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NERV犯罪实录(2) by: D伯爵

2004年03月1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373字 ⁄ 字号 NERV犯罪实录(2) by: D伯爵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68 views 次

伊吹摩耶的陈述
碇先生这次出的事,即所说的“贪污”,也就是盗用公款,我们去年就知道了。我们内部的人他怎么能瞒得过呢?这钱是倒卖LCL得来的,我们起先并不知道,不过他花钱太不正常了,一眼就能看出是有问题的。
不过我倒也想,这次的事情冬月先生也不对。一星期准得和碇先生在外头和两次酒,据说酒钱全是让碇先生给的。在碇先生说来,工作是冬月先生介绍的,他又是自己的顾问,情面上怎么能拒绝呢?碇自己并不喝酒,也不怎么喜欢,不过这人懦弱,对冬月先生是不敢说半个不字的。所以为了张罗酒钱,他大概也是在没有办法之中煞费苦心的。
我知道,作为一个重要工程的总监,六分仪社长是给了碇先生一定的交际费用的。那时社长是这么说的:“我们这个公司的经济大权被SEELE牢牢抓着,交际费也拿不出多少来,希望总监方面务必把总数控制在每月五六千才好。”这个数目大概碇先生和冬月先生一次就花完了,这么几个前是根本不济事的。
有一次他和冬月先生到街上去,第二天很晚才来上班,说:“我的头疼死了,冬月先生我实在陪不起他。左一家右一家地串那些不三不四的酒馆,泡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不象话!我若先走,他就发火,这还有治吗?”他常说这些花,我们听着,心里想:酒鬼可真是些蠢货!
做这些事情需要钱,碇先生就得想办法弄。所以依我看,花掉了擅自倒卖LCL的钱,他大概并不认为是不应该的。他就是这个样子。花在女人身上的钱也不在少数。不过实际上他是挺寒酸的。老婆孩子穿得破破烂烂,他太太蓬头垢面,连点胭粉都不擦,说得难听点,简直想贫民窟里得老太婆,样子倒是长得不错,孩子也挺好看,就是营养差,脸色不好。
让老婆孩子过这样的日子,自己走在大街上却神气得很!男人真不是东西!我也佩服他太太,亏她能老老实实受着。我们常在背后笑:“他太太真可怜,摊上这么个当家的。”
碇先生是和好几个女人有关系,对我也十分亲切。只有我们两人一起的时候,他说得可好听了。什么“工作时有你在身边就显得快活”,“我若结婚,就找你这样的人”。他这么一说我也是高兴的。可是我总有些信不过他,他这人太世故,总之吧,使人感到不那么真实。有一次我说:“我看碇先生不象是没有结婚的人。”
去年秋天,大概是十月中旬,碇先生感冒已经几天没来上班了。我想,他孤零零一个人住在公寓里,一定很不方便,就买了点水果去看他。本打算替他洗洗衣服、做做饭,所以连围裙也带去了。水蛭走出来一个邋邋遢遢的女人,为我是谁。我怎么想到这么个破衣烂衫的女人是碇先生的太太!
我问:“碇先生住这儿吗?”
“我男人感冒了,现在休息呢。”
我吓了一大跳,弄得莫名其妙:“您是碇太太吗?”
“我是。您是哪一位?”
“我是NERV的伊吹……”
碇太太听我这么说,就朝门里喊:“他爸爸,NERV的伊吹小姐来了……”弄得我目瞪口呆。碇先生也不让我进屋,只是叫他老婆传话,问我什么事情,我说是来探病的,老婆传他的话说过两天就可以上班了,就这么三言两语把我打发走了,连屋都没让我进。
打那以后,碇先生对我就不客气了,工作上尽找我碴。探病却惹出这么大火气,我还是头一遭,就因为一向他对我扯的谎被戳穿了,他为了遮丑,反而把我训了一顿。我看男人真实一钱不值!
这次出了事,我担了很大的嫌疑,碇先生疑心是我向社长告得密,天晓得,我哪里知道冬月先生会报告社长?他自己对我那么坏,反倒疑心我报复他?你说滑稽不滑稽?他说得那些话可以活活把人给气死!
就在那之后不久,我看到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场面。那是星期天,因为实验室的数据来不及整理,星期一又要出报告,我和青叶君商量着星期天一早去加班。我是早上八点半到实验室的。
实验室的最里面有两间和室,一大一小,是用来给值班人员做休息室的。我漫不经心地走进大房间,没想到碇先生正穿着睡衣坐在窗台上抽烟,他转过脸来笑嘻嘻地说:“早啊,你来做什么?”我没好气地说:“正准备整理数据呢,您也来帮帮忙吧。”屋里还铺着被褥,我拿不定主意到底是进去还是不进去,就在这时候,里面小间里走出来一个女人,也穿着睡衣,约莫二十七八岁光景,个子不高,样子有些倔强,给人病态的印象。大概这次自杀的那个什么明日香就是她吧。我吓了一跳,回身一口气跑下楼,又憋气又窝火。想到那房间他们睡过,被褥他们用过,就令人作呕,连在这里工作都觉得讨厌。
我觉得碇先生喜欢搞神秘化,谁也不会把有老婆孩子这种事情保密,可是他就真心要保这个密。我知道他有个当音乐家的外室,还有这次出了事的明日香,他都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关起门来享受。他生活里有一部分别人不知道,对他来说是一种乐趣。
所以,碇先生就是讨厌别人泄露他隐藏在心里的秘密。泄露了秘密不仅仅是秘密的问题,同时也等于暴露了他这个人的真面目。所以他拼命保密。虾和螃蟹必须生活在一个硬壳里,因为里头很软,必须靠外边的硬壳过活。碇先生也是软弱的人,实际上是个毫无自信的懦夫,只有用一个外壳套起来才能活下去。
这次后不久,就是NERV起诉他盗用公款之后,就听说了情死事件。我相信碇先生决没有想死。他不是那种会想到自杀的人,与其死,不如逃跑来得爽快。我并且觉得,他特地制造了这么个事件,说不定也是有什么计谋得呢。
若要我说点结论性的意见,我认为着次的问题大家都有责任。六分仪社长的经济卡得太紧,该出的交际费也没有;冬月先生不检点,总是和碇先生去喝酒;碇先生也有他的难处,不能把冬月先生当假的;就是碇先生的太太,如果早点小心,也会想个办法不让男人和那么多女人发生关系,落到今天这个四面楚歌的地步。就是说,碇先生陷进泥潭里谁都见死不救,事到如今却七嘴八舌地说东道西……要知道,EVA型机械人自开发以来为NERV创下多少利润是有目共睹的,可是谁也不说一句好话。不管怎么说,现在是赚钱了,赚的钱社长揣进腰包,光追究别人呢盗用了公款,是不是也有点滑稽?
不过,这里面的问题太复杂了,又是女人又是钱,不是我一两句就能说清楚的。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