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夜空中指引旅人方向的星光(9) by: [台湾]SOUJIROU

2001年07月18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724字 ⁄ 字号 夜空中指引旅人方向的星光(9) by: [台湾]SOUJIRO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13 views 次

Chapter:9

第九话 I need you.

 

--------------------------------------------------------------------------------

回收的工作组花了许多工夫才将Shalgiel瞬间造成的杰作挖开,
甚至连低爆量火药都用上了才让冰中的插入栓露出来,
好不容易才将初号机中焦急的真嗣和贰号机中些微脸红的明日香拖出。

「明日香你的脸好红,贰号机里太冷了吗?」

「大笨蛋!」

看到眼前的少年和少女,工作人员的疲劳暂时消失了,
即使工作尚未结束工作人员们脸上都还挂着笑容,
并竟还是孩子,要他们承受保护世界这种重担太沉重了,
幸好他们还没失去笑容。

雪,还在缓缓的降下,白色如尘的雪。

GEO-FRONT的地面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银白色,
连本部的金字塔也悄悄的改变颜色。

气温下降了十度左右,即使是做粗重挖冰块的工作也不会汗流浃背,
甚至有些冷呢。

远方仍矗立着高耸的冰十字,
工作的人们除了必要的文字外,彼此的对话都极少,
但是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少有的微笑,
或许是想起了过去美好的回忆,
第二次冲击前与所爱之人一起赏雪的回忆,
或许是见到了新的希望,
仍不断怪罪少年的少女,大家心里隐约都能感到两人之间的互相关心之情,
少年少女,他们是第二次冲击后人类的新希望,
看着他们,人们的嘴角更是上扬了。

这场雪,下的好温暖。

--------------------------------------------------------------------------------

「你要跟着我到什么时候?」

「可是...明日香刚醒来真的不要紧吗?」

「你的更衣间在另一边!」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大笨蛋!」

接着,真嗣就被比AT力场稍强一点的强大力道给踢了出去。

(唉~这么有力气看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真嗣走进男子更衣间准备换下身上的战斗服却发现了贴在他柜子上的纸条,
彻留下给给他的纸条。

                                  
 如果你看到了这张纸条,那代表你已经成功歼灭使徒回来了,如果你被 
 打败了那这张纸条我就白贴了,哈哈,恭喜你真嗣,这是你跟初号机独 
 力歼灭的第九个使徒了吧?顺便也恭喜你把第二适格者吵醒了,世上还 
 是有人非常需要你的。                      
                                 
                        你的朋友 赤城彻 

见到贴在柜子上的纸条,真嗣一时百感交集,
上一次有人贴纸条在他的柜子上是什么时候?

击败使徒了,但......

这似乎是我被需要的唯一原因,当个EVA的驾驶员,去跟使徒搏斗。

如果我不再驾驶EVA又会到哪里都不被需要吧?

明日香...她需要我吗?

为什么我会觉得明日香她需要我?

明日香总是高高在上的嘲笑我,过去不都是这样吗?

但是今天明日香给我的感觉似乎不太一样。

班长也说,但是我仍然......

明日香醒了,也恢复过去的自信了,她大概不再需要我了。

如果这样,我宁愿明日香继续沉睡下去......

真嗣边想边打开置物柜,置物柜门的另一面又有一张纸条静静的等着他。

                                  
 卡!想到第二适格者需要你就够了,你就可以让你那过分发达的思考暂时 
 休息一下了,如果我从你昨天的言行判断没猜错的话,你一定又会自以为 
 是的往阴暗面思考。                        
 P.S 爸爸,下次说那些话记得把通话模式改成EVA间通信。    
                                  
                               碇彻 

真嗣的脸跟着他愈往下看非红色的部份就愈少, 
他慌慌张张的撕下纸条换好衣服后就往外走,
不论彻是否有意,他的纸条成功的让真嗣没时间思考额外的事情。

等到真嗣走出更衣间正打算找彻解释时,却发现明日香已站在更衣间外头。

「明日香?」

「慢吞吞的家伙,终于换好了吗?」

「嗯...明日香你在等我吗?」

明日香号惨遭被击沉,脸再次瞬间沸腾。

「谁...谁在等你啊?我只是来这里买饮料的而已!」

「你以前不是说贩卖机的饮料都很难喝吗?」

「笨蛋!我现在想喝不行吗?咦?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为了打破目前的窘况,明日香赶紧转移话题。

「啊!这个没什么啦。」

「拿来给我看!」

「不可以啦......」

真嗣的阻止并没有达成什么功效,明日香一把就将真嗣手中捏皱的纸条抢了过去,
但是当她将纸条拉直逐字逐句的了解了纸条传达的意思后,她宁愿继续刚刚的脸红。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我就说不要看了嘛......」

「都是你这个大笨蛋不关通信器」

「对不起......」

「难怪刚刚每个人看到我都在偷笑!都是你这个大笨蛋笨蛋笨蛋!」

「精神不错嘛,明日香。」

「两个人都着凉了吗?怎么脸都这么红,发烧了吗?」

「啊!伊吹小姐,青叶先生。」

「怎样?真嗣,右手还好吗?」

「有点使不上力而已,应该没问题。」

「明日香的气色看起来也很不错呢,跟之前简直是无法相比,再住院观察两三天应该就可以回家了。」

「不要!」

明日香坚定的语气让在场的另外三人都吓了一跳。

「我不要再睡医院了,我要回家!」

「可是...明日香......」

「我不要再到医院了,我不管啦,我不想再待在医院了。」

「明日香,不要任性......」

「哼!」

「既然这样的话,那真嗣你就要负责照顾明日香了。」

「啊?嗯...我知道了青叶先生。」

「可是......」

想继续说下去的摩耶,却被青叶按住肩膀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相信真嗣吧。」

看着真嗣和明日香离去时的身影,摩耶的态度也软化了。

「好吧......」

--------------------------------------------------------------------------------

在明日香的坚持下,她成功的争取到了回家的权利,
作了简单的检查确定两人的身体状况都没大碍后,
在NERV吃过简单的晚餐,美里就载着她和真嗣回家了,
但是美里只载他们到门口,就宣称NERV还有许多的事待解决离开了。

虽然逐渐恢复了,但是这个家依旧不完整。

值得庆幸的是像是为了庆祝明日香的苏醒,
电视机奇迹式的好了,
数天没看电视的明日香立刻粘在电视机前不肯离去,
直到真嗣看时间晚了,劝她大病初愈要早点休息明日香才去洗澡睡觉。

「晚安,真嗣.....」

「晚安,明日香......」

等到明日香似乎熟睡后真嗣才去洗了澡,
洗完澡后的真嗣看到几天没整理乱成一团的公寓决定先收拾后再就寝。

纷乱的餐桌,
真嗣叹了口气后开始收拾,
但是当他将不知是前天或大前天美里喝的啤酒罐丢进垃圾桶却听到了明日香房间里传来的惨叫声。

「??~~~~~」

「明日香?」

被明日香吓的冲进明日香房间的真嗣看到明日香坐在床上抱着枕头痛哭,
听到真嗣的声音后,明日香整个人扑到他怀中痛哭。

「不要不要我,我已经无法驾驶EVA了,妈妈也不要我了,如果连你都不要我了,那全世界就没有人要我了。」

「明日香......」

(作恶梦了吗?)

(明日香果然还没好......)

「我不会不要你的。」

明日香像没听见真嗣的话继续在他的怀中哭着,
紧紧的抱着真嗣,像怕他会逃走一样。

(明日香...她在发抖。)

(明日香的肩膀好细小......)

(以前明日香总是高高在上都没注意到。)

(好象...一压就会承受不了。)

真嗣情不自禁的抱住明日香的肩膀,
渐渐的,怀中的明日香不再抽绪,渐渐地平静下来了。

「明日香?」真嗣低声的问着。

「睡着了吗?」

真嗣把明日香的身体放平回床铺上,
终于看到了明日香的脸,脸上有着十几条泪痕。

真嗣心疼的捧着她的脸,
替明日香擦掉泪痕。

过了一会,真嗣准备起身离开。

(可是...要是明日香又作恶梦怎么办?)

思索了一会,真嗣决定今晚先暂时忘掉明日香房门上的擅入者死的警告。

--------------------------------------------------------------------------------

第二天的清晨,今天第三新东京市的清晨一样和平。

有些东西似乎起了些微的变化,
今天美里家最早起来的不是真嗣,而是明日香,
昨夜为了安抚明日香几乎只睡了半个晚上的真嗣仍趴在明日香的床边尚未醒来。

(笨蛋真嗣整晚都在这里吗?)

(哼!忘记了擅入者死的这条规定吗?)

(看本大小姐怎么好好整你!)

(...算了,放他一马好了。)

(整晚都趴这样睡一定很不舒服吧。)

这时的真嗣突然动了一下身子,吓得明日香立刻躺下假装仍在熟睡。

(咦?还没醒吗?吓我一跳,这个大笨蛋。)

(奇怪?我干嘛要躲啊,真是个笨蛋......)

(这样一直偷看他的睡像真奇怪......)

(哼!之前他一定也天天偷看我睡觉的样子很多次,就扯平吧。)

(他睡觉的脸真有趣......)

试探了一下确定真嗣仍熟睡的明日香又坐起身,
突然她恶作剧的想法闪进她的脑海,看着真嗣的脸突然想闹闹真嗣,
她开始摸摸真嗣的脸,弄他的头发,甚至捏他的脸。

(唉呀,要醒了吗?)

真嗣不耐的将脸转了方向,只是他仍未醒来。

(嘻嘻,好有趣。)

(啊~不好。)

这一次使力太大,终于把真嗣弄醒了,
明日香又立刻的窜回被窝装睡,还好,真嗣似乎没发现她醒来了。

「啊...天亮了......」

「明日香...还没醒吗?」

看着床上仍装睡的明日香,真嗣不禁联想到那段可怕的日子,
那段明日香昏睡不醒的日子。

又想到昨晚明日香害怕惊恐的样子,
真嗣习惯性的又伸手帮明日香整理头发,抚摸她的脸庞。

睡着是可以假装的,但是如果是脸红的话就无法克制了,
明日香知道自己的脸温度已经明显上升了,再装下去是不行的。

「笨蛋真嗣,你在干嘛?」

「啊...对不起...这个...抱歉......」被明日香突然睁开的眼睛和质问吓到,真嗣语无伦次的对不起。

「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趁我睡着的时候偷摸我的脸?」感觉用言语闹真嗣一样有趣的明日香继续咄咄逼人。

「因为...这个...之前在医院时候的习惯一时......」

「什么!?我在医院的时候你都趁机!?」

「啊...不是...对...对不起......」可怜的真嗣完全词穷了。

「嘻嘻,干嘛对不起啊?我又没说不好。」明日香顽皮的笑着对真嗣说。

「咦?」

「这件事就跳过,我们来讨论另一件事,真嗣,你忘记门口的擅入者死了吗?」说着说着明日香开始面露凶光。

「我没忘记,可是...明日香昨天晚上的样子我不放心......」

明日香号再次惨遭击沉。

明日香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一切,
明日香的脸温度逐渐上升,快烫的可以煮开水了。

「我有没有看错啊,明日香,你的脸好象在冒烟??」

「笨蛋!快点滚出去,我饿了!快点去弄早餐!」

「哎哟,好啦好啦,不用那么大力啦。」

用力将真嗣推出房门关上门后,
明日香红着脸倚着门喘了一口气,
等一下再出去吧,等砰砰乱跳的心恢复平时正常的速率再出去见那个大笨蛋,
明日香是这样告诉自己。

「真像个笨蛋......」

「明日香~早餐好了~」

「好啦好啦~大笨蛋。」

好不容易调适回来的脸色,在听到他的声音后再次回复。

--------------------------------------------------------------------------------

吃过早餐后,明日香跟真嗣到了NERV,
却得到了今天实验暂停的通知。

「耶?实验暂停了?」

「因为Shalgiel造成的破坏到目前为止还没完全清除,所以今天的实验取消,你们可以休息一天。」

「喔,是吗?」

「那我们两个今天要干嘛呢?」

「随便走一走,逛一逛啰,市中心的商店都关了,但是商店街还没关嘛,对了对了!商店街里有一间拉面店,真的是不错,唉~说到这个就有点心烦,好是好啦,可是就是贵了一点,不过明日香刚好,真嗣你就带她去庆祝一下也无妨,唉~为什么薪水不能再调高一点呢?物价不断上扬可是NERV的薪水却没有照着物价水平更动,结果害的我连吃个东西都要斤斤计较,真是......」

看着眼前的摩耶不断嘟嚷着抱怨出一大串的话,
真嗣跟明日香都看呆了。

--------------------------------------------------------------------------------

疏散后,第三新东京中学自然停课了,
对于明日香和真嗣来说除了上课外就是NERV的实验,
今天的实验暂停意味着这一整天他们都可以无所事事了。

市中心的爆炸后,能够购买物品的地方只剩下市中心外围仍有少数的商家苟延残喘,
不然就是在GEO-FRONT入口处的NERV直属商店街,
这是为了NERV职员而设立的,只要NERV仍在商店街就没可能关闭。

真嗣和明日相走在商店街之中,
明日香像是睡了太久而精力过剩一样,拉着真嗣到处看东西。

这个如何?

这件衣服不错吧?

真嗣不违逆她的意思,只是嗯嗯嗯的回答,
但是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赶快替荒废了好一阵子的冰箱采购。

「第一次看到伊吹小姐抱怨啊。」

「是啊,谁叫日本的公务人员薪水总是赶不上物价水平呢?」

「喔,没想到明日香也会注意到这个啊,以前我都以为你不晓得这些事。」

「笨蛋,本天才大小姐会有没注意到的事吗?」

「真嗣,我饿了,快去找伊吹小姐刚刚说的那间店。」

「咦?你不是才刚吃早餐吗?」

「你管我!我就是饿了!」

「好吧,那只好下午再去采购了。」

「采购什么?」

「采购民生必需品啊,前一阵子都没采购,今天早上能做出早餐还真是万幸。」

「什么嘛,我不在你就什么都不行啊?真嗣。」

「不是这样啦...是因为......」

「真是不老实。」

(嘻,今天早上的报仇。)

--------------------------------------------------------------------------------

「欢迎光临!」虽然客人少了很多,但是面店的老板仍活力十足的招呼这两名今天第一进来的客人。

「请问要点什么?」

「请给我一碗叉烧面,明日香你呢?」

「我要特大碗馄饨面,打五个蛋花。」明日香点了特大碗的面,很难想象她大约两小时前才吃过早餐,看样子她是要把昏睡这段时间的份都吃回来。

「明日香你吃这么多啊?」

「要你管!」

面店老板开始煮面,听着真嗣和明日香的对话不禁笑了出来,
他边甩着手上的勺子沥干面上的汤水一边问。

「馄饨面的热量是很高啊,这位小美人不怕身材变形走样吗?」

「不怕。」

「喔?真的不怕吗?不怕到时候没人要娶你?」

「就算我身材走样变形也没关系,有一个人一定会娶我,他要负责娶我,负责替我作家事。」

「呵呵,这样啊,小兄弟,她是你女朋友吗?」

「啊!这个...我......」

「看来你以后有苦日子过了,小兄弟。」

「来~你们的馄饨面和叉烧面。」

明日香高高兴兴的吃着面,而坐在她身旁的真嗣却一直低着头猛吃着面不感抬头,
不知是否是因为面的热气,真嗣自始至终都红着脸,
直到吃完面慌慌张张的离开。

--------------------------------------------------------------------------------

「哎哟,好重喔。」

「是吗?那休息一下好了。」

傍晚,第三新东京市内,
明日香和真嗣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正走在回家的路上。

采购了大量的物品之后真嗣本来打算吃完晚餐后再回家的,
但是明日香坚持要先回家,
真嗣问了半天,明日香都只红着脸绕着弯回答,
后来才说出其实是她太久没吃真嗣作的菜,
真嗣不好忤逆她,便一口答应了。

本来是真嗣一人拿着所有的东西,
后来明日香看不下去,意思性的替真嗣拿了两袋最小的东西,
但是走一走之后明日香又喊累了。

「真是的,以前都没发现NERV跟美里公寓这么远。」

「以前都是美里??载我们回去的,都不知道用走的要这么久。」

「那好点了吗?明日香。」

「果然生病刚好就出来还是太勉强了,真糟糕,这样回去会太晚来不及煮饭。」

「......」

「这样吧,我背你。」

「什...什么?」

(这个笨蛋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积极了?)

(算了,反正在他背后他也看不到我的脸。)

「好吧,你转过去。」

「嗯......」

真嗣转过身蹲下让明日香能够趴到他的背上,
明日香略为犹豫了一下就接受了真嗣的好意。

「真.嗣~」

「什...什么事?」

原本说出要背明日香就让真嗣下了很大的决心,
并调适了一阵子才正常的说出口而没害羞。

但是等明日香真正趴上身又是另一回事,
背上传来丰满的感觉,耳边明日香说话时的吹气,
真嗣有点后悔刚刚擅自作出的主张。

但是又有点高兴。

「没事,嘻嘻,脸红了。」

「嗯嗯......」

「?,真嗣,我会不会很重啊?」

「还好啦,不算太重。」

「是吗?早知道我刚刚就少吃一点......」

被真嗣背着,想到这一点明日香害羞的将头埋进真嗣的背,
还好,还好真嗣现在完全不敢乱看乱动。

路灯,一根一根的亮起来了。

背着明日香的真嗣似乎话少了点,
只是默默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而明日香也是默默地在真嗣的背上享受着真嗣的温柔。

就这样静静的走下去,
只有彼此扶持,彼此需要的走下去。

明日香?

嗯?

现在是时候了,我害怕说出这件事。

但是,抱歉,我还是得说,

其实我已经压迫心中很久很久。

但是在我的深处,有些陌生的感觉正在滋生。

我感觉到......不像过去的感觉......

这让我恐惧......我可能不是我......我不是我心中认识的我。

我们之间的一切一切......我该怎么说呢?

你说呢?我们是不是来自不同的世界?

正因我每个呼吸的气息都是只为你而继续,

如果失去了你,我无法面对自己的生命,我无法活下去。

我真的好害怕......

这世界再也没有事情能够安慰我们......

如果我不属于你,我能是什么?

我不能成眠,无法感受,

我的意识也几乎失去,

甚至在痛苦中也无法哭泣,在这刻流不出任何眼泪,

我了解了,我俩是不同的,

这使我悲伤呢......

只因为,我俩的梦不会在今生中实现了。

所以我必须让我们解脱,

我永远永远无法成为你所求,

如果有一条路超越过痛苦,

那我将为你找寻它,

我会承受这打击,是的!我要挑战它。

但这是个不可能存在的梦......

如果我不属于你,那我还能是什么?

轻微的抖动传到了真嗣的背部。

你在哭吗?明日香......

对不起,又伤到你了......

一只手温柔的轻轻按住真嗣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

明日香......

我知道我曾让你失望,让你受伤,

我一直自己欺骗自己,

我认为除了我自己外我不能为其它人生活,

同样的,我认为,没有人的肯为了我而生存。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经历了所有的痛苦和伤害,

现在是我重视那个爱我甚于任何事物的人。

我希望我可以唤回时光,

为什么呢?我现在心中都是后悔。

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东西,

没有你的信任我无法继续走下去,

我知道,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过去的那段时光。

两旁的路灯不断的向前延伸,本应平行的路灯似乎终于在远处交会了。

远方的些许路灯因为接触不良或电压不足而不断闪烁,
第三新东京市今天依旧冷清,
除了飞舞在路灯旁的飞蛾外就只剩下少年和少女而已,
路灯把少年少女的影子拉的好长好长,
长长的影子慢慢的往家的方向前进,
渐渐的,影子消失在路的尽头完全看不到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