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NERV犯罪实录(4) by: D伯爵

2004年03月1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788字 ⁄ 字号 NERV犯罪实录(4) by: D伯爵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17 views 次

凌波零的陈述
我叫凌波零。碇真嗣的太太。我没什么要说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们会以为我没尽到妻子的责任,但事实上我的确什么也不知道。我姓凌波,因为碇君不希望我改姓,他喜欢叫我凌波。这次的事情,这次的事情,真嗣是绝对没有错的!我们共同生活了5年,从来没怀疑过他的人格,我对他工作以及其他女人的事情一无所知。我只能通过我丈夫在家庭里的表现这个侧面来为他辩护。
我是没有父母的孩子,从小就在养父母家长大。NERV的社长六分仪先生和我的养父是好友,有一次他带着真嗣来看望我们,我和他就这么认识了。结婚后我没有工作,看到丈夫被繁忙的工作弄得精疲力尽,回到家里我觉得应该给他点温暖。这样,就只能做一个家庭主妇。
我们过的是穷日子。可我从来没有因为穷对我丈夫有什么不满,我从来不曾怀疑过我的幸福。他做了NERV的项目工程总监之后,钱包里经常放着几万块钱。但那是公司的钱,我从来没想过要。总监工作交际广,人事关系难处理,可能他在外头用了不少钱,可他自己的工资总是分文不动的叫给我。由于交际需要,他常常在外面喝酒,可是从来不会夜不归宿。
他是个对工作极度负责的人。常常工作到深夜,有时我睡了,他还在工作。他心里如果搁着事情就睡不着,好几次我醒来都看见他在书桌前测算数据。我说你不休息怎么行呢,他说我想着这些没做完的我就睡不下去。他很仔细,事无巨细都要亲自过问,我常说他这么下去会把自己拖垮的。我说你让手下人去做吧,你哪里用管那么多?他说你不知道,手下的人能偷懒就会偷懒,不是自己肩上扛的担子他们不会认真工作的。这样的人,你们说他挖自己工程的墙角,说得过去吗?
有好几次我都被他拉来充当跑腿的角色了。新的工程图纸批下来,他自己忙得没时间,就要我去东月先生那里帮他去取。有时我还要到社长那里去送审查书,很远,来回得一整天。这些我都二话没说,自己丈夫为了工作那么牺牲,我做妻子的能说是么呢?
碇君很感激东月先生,说他是个好人。“因为有东月先生,我才能放手去干,喝酒的时候他常常给我提些建议。”他总是这么说。他因为聚会多,总是累得疲惫不堪,好多次回来躺下就不起来了,总是我给他脱掉西服穿上睡衣,他像个孩子一样跟我撒娇。我这么看着他实在于心不忍,我对他说,“你干吗这么认真呢?再不注意身体,会病倒的。”可他说,“话虽如此,可我不干谁干呢?我总想干出点名堂来,才好对得起社长和东月先生的信任。”他的口气非常严肃,这样热爱工作的人,说他在工程上偷工减料,在经济问题上搞鬼,可能吗?未免太矛盾了。碇君多么爱工作,别人总不如在家里的我了解。
说我丈夫在外面有女人,这个我也是绝对不信的。结婚5年,我们还有孩子,难道一个完整的家庭就是搞外遇的理由吗?论谁都不会信的。他是个很老实的人,平时看见了邻居家的女人,也都是尴尬地笑笑,很少和她们打招呼。他总是说别的女人他觉得不干净,这样的人,有可能和女人牵扯在一起吗?他对家里非常关心,虽然我们穷,他自己工作赚钱很辛苦,但对我用钱从来不管,我身体不好,他尽量让我吃好用好,自己能省就省一些。他那么体谅我,我又怎么会把钱随便乱用呢?
再说给你们听吧。上次真嗣生病的时候有个叫伊吹的女人来看他,说是研究室里的下属。那人带了水果来探病,可是真嗣连面都不见三言两语就把人家打发走了,东西也当场给退了。我是想人家老大远的来一次不容易,连门都不让进好像说不过去,可看他的样子那么讨厌,我就不多说了。后来我才知道,那女人经常缠着真嗣,真嗣却不理睬她。我在想,这次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她故意挑拨才造成的。真嗣根本没有错。
就说这次和他一起的那个女人,我从来没有听他说过。这一定是个阴谋。那天晚上他很晚还没有回来,我非常担心。突然接到电话说他出事了,我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赶到医院。看到他孤零零地躺在病床上,对我很抱歉地笑笑说:“对不起,凌波,是我自己太大意了。让你担心了。”所以我说那一定是个阴谋,那女人眼见着得不到真嗣,就想连他一起毁掉。真嗣是个大好人,那人一定是利用这点,才骗他和她一起自杀。
这也是神的安排,害人的人被自己给害死了。
所以就是这样,说真嗣他盗用公款,说他在外面搞女人,这些在我看来都不可能。唯一可能的就是有人觉得真嗣很老实,好欺负,故意把自己的错栽赃到他头上,最后借机想杀人灭口。我是他的妻子,我说的话你们可能会认为我在包庇他,但我问心无愧。无论用什么样的借口去污蔑他,我只相信我自己的判断。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