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夜空中指引旅人方向的星光(8) by: [台湾]SOUJIROU

2001年07月18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7670字 ⁄ 字号 夜空中指引旅人方向的星光(8) by: [台湾]SOUJIRO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94 views 次

Chapter:8

第八话  神所赐予的奇迹

--------------------------------------------------------------------------------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为什么不让我见明日香?)

重新站在EVA实动实验控制室中的美里回想刚刚在门口被拦下的真嗣,
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坚定自己的意见过,为了见明日香让他被两个保安课干员才架住激动的他,
美里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真嗣,告诉真嗣你是影响她最大的因素所以不能让她见到你?
还是跟真嗣说明日香讨厌你?
以前曾经叫真嗣对事情的态度要积极一点,但是积极的真嗣现在看起来还真是令她难以消受。

最后美里告诉他不要担心,有她在不会有问题的,
等到实验结束后就能让他见到明日香,
听到美里的话真嗣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因为自己的话没什么说服力吧?三号机的时候也曾这样告诉真嗣的,
事实上美里自己也不愿相信自己的话,和那时一样,只是敷衍真嗣的话而已。

「美里三佐,要开始了。」

「知道了。」

实验开始的声音打断了美里的思绪。

--------------------------------------------------------------------------------

「有学姊在就没问题了。」摩耶在见到律子后高兴的说,昨晚六号机的激活实验她和青叶及日向都没参加。

「我不在的时候你也表现的很好。」律子不带任何表情的称赞摩耶,一边说一边敲击着键盘。

「我还是不够成熟,还好学姊回来了。」听到自己崇拜的学姊的称赞,摩耶更加高兴的回答,但是在她说完这句话后立刻又脸色一沉。

「明日香她为什么要这么坚持上贰号机?」

「为了证明自己还有利用价值吧。」

「......」

摩耶听到这句话一时无法接受,但是学姊的话对她来说就是真理,
她不会去怀疑这句话的正确性。

--------------------------------------------------------------------------------

插入栓插入。

插入栓固定完成。

第一类接触开始。

????一???,LCL电化。

神经子插入,结合开始。

???送信,A10神经接续。

神经脉冲接续

同步率2.14%

--------------------------------------------------------------------------------

「果然还是......」

「这种同步率连激活贰号机都不可能......」

「动起来啊!快动起来!快动起来......」

通信器传来插入栓中明日香的喊叫,和槌打操纵杆的声音,
但是没有持续多久插入栓就完全沉默了。

插入栓内的监控摄影机的画面,第二适格者双手抱胸痛苦的在座位上卷曲着,
肩膀微微抖动,没人可以确定是错觉还是第二适格者在哭泣,
直到一颗颗比重比LCL轻的泪珠在画面中一颗一颗的扩散开来。

看在一般工作人员的眼里实在是难以想象,毕竟驾驶员还只是14岁的孩子啊,
14岁就要承受这么大的责任以及这么大的痛苦,
全部的工作人员心情都被感染的往下沉。

「明日香,可以了,出来吧,你已经努力了。」美里对着贰号机下令。

沉默。

插入栓内的监视摄影机显示明日香低着头一动也不动的坐在驾驶座上。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
他们以经失去了一个驾驶员了。

--------------------------------------------------------------------------------

一个原本在发呆的工作人员突然瞥到他的终端机的显示,
地底湖的湖水温度不断下降,这使他感到不妙,
他仔细的观察资料和数据,
地底湖的湖水温度已经明显的下降十五度了,这太不正常了。

他赶忙站起身报告这件事。

在他报告之后几乎所有的资源都用去观测地底湖,
温度仍持续下降,在最底部的温度甚至已经低于零度以下了。

接着警报器像要震碎整个NERV似的响了起来。

「波长为蓝色形式,是使徒!!」

「MAGI判定第十九使徒Shalgiel诞生了!!」日向的大吼回荡在整个控制室。

--------------------------------------------------------------------------------

??~~~??~~~
??~~~??~~~

〔EVA驾驶员请立刻就战备位置!!〕

听到广播,真嗣傻住了,
熏不是最后的使徒了吗?怎么还有使徒出现?

但是现在的情势无暇让他慢慢思考,
明日香还在实验,使徒这个时候入侵的话明日香会有危险,
真嗣毫不犹豫的向初号机的停机坪跑去。

在更衣间换完战斗服的真嗣这时遇到了彻,
他正好走进更衣间。

「彻!快点!使徒来袭了!这样明日香很危险!」

「我还不能参战啊!」

「为什么!?」

「没时间跟你说那么多了,有空再解释,快点去吧,我感觉得到使徒已经很靠近了。」

没错!现在要赶紧阻止使徒。

「报告,发现第六适格者。」

「我的天啊~大叔,使徒都来了你还在报告这种事啊?我只不过离开病房来拿个东西而已。」

--------------------------------------------------------------------------------

「直接降生在地底湖,这个使徒......」美里看着屏幕上已成型伴随着巨大浮冰浮出水面的Shalgiel恐惧的说。

从来没有使徒降生的这么的突然,
尤其是直接降生在GEO-FRONT之中,
上次的第十四使徒入侵到此地造成的破坏全NERV的人仍难忘却。

「使徒开始朝本部移动!」

「真嗣呢?」

「插入栓插入完毕,准备应战。」

「不好!贰号机全面性逆向精神浸蚀,明日香她有危险。」摩耶突然几近哀嚎的大叫起来。

「什么?怎么在这个时候,立刻停止实验!」

「不行!贰号机拒绝一切外界信号,贰号机封闭了。」

「怎么办?」摩耶已经被吓的胆战心惊惊恐的问。

屏幕上漂浮缓慢前进的Shalgiel单眼一闪,一只巨大的十字冰柱立刻成型,
一般传统的热兵器完全无法阻挡它前进,没有时间了,
美里咬着嘴唇下了命令。

「先不要管贰号机!叫真嗣应战!」

「可是明日香她......」

「没时间了!」

「是!」

日向立刻接受了命令,其它人也略为犹豫后开始作出击的作业,
只有摩耶仍不认同的低声啜泣,她的终端机显示,
驾驶员的资料一项一项的断线,目前已无法判断贰号机内驾驶员生死。

--------------------------------------------------------------------------------

视点:明日香

我在哪里?

上方的光是?水面的反光吗?

原来是在水面下,我不是在贰号机里吗?

为什么我又要重回贰号机?

是想确定什么吗?

又回到了这个海洋吗?早上才被笨蛋真嗣吵醒后我又回来了。

就这样让我继续留在冰冷黑暗的水中吧,反正不能驾驶EVA的驾驶员有谁会要。

自以为是的笨蛋,那家伙,

以为是你害我变成这样的吗?

不要脸的家伙,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变成这样是因为加持先生的死,因为同步率下降,因为输给那个人偶,绝对跟你这个白痴一点关系也没有。

失去了母亲,失去了精英的位置,失去了EVA,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了。

那为什么我还活着?

因为你不想死啊,明日香。

你是谁?

你内心还有一个重要的东西,足以支持你继续走下去的东西,所以你不想死。

你是谁!?不要窥视我的内心!滚出去!!!!!

把自己封闭起来是没有用的,这样伤会永远存在的。

闭嘴闭嘴!不要吵我,没有人需要一个不能驾驶的驾驶员,没有人会看着我!!

在你驾驶时,你心里自己就有着那个答案。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烦死了!

在你心里的最深处有着让你崩溃的原因和你问题的答案。

闭嘴......

不管发生什么事,仍会会微笑的等着你的人,在你的心里。

不要再说了.....

记得吗?当你困在冰冷的无限循环思路里时,每天下午的流进你那股暖流。

......

带着你脱离那种冰冷痛苦的深海,带着你回来的那股暖流。

是谁?

是他吗?

是那个笨蛋吗?

是那个无时无刻都在自责的笨蛋?

那个永远只替别人着想的笨蛋?

连D型装备都不穿就跳进岩浆里找我的那个笨蛋?

跟我一样有着同样的伤痕却用不同处世态度活着的他吗?

永远只会听着我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的他吗?

即使我怎么伤害他还是只会道歉的那个笨蛋。

那个随随便便就被那个不要脸的间谍骗了的大笨蛋。

为什么我会崩溃?

是当他告诉我加持先生死讯时我居然没有难过的罪恶感。

是当我被使徒伤害时他居然没来救我,让我被一个人偶救了。

是他在我最脆弱的时候却丢下我去救第一。

什么嘛,那个时候却没来救我......

我哭了,但是泪水好温暖,泪水慢慢的汇聚成了一股暖流,
就像他每天下午来见我的时候一样的暖流,
扥着我慢慢的向水面反光处浮起。

温暖的洋流紧紧的包裹着我,带着我慢慢旋转,慢慢的上升,他的脸也似乎逐渐清晰。

终于知道了吗?明日香。

你是谁?

对不起,明日香......

你是谁,我要谢谢你啊,为什么要跟我道歉?

我相信他会代替我照顾你的......

浮出水面,这里是哪里的岸边?
太阳在海平面上刚升起,金黄色的太阳,好温暖,
阳光和潮湿的海风吹的景物都朦胧模糊,
潮水温柔的带着我到达岸边,海浪一下一下轻轻的拍着沙滩,然后依依不舍的退去。

沙滩已经有两个人在等着我了。

一个是那个笨蛋真嗣,他微笑的站在岸边,
站在他旁边的是......

妈妈!

妈妈.....你在这里!

妈妈...妈妈...我明白了......

你一直守护着我.....

一直保护着我......

--------------------------------------------------------------------------------

第十九使徒Shalgiel前进的速度十分缓慢,这点为NERV争取到不少时间,
GEO-FRONT配备有的武装本来就不如地面第三新东京市的火力,
而Shalgiel的攻击模式正好让传统武器丝毫无法阻止它前进。

它的防御就是低温,攻击也是低温,但这就已经很足够了,
传统武器使用火药的攻击刚好完全被克的死死的,靠近它的弹药完全到达不了燃点,
接着就是看到Shalgiel的单眼一闪,所有的物体都被冰封在巨大的冰十字中。

「真嗣,一定要在它到达天堂之门之前歼灭它。」

「当心不要打的太深入了,从外围想办法破坏他的核心。」

「是......」

初号机拿着步枪静静地在预定位置等待狙击,
靠近了,一千公尺,九百公尺,八百公尺,七百公尺,六百公尺,五百公尺。

「真嗣!开火!」

初号机从伏击地点现身,手上的来复枪开始喷出一连串的劣质化铀弹,
霎时天空就像出现千百颗坠落的火流星一样。

在使徒前方立刻出现一片片发光的八角形将子弹全挡了下来。

「果然还是使徒,AT立场还没中和吗?」战控室里美里紧张的问。

「不行,要中和使徒的AT立场MAGI计算还要十五分钟!」

「那太久了来不及,怎么会需要这么久?」

「这次出战的只有初号机,以往有零号机和贰号机支持中和AT立场。」

「真嗣,你要加油。」

使徒突然停止前进,真嗣略为吃惊的看着使徒的下个一动作,
突然Shalgiel单眼发出双重闪光。

「真嗣!」

「唔.....」

真嗣几乎是立刻带着初号机向左方翻滚,
初号机巨大紫色的机身立刻GEO-FRONT的丛林拉出一道巨大的伤口,
原本初号机所在地立刻耸立两只巨大的十字冰柱前后整齐的排列,
真嗣在翻滚后立刻驾驶初号机站起身再次对Shalgiel开火,Shalgiel这次连AT立场都没展开,
直接直线的面对初号机攻击,冰的十字架像雨后的春笋一样像初号机直线长去,
步枪的子弹只打碎了最前排的十字架,
冰柱成型的速度比步枪击碎的速率还要快,转眼间Shalgiel和初号机间已长满一排的冰十字。

真嗣只能再次闪躲,但是这次的攻击来的太猛烈,初号机闪过了但是初号机握着步枪的右手却被冰封在十字中。

Shalgiel没有给真嗣任何喘息的机会,它的单眼再次闪烁。

「呀啊啊啊啊啊~~~~~~」

真嗣咬着牙猛拉动初号机的右手,巨大的拉扯感随着A10神经的接续灌到了真嗣的脑海中,
冰柱碎裂了,但是步枪已无法使用,更严重的是真嗣的右手也失去了知觉。

「驾驶员右臂脱臼,来复枪损毁。」

强大的撕裂痛楚击倒了真嗣,一声巨响后,初号机跪倒在地面上,
真嗣在插入栓中不断痛苦的喘息。

「真嗣快站起来!」

太迟了,Shalgiel已经发动攻击,即使真嗣忍痛立刻的驾驶着初号机往前跳跃还是先一步的被击中了,
初号机的背部被冰冻结住,看起来就像初号机想要冲出冰十字一样。

Shalgiel的单眼像记者会上的闪光灯一样不断闪烁,将初号机彻底打入冰冷的地狱中,
冰冷的雾气散去之后只看到完全冰封的初号机,重叠生长的十字完全歪七扭八,像是被数十只十字架贯穿钉在其中一根最巨大的十字架一样。

「真嗣呢?」美里紧张的问着。

「驾驶员还活着。」青叶确认了之后回报。

「使徒开始移动。」

无视于初号机的存在,Shalgiel从巨大的冰雕旁轻巧的飘了过去,
它的目标只有一个,NERV终端教义区的天堂之门。

NERV已毫无胜算了,零号机再生尚未完成,贰号机.......

「贰号机......激活!!」摩耶看着自己的终端机,说出了连自己也不敢相信的话。

--------------------------------------------------------------------------------

难以置信的事实摆在众人眼前,原本死气沉沉的贰号机,现在四只扫描眼都发出了活力的光芒。

贰号机和其驾驶员,第二适格者明日香复活。

「明......明日香?」被冰封的初号机内,真嗣惊喜交加的对着突然出现的贰号机通信屏幕发问。

「笨蛋真嗣,连一个简单的使徒也解决不了,还要劳动我这个生病的人出马。」

「明日香小心!」

发现贰号机的不只真嗣和NERV的众人,原本在冰封初号机冰棺旁缓缓移动的使徒停止移动,
用同样单调的攻击模式再次发动攻击。

明日香顺畅的操控着贰号机不断向后翻滚避开一只只阴森寒冷的十字架,
虽然闪躲过攻击,但是位于后方的脐带电缆却被冰粘住了,贰号机一往后翻滚就将脆弱的电缆扯裂了,
Shalgiel的攻击速度也不断的加快,而且Shalgiel像是有计划的不断的将贰号机逼向湖边。

「可恶!完全没机会还击。」

原本这次的贰号机只是要做激活实验罢了,所以身上除了高粒子振动短刀藏在肩部武器仓外,
可以说毫无武装,有谁会想到使徒会来袭?
又有谁会想到贰号机会复活?

转眼间贰号机已被逼到了湖边,四周全是栅栏般的冰柱困住了贰号机,
只要再一发,Shalgiel就能准确无误的将贰号机像初号机一样放进冰棺之中。

「难道没有办法了吗?」看在战控室中人们的眼中,贰号机复活的喜悦还没持续多久似乎就要被终止了。

「可恶!既然这样的话......」

就在贰号机原本的位置,又长出了一只巨大的冰柱,
但是贰号机并没有被困在其中。

一块湖中伴随着Shalgiel诞生的浮冰被贰号机狠狠的踩入水中,
在湖上借着浮冰,明日香开辟了另一条直达Shalgiel的道路,
贰号机不断的在浮冰上跳跃前进,尽管Shalgiel不断的发动攻击,但是它的攻击只是让贰号机有更多的踏板。

同步值低于10%,根本无法起动;不及40%,EVA也就不过是一个会走动的活靶,
从贰号机顺畅的做出踩在浮冰上前进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可以大概知道明日香和贰号机的同步率。

又一发有惊无险的避开,贰号机用极不可能的角度避开了落在旁边湖水中的攻击,
攻击的力量将湖水炸开,喷出的水滴又瞬间被冰冻成冰,就想一朵冰做的花一样,
湖中已开了十几朵同样美丽的冰之花。

贰号机的肩部武器仓打开,贰号机抓住退出的高粒子振动短刀,
又一次攻击,这次的攻击落在贰号机的正前方,
正好!明日香带着贰号机踩着前方的跳板高高的跳向空中。

跳往空中就意味着没有施力点可藉力改变方向,只有一次做个了断了!

「看我的!」

贰号机手中的高粒子振动短刀掷出了,Shalgiel也同时闪动了它的单眼。

「明日香!」

冰冷的冰棺中的真嗣看到了眼前的情况失声大叫。

眼前的情况是Shalgiel有利,贰号机注定要被击中,
而站在地面的使徒可以躲开贰号机掷出的短刀。

巨大的冰块突然崩溃,初号机不知哪来的力量挣脱封住它右手的冰块,
勒住了就位在它旁边Shalgiel,同时飞来的短刀插入了Shalgiel的核心,
贰号机也被冰封住笔直的坠落地面。

强烈的撞击让插入栓中的明日香一阵晕眩,
通信器里再次传来初号机某不顾自己的笨蛋的声音。

「明日香!你还好吗?」

「大笨蛋,当然不好啊。」

「啊...对不起......」

「还是老样子道歉个不停。」

「这...抱歉......」

「这还不是一样!」明日香听到真嗣的回答后忍不住笑了出来。

「那个...这个......」

「算了,这次就放过你。」

「...还有,谢谢......」明日香羞赧的说。

「什么?我听不清楚。」

「没听到就算了,大笨蛋真嗣。」

「太好了......」

「?」

「你真的完全好了......」

(还是一样完全不顾自己只关心我......)

明日香的脸瞬间沸腾般红到底。

「明日香?你怎么了?干嘛突然关掉视讯?」

「笨蛋,你不要吵啦~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脸可以吧?」

「为什么?」

明日香不理会真嗣的问题,就让这种甜丝丝的感觉持续下去吧,
就让自己让他关心个够,让自己一次害羞个够吧。

伴着真嗣关心自己的声音,明日香抬头往上看去,
视野中看到被击败的使徒Shalgiel的核心仍不断的喷出冰片,在GE0-FRONT封闭的空间缓缓的降下。

视野中GEO-FRONT黑色的顶部似乎载闪烁着一片片的光芒,
许多的白色破片渐渐的掉了下来,无数白色的如尘薄片在空中飞舞飘落。

「好漂亮。」

「嗯......」真嗣也注意到了从小未见的美丽天候。

明日香驾驶的贰号机和真嗣的初号机现在都变成了大冰块,插入栓根本无法退出,
要等NERV的工作人员来清冰块回收了,
两人就这样在母亲的怀抱里,欣赏着这神赐予的礼物。

--------------------------------------------------------------------------------

NERV餐厅的巨大玻璃墙边,
彻跟如影随形跟着他的保安课干员正站在窗前看着这个奇迹,
这个神赐予失去季节十五年的地球短暂的奇迹,
两名少年和少女施展魔法得到了这个美丽的奇迹。

刚刚就第一战备位置使得餐厅有些空荡,只剩下一些没有分配到任务的人在此,
但是每个人的心里头都暖洋洋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有些女职员已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连不茍言笑的保安课干员也微笑了,
边微笑边轻轻地摇摇头后转身离去。

「年轻真好......」

彻拉开刚刚在保安课干员监视下买的果汁瓶盖,
走进窗边仔细的观察这些从天而降落下如尘的小冰片,
在他还没出生前,这些冰片人们叫它另外一个名字-雪。

「谢谢你们啦~扥你们的福,那位尽忠职守的大哥终于走了。」彻举起了手上的易开罐向不能动弹的初号机贰号机举杯。

喝了一口之后他忍俊不住笑了出来,差点把口中的葡萄汁喷到玻璃上。

「两个笨蛋,要说这些话也不知道要把通信器设为EVA间通信,这下好了,全NERV都在广播你们说的话,急着宣告世人吗?爸爸。」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