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NERV犯罪实录(3) by: D伯爵

2004年03月1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906字 ⁄ 字号 NERV犯罪实录(3) by: D伯爵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61 views 次

葛城美里的陈述
我只能说几分钟,马上要赶去片场。我和真嗣的事……真不愿意讲出来,这种事说起来不好意思。
真嗣这个人我很熟悉,比他太太还熟悉,我这么说你们明白吧。他什么事情都和我说,包括这次的明日香,我都知道,还有别的女人,他从不瞒我,现在想来那正是他的手腕吧。“我在外面有那么多女人,还那么牵挂你,你看我还是最喜欢你。”呵……他就是利用女人的虚荣心,没办法……
啊,对不起,我离题了……我们说到哪儿了?给我一支烟好吗?
还是得从几年前说起,那时我还是在NERV的研发部工作,赤木,啊,也就是现在的部长,我和她是大学同学。她是个科学狂人,可我和她不一样,那时我还年轻,当然现在也不老。我不会把大好青春浪费在实验室里,当时就遇到了真嗣。他帮了我个忙,把我介绍到一个在媒体工作的朋友那里,那人手里有一个广告的企划,托真嗣的福,很顺利的就让我拿到了,主要人家还是看中漂亮的女人。那个广告的外景决定在箱根温泉,整整两个星期,真嗣一直陪着我,忙前忙后,现在想想他可能是有企图的,哎,男人嘛……什么?发生了什么?这需要我讲吗?你今年几岁?
后来嘛,顺理成章啦,片子越来越多,片酬越来越高。怎么说还是得谢谢真嗣,不是他我迈不出第一步,从心底里讲,我很感激他,不然我也就老死在NERV那块坟地里了。我是NERV出来的人,对内部自然比外人熟悉,勾心斗角、暗取机巧、私通曲款这种见不得人的事里头差不多每样都沾上边了,所以这次真嗣的事情,我怀疑。说他男女关系不正常,这个我承认,我就是个例子嘛,这没什么可隐瞒的。说他盗用公款,这个我不信,他的钱都是我这里拿的,怎么可能用公家的钱,呵,NERV的钱到底是属于谁的,六分仪自己都说不清楚……
真嗣从我这里拿钱就像从自己家里拿钱一样,啊,不,他从来不从家里拿钱,他太太也真可怜,自己的男人心里想些啥一点儿都没数,她或许是个好太太,但绝对不是个好女人。真嗣说和她一点都没办法沟通,有时半夜里睡不着只好爬起来测算数据,你说,这种可是男人过的日子?只要能不回去,真嗣就尽量不回去,基本上都是住在我这里,回家的日子我掰了手指头可以给你数出来。真嗣花钱很厉害,很大一部分都是花在别人身上,比如有个叫冬月的老头,经常仗着是真嗣的顾问,拉了他去喝酒,酒钱当然要真嗣出,真嗣也懦弱,从不敢吭声。我说他没用,他也不响,真是可怜人。有什么办法呢,上头人压下头人有几个撑得住的?幸好我走得早。所以我只好给他钱,他拿起来都是几万几万的拿,我也就没想过他会还。能再给我支烟吗?
真嗣的女人缘想来不错。据我所知,他的研究小组里有个叫伊吹摩耶的人,真嗣说这个人一天到晚死缠着他,总想着法儿的来引起他的注意,真嗣不理他。有一天我和真嗣晚上去看戏,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经过NERV本部的时候真嗣说太晚了就在这里住一夜吧,我说好。
我们在真嗣的专属研究室旁的休息室里睡了一晚,第二天醒来已经快八点半了,我很着急,因为当天下午还有通告,现在这样没有化妆根本见不得人。真嗣说:“忙什么?等一下也不迟。”我想想也是,就慢慢地在内室换衣服,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个瘦小的女人在和真嗣说话,看见我出来,上下打量了几下,扭头就跑。
真嗣说:“她就是伊吹摩耶。”我说:“你是故意的吧,你知道她会来才存心要在这里住一晚。”真嗣笑得象个孩子,不说话。我心里多少也有点优越感,就好象打败了情敌的那种。
听说这次的娄子全是伊吹摩耶捅出来了,我猜她是想报复。
啊,你们今天要问得是那个女人吧。呵呵,明日香……对,全名物流·明日香·兰格雷,据说爸爸是德国人,我没见过,想来混血儿应该长得不错。这个人是六分仪的亲戚,死了爹妈,就到日本来投奔他。六分仪平时也挺忙,我敢说他压根儿不想管这事,说年轻人比较好沟通,就把她托付给真嗣。真嗣说这个女人有肺病,还是治不好的遗传病,我想想现在还有治不了的病?总之那人是个麻烦,三天两头来找真嗣,要这个要那个,有一次思乡病犯了,半夜里硬是把真嗣给叫走了。这一走,可就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回来。还有一次,真嗣拿来个戒指,开口就要我花二十万买下来,我说我哪里有那么多现钱,更何况这戒指是真的还是假都不知道。真嗣就闷闷不乐了好久,后来才告诉我,这戒指是那个女人叫她拿去卖的,想来是没钱了,六分仪也不接济。我想这群人真混蛋!有了麻烦就推来推去。
后来怎么样……后来就听说那女人自杀了,真嗣也陪着去了,你说这可笑吗?明日香八成是个疯子,自己琢磨着这种日子没有盼头了,想死,还要拖个人做伴;真嗣也是,怎么就没一点自觉呢?归根到底,这个人太懦弱,偶尔有点心计,也全用在女人身上了。我也不觉得怎么难过,男人嘛,多得是。
其他的,我也就没什么要说的了。对不起,我得走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