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终章 最终话 3/3

2023年01月03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2354字 ⁄ 字号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终章 最终话 3/3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78 views 次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 by かつ丸  译 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终章 最终话 其三

 

 

 

 

桌面上并排放着两杯咖啡。

是律子泡的。一杯是纯正的黑咖啡,而另一杯加了牛奶。

这段日子的天气分外炎热。但好在,家里的冷气开得很足。

在律子的对面,是另一位留着深色短发的年轻女性。玛雅端过了颜色比较淡的那杯咖啡,小啜一口。

看着眼前的光景,律子不由得感慨起来,时过境迁了啊。

 

 

 

 

「...谢啦。帮大忙了呢。」

 

「这种事没关系的啦。...前辈,不需要和其他人说吗?」

 

「现在这样就挺好的。你自己也很辛苦的吧?总之,给你添了不少麻烦,不好意思了哦。」

 

「......哪里的话...光是能再见到前辈就已经很开心了。」

 

「好,那就说定了哦。今后就算没有我,你也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怎、怎么这样...」

 

 

玛雅拖长了声音,一副哭丧着脸的委屈样子。

自己作为如此不负责任的上司,却依然被玛雅仰慕着。稍微有些愧疚呢。

明明把诸多事情一股脑丢给了她,还摆出前辈的姿态,指挥她做这做那。

实在是不像样子。

 

 

 

「没关系。你的能力我是了解的。如果是玛雅你,肯定能做好的。」

 

「前辈......」

 

「而且,现在我还有很多其他的事要忙。虽说已经不会再有使徒入侵了,但生活还要继续啊,杂事一大堆呢。」

 

「...对了,前辈的身体还......」

 

「啊啦,虽然不能说完全康复,但总觉得能活下来就好。今后肯定会恢复得越来越好的。」

 

 

 

 

子弹直接命中了左肩的动脉。被送到急救室的时候,已经因为大量失血而处于濒死状态了。

遭到枪击的数日后,律子终于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从别人口中听说了当时的凶险。

那时,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被委员会收回所有权限的NERV,实质上已经处于解体状态。

数十人组成的调查团来到了本部,对整座设施上下进行了全面的搜查。其中也包括了超级计算机MAGI。本来应付他们是律子的任务,但现在情况特殊,于是只好由冬月代劳。

 

 

 

病房里,坐在律子的床前,美里平静地述说着。

今后NERV也会被渐渐取缔,不过应该不会引发什么混乱。所有职员都在联合国有了新的身份。在这个动荡的时代,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要自己的生计不需担心,换个工作岗位也无妨。

 

 

 

于是律子问道,美里你又有什么打算呢。

看着连抬起头都很困难的律子,她笑了笑,回答道。

 

大概会辞职吧。

 

 

的确。使徒已被全部歼灭的当下,她也失去了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

何况,在这里的岁月,对她来说并不愉快。倒不如说是痛苦才对吧。所以,也许她早就想换种生活了吧。

本以为就算她直接不辞而别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当律子这样问起的时候,美里露出有些尴尬的神情。抛下一句,只是想再和你说说话啦。

对此,律子回以微笑。说道,谢啦。

这是她的真心话。

 

 

 

 

本部的医院里还在正常运行。过去这几周,律子一直都在这里住院。

直到出院前的每一天,美里都会来看她。

两人会聊起很多事情。比如说,朋友之间的闲话,其他人的小八卦,还有学生时代的回忆。时至今日,很多往事都已释然,两人终于能像学生时代那样说着傻话,笑成一团。有时,就连加持的事情也会被提起。

 

 

 

 

后来,出院的那天下午,是美里最后一次来病房。

已经可以下床走路的律子,一边收拾着别人送来的慰问品,一边热情地和这位相识十余年的老友打了招呼。

 

 

她并没有穿便装,而是一反常态换上了制服,身边还有一个黑色的大行李箱。她说自己不会待太久,所以就不坐了。

她靠着墙,站在离律子不远的地方。片刻的沉默后,她浅浅地笑了一下,说,我要走啦。

 

律子当然明白她的意思。

 

除了一句淡淡的 ‘ 这样啊 ’ 之外,律子没有再说什么。

 

 

美里垂下了视线,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但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隐约有泪光。挥了挥手,说道,那,拜拜啦。

拖着行李箱,独自离开了。

 

 

 

从那以后,律子再也没有见过美里。

她辞掉了工作,退掉了公寓,和明日香一起去了德国。再后来,便失去了她的音信。

 

 

 

 

 

 

每天都来医院探望的她,到底有什么话想说,其实律子能猜得到。

大概只是两句简单的 ‘ 对不起 ’ 和 ‘ 谢谢 ’ 吧。

 

 

但律子并不觉得她亏欠自己什么。倒不如说,到了最后,是她救了律子才对。

 

 

 

在漫天血雨中与源堂对峙的时候。律子终究,还是没有扣动手中的扳机。

失去了所爱之人,失去了真嗣,失去了零,也失去了忠诚的情人与奴仆。对于这个一无所有的男人,也许,自己是真心在怜悯着他吧。

牺牲者只要有自己一个就够了吧,刹那间,她这样想。

于她而言,此生已经再无意义。所以,与其心如死灰地度过余生,不如就此为新世界的诞生殉道吧。

 

 

 

 

但,这其实是谎言。

事实是,直到意识坠入黑暗前的最后一刻,她仍然有所渴求。

渴求着「真嗣」。

 

 

所以,才会去到「那个世界」。

 

 

 

 

 

 

 

世界上已经不存在碇 源堂这个人了。

某一次来看望她的时候,冬月这样说道。

 

 

表面上的死因是被卷入了爆炸。

但事实上,在律子倒下的同时,现场又响起了几声枪响。

 

子弹直接命中头部。当场死亡。

 

 

冬月从来没说过是谁做的。但律子猜,大概正是美里吧。

那时,如果她也追着律子一路来到了地上,而且听到了后来律子与源堂的对话,那么,她的确有可能做出那样的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真嗣」的秘密的,律子向冬月问道。

片刻沉吟后,他平静地解释说,从大停电之后,对「真嗣」的相关调查就已经暗中开始了。

已经是几个月之前的事了。但律子承认,那一次的确是非常可疑。

想到这几个月来自己居然如此迟钝,律子露出苦笑。

 

 

虽然不至于所有信息都泄漏出去,但想来源堂他们也掌握了「真嗣」相当多的秘密吧。要是早知道这一点,自己肯定会对他们有所戒备的。

 

 

 

那么,为什么源堂不直接审讯自己和他呢。

是因为不愿意打草惊蛇吗。

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呢。

 

 

然而,听她问完后,冬月却无可奈何地苦笑起来。

 

 

「因为碇也在畏惧着啊。」

 

 

一开始,律子有些不明就里。

 

有什么好畏惧的呢。

 

 

无论如何,都已经无法回头了。

不管发生什么,他的计划都不会变化。所以,只要还没有妨碍到自己的计划,也就不必反应太过剧烈。

他大概就是这么想的吧。

 

 

既然唯肯接受真嗣,那么她也一定不会拒绝自己。

所以,计划之外的变故,已经不必在意了。

正如他曾经说过的,唯一定会指引他。

 

 

 

但这不过只是逃避,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深爱的女人,早已舍弃了他。

一直以来,与唯重逢都只是他的幻想而已。

 

 

正要继续问下去的律子,却注意到冬月的眼神有些微妙的变化。

平和、沉稳的他,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了一丝肃穆。就像是在悼念那个死去的男人。

 

 

其实,律子也是明白的。

 

源堂是个脆弱的男人。

即使毁掉全世界也要让一个女人回心转意、否则就会活不下去的,脆弱的男人。

在旧情人舍己而去后、必须要立刻找一个替代品的,脆弱的男人。

这样的他,大概注定无法承受「真实」之重量吧。

 

 

 

也许,正是因为知道他的脆弱,曾经律子才会爱上他。

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悄然滑落。

这是律子最后一次为他流泪。

 

 

 

 

 

 

 

长久的沉默中,律子一直在思索着。关于未来。

零也好,真嗣也好,两个孩子已经与NERV再无瓜葛。今后,冬月也应该不会插手他们的事了。

虽然现在还在代行司令的职务,但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大概也打算离开这里了吧。冬月这样说道。

看得出来,现在的他比以前还要瘦削,也许是压力真的很大。不过,他的眼神中并未带有忧色,而是多了一份释然。

 

 

 

 

 

 

 

 

 

 

 

 

 

 

 

 

 

从漫长的回忆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坐在对面的玛雅正关切地看着这边。

 

 

 

「冬月老师有说过什么吗?」

 

(这一句中律子对冬月的称呼是さん,译成老师可能不太合适吧......但先生、阁下什么的总觉得有点怪...——beiming)

 

「司令让我向前辈代好。还说,希望前辈也能偶尔回来看一看。......果然前辈离开了大家都很不习惯呢,我也觉得好寂寞...」

 

「总是抽不出时间嘛。我自己也是最近才终于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说起来,孩子们怎么样了?都还好吗?」

 

「嗯,已经不再是适格者而是普通的中学生了哦。现在上了三年级,也参加了些社团活动。看起来渐渐适应新的生活了。」

 

「啊,所以才没想着回来吗。...不过,这样也挺好的。」

 

 

 

玛雅如释重负地笑了。

一直亲眼目睹孩子们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她,大概心里也怀揣着内疚感的吧。

但幸运的是,真嗣和零并未像玛雅所担心的那样,被过往的回忆拖住脚步,止步不前。

这几个月来一直和孩子们一起生活的律子,是最明白这一点的。

 

 

 

 

 

 

律子从昏迷中醒来的那一天,玛雅也来看望了她。

看着快要哭出来的她,律子尽力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别担心,已经没事了。

随后又问,真嗣和零怎么样了。

想来,在自己昏迷的这几天里,后续的处置工作应该也都结束了吧。对那两个孩子,今后又会有怎样的安排呢。

短暂的迟疑后,玛雅回答,两人都被保护起来了。

零就在与律子相距不远的另一间病房。至于真嗣,目前还住在本部,但时刻都处于监视之下。

不过,两人的身体都没发现什么问题。这让律子安心了不少。

 

 

玛雅显得有些不安,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但大概是看律子太累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后来想想,也许她是想问碇司令的事吧。

在她临走的时候,律子拜托玛雅,等自己的状态稍好一点,请她再来陪自己说说话吧。

这一次,玛雅一反常态地反问道,啊,为什么呢?

 

因为,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哦。关于孩子们,关于我自己。

律子笑着,这样回答。

 

 

 

 

 

 

 

 

 

 

 

 

真嗣来探望律子的时候,已经又过了三天。

她已经从冬月那里听说了源堂的事。

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年,律子撑着身体坐起来。指了指床边的椅子说,坐吧,别拘谨。

真嗣无言地点了点头,走进房间,把自己带来的东西放在了床头的桌子上。一小篮水果和一束花。

 

 

 

 

尽管当初曾勇敢地挺身而出,但现在看来,依然还是个有些胆小的孩子啊。

有一段时间,两人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真嗣显得很不安,眼神四处游移。

看着这样的他,不知为什么,律子突然觉得有些怀念。

即使知道他已不再是「真嗣」,而是另一个人了,心中却还是有什么情感在隐隐涌动。

一种暖意。

 

 

所以,律子温柔地笑了笑,说道,特地来看我,谢啦。

不,没、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律子小姐。他小声回答。

 

 

也许是察觉到律子正看着自己,他更加紧张了。

这就显得好像自己欺负他一样。律子轻声叹了口气。

不过,比起这些,眼下她有更重要的事想和真嗣说。

 

 

 

 

第一件事是关于零的。那时他能够鼓起勇气,挺身而出,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但是,听到称赞,真嗣却丝毫没有喜悦。恰恰相反,他垂下头,露出了苦笑。

 

他说,那时自己并没有想太多,只是顺从了内心的直觉而已。自己的行动也许太过鲁莽,没有酿成大错真是太好了。

当律子问他为什么这么想的时候,他说,因为自己根本一无所知啊。

关于源堂的计划,关于律子出现在那里的原因,关于陷入暴走后自我了断的初号机,关于零。这一切的秘密,他全都一无所知。

那时,眼前的景象,耳中听到的信息,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当最终从藏身的柱子后面冲出的时候,他的脑中一片空白,只是隐约有一个想法。

源堂会利用零,达成某种邪恶的目的。

所以,必须要阻止他。

 

 

事后,真嗣曾不止一次感到后怕。实际上,直到听到律子的称赞之前,他都还不确定自己所做的事到底是对是错。

 

 

因为他的行动,律子被击伤,生命垂危,而源堂则直接命丧当场。尽管负责善后处理的官员已经告诉过他,杀死源堂的人并不是律子。

虽然一直在怨恨着那个抛弃了自己的男人,但到了真正听到父亲的死讯的时候,真嗣还是吓坏了。

如果是律子杀死了他、杀死了真嗣的父亲的话,真嗣又会怎么想呢。就算不至于憎恨,起码彼此间也会出现相当深的隔阂了吧。

至少,真嗣是肯定不可能来病房探望她了。

 

 

 

 

有些感慨地叹了一口气。随后,对少年露出微笑。

 

「你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哪怕你自己不肯相信,但我是知道的哦。」

 

笑着这样说道。

真嗣仍显得有些疑惑,但律子并没有再解释。

等他成长得再坚强一些吧。到了那时,律子会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他。

曾存在过的另一个他,那个被毁灭的世界,律子与「真嗣」的邂逅。这一切的秘密。

 

 

 

 

 

 

 

NERV就要被取缔了,想好去哪里了吗。律子问他。

真嗣摇了摇头,苦笑着。

前几天联系了以前的住处,结果发现早已人去楼空。在源堂死去后,那些曾经保护他的人也不复存在了。

在远方倒是还有些亲戚,但真嗣并不愿意给他们添麻烦。寄人篱下的感觉并不好受。政府已经承诺会给他资助,直到他读完大学。真嗣说,这样就挺好的,他会努力尽早安身立命。不再依靠别人的帮助,而是自食其力地活下去。

 

 

 

 

那么,和我一起生活吧。律子突然开了口。

离开这座城市,离开NERV。

作为一个普通的中学生而活下去。

 

 

一开始,真嗣惊愕地张大嘴,许久没有说出一句话。

而律子则始终面带微笑地看着他。

这个提议,并不是临时起意。她已经考虑了很多天。

 

 

「可、可是......」

 

「啊啦,看来你对我有意见呐。」

 

「...不、不是的,那种事情......」

 

他的脸色通红,语无伦次。

正在律子打算继续调侃两句的时候,门开了。

 

 

 

「啊,零也来了啊。来的正是时候呢。」

 

苍蓝色短发的少女站在门口,微微蹙眉。律子招呼她过来坐下,就坐在真嗣的旁边。

真嗣则是红着脸,既不敢看律子,也不敢看零。

 

 

在她来了之后,对话的节奏加快了很多。当律子提出同居的提议后,零没怎么迟疑就接受了。

也许是受到了她的感染吧。当律子又问起真嗣要不要一起来的时候,他和零对视了一眼,这次缓缓点了点头。

 

 

但他还是问了一句,真的没关系吗?

而律子则以确信的语气回答道。

 

 

「没关系。反正我自己一个人住,零也是一个人住,不如三个人住在一起更方便嘛。...何况,今后我就是你们的监护人了,不负起责任可不行啊。」

 

 

真嗣的表情一下子晴朗起来。说道,我明白了。

 

 

 

 

 

 

 

 

 

 

在那之后,因为还有话和零说,就让真嗣先回去了。

 

随后,仔细地打量着安静的蓝发少女。

虽然也在病床上休养了几天,但她的状态看上去并不差。倒不如说比起以前的惨白,现在她的脸色更加红润了些。律子小心问了一句,是不是发烧了?

零摇了摇头。

 

 

 

「身体怎么样了?」

 

「没有问题。」

 

血红色的眸子里,倒映出律子的面影。

 

「同居的事情,真的没有问题吧?」

 

「是。如果赤木博士没有意见的话。」

 

 

如果是命令的话我就照做。——今后的她,应该再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了。

因为,律子的心意,想必她也已经明白了吧。

不管有朝一日能不能成为家人,至少,律子觉得自己应当对零负起责任。

而对于真嗣的态度则稍有些不同。除了愧疚感以外,律子心里还有着一种别样的情感。

 

毕竟,这是自己和「他」的约定呀。

 

 

 

 

 

「有意见的话我就不会提议了呢。...对了,这样一来,出院之前必须找好新的住处呢。有想住的地方吗?」

 

「没有。......我们要离开这里吗?」

 

「是啊。去别的城市生活吧。」

 

 

自出生以来,零一直都生活在这座要塞都市内。本来还在想换了住处会不会不习惯,不过她似乎没什么反应。源堂已经不在了,EVA也已经不复存在了,曾经束缚着她的魔咒已经全都解开了。对她而言,也许不管住到哪里都没什么区别的吧。

 

 

 

 

 

「零......你就不恨我吗?」

 

毫无征兆地开口问道。

几乎连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

 

 

 

 

「......以前也许有过吧。在我刚刚明白生命的意义的时候。不过...」

 

 

不过,我也是会变的呀。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少女的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

 

 

 

的确。在当初随着薰和初号机去往地下的时候,律子就已经察觉到她的变化了。而现在的她,似乎与以前的差别更大了。

 

 

 

 

「对了...说起来,零,你的AT力场......」

 

律子突然意识到一件至关重要的事。在住院的这几天,零一定也接受了细致的检查,体内那份力量的真正来源或许也已经查清了吧。虽然有冬月在,但MAGI毕竟仍处于委员会的掌控下,这些机密信息他们随时可以查得到。

 

 

 

「已经没事了。力量已经消失了。」

 

零若无其事地说道。随后又加了一句,因为已经不再需要,所以就让它消失掉了。

 

 

对此,律子也并不感觉很惊讶。她觉得,自己似乎开始明白了。

关于零真正的愿望。

 

 

 

「那么,从今往后就不必称呼我博士,直接说名字就好了。这算是我们共同迈出的第一步哦,零。」

 

「...是,律子小姐。」

 

 

少女天真而温暖的笑容,的确非常可爱。

 

 

 

 

 

 

 

 

 

 

 

 

 

 

 

 

 

 

 

 

 

 

临别之际,玛雅红了眼睛。

依依不舍地说道,我很快会再来的。

律子笑着点头,向她挥手道别。

 

等她回到本部,至少也是深夜了吧。虽然很高兴她能来看自己,但总觉得有些对不住她。

大概,自己的确是太任性了吧。

 

 

如今的律子做着系统工程师的工作。得益于以前的名声,来找她的公司络绎不绝,而且大多不需要她做什么实职,只是象征性地当个顾问就足够了。律子并没有和他们签订正式的工作合同,她只想在这个僻静的小城安安稳稳地生活下去。

所以,也许自己现在的身份就和临时职工差不多吧。或者说得更凄惨一点,无业游民。律子笑了一下,好在自己的积蓄还算丰厚,所以也并没有觉得不安。

 

有时她也会承担起医生的职务。虽然没有考过正规的医师执照,而且也缺乏必要的设备和药品,但如果左邻右舍的人遇上了小伤小病,找律子还是可以应付一下的。

 

 

大概这就是羁绊吧。剪不断也挣不脱的羁绊。

 

 

 

 

 

不久前还和祖母打了电话。电话那边的她仍然很有精气神。律子问她要不要搬来一起住,她说:

算了吧。住了半辈子的地方,舍不得离开了呢。

何况,住在这里,也能感受到她存在过的气息嘛。

 

律子知道,祖母又想起母亲了。

 

 

 

 

挂断电话的时候,祖母对她说,不用担心,这边什么都挺好的。

照顾好家里的两个孩子,也照顾好你自己。别总熬夜,好好吃饭。还有,少抽点烟。

 

律子笑了,回道,放心吧。保重。

 

 

 

说起来,直到真正体验过寻常女性的家庭生活,律子才意识到了自己的笨拙。

总之,家里的各种家务事,只能交给真嗣了。

 

 

 

 

 

 

 

送别玛雅后,律子独自推开门,走进后院。

小小的庭院中放置着一张桌子和几个圆凳。不过并没有人。

夕阳西下。靠在木质围栏边,迎面吹来温和的海风。

 

 

律子和孩子们的新家,建在一座小山丘上。

从这里,可以直接望见海。

蓝色的,宽广的大海。

 

 

当初挑选房子的时候,律子一眼就相中了这里。

海边并没有沙滩,只有堤坝和小小的渔港,把大海和陆地分隔开。

 

 

眺望着远处的天际线,成群的海鸥振翅飞过,在橙色的晚霞里留下星星点点的影迹。

自己果然很喜欢这里呢。

比起曾经在NERV的时候,现在的自己,大概已经脱胎换骨了吧。

但是,并不觉得有什么惊讶。像这样寻常而平凡的生活,才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出院的三天前,一位身穿黑袍的神秘人找上了她。

兜帽之下,是一张苍老的脸。但律子并不认识他。

直到他开口的时候才意识到,原来,他就是那块刻写着01的石碑的幕后之人,基路·洛伦兹。

 

妨碍了补完计划的自己,一定会遭到报复的吧。如果他们真的要下手,现在的律子自然无力反抗。

也正是因此,反而一点都不觉得恐惧了。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初号机,亚当,莉莉丝,引发人类补完计划的要素皆已不复存在。老人们苦心的谋划,已经永远地成为了空谈。

NERV很快就会从世界上消失了。失去了爪牙的SEELE,就算能够暂时隐忍偷生,又能维持多久呢。

 

 

所以,无论他们还要做什么,都无所谓。

 

 

 

基路冷冷地盯着律子。病房里弥漫着紧张与压迫感。

然而,他说出的第一句话,却出乎律子的意料。

不是关于补完计划,而是关于绫波 零。

 

 

 

 

 

「...MAGI里面应该还有残留的数据吧。直接去查不就好了吗。」

 

 

尽管对核心数据设置了防火墙,但以他们的技术力量,应该很快就能破解了吧。

 

 

「绫波 零的真实身份,吾等已经知道了。和自亚当而生的塔布里斯一样,她是自莉莉丝而生的克隆人。」

 

 

塔布里斯应该就是渚 薰的使徒名了。

基路冰冷的声音里,隐隐透出一丝无奈。

‘ 利用零体内残留的莉莉丝的力量,再次引发补完计划 ’ 什么的,他们大概也已经放弃了吧。

而且,如果真有那种打算,又何必来找律子呢。按照他们的作风,应该会暗中把零带走才对吧。

 

 

 

「想必你们也已经对她进行过检查了,对吧。」

 

「全面检查过不止一次了,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现在的绫波 零,仅仅是一个人类而已。」

 

 

 

这样的结果的确有些出人意料。

在遗传因子层面,零与正常人类有着根本性的差异。

绫波系列克隆体的开发、培育数据,全都存在MAGI的存储库里。他们应该已经看过了才对。

 

 

 

 

「人类...是吗?」

 

「百分之百的人类。而且,她体内的遗传因子与碇 唯不同,而是形成了自己的DNA,这与MAGI记录的数据完全不符。...赤木博士,请汝回答,绫波 零到底是什么人?」

 

「那孩子......」

 

 

实际上,就连律子也是一头雾水。

难道说零已经被替换掉了吗。考虑到现状,这才是最符合逻辑的解释。

可是,无论是律子还是SEELE,应该都没有这个能力的吧。把原本的零的替换成一个完全相同的人类。

基路也一定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问出那个问题。关于绫波 零的真正身份。

 

 

 

「零那孩子,是神啊。」

 

「可是她体内莉莉丝的力量已经消失了。就连使徒的DNA……也已经检测不到了。」

 

「莉莉丝本体,以及作为衍生物的零号机、初号机都已不复存在,只有零才能成为莉莉丝灵魂的唯一宿主。...以下只是我个人的猜测。我想,就在初号机自我毁灭的那一瞬间,莉莉丝的力量与灵魂终于全部回归了她的身体。」

 

「难道说......」

 

「在那一刻,她成为了完整的神,但并没有像曾经的莉莉丝那样陷入沉眠,而是依然保有自己的意志。」

 

 

不仅如此,零还吸收了亚当的力量。

同时拥有了两种力量的她,已经成为了超越了使徒的存在。

真正意义上的神明。

 

 

 

「如今的她,为什么会...」

 

「因为,这是她的愿望啊。」

 

 

无论怎样的检测手段都无法发现异样,是因为根本就没有异样。

没错。如果零真正地成为了神明,那么她一定可以做得到。

 

 

 

「因为...零希望像一个普通的人类一样活下去,所以就真的成为了人类。」

 

「...什么意思?」

 

「神说,要有光,于是便有了光。...把愿望变为现实的能力,正是她体内寄宿着神之力的证据。」

 

「......难道说...难道说...全知全能的神吗!」

 

「正是哦。」

 

 

 

 

 

是了。想来,这就是答案吧。

少女的体内,拥有着足以改写世界的力量。

然而她所做出的选择,既不是新生,也不是补完,更不是灭亡。

而是「继续」。

 

 

她想要让原本的这个世界,继续存在下去。

 

 

 

不再作为唯的克隆,不再作为人造之物,也不再作为拥有特殊力量的存在,而仅仅是作为一个普通的人类少女活下去。

这才是一直以来,埋藏在零心底的愿望。

 

 

 

从遗传因子层面重塑了自己,从而成为了真正的人类。现在的零,已经和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一样,不再拥有神的力量,也无法使用AT力场了。

然而,这仅仅是肉体层面罢了。在零的灵魂中,原本的那份力量一定还完整地存在着。

纵使肉体可以更改,但灵魂却不可能重塑。

即使是神也做不到。

 

 

 

「...事到如今还想着掌控那孩子,未免有些痴心妄想了呢。你应该明白了吧,我们人类所能做的,只有...」

 

「只有静观其变了吗。...看来,至少要再等上十年了啊。」

 

 

 

十年恐怕是不够的吧。以人的时间尺度来衡量神,未免太狂妄了些。

到底是像人类一样生老病死,还是成为永生的存在,完全取决于零自己的意志。

如果她愿意,就连自己的存在也可以消去。自然,也可以消去其他的存在。

对妄图操纵世界的SEELE来说,没有比这更危险的了。

然而,他们注定对此无能为力。

SEELE拥有着足以将亚当和莉莉丝封印的能力,却唯独无法封印「人类」。

 

 

只要零还是一个柔弱的人类少女,他们就注定无从下手。

反过来说,身为人类的零,也无法使用神的力量。

 

 

 

 

 

基路也一定明白,轻举妄动会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作为人类,注定无法与神的意志抗衡。

 

 

 

吾等会继续监视她的。离开的时候,基路这样说道。

请便,律子说。看着基路恨恨的样子,她回以轻蔑的笑意。

 

事到如今,如果还想着说服零、利用她的力量完成第三次冲击,那才是真正的蠢货。

 

 

 

 

 

 

 

 

 

 

 

 

 

 

 

 

 

 

 

 

 

 

 

 

 

 

 

 

 

 

 

 

 

 

 

 

 

夕阳西下,海面映照着橙色的霞光。

律子点上了一支烟。

深吸一口,随后缓缓吐出。

 

 

 

 

 

 

最后,律子一家的生活并没有受到打扰。

也许SEELE的人的确在监视着零,但这没什么好在意的。何况,就算没有他们,律子自己也会密切关注着她。

他们似乎也猜到了。倘若零的身上真的出现了异样,恐怕律子会比他们还着急才对吧。

实在是奇怪的默契啊。

 

 

但所幸,时至今日,零依然与一个正常的人类少女无异。她过上了早就该过上的生活,拥有了家人也交到了朋友。每一天,她的脸上都带着笑容。

这就足够了。

 

 

 

 

律子转身拿起桌上的烟缸,抖落一小截烟灰。

傍晚,海边,渐渐西沉的太阳。遥远的天幕洒满了温暖的霞光。

 

 

沿着防波堤,并排走着两个小小的人影。

尽管相隔甚远,律子依然看得清楚。黑发的少年,苍蓝色短发的少女。

是真嗣和零回来了啊。

刚参加完社团活动的两个孩子,穿着中学校服,漫步在夕阳下。

 

 

 

 

 

两人的关系虽还没到恋人的程度,但也不仅仅是同居人那么简单了。

过往的几个月里,真嗣与零的关系亲近了不少。律子一直都看在眼里。

不由得感觉到,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会有某些新的情愫在两人的心里生根发芽的吧。

 

 

 

对此,律子并不觉得嫉妒,也不打算干涉。

只是有一次,她曾经向零问起。

 

 

像现在的真嗣这样,也没有关系吗。

 

 

 

 

嗯,没关系的。

因为,我也已经是第二个了呀。

 

少女笑着,这样回答。

 

 

 

 

 

后来,律子想了很久也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到底是什么。

 

因为真嗣仍和以前一样,所以没有关系。

 

因为曾经的他已经不在了,现在的他才是唯一重要的人,所以没有关系。

 

还是说,正因为是现在的真嗣,所以才没有关系。

 

到底是哪一种呢。

 

 

 

 

 

 

 

 

 

 

 

 

 

 

 

 

 

 

 

 

长长地吸了一口烟。随后,抖落一截烟灰。

 

 

也许是因为距离还远,真嗣和零并没有注意到律子。

放学的路上,两人大概去超市了吧。真嗣两只手里都提着购物袋,零不急不缓地跟在他的身旁。

这几个月里,真嗣长高了不少。现在已经比零要高出半头了。

有朝一日,他也会从男孩成长为一个男人。到了那时,自己就可以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他了吧。

可是,他真的有接受事实的勇气吗。律子有些担心。

 

不过好在,零一直都很信任他。

 

所以,自己只要当一个默默无言的守望者就好了吧。

亲手守护好,孩子们的未来。

 

 

 

 

 

太阳就要沉下去了。

橙色的霞光,也渐渐掺入了一缕深暗的红色。

就像初号机的胸口喷薄而出的血雨。

把世界染成了一片赤红。

战争。鲜血。破灭的荒原。

 

 

 

律子闭上眼睛,用力地摇了摇头。

 

直到眼前的幻像消散。

随后,再度望向了真嗣和零。

 

 

 

少年与少女似乎在交谈着什么,有说有笑地走在堤坝边。

和煦的风吹拂着,海面映出粼粼波光。

身为适格者的那段岁月,仿佛从未发生过一样。

恬静,而美好。

 

 

 

 

 

 

 

 

 

这样的世界,一定也是「他」所期望的吧。

 

 

 

 

对那个破灭的世界而言,这是永远无法触及的未来。

对「真嗣」来说,这是再也看不见的明天。

 

 

 

 

 

 

可是。

他曾为之战斗过,拼尽一切守护过的这个「未来」,确实地存续了下来。

就在律子的眼前。

 

 

 

 

 

 

 

 

暂且,就让律子守护着孩子们吧。

 

而后,终有一日,她会去往「他」的身边。

在那个赤红色的世界。在白沙之渚,红海之畔。

孤独地眺望着大海的,被遗忘的少年。

 

 

尽管还不知道方法。甚至可说毫无头绪。

纵使如此,律子也不会有丝毫的动摇。此后的余生,她都将为了这个目标而努力,去思考、去探索,去重拾一个科学者的本分。

为了让自己,再一次去到那个世界。

至今为止积累的所有学识,都是为了这唯一的一个目标而存在。

 

 

 

在那之前,要经过多少年呢。律子不知道。

但并没有觉得不安。

既然曾经去过一次,那么,自己一定可以再度去到「他」的身边。对此,律子有着十足的信心。

 

 

 

 

天色将晚,一只海鸟拍打着翅膀,从头顶飞过。

然而,它却并没有直接飞走,而是在真嗣和零的上方盘旋了三周。

迎着有些刺眼的阳光,律子也无法认出它的种类。

 

 

 

 

 

 

「律子小姐!」

 

耳边传来了真嗣的声音。

提着购物袋的少年,脸上洋溢着笑容。走在旁边的蓝发少女,静静地微笑,向着这边挥手。

 

 

 

律子同样挥了挥手,回以微笑。

回来得很准时嘛,马上开饭了哦。这样说道。

少年少女加快了脚步,身影很快便被建筑物挡住看不见了。而后,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律子又一次望向远方,刚才的那只鸟依然在翱翔着。

天色渐渐暗下来,远空被染成了一片深红。

然而,它却数次盘旋着,翼尖在天空里划出壮观的圆弧。

 

 

也许是终于满意了吧。它扇动翅膀,飞向海的彼岸。

向着正在落下的太阳。向着无尽的远方。

 

 

 

执着地。

坚定地。

没有发出过一声鸣叫。

只是扇动着翅膀,再也没有回头。

 

 

 

渐渐地,它的身影变成了一个小点。

仿佛是渐渐溶解在赤红色的天空里一样。

终于消失在了落日余晖中。

 

 

就像是在反抗着时间的流逝,拼尽全力追赶着昨天。

 

 

 

 

或许,它将会去往「真嗣」的身边。

在同样的一片赤红色天空下振翅翱翔,为少年送去些许温暖和慰藉。

 

 

 

 

 

可是律子没有翅膀。

所以,无法追随那只鸟儿而去。

 

 

 

但律子已不再悲伤。因为她坚信,自己终将与他重逢。

把将要燃尽的烟蒂掐灭在烟缸里,转身进屋。

拿起手帕,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因为。

 

为了迎接放学归来的零和真嗣。

在朝夕相处的、律子最重要的家人面前。

 

 

一定,一定要展露最灿烂的笑颜。

 

 

 

 

(最终章 完。)

 

(全文完。)

*********************

 

全文目录:

 

在看不见的明天 | 見えない明日で

原作:かつ丸 译:beiming

第一章  第三适格者

第二章  视线的正前方

第三章  显影

第四章  嘎吱作响的牵绊

第五章  残留之物

第六章  直至梦的终点

最终章  在看不见的明天

 

*********************

作者的结语:

 

以上,全文完结。

感谢各位的陪伴,一直阅读到了最后。

有机会的话,或许会写个外传呢。

 

**********************************************************

 

beiming:

 

不同于《Evangelion SR》,二十年过去了,《見えない明日で》并没有外传。那么,身为译者,beiming的任务也终于到此画上了句号。感谢过往两个月的陪伴,感谢读者和EVA研究站的站长大大所给予beiming的善意、理解与宽容,最后,感谢每一位读者的喜欢。

 

谢谢。非常感谢。不胜感激。

Thank you, my friends.

心より、感謝しております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