中,倒映出头发染成金色的女人。

刹那间律子躲开了她的视线,低头看向脚边。看着自己穿的黑色长靴,脸上露出自嘲的笑意。

没错,这孩子的确是一面镜子。也许对她所说的每一句话,最终都会落回自己的身上。

——律子自己又何尝不是替代品呢。

如果试验一再失败,或许那个男人也迟早会弃自己而去,不是吗。

「我说太多了呢。…忘掉吧。」

律子没有再看她,而是自顾自转身走开了。朝着司令塔侧面的升降梯走去。

从零的身边经过的时候,律子这才注意到了落在地上的某样东西。

不知何时落下的一片花瓣。在灰色的地板上,一片洁白的百合花。

零依然在看着地板上那枝蒲公英。当她察觉到身旁有人而回过头的时候,正看见律子紧挨在她旁边蹲下。也许是有点惊讶,零睁大了眼睛。

看到她这样少见的反应,律子满意地笑了,将手中的那片百合花瓣轻轻放在蒲公英的旁边。

零盯着那片白色花瓣,久久不语。

两朵花靠得很近,显得十分亲密。律子同样低头思索着,不发一言。

是了。律子渐渐想起来了。之所以买下这束百合花,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仅仅是在花店中一眼看到了它而已。它的花语大概是「高洁」、「崇高」之类的吧。对于那个人来说,在今天这个日子为她献上这样的花,到底是合适呢,还是不合适呢…

而且,律子买的这束百合花是白色的。白百合的花语应当是「纯洁」吧。看着地上那片白色的花瓣,律子露出苦笑。的确是很合适呢。

(p.s. 各位注意到了吗,律子前后两次献花所献给的人是不一样的喔。一个是赤木直子,一个是同样在这里死去的初代绫波丽。两人的忌日在同一天。)

「那孩子,嗯…是个好孩子呢。」

听见律子唐突的自言自语,零看向了她。

「明明都从这个世界上被抹消了…如今却依然被人记得呢」

零的蒲公英,律子的百合花,以及两人献花的对象——那个曾在这里逝去的小小生命。

恐怕,就连那个男人也已经记不起那孩子了吧。但律子有义务记住她。作为夺去她生命之人的女儿。

「零…」

「……」

零眨了一下眼睛。

「不许死哦。」

因为,下一个你,或许不会像现在的你这样,记得上一个自己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在这世界上还记得你的人,恐怕就只有我了吧。

而在这个混沌的时代,像我这样的人,又能活到几时呢。

所以,想要证明自己存在过,就必须自己给自己作证,别无他法。

白色的百合花瓣,白色的蒲公英。

不是常见的淡黄色蒲公英,而是白色。但这大概也没有什么特殊意味的吧。也许就和律子一样,零也仅仅是一眼看到了它开在路旁而已。白色也好,其他什么颜色也好,对零来说大概没什么分别。白色蒲公英的花语是什么,恐怕她也是一无所知,甚至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吧。

可是——律子却依然这样想。

那朵花的花语,早已刻进了那孩子的心与灵魂。哪怕也许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但却是真实存在的。

「…命令」

身旁的少女低喃。

「嗯?」

「是命令的话,我就照做…」

她的声音依然如往常一样平淡。

闻言,律子露出苦笑。

「…嗯。是命令。」

*********************

现在正是早上的高峰期,车站前人潮汹涌。律子走在站前的人行道上,一边赶路一边和电话那边的人交谈着。

「嗯嗯。坐上八点半的新干线,十点之前就可以到了。…嗯?放心吧,我没忘。我今天肯定会回去的。要我带点什么特产吗?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温泉馒头怎么样?…嗯,嗯,知道了。那就这样。」

律子把把手机揣进外套的口袋,把手上提的包背到肩上,继而快步向车站的入口走去——本应如此。

然而,一个熟悉的背影让她停下了脚步。

「啊啦,是真嗣君呀。」

她对着那个背影开口说道。走在拥挤人潮中的少年回过身来,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怎么在这里?同步率训练应该是下午才对。」

「嗯…我有点事情需要去本部一趟。有东西忘在更衣室了。」

少年有些尴尬地笑了,挠了挠头。而与他相对的是,今天的律子穿着全黑色西装,看上去非常肃穆。

(p.s. 全黑色的服装是西方葬礼的标配,(和我国的习俗恰好相反呢)。。。。说起来,剧场版终里真嗣一家穿着黑色西装登场的时候也有很多人猜测是来参加葬礼呢,,感觉还真的很有可能。)

「律子小姐呢?」

「有事要回家一趟。已经好多年没回去,今年再不回的话就太不负责任了呢。不过今晚应该就可以回来了。…真嗣君,想要我带点什么礼物吗。」

「啊,不…这个就…」

「没关系,都是顺便的事。反正也要给美里带酒。」

「嗯…那就…律子小姐若是方便的话,就带点零食吧。」

「知道了哦。」

律子柔和地笑了。少年也同样回以一个腼腆的笑容。

初次见面的时候,真嗣只是一个怯生生的男孩,只是低着头不敢直视别人的眼睛。而今,距真嗣来到这座城市也过去了数个月,他也渐渐敞开心扉,有时甚至会与他人开玩笑了。

回想起来,少年第一次来到NERV、对一切一无所知便被送上EVA的那一天,也仿佛已经是很久远的事了。时光流逝,这个多灾多难的世界却依然存在着,而律子自己也终于到了必须履行一年前的承诺的这一天。

能有这一切,都是因为那群孩子们。

律子注视着面前的黑发少年,尽管身板依然纤细,但个子却明显长高了。十四岁的年纪,正是长身体最快的时候。

这时,街边的一块招牌吸引了她的视线。律子看看少年,又看看那块牌子,露出了笑容。

「真嗣君。」

律子走向那家店,一边朝橱窗里面望一边说道。

「律子小姐,怎么了吗?」

「有时间吗?稍微等我一下。」

「唔、嗯,有…」

尽管少年仍是一脸疑惑,律子也没有再解释,而是走进了店里。

数分钟后。

「久等了哦。」

「啊...」

从商店里走出来的律子把一个小小的纸袋递给了真嗣。纸袋外面画着彩色的斑点。

「请问这是什么?」

「真嗣君,你要去本部对吧?」

「是」

「那就拜托你送了哦。」

「请问…送到哪里?」

「中央作战司令室,第二层的操作台。」

「是送给玛雅小姐吗?」

「今天玛雅应该不在。」

「那…该送给谁?」

「会有人在的。只要送给那个人就好了。」

律子轻轻挥了挥手,向车站走去。

大约走出十步之后,她又回过头来。

「好吗,一定要送到哦?」

「是…」

「一定,要真嗣君亲手送到。」

「是…」

看着少年眼中的困惑,律子笑道。

「没事的,放心去送吧。」

尽管这样的距离已经很难听到声音,她还是小声说了一句「交给你了」,这才终于转身离开,走向车站的入口。

一个人被留在原地的真嗣,看看手中的纸袋,又看看律子的背影,反复数次,直到律子的背影看不见为止。

**********

中央司令室里昏暗又寂静,不像是有人的样子,但事实并非如此。正对着大屏幕的司令塔第二层,也即操作台所在的位置,一个小小的人影正蹲在那里。就像是黑暗中唐突出现的一抹白色,她的存在显得与这片背景格格不入。

蓝发红瞳的少女,绫波零。她面前的地板上放着一枝在来这里的路上摘的紫罗兰。

她抱膝蹲着,久久地看着那枝紫罗兰。

伸出右手,轻轻扫过冰凉的地板,像是拭去一层薄薄的灰尘。

听到身后传来机械的声音,零站起身来,回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安装在塔身侧面的升降机。

当她看清搭乘升降机的人的面容的时候,少女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真嗣也是一样。认出面前的人是谁之后,他也惊讶地睁大了眼。

「绫、绫波…」

「碇君…」

真嗣看看零,又看看手中的纸袋,打量四周,不见人影。他径直走到了零的面前。

「早上好,绫波。」

「早上好,碇君。」

像往常一样打着招呼,真嗣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刚认识她的时候,经常有和她打招呼但却被无视的情况,但现在自己和她的距离已经明显近了许多。切实体会到这一点的真嗣,不由得感到一阵满足。

「上午有训练吗?」

零摇了摇头。

「和碇君一样,在下午。」

「这样啊。那绫波你来的还真早呢。」

「碇君呢。」

「我有东西忘在更衣室了,所以来取……」

听见真嗣的回答,少女很可爱地微微侧着脑袋。更衣室和司令室相距甚远,甚至根本不在同一个方向上,少年的回答显然令她产生了疑惑。见她这样,真嗣笑着解释道。

「另外,就是赤木博士拜托我送东西…」

「赤木博士?」

「嗯」

真嗣把手里的纸袋给她看。

「这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赤木博士说我只要送到就好了。送给绫波。」

「送给我?」

「唔、嗯...」

零依然疑惑地歪着头。赤木博士送给自己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洁白的手接过了少年递来的纸袋。零打开袋口朝里面看,但在一片昏暗中也无法看清,只能隐约看见里面有一个圆形的东西。

真嗣凑了过来,也打量着纸袋里面。

「会是什么呢…?」

零眨眨眼睛,不知该如何回答。

「拿出来看看吧」

真嗣和她对视了一眼,点点头说道。

「嗯...」

零把手伸进纸袋中,很容易就找到了袋底那个圆圆的东西,把它拿了出来。

随后,她盯着手中那样东西,疑惑地轻轻歪着头。

「这是…」

那样东西被包裹在塑封袋里,外面还系着装饰的丝带。看到它,真嗣似乎一下明白过来了。他看看零手中的那样东西,又看看零。

「绫波…」

「碇君。」

「嗯?」

「里面好像还有。」

零一边朝纸袋口里面看,一边说道。闻言,真嗣点了点头,马上接过了少女手中的那样东西,好让她腾出手来。

零又一次把手伸进纸袋,在里面摸索着。当她把手拿出来的时候,细长的食指和中指之间夹着一个长条形的物品。

看到它的外形,真嗣似乎进一步确认了先前的判断,点了点头。

「绫波,难道说……」

黑暗中,少女很认真地直视着他的双眼,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稍微给我看一下可以吗,绫波」

少年拿过那长条形的东西,随后朝四周打量起来。这一层正好有一张墙边小桌,于是他朝那里走去,把手中的两件物品放在桌上。

「难道..难道说…」

真嗣仍然在低喃着什么,但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随着「呲」的一声,他撕开了圆形物品的包装袋。随后,又把另一样细长的物体插在了圆形物体的表面。

真嗣知道,这样还没有做完。他在裤子口袋里摸索着,又拿出了一样东西。

一个看着很便宜的打火机,大概100日元就可以买到。

这当然也是律子给他的。初时他尚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还以为是嗜烟如命的律子小姐对他的恶作剧,此刻才突然反应过来。

没错,这是最后的一步所必须的火种。只有做完这一步,才是真正的完成。

「啪嗒」一声,黑暗中亮起了小小的火苗。接着,火苗移近了棒状物的顶端,点燃了——那支蜡烛。

橙色的微光摇曳着,照亮了少年少女彼此凑得很近的脸。

当真嗣独自忙碌的时候,零就站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直到火光亮起的那一刻,她其实仍未完全理解眼前的景象,所以只是盯着那束火苗,一言不发。

「绫波…」

听见少年的声音,零抬起头来。

摇曳的火苗倒映在少年的瞳孔中,除此之外还有少女的面容。

「难道说…」

真嗣直视着少女血红色的眸子,喃喃地说道。

「今天是...绫波的生日?」

零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波动。红色眼瞳中倒映出的的小小火光,此刻剧烈地晃动起来,像是在跳舞。

她眨了眨眼。像是难为情一样避开了真嗣的目光,随后,低头看向桌子。

在那上面摆着的,是点上了一支蜡烛的杯装蛋糕。

蛋糕并没有点缀很花哨,只是用纯白色的奶油做了一朵花。和眼前的少女给人留下的印象很像,朴素,纯粹,一尘不染。

摇曳的烛光里,零的脸颊微微泛红。沉默许久之后,她小声地呢喃道。

「也许…是吧…」

对于这暧昧不清的回答,真嗣回以笑容。而后的下一瞬间——

「怎么会这样啊!…」

少年蹲在地上,抱着头懊恼不已。

「绫波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呀…!」

零俯下身,手撑在膝盖上,面带歉意看着他。

「我也是...今天才注意到...」

「绫波,拜托你稍微对自己的事上点心吧…」

「对不起…」

「该道歉的是我才对。什么都没有准备,啊啊…」

真嗣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端起蛋糕,送到零的面前。

「请吧,绫波。」

零无言地接过。看着蜡烛上跃动的火苗,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对面的少年也深吸了一口气。

♪Happy birthday to you♪

他小声唱着,轻轻地拍手。昏暗与寂静之中,少年的声音格外清楚。

♪Happy birthday to you♪

也许是在这里还不太放得开,真嗣显得有些害羞的样子。不过,他的脸上依然满是笑容。

因为,这是只为了世界上唯一的一人而奏响的祝福之歌。

♪Happy birthday to you♪

当他刚开始唱的时候,零似乎有些意外。而现在,她也同样在笑着,轻轻地拍手,为他打着拍子。

烛火的映衬下,少女紧闭着双眼,眼角隐约闪烁着晶莹的光。

♪Happy birthday to you♪

「那个…绫波。」

一曲终了,零睁开眼睛。眼前,依然是少年笑吟吟的脸。

少年与少女,彼此都在对方的眼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即使对于不善交际的的零来说,对于这全世界每个人都有的、一年一度的祝福之日,她也并非一无所知。

只是,这却是她第一次收获属于自己的祝福。

在她过往的生命中,初次经历的仪式。

少女稍稍弯下腰,脸靠近蜡烛。

前发微微垂落,少女抬起手,轻轻撩起。

随后,深吸一口气。

在少年紧张而又期待的目光里。

施下「把世界变暗」的魔法。

~Fin~

*********************

p.s. 律子+真嗣x丽,这三个活得很扭曲的人凑到一起,效果似乎还不错哈~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