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eautiful World 第一章

2022年08月18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6291字 ⁄ 字号 Beautiful World 第一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465 views 次
Beautiful World

 

作者:kikushiro

本人处女作……咳咳……shinji主的,有原创角色。时间是动画完结两年后… 下面第一章

1. Rebuild
思念这种东西,大概是使会使人变得无比愚蠢的吧。
永远无法抵达的距离,伸手触碰不到的形状,却还是慢慢地充斥在空间中。
人就是一直浸润在这种液体中呼吸着的。

碇元渡捧着一束花在直升机机翼煽起的乱流中走下来,一尘不染的皮鞋踏到这块肃静的土地时,发出一记轻微的碰撞声。
这个时候本来这里人就很少,再加上上周连续的战斗境况,更是再少有人会惦记着死去的人了。在碇元渡视线可及的地方,除了一个已经走得很远的纤瘦身影,再找不到别的拜祭者了。连自己的生死都顾及不到的时候,情感也变得廉价起来了吗?碇元渡扯起一个苦涩的笑容。
心和心之间的隔阂,没有达成的补完,究竟是人的胜利,还是再一次的挣扎。均匀的脚步声贯穿了墓地,像是季风般刺透看不见的高墙,哒哒的声音在落寞的墓碑间碰撞、回响。最后停在了刻有“碇唯”的那一个面前。
“唯!”碇元渡略带沙哑的语句被夕阳染上了暖暖的色彩。我来了。我很想念你。这些没有说出来的话,可不可以变成雨水降下来,融到土里,让你听见。明明知道里面什么都没有的。还是一点也抑制不住这样的傻念头。
放下花束时,看到地上的那束新鲜的非洲向日葵,碇元渡不自觉地愣了一下。眼镜反射着落日映照下的强光,一时看不清表情。

“双向回路开通,同步率62.7%,系统正常。”赤木律子双手撑在操作台上:“谐波均为正常值,可以发射了。”
从屏幕上显示身影的清瘦少年怯懦地应着“是。”
“没事的。”葛城美里安慰着双手一直轻颤着的少年:“不会有事的。如果意外外部电源断开的话,靠内部电源也可以支持30分钟。而且,不是安装了那个强化诱导模式(induction mode)了嘛。到时候就算你失去意识,它也会代替你战斗的。当然啦,我们还是以保护驾驶员为最优先的。”
葛城美里看着一直低着头的少年,转换了更柔软的语气:“不是测试过很多次了吗,你一直都是很出色的啊,秀崎君!”吉成秀崎更紧地握住了操作扳机:“可是,那只是模拟练习而已。”这句没有底气的话虽然被压得很低,却还是清晰地传到在场的人耳朵中。不过,少年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撇出一句:“我明白了,可以出发。”
葛城少校发出:“EVA初号机,发射”的指示后,忍不住别过脸去,自言自语般地说道:“真像啊,那两个孩子。”
“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可以驾驶初号机的。”赤木律子头也不回地回答道。
葛城美里双手怀抱在胸前,眉头深深皱起道道褶印: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美国那边传来的消息真嗣君最快明天才能到。秀崎的第一次实战啊,连没有驾驶员硬上去这一点都如此相像。不过,不管怎么说,两年来科技的进步还是可以给予那个孩子一点帮助的。像是新能源和储存技术的开发,内部电源可维持的时间已经有了质的飞跃,不再是以前听上去就让人尴尬的五分钟极限。再加上强化后的诱导模式,是以扳机操作为优先,而神经连经于装载在初号机上的真嗣的傀儡思维模型之上的。科学在第三次冲击后的长足发展,终于为保护人类做出了一点实质性的贡献。不会有事的。同步率也比真嗣第一次坐上去的时候高得多,况且好歹秀崎君此前也是接受了长达8个月的同步测试和4个月的模拟训练的。
“加油呐!”葛城美里坚定的话,与其说是勉励,更像是命令。随着一阵顿顿的自上边传来的撞击声,面前的隔板降下,从眼前的屏幕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已然全副武装的第三新东京市。秀崎一边不断地在心里安慰自己“这只是练习!”“这只是练习!”一边提醒着自己“不可以掉以轻心,不然会死!”恐惧和不安弥漫在整个LCL液体中,吸进肺里的每一口气都压得这个14岁的少年生疼生疼的。“EVA初号机,就这样保持待机状态。使徒你在正前方12点位置上空平流层,照目前前进速度,预计会在23分钟后与EVA初号机接触。”“是。”秀崎看着仪器上那个正向这边过来的代表使徒的红点,不断想起上周战斗回来的只能称得上一堆废铁的零号机和全身缠满绷带的凌波学姐。他只能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屏幕右下角的倒计时上,然后极力将想要逃走的想法压下去。

在第三新东京市郊区的专为使徒攻击预备的避难所里,拥挤着各种不安的情绪。人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做着自己的事。甚至有人还在这时候看着书,与其要夸赞他的勤奋,不如说是另一种形式的避世方法。因为两年没有收到攻击,Tokyo-3变得繁华多了,毕竟是个新兴高科技城市,所以现在连这个避难所都显得比以前拥挤多了。洞木光环顾四周,兀自想到。比起上个星期那次,这一次果然大家镇静了很多啊。洞木左边的男生甚至用棒球帽盖住脸,正靠在旅行包上睡觉。这种情况下,真的睡得着吗?有着雀斑的女生忍不住这样想着。比起这件事,自己右边的女生会不会显得有点太亢奋了呢?
“呐!呐!班长,你有没有亲眼见过EVA的机体那?”浅井悠不断着摇晃着洞木的胳膊,异常精神地问着。洞木盯着女生闪着光的双眼,轻描淡写地说:“没有啦。”浅井悠嘟起了嘴巴:“真是的,亏你以前还和驾驶员们是同学呢。虽然现在凌波和明日香也在我们班,但是我都不常见到她们的。我以前在美国的时候就特别想见见驾驶员是什么样子——尤其是初号机的……”
洞木轻叹了一声,想着还是不要告诉他相田和铃原曾经溜出去看过EVA战斗的事好了。说不定浅井悠这个人从美国回来并不是因为母亲工作的调度,而是她自己想看EVA吧。
“班长,你见过初号机的驾驶员吗?”母亲在NERV工作的浅井悠可以轻易地说出“初号机”而不是“那个robot”却碍于机密无从知道驾驶员的状况。
“啊,见过啊。”洞木眼前浮现出真嗣第一天来到班上低着头自我介绍的样子。
浅井悠伸出手掌在洞木眼前晃了晃:“班长干吗一脸担心的样子。不要紧的,EVA和NERV一定会保护我们的。”
“嗯。”洞木捏着校服裙子的一角:“……不过……明日香回了德国还没回来……凌波同学听说又受了伤一直没来学校……碇的话……没事没事……肯定是我杞人忧天了,我们一定会打赢的。”
“请中小学生以班级为单位,居民以居住区为单位集合,负责人请清点人数,第334避难所将在5分钟后关闭。”人们习以为常的听着广播里的指令。
“喂!那边的小子,不要乱跑了,马上这里就要关闭了。”靠近门口的一个中年大叔冲着一个向出口跑去的身影喊道。洞木这才发现刚刚躺在身边的男生不见了,她连忙拉住站起身来的浅井悠:“小悠,太危险了。”
“我就去看一眼,看一眼马上回来。”
“你这是在用生命开玩笑,我不会允许你去的,不管是作为班长还是你的朋友。”
“班长,刚刚那人——”
“那人大概是去拿什么重要的东西了吧,他很快会回来的,你看,他连包包都没有带,也不像有带着DV的样子。”洞木指着那人留下的旅行包:“好啦,现在你给我坐下。”

“初号机离活动界限还有21分钟18秒。”
“力场干涉波,增幅124.5%。”
“EVA初号机力场减弱0.8%。第一装甲板受损,受损度E”
葛城美里担忧地瞪着屏幕上的秀崎和捕捉到的EVA初号机和那个昆虫状使徒的实战画面。秀崎的抽泣声从扬声器里传出来,让在场所有的大人都揪紧了心。
“力场减弱1.1%。初号机离活动界限还有19分45秒。”
赤木律子抓过话筒喊道:“秀崎君,冷静一点。小心不要让使徒的那个闪光的触角碰到你。”
正说着的当下,伊吹就惊慌地喊道:“遭了,使徒电信号干涉系统与EVA初号机发生接触,强度不可测……啊~”
一阵电流闪现在键盘上,吓得伊吹尖叫起来,随即战斗指挥室的大屏幕变成了一片雪花。
“kuso!”葛城美里狠狠地敲着桌子,又是这样,上次零号机就是因为这样失去联系的。
“现在实行B-2计划。”赤木律子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入一串代码后,重接捕捉到的战斗画面传到了屏幕上,扬声器来传来秀崎带着哭腔的呼喊:“听得到吗,这里是EVA初号机……怎么办……怎么办。”
“秀崎君,冷静一点,可以听到我们的声音吗?我是赤木博士。”
“恩……”秀崎吸着鼻子说道:“听到了。”
赤木律子松了一口气,看来应对使徒的反干涉方案成功了:“秀崎君,你听我说,现在按一下那个红色的按钮,你知道在哪的吧?”
“恩……啊……”正说着,使徒的突然袭击让初号机跌到一边。葛城美里抢过律子的话筒:“秀崎君,你快按那个键啊,不然我们无法看到初号机里面的图像,也得不到你的同步率啦”甚至无法对强化诱导模式进行有效的监测,一旦转到由它控制,和暴走没有什么两样。
夹杂着沙沙声的扬声器里传来的话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可是,我已经按下去了……哇。”
使徒朝初号机右臂发射了光柱状攻击。
“EVA初号机右臂损伤,回路断开,受损度89.4。右臂战斗能力失去。已将控制神经断开。离活动界限还有15分12秒。”
秀崎凄厉的哭喊声伴着顿击声传来,葛城美里下达指令:“听着秀崎,到回收点去,快点,快去!”
“可是,让初号机回来的话……”日向支支吾吾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难道留在那里当活靶。”赤木律子闭上了眼睛。
葛城美里咬着嘴唇“EVA初号机,撤退!”
跌跌撞撞爬起来的初号机向着预订回收点而去,脑子里一片空白的秀崎全然没有留意到身后使徒的动向,直到葛城小姐喊道“小心后面!”才回头瞟了一眼。可是,这时候,已经被踏踏实实地踢到了,一股剧烈的冲击力让初号机不受控制地偏离回收点朝一边滑去。
秀崎本能地闭上了眼睛,听到那句“让开,前面有人!”才睁开来。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指挥室的人看着初号机就这样撞塌一座座建筑物朝着一个人影冲过去。
竟然还有没有去避难的人!秀崎眼看着自己马上就要压倒前面那人了,无论他怎么喊着“让开!快让开!”那人就是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那。他只能拼命地想着“停下,快停下来!”拼命扯着操作杆往上拉,眼泪弄花了整个脸。尽管如此,初号机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扬起的巨大的风甚至吹掉了那人头上的棒球帽,它在天上打了几个转然后掉落在瓦砾之上,就在所有人都要绝望的时候,屏幕上那架紫色的机体伸出没有受伤的左手撑住地面,巨大的摩擦使得装甲发出颗颗火焰,然后因为重心不稳而跌倒在另一边,扬起一阵烟尘。
葛城美里抚着自己的胸口,对秀崎说:“干得好。”秀崎慢慢抬起头来,从侧面看了一眼,那个少年摸样的男孩子依然在那。
葛城小姐的话在秀崎的心里搅起了一阵漩涡。他无意识地听着葛城小姐说着“打开插入栓,让那个人进来。等下再确认身份。”然后她转向赤木律子,摊了摊双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就这样出神地按着指令办事,直到有人咕嘟一声进入LCL液体的时候,他才觉得一阵罪恶感从心底里犯上来。刚刚明明因为害怕而放开了操作杆,双手抱头闭上了眼睛。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做。
“神经系统发生异状,中枢神经元开始出现拒绝反应。”这是意料之中的反应,毕竟是进去了异物。
赤木律子对着眼前的波状图看了后后,皱起来眉头:“可是,这个数据真是奇怪!”还没等自己看清楚,葛城美里又挤了过来,抓着话筒喊到:“EVA撤退命令不变,秀崎君你快回来!”然后是再一次的强烈撞击,虽然这次初号机算是用左手挡掉了,但是使徒第二次的信号干扰攻击还是结结实实地打在了初号机上。
在葛城美里一声声的“秀崎君!”叫唤后,大家还是没有搞清楚究竟是失去意识了,还是和驾驶舱的通信中断了,不论是哪个原因,都一样的棘手。
赤木律子转过身来:“EVA初号机失去联系,暴走的可能性很大。这里所有人员做好随时撤离的准备。”
“秀崎君……”葛城美里担忧地捶着台面。“EVA初号机离活动界限还有10分39秒,驾驶员情况不明,无法与诱导模式程序取得联系。”
在这十分钟里,初号机就会像是坏掉了遥控器的机器人一样活动了吗?那个所谓的诱导程序也许就像是真嗣的潜意识一样。那么,现在的初号机会按着真嗣的本能来行动吗?如果是那个孩子,他会怎么做呢?赤木律子想道,然后苦笑起来,那不过是一个人为编的还不成熟的程序罢了,难道真的要把所有人的命运寄托在那个之上吗?
虽然连主要开发者都并不信任它,大家还是惊讶地发现初号机笨拙得阻挡躲避着使徒的攻击。看上去甚至比秀崎操作时还要熟练点。葛城美里虽然知道自己的想法很幼稚,还是在心里想着“回来吧,回来吧。”一个不受控制的机器人要自己找到回收点的概率恐怕是0吧。

使徒甩过来的一大块大楼的残骸狠狠地砸在初号机面部,几块外壳剥落下来,然后它就这样停止了动静。
“EVA初号机眼部装甲损坏。损伤度D。”
“等下……EVA初号机的神经连接相继断开……”
“怎么可能呐?!”赤木扑过来看仪器上的指数。就算是秀崎失去意识的话,也不可能断开所有的神经连接。难道说!“为什么初号机不动了,难道刚刚的攻击连诱导系统也损坏掉了!”葛城美里提高了嗓音的分贝。
“不。”赤木律子转过身来,面对着葛城“也许从一开始那个系统就损坏掉了。”
葛城美里一时之间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只见停下运动的初号机突然起身躲避过了使徒的攻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EVA再启动!”
“离运动界限还有9分11秒。”
“怎么回事,这些数据!”日向头上都渗出了汗滴。
葛城美里看着初号机凌厉的动作,完全无法思考“怎么可能!”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初号机抬起右臂,随着泛出的类似与摩擦产生的火花,右臂从组织到皮肤再到装甲重新覆盖上了蓝紫色的机体。
“右臂……复原!”伊吹瞪大眼睛说道。“初号机A.T Field展开,正在中和……不,已经侵蚀。”
“果然!”赤木律子扶了扶眼镜。

初号机一个空中翻转跳跃避过使徒掀起的各种乱石残骸,单膝跪地落下身来,拣起之前被使徒打落的来福枪。
“不行,那个已经坏掉啦!”葛城美里冲着初号机的影像喊道。
初号机将它扛在肩上,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平衡后做了些许的准心调整然后按下扳机。然而枪口并没有任何弹药弹出,此时使徒已经全速在向初号机冲过来。扔掉来福枪,左肩上的装甲升起打开,初号机随即用刚刚复原的右手拔出高振动粒子刀(Progressive Knife)。敏捷得弯腰闪过使徒到处伸展的触角,用右肩撞击使徒身体,接着惯性和助跑的冲击力讲使徒掀翻在地。接着双手握住离子刀,毫无犹豫地刺了下去。
“使徒……使徒沉默!”指挥室随即传来一阵欢呼声。
葛城美里仍旧愣在原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赤木律子盯着屏幕上停下动作的EVA,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赶上了吗。

碇元渡向伊藤司令说明了自己这两日的行程:“前日去为妻子扫墓,昨日去军部汇报了关于零号机的情况。此外,军本部那边说明天将有一位特别人员转属过来,希望我们以将官级别厚待他。”
伊藤司令看着军部发给自己的文件:“关于这件事,我昨天已经收到正式通知了。好的,你去忙吧。”
“关于今天中午EVA初号机的战斗?”碇元渡问及。
伊藤司令出神地看着文件上的一寸照片,回答道:“这件事冬月会跟你说的。作战一课的汇报大概明天才能到。没有什么别的事的话,你出去吧。”
“是”碇元渡还是有点难以忍受伊藤健一郎这个人太过浓重的军队做派。但是,自从两年前那个事件以来,NERV已经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再放任不管了。所以调用这个原是联合国武装部队的将军过来接管这个地方,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反而,保留碇元渡的副司令头衔及其他人的工作职务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但是不管怎么说,NERV和EVA作为重要的战略资源,也不是那种可以轻易丢弃的东西。人们害怕不能确定是否会来到的第四次冲击,而一周前的事件证实了这种担忧并不是没有必要的。那么,他碇元渡又还是为了什么要继续待在这里呢?有时候,连他自己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手刚刚想按下门的开关,那扇金属门却刷得朝一边打开了。
门那边比房间里更亮一点的光线在对面的人身上投射出一个鲜明的轮廓。“好久不见。”碇真嗣微微斜了斜头,微笑着说:“碇,副司令。”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