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夜空中指引旅人方向的星光(2) by: [台湾]SOUJIROU

2001年07月18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451字 ⁄ 字号 夜空中指引旅人方向的星光(2) by: [台湾]SOUJIRO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67 views 次

Chapter:2

第二话 完美的失败品
 
--------------------------------------------------------------------------------

视点:真嗣

不知不觉,又走到NERV了,
我为什么要回来?
NERV是我最怨恨的地方,
但是我还是回来了,与其说我回来了,
不如说我无处可去吧。

机械式的拿出了ID卡,打开了紧闭的入口,
走在NERV迷宫般的信道上,C1,D1,
永远也搞不懂这些代号的意义,
就像不知道今后该何去何从一样,
选择绕远路,选择工作人员最少的道路,往同步率实验场慢慢靠近,
自从熏死后,我刻意避开NERV的人们,
我不想说任何话,有什么用呢?
刚刚的少年是我这个礼拜唯一开口的对象。

绕过最后一个转角,
见到的,却是两名谍报部的干员分别从左右抓住刚刚的少年,
而美里姐正在对那名少年咆啸。

「你以为你是干什么的!居然在接受调查时逃出去?你以为很好玩吗?不管你以前在支部是怎样受规范!在这里就要照规矩来,这里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少惹麻烦!......」

我从来没看过美里姐发这么大的脾气,
自从加持先生死后,她就变了,
以前生气的应该是律子小姐,而且美里姐说不定还会跟律子小姐争辩,
但是现在律子小姐失踪了,在我眼前的是大发雷霆的美里姐,
NERV,变得更令人不舒服。

在美里姐的怒骂下,那名少年面无表情的听着,
静静的承受责骂,像是再习惯不过的事情一样,
原来他是第6适格者,
真是奇怪,我应该会感到很惊讶,
美里姐发火,我该吃惊,看到不知从何处出现的第6适格者,我该吃惊,
但是我好象也变了,我麻木的看待眼前的景象。
反正事情只会变得更糟,又何必做任何改变。

接下来,就是被逼进令我恶心的插入栓吧?
麻木了。

换上战斗服后,刚好那名少年进入更衣室,
终于被骂完了吗?

相较于他刚刚的面无表情,
在看到我之后他似乎很高兴。

「你就是第3适格者碇真嗣吗?」

「嗯......」

「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赤城彻,没想到我到第三东京市第一个遇到的人就是你。」

「......你快点换衣服吧,否则美里姐可能又要生气了......」

我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包括眼前的第6适格者,
但是最后我还是响应了他,是因为他令我熟悉的脸庞吧?

在进入厌恶的插入栓前,
看到正准备进入另一只插入栓的绫波,脑中仍挥之不去,培养槽里一起对我微笑的绫波的画面,
绫波只是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像陌生人一样的眼神。

--------------------------------------------------------------------------------

「同步率情形如何?」冬月走进控制室关心适格者同步情形。

屏幕上显示着三名适格者的同步率:

第一适格者:62.7%
第三适格者:59.8%
第6适格者:66.4%

「真嗣的情绪很不稳定,刚刚已经同步率已经下降了4%了。」

「第6适格者,果然很厉害......」在插入栓摄影机传回的影像,是严宁静的脸庞。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没注销他吗?完美的失败品......」冬月用无人可听到的声音对自己说。

「你们会不会觉得,第6适格者长的很像谁啊?」摩耶小声的问着一旁的日向和青叶。

「像谁?」

在他们还没讨论出结果前,同步率测试结束了。

「照支部的建议做,待会立刻把把第6适格者带去。」

冬月对两名NERV医护人员下达命令后,沉默地离开控制室,
留下一控制室的迷惑。

--------------------------------------------------------------------------------

我现在在更衣室间淋浴,
但是脑海里全是刚刚插入栓里想到的画面,
一起微笑的绫波,熏最后的微笑,
我好害怕微笑......
双手抓着墙壁,我让泪水顺着莲蓬头冲下的水流一起流下。

我是个没用懦弱的人,
我不敢面对爸爸,不敢面对绫波,
甚至杀死了第一个主动说喜欢我的人,只因为他是使徒。

第6适格者呢?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却希望见到他,
或许只是为了逃避,绫波,爸爸和美里姐都好可怕,
每个人都好可怕,
我只是想见一个不会让我害怕的人。

走出更衣室,我在NERV里漫无目的的游走,
却在路上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人,绫波。

因为绫波冰冷的眼神,我过了一阵子才说服自己相信,
眼前站的人是绫波。

我们两人一句话也没交谈,很自然的擦身而过,
就像真的陌生人一样。

「碇......」背后突然传来绫波的声音。

「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

「......」

「......」

「????。」

「......????......」

--------------------------------------------------------------------------------

又走到了303病房了,
天复一天无意识的走到这里,这是脚自己的记忆吗?
门口的医生看到我后叹了一口气,为什么?

明日香还是睡的好熟,就像童话故事中的睡美人一样。

明日香,救救我,
大家都变得好奇怪,好可怕,
求求你骂我,求求你再我一次笨蛋真嗣,
只要你再骂我一声笨蛋真嗣,
就足以让我安心,求求你......

滴……滴……滴……

滴……滴……滴……

回答我的,是器材单调重复的声音。

--------------------------------------------------------------------------------

晚上我没有回美里的公寓,
一个人独自睡在适格者宿舍内,本来就应该住在这里的,
当初是美里小姐的坚持在住在公寓里,
本来以为能有家的感觉,现在才知道,我只不过是别人玩家家酒的工具,
不想回去不是家的家。

在这间房间,我和熏过了一晚,也是最后一晚,
不知道熏现在好吗?
我没有哭,但是泪水自动的滑落我的脸庞,
一直不断地。

熏,你也会哭泣吗?
熏,我该怎么办?

????,

这是我们约好,不再提起的话。

隔壁是谁?
隔壁的房间应该是空无一人的,
但是我总觉得隔壁有人不断的翻来覆去,
不可能吧?我戴着SDAT随身听,不可能听到其它声音,
隔壁的喘气声,是我的错觉吧?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