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夜空中指引旅人方向的星光(7) by: [台湾]SOUJIROU

2001年07月18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14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240 views 次

Chapter:7

第七话  复活的仪式

--------------------------------------------------------------------------------

第一脑神经外科

303

?????.???.?????

又回到这里。

「如果有需要再叫我们。」

「知道了,抱歉这么晚了还来。」

值班人员说完就走出了病房,
当真嗣来到NERV医院时医院的工作人员早已下班,
探望时间也早就过了,只是因为真嗣的身分特殊,第三适格者兼碇司令的独子院方才答应让他探病,
但是在半夜探视第二适格者还是让值夜班的工作人员不禁联想这两个十四岁的驾驶员之间的关系,
因此当他走出病房后又用奇怪的眼光看了真嗣一次。

下午时真嗣所坐的椅子还静境地摆放在他下午时的位置,
时间似乎静止了。

(班长叫我陪明日香一整夜有用吗?结果还是一样的吧......)

真嗣不能体会光所希望的,是少女爱情小说中的奇迹,
一个昏迷的少女因少年的温柔而苏醒的奇迹,
希望真嗣的陪伴能带给已失去一切希望的少女一个奇迹。

(明日香......现在在作梦吗......)

(如果能永远躲在美梦里这也不错啊......)

「明日香,你知道吗?班长刚刚打电话到家里来。」

「她问你的现况,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她。」

「冬二的妹妹死了,在疏散后没多久就死了,这都是我害的......」

「班长说冬二他在葬礼上一滴眼泪也没掉,冬二他真是一个勇敢的人,你以后不要再骂他了......」

「明日香你有在听吗?」

「还在睡啊......」

「......」

看着明日香熟睡的表情,真嗣伸手向前替她拨开脸上的头发,
爱怜的抚摸着明日香的脸。

(如果明日香醒来的话,一定会被揍吧......)

(班长说我在明日香的心中很重要,有可能吗.....)

(就是我害的明日香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可能。)

(班长问我,明日香对我的意义......)

(明日香能醒来的话我当然很高兴啊......)

(为什么?这是一定的吧......)

(同伴醒来自然会为她高兴啊,还有是我害的明日香变成这样,当然希望她能好起来。)

(只有这样吗?还有什么?)

(明日香对我的意义......)

安静的病房,稳定的仪器声音,适合的温度,无聊的气氛,
真嗣的眼皮愈来愈沉重,意识也渐渐模糊。

「晚安,明日香......」

真嗣趴在床边沉沉的睡去,
明日香,依旧没有醒来,
303病房内的时间再次凝固,
然后,医院的熄灯时间到了。

在此同时,
有一个人也悄悄地从急诊室转入了隔壁的病房。

--------------------------------------------------------------------------------

清晨的第一道阳光射入303病房,
真嗣醒过来了。

「天亮了吗?」

一整晚都趴着睡姿不良造成醒来的真嗣全身酸痛,
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像是希望能把全身的酸痛都伸展掉一般。

等到他再次站定身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明日香有没有变化。

「还是没用......」

太阳之女,明日香,
今天还是一样,没有与太阳一起醒来,
奇迹没有发生。

「...我要回去了,明日香,下午再见面吧......」犹豫了一会,真嗣终于吐出了这句话。

但是走到门口的真嗣却踌躇不前,
真嗣拉住门把但是却没有拉开它而频频转头望向仍安稳的睡在床上的明日香。

最后,真嗣放开门把,再次走到床前。

「...昨天班长打电话来...啊!我昨晚跟你说过了......」

「她问我,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到底是什么?」

「当时,我没有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想,大概就是同伴或者家人吧......」

说到这里,真嗣停顿了一下,再次伸手抚摸明日香的脸庞。

「但是似乎又不只这样......」

「昨天晚上我梦到了以前的事,不算太久,但是就好象上辈子的事一样......」

「我梦到了以前的我,再还没来NERV之前的自己,那时的我什么事都只会逃避,不愿意接触人群......」

「可是后来我似乎慢慢变了,我变的肯跟人接触,话也比较多了,不再像从前那样内向,好象从你从德国来的时候。」

「可是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又开始渐渐退回到过去的懦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好象从我同步率超越你惹你生气后开始的......」

「后来当你再也不肯醒来我又做错了一件事后我就再也不愿意尝试了......」

「为什么?」

沉睡的明日香或仪器都不可能给真嗣答案,
沉默持续了短暂时间,真嗣自己红着脸说出了答案。

「我...我想我需要妳...你是我的希望,我可以从你身上看到希望...你永远都能活力充沛,即使过去曾经有着跟我一样不好的回忆,你还是能一直表现优秀...我也不知道当初为什么会把加持先生的死告诉你...当初我想的只有把你留在身边而已,害你变成这样我很抱歉...你醒来好吗?我需要妳。」

真嗣静静的等着,观察是否有任何的反应,
只是明日香依旧用沉睡响应他。

真嗣叹了口气,失望的走出病房。

「下午见,明日香......」

碰~门再次关上,
真嗣离开后,病房的除了仪器持续发的哔哔声外,
又响起了一个细小的声音,除非很努力专心去听听不到的声音。

「笨蛋......」

一名接着走进病房的303号病房的医护人员走进看到脑波仪后,
立刻吃惊的往外跑出。

--------------------------------------------------------------------------------

视点:赤城彻

没有颜色的梦,不是黑色,如果是黑色那还算有一种颜色,
但是梦里没有任何的颜色,我在哪里?

我在从小到大陪伴我长大的恶梦里,没有颜色的恶梦,
不断的下坠,不断的下坠,
婴儿的啼哭声,血的味道,冰冷的触感。

小时后没那么明显,我愈长大梦境就愈清晰,
没有颜色的恶梦,
不断的下坠,不断的下坠,
婴儿的啼哭声,血的味道,冰冷的触感,
现在还有-一双窥视我的眼睛。

躺在病床上的彻突然猛然张开眼睛,
即使口鼻上罩着呼吸气他惊恐的喘气声仍清晰可闻。

过了一会彻终于稍微的平静,
昨晚的记忆模糊不清,只记得在操纵六号机而已,
他往窗外望去,视线仍有些模糊,
窗外阳光不太亮。

「现在是早上还是黄昏......」

--------------------------------------------------------------------------------

「彻,你在吗?」

适格者宿舍前,真嗣正敲着彻的房门,
今天NERV完全没真嗣的事,学校停课后真嗣无处可去,
现在的他不可能找零,其它人他又不愿意接触,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也不太清楚的好感,他想去见昨晚跟他说了个无聊故事的少年。

离开医院后他就来到彻的房门敲门,
今天彻似乎不在适格者宿舍,等了一会儿后真嗣决定放弃。

「他跑去哪里了呢?」

就在刚刚真嗣离开的医院里。

--------------------------------------------------------------------------------

昨天真嗣和彻激战过的篮球场今天一样的冷清,
阳光慵懒的晒着场地,没有任何人在场上打球,
真嗣捡起昨天被彻丢在地上的篮球无聊的朝篮框射去,
碰框未进,
真嗣一个人孤单的在场上投球运球,似乎有些明白昨天彻的表情从何而来。

第三新东京市外围的山区依旧像雾岛真名所说的青葱翠绿,
耳朵能听得到从山区里传出的蝉叫声,常夏之国今天看起来似乎非常宁静。

在山区的上方堆积着巨大的积雨云,
夏天雨季快到了,积雨云成长巨大的像一座白色的山一样,
厚重的云堆里可以感受得到不可能听见的雷声和闪光。

近一点的地方,在球场稍远处的一处树林里也同样的传出阵阵的夏之合唱,
有一点不太相同的是一名蓝发红眼的少女倚着树旁看着场上的少年。

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他就会感到亲切,
明明记不起他是谁,但是她的眼睛仍记得他,
那天当他他离去时,她落泪了,
从那天起少女就经常远远的看着少年,感受着暖暖的亲切感。

--------------------------------------------------------------------------------

「明日香醒了?」美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第二适格者在今天早上六点二十三分的时候清醒了。」

「清醒了啊?那就好......」吃惊后,美里感到一阵如释重负的轻松感。

「这件事真嗣知道了吗?」

「第三适格者昨晚在病房逗留了一整夜,但是似乎是在他离去之后才清醒的。」

「是吗?是真嗣的关系吗......」

「这个...还有一件事......」

「什么?」

「第二适格者被发现清醒后情绪极不稳定,她要求再次驾驶贰号机。」

「什么?当然不可以!」

「但是第二适格者不断的拔掉点滴和仪器,刚刚才注射镇静剂睡着而已,她说不让她搭贰号机她会继续......」

「碇司令的意见呢?」

「司令说随她去吧。」

「既然司令都这么说了,那就让她试试看吧,现在能参加实战的只有初号机,如果多一台EVA能实战的话对我们比较有利。」

「还有...先别让真嗣知道......」

「是!」

「呼~醒来后更麻烦啊......」

--------------------------------------------------------------------------------

憋在云朵里水气终于沉不住气,毫不留情的落了下来,
这场雨也同时宣告了第三新东京市正式进入了雨季,
巨大的积雨云毫不吝啬倾洒地泼洒雨水,
原本打着没有对手的无聊篮球的真嗣不得以的被逼近了建筑物里。

雨点重重的打落在第三新东京市,雨的声音盖过了其它的声音,蝉识趣的噤声了,
雨所带来的水气也使得视野变的模糊,空气中也弥漫着低气压所造成的水的味道,
不折不扣的雨幕。

「中午到NERV的餐厅吃好了......」

--------------------------------------------------------------------------------

走到餐厅的真嗣刚好迎面撞上两名慌慌张张走出的工作人员。

「啊,抱歉......」

真嗣连忙反射性的道歉,但是工作人员像没听到似的继续走。

「突然结束午休不知道搞什么......」

「听说是第二适格者苏醒了,而且要做激活实验才紧急召唤我们......」

两名工作人员无心的牢骚却让真嗣呆住了。

(明日香醒了!?)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