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Nobody Wants to Be Lonely 作者:TRAXBLADE 译者:残酷的天使

2010年06月07日 外文译本,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2803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2,165 views 次

body Wants to Be Lonely

作者:TRAXBLADE

译者:残酷的天使

 

感谢ZERO君保存的原译站珍贵资料。

转载请注明作者名和http://www.cnnerv.com

There you are, in a darkened room
You are all alone, looking out the window
Your heart is cold and lost the will to love
Like a broken arrow…
天色渐暗,阴暗的天幕中出现了闪烁的繁星,房间里,一个孤独的人凝视着眼前的景象,零边叹气边走到自己的床边,不知为什么,她今夜失眠了。她的思绪完全集中在一些事情上,或者说,是集中在一个人的身上——碇。那些瞬间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他们第一次的见面,当时她跌倒在地,是他把她扶了起来,他也曾冒着烧伤手的危险拉开插入栓的门,把她救出来,他是唯一一个真正关心她的人。现在,她第一次对自己的无情提出质疑,她独自站在房间里,看上去是那么的单薄。她,恋爱了吗?

Here I stand in the shadows,
Come to me, come to me
Can’t you see that…
零站起来,深红色的眼睛凝视着房门。‘我应该这样做吗?’零眨眨眼睛,她的手已经触摸到门的把手。‘是的,一定要让他知道。’零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就打开门走出公寓。她一个人走过漆黑的小巷,根本不去理睬什么刺骨的寒冷。‘一定要让他知道,一定…’

Nobody wants to be lonely
Nobody wants to cry
My body’s longing to hold you
So bad it hurts inside
一滴泪流过她的脸颊,夜风轻抚着她蓝色的短发,她的心变的沉重起来,她已经等了很久,她不要再掩饰自己了。‘一定要让他知道。’
“碇…”

Time is precious and its slipping away
And I’ve been waiting for you all of my life
Nobody wants to be lonely
So why…
Why don’t you let me love you?
“碇…”
“绫波?”真嗣环视着陌生的景象,在他面前是一个白色的人影,她很美,并且有着天使般的翅膀。还有那个声音…他发誓他认识声音的主人。
“碇…”
“什么?你在说什么?”当真嗣靠近的时候,一切都消失了。“等等!别离开我!怎么会这样?为什么?!”真嗣感觉自己在迅速的往下落,此时他的身边已是一片黑暗。他抽搐了一下,猛的坐了起来。

Can you hear my voice?
Can you hear my song?
It’s a serenade, so your heart can find me…
我又梦到她了。真嗣眨眨眼睛,仔细的看看自己的公寓。天还没亮,但是星星却闪烁着,快到黎明了,已经没必要再睡下去了。真嗣调整一下姿势,开始回想刚才的梦。它意味着什么吗?他脑海里所有关于绫波的记忆都浮出水面。绫波零,他所认识的人中,唯一能真正倾听他诉说的人。她没有任何表情,像个机器人,但是她有她的故事,让他不能忽视的故事。他对她的感情算什么?他不知道答案,他很快绕开这个问题,走下了楼梯,或许散步会帮助他清理一下自己的头脑。

And suddenly you’re flying down the stairs
Into my arms baby…
真嗣刚刚打开门,一股寒气就扑面袭来,寒风吹起了他的夹克,他朝着公园的方向走去,这阵寒风并没有打断真嗣的思绪。‘绫波,你想要什么?我快疯掉了。’

Before I start going crazy
零赤裸的双腿开始有些颤抖了,她环抱着双臂来抵御寒风的侵袭,但这并不起很大的作用。她抬起眼睛看看前面,就在这时,她的眼神变的异常明亮。碇…真嗣在路的另一边看到了零。终于,零在寒夜中倒了下去,真嗣立刻抱住她,把她扶到长椅上躺下来。

Run to me, run to me
Cause I’m dying
“绫波?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零?”女孩无力的挣开眼睛看看面前的这个男孩。真嗣脱下自己带有体温的夹克,盖在了浑身发抖的零的身上。“你还好吗,绫波?”

Nobody wants to be lonely
Nobody wants to cry
My body’s longing to hold you
So bad it hurts inside
“真嗣。”零坐起来含着眼泪抱住了面前的人。“我很孤独,碇,我的一生,孤独。我…我…”

Time is precious and it’s slipping away
And I’ve been waiting for you all of my life
Nobody wants to be lonely
So why…
Why don’t you let me love you?
“零,我在这里,一切都会好的。”真嗣抚摩着零的脸,感觉着她滚烫的泪水。“绫波,你在做什么?外边这么冷,你应该呆在房间里。”
“碇…”零紧紧的抱着这个对她来说有着特殊意义的人,她爱的人。

I wanna feel you need me
Just like the air you’re breathing
她爱他,她压抑自己对他的感情已经很长时间了,她不想再继续下去。

I need you here in my life
Don’t walk away, don’t walk away
Don’t walk away, don’t walk away
“碇…我想说…”零没有把话说完,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她探过身去吻住了真嗣的嘴唇。她所有积蓄已久的感情终于通过这个吻全部释放出来。

Nobody wants to be lonely
Nobody wants to cry
零移开自己的嘴唇,看着真嗣脸上震惊的表情,她尴尬的转过身,眼泪从她的脸上流淌下来,这时,她感觉到一只胳膊搭上了她的肩膀,“零,没关系的。”真嗣把零拉过来抱在怀里,零深红色的眼睛碰触到了真嗣温柔的目光。

Nobody wants to be lonely
Nobody wants to cry
My body’s longing to hold you
So bad it hurts inside
“我爱你。”
“我也爱你。”

Time is precious and its slipping away
And I’ve been waiting for you all of my life
Nobody wants to be lonely
So why…
黎明降临第三新东京,它看着一对年轻的恋人热烈的拥吻,露出了一个暖暖的微笑。
谢谢你,真嗣。

Why don’t you let me love you?
谢谢你,谢谢你的爱。

 

起初,我是被这个故事的名字吸引过去的,作为一个欧美乐迷,我对这个题目可以说是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一首两年前(我高三)在BILLBOARD排行榜上超级流行的歌,当然,演唱这首歌的两位歌手也是炙手可热,因为当时没有人不知道RICKY MARTIN和CHRISTINA AGUILERA,怀念~~!

因为作者在作品中引用的是原版歌词,为了维持文章应有的效果,所以我并没有连同歌词一起翻译过来,还请大家见谅。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