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EVA纯爱三部曲(1) by: D伯爵

2001年07月18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319字 ⁄ 字号 EVA纯爱三部曲(1) by: D伯爵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31 views 次

Chapter:1

Date——字母

“本次英语期中考试唯一一个不及格的同学,物流·明日香。37分。”

以我明日香的天才智慧怎么可能不及格?哼,肯定是老师没水平啦,肯定是啦。
这种嘴上没毛的年轻老师怎么会教书?

我正说的这个人是我们的英语老师,诸薰。年轻,英俊,有智慧,还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在本校很受女孩子欢迎。

“物流同学,为了让你通过十天后的英语补考,从今天起你必须每天放学后留下来补习。”诸薰老师拿着那张37分的考卷走过来。
我一把抢过考卷,这种考卷怎么能让全班人看见呢?还想叫我补习?不知道本姑娘最恨的就是英语吗?补习不是要我的命?
“啊,老师,今天我要去参加我奶奶的葬礼,所以……”管他呢,要吹就把牛吹的大一点。奶奶啊,我不是存心要再给您举行一次葬礼的。
“啊,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好吧,你去吧。”诸薰老师很体谅地“放行”了。
“是。谢谢老师!”哈哈,傻瓜,上当了吧。我抓起书包就往外冲。
“明天就连今天的课一起上。”背后冷幽幽地传来这么一句。我的俏脸险些就要亲吻上硬邦邦的门板。
带着恶毒的眼神我回头瞪那个王八蛋,诸薰老师正笑眯眯地看着我。混蛋!我恨恨地摔上门,什么东西嘛,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少补一次会少他身上一块肉啊。不管了,今晚我还有大事情呢。

“明日香,你不要老是这样动来动去的,一点女孩子的样子都没有,等一下怎么给对方留下好印象?”
“他们也太慢了,本小姐最讨厌人迟到了。妈妈,我可没有你那样的好脾气。”就是就是嘛,第一次就迟到,一点诚意都没有。
“唉,肯定是堵车啦。这样吧,对方的照片和资料在这里,你要不要先看看。”
“不用了!反正马上就可以看到本人了,还看什么照片!”我本来就没什么兴趣,要不是爸爸硬要安排这场相亲,我才不会无聊到做这种游戏呢!只是,对方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
“听说对方马上就要继承他父亲的公司了,实在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呢,还留学英国二年,年轻有为啊。”老妈的眼里满是羡慕,我看她去相这门亲算了。等等,留学英国两年,这种经历好象哪里听到过啊?
“啊,诸太太!你和令郎总算是来啦。”噗——什么猪太太,老妈也太失礼了吧。慢着,猪太太——诸太太——该不会是——
我猛然抬头,对面正有一副同样诧异的眼睛。天哪,这也太掰了吧。

“没想到你竟然会为了这种事撒谎,翘课。”旁边的那个死“诸”慢腾腾地点着一支烟,把脸别向另一边。
干嘛啊,我的有那么丑吗?恶心到你连看我的勇气的没有吗?
“老师你也不是为了逃避相亲才安排补习的吗?”想挑我的刺?没门,你也事共犯!
“我是老师,有义务照顾能力差的学生。”伊耶——气死我了,什么叫能力差的学生!!!我恨不能冲上去撕了他那张平静的脸孔。太过分了!!!
“好了。告别的话说完了。我去和他们说退婚。”他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
“啊?!退婚?”刚来就走?
“那当然。难道你想和我结婚?”那张倩兮笑兮的脸带着好奇的表情凑过来。
“没,没有的事!我当然不想。”喔唷,吓死我了。我的心碰碰乱跳。干吗没事靠人家那么近?
“那就得了。”嘁,眼前这个男人根本没把我当回事。

“什么?你们不要相亲了?”四个老人同时惊叫。
“是的!”这次步调倒是很一致。
“别开玩笑了,刚才不是聊得很好吗?”
“可是她还是我的学生。”
“那不是很好吗?于公于私,都要拜托您照顾小女了。”老妈!你说得这是什么话?!你还算是我妈妈?
四个人转过身去,听得到他们在说“什么时候办婚礼?”“哪天是个好日子?”留下我们两个任人宰割的绵羊。

“物流,思想集中一点,现在正在补习。”唉,第二天我还是被这个魔鬼抓来补习。现在就这样,如果,万一,假如,不幸和他结婚的话,我岂不是要补一辈子英语了?我冥思苦想做着题目,这一个个字母就象是苍蝇,绕得脑袋嗡嗡叫,实在是讨厌。
“明日香,要不要和老师去喝酒啊~~~~~~”魔鬼的爪子不知何时搭在我的肩上,柔柔的语句就在我耳边轻轻萦绕。
“啊,啊,老师,我,我才17岁,还,还未成年。”慌什么慌,不过是搭个肩,再不过就是他的嘴巴离我的耳朵近了些,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明日香,你还真没用哎。
“那么,外宿好不好,跳舞好不好,XXX@@@%%%怎么样啊?”越来越变本加厉了,我的心扑通扑通直跳,暖暖的风吹得我耳根痒痒。
“不,不,不行!!!!”我大叫。紧张死了,紧张死了。
“好!就这么决定了!‘才17岁就被那种男人带到那种地方去,决不能把女儿嫁给这么危险的人’。这么一来,婚约就解除了。呵呵,我很厉害吧。”他完全陶醉在自我中。敢情我又被耍了。
“越快越好。就今天晚上吧。”喂喂,你怎么老是自做主张,我有答应过你吗?

“明日香,你这么晚了要去哪里啊?”老妈拿着饭勺从厨房里冲出来。
“去和老师约会。”我照本宣读。
“那也不用穿那么华丽啊。”我充耳不闻,直往外冲。

记住,穿得越华丽越好,还要说是跟我去约会,知道吗?唉,最后还是乖乖听了他的话。

哎哟,都是老爸啦,说什么为了他的生意,就这样把自己的亲生女儿给卖了。无情的人啊。我一屁股坐在喷水池旁,这里是我们约好的地方。

“很好,很好,看来你有照我的话去做。”他什么时候来的,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想吓死人啊。
咿?他好象有点和平时不太一样?头发的颜色怎么这么淡,是银色的吧,染的吗?瞳孔怎么是红的?哇,平时都穿西装,其实他穿得随和一点真的很好看。
“你在看什么?我的脸很怪吗?”他笑起来那么的温和,让人不觉心神荡漾,我以前怎么没觉得?
“不,不是,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话出口我就后悔了,要死了,明日香,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看吧看吧,人家笑你了不是。“你别高兴得太早,一个男人被人说成漂亮可不是什么好事,我是在骂你。”我要挽回一点面子。
“没想到你说话这么损。好,我们走吧。”去哪里?我又没说要跟你走。
“干吗不动?走吧,人很多,容易走散,离我近一点。”他伸手把我勾近身边。
他用古龙水吗?平时都不知道啊,大男人还用香水,真俗。不过……真的很好闻……
“老师,你的头发……”
“这是本来的颜色,平时是染的,还有眼睛也是,晚上戴隐性眼镜妨碍视力。怎么,吓到你了吗?”从那红色眸子里投来的目光让我眩晕。
“没有,没有,很好看……”最后三个字的声音连我自己都听不见了。

我们走进一家酒吧,他点了一杯鸡尾酒给我。“哇,这酒的颜色真迷人!”我惊喜地喊到。“你真是个乡下女孩。”他脸上挂起一抹讽刺的笑意,在迷乱的灯光下若隐若现。明日香,镇静点,镇静点。
我捧起酒杯要喝。“慢着!”他叫到,随即拿出一大本书,“解一道题才准喝一口。”啊~~~~~这个白痴,那么好的情调下他居然会拿出英语书,白痴白痴白痴!!!
哼,别说一道,十道二十道我也能解开!老板!!拿酒来!!!

恩?这里是哪里?可以听到心跳声,好熟悉哦,很安心。

“哇~~~~~~~~~~~~~”
我睁开眼,居然发现我在饭店的客房里,而且还趴在那个白痴的身上睡着了。呜,我才17岁,我还是少女,我不要那么早就…………
“干什么呀,耳朵要聋掉了。”他还是那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声音带着哭腔,我想我的脸一定是蠢到极点了,大概跟被凌辱过的没啥两样。
“难道你想一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肮脏的小旅馆里?”他伸过手来。
“啊,你要干什么?”我直往后退。
“不干什么,”他的手搭上我的额头,“你可真厉害,一口气喝了12杯。想吐吗?头疼吗?”
“不会~~~~~~~~”我觉得自己象是只惨兮兮的小猫。
他看了我一眼,走到窗边,刷地拉开窗帘。“物流,你过来看。”
窗外是华灯绽放的城市,从饭店高高的俯视下去,是镶了钻的黑天鹅绒,晶莹剔透,美丽极了。
“呀,真是美极了。”我早忘了刚才的凄惨样,“你知道吗?我一直梦想能够和至爱的人一起欣赏如画的夜景,例如香港、纽约、新加坡……”
“还有还有长崎、函馆的跨海大桥。”他笑着说。
红色的瞳孔中流动着异彩,是窗外景象的倒影,我仿佛可以从他的眼中看到整个城市。那么摄人心魄的眼神…………

“物流同学,怎么样,今天早上回家你父母怎么说?”诸薰老师从背后匆匆赶上来。
“…………”我拿出一个神符放到他手里。
“这是什么东西?”
“安胎符……是妈妈求来的……”我真恨不得钻到地里去,唉,世上竟有这样的老妈。
老师的脸一下子从耳根红了起来。“这个……这个……”

“瞧啊,瞧啊,就是他们两个,昨天晚上我看到他们一起进了饭店。”旁边有人突然这么说。
“啊,真的真的啊?我说诸薰老师怎么没有女朋友,原来和物流早就有一手了。”
“真不要脸,为了提高自己的英语成绩居然和老师搞在一起。”
“是啊是啊,现在物流的英语成绩应该会变好吧,真是的……”
人群里爆发出一蔟蔟细碎的语言,恶毒的语句从四面八方射来。可是,可是,我们什么也没有做啊,你们,你们不要这么说,我,我……
“哎呀,早知道就让我妈把我生成女的了,女生真占便宜!”一个男生大声说。周围所有的人都开始笑。求求你们,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碰!那个男生被一拳掀翻在地。
“很遗憾,即便你是女生,我也不会看上你的。”诸薰老师冷冷的看着他,“物流·明日香是我的未婚妻!这样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吗?”
什么?骗人的!不是这样的!我完全傻掉了……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和老师一起坐在草地上,刚好打预备铃。
“打预备铃了,你不进去吗?”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抚平起伏的情绪,如果他在我的面前的话。
“没关系,晚一点进去大家都会比较快乐。”他的右手在流血。
“把手伸出来,我给你包扎。”我低垂着眼帘,以往的火暴今天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了。
“你骗人。”
“什么?”
“你刚才说我是你未婚妻的事,是骗人的吧。”我已经控制不住眼泪了,“你这个白痴,即便他们再怎样也不用打人啊……”那些眼泪不是从眼睛里流出来的,而是从心里,从心底里……

一双柔和的手慢慢扶上我的脸,轻轻地抹去我的眼泪,那种似曾相识的气息,慢慢,慢慢地靠近……心说,心在说着喜欢的时候,那就是爱了。

“叮————”
他猛地推开我。“上课了,我要进去了。”
“等一下,如果,如果,我不是学生,你不是老师的话,老师,你,你会喜欢我吗?”什么矜持,什么傲慢,我已经顾不上了。
“如果这种事情我想也没有想过,很不现实,有时间想如果,还不如多花点时间做题,免得又要红字了。”
他转身就走了。

是啊,明日香,他还是个老师,你还是个学生。要理智一点。
可是,可是,为什么眼泪停不下来呢?为什么不可以呢?我不过是爱上了一个叫诸薰的男人而已啊……

“哎——诸薰老师辞职了?怎么会?是不是因为上次打了同学的原因?好象听说是家长会的压力呢?”
“不对,是老师自己主动提出辞职的。”
“好奇怪哦,明日香,你是老师的未婚妻,你一定知道是怎么回事吧?明日香?”
“婚约已经解除了。”我默默地说。老师打了同学被父母知道了,妈妈说那么粗暴的人怎么可以把女儿交给他,于是,目的就这样达到了,可是,我连一点高兴的情绪也没有。
“今天下午又补考,英语补考的同学请到301室。”今天为我补考的,不知是谁,不管是谁,都不会象他那样轻轻地擦干我的眼泪,我……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补考时间为45分钟,内容是长文解读,可以使用字典。现在开始。”

试卷上的字母在我的眼里变的扭曲,涩的眼睛好疼,眼泪又要出来了。可恶,我就说过我最讨厌英文了。
“She watched the night scene in the sky, that girl, she watched the night scene in the sky。Her eyes blured and quietly said:“ I dreamed that I could enjoy this picturesque scene with my beloved person………… ”When all the stumbling block between us disappeared。We can finally free our mind。Can I tell you:“I love you,too。” Once again,let*s restart from the begining…………”
呃?这,这是?
“老师,请问这试题是哪位老师出的?”
“啊,是诸薰老师留下的,他很关心你的成绩哦。”
是他留下的吗?眼睛不自觉地望向窗外,蓦地发现学校门口站着的那个人是熟悉的,是的,很熟悉,他朝这边看过来了,银发丝,红眼眸,是诸薰。
现在,眼前的这些字母,拼出的可是你的心里话?

出了教室,我撒开腿朝楼下跑,推开通向外面的大门,我看见那个红眸的人靠在那里,慢慢地张开手臂,朝我露出熟悉的微笑。那个微笑,我在梦里都可以看到……

我扑向他,紧紧攀住他的肩膀,“老师!补考满分哦——”终于,终于,曾经包围我的气息又回到我的身边。

“从空中看着夜景,那个女孩,从空中看着夜景。那女孩的眼睛迷朦着,“我一直梦想能够和至爱的人一起欣赏美丽如画的夜景”那女孩静静地说,“例如香港、纽约、新加坡……”“还有长崎、函馆。”我开玩笑地说。望着那女孩的眼眸,我的心动摇了,这足以让被冻结的双脚产生移动的勇气吗?当所有的障碍物都消失无踪,当我们彼此的心情可以自由时,我可以这样对你说吗?我也爱你。再一次,让我们重新开始,不是老师和学生,只是奋力奔向最心爱的人的女孩和张开怀抱迎接她的男人,并不是相亲,而是彼此吸引。恋爱是从最美好的A开始的。”

我不会忘记,诸薰用字母在试卷上拼出的告白,我也不会忘记,那个美好的“A”是我们浪漫史的起点。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