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夜空中指引旅人方向的星光(5) by: [台湾]SOUJIROU

2001年07月18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5341字 ⁄ 字号 夜空中指引旅人方向的星光(5) by: [台湾]SOUJIROU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67 views 次

Chapter:5

第五话  朔之夜的星空

--------------------------------------------------------------------------------

离开医院后,真嗣和彻漫无目的的走在第三新东京市,
太阳在射出最后一丝光芒后完全隐遁在山后了,
今天晚上朔之夜,月亮和太阳同起同落,在太阳下山后月亮也跟着下山了,
今天晚上的夜空,只有着比平常明亮的星光。

从医院开始,真嗣就不发一语,
彻警觉到真嗣的心情低落,也识趣的不开口说话,
两名少年就这样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你心情不好吗?」跳道路旁栏杆上,双手张开努力保持平衡的彻忍不住问了。

「发生这种事,心情不好事当然的吧......」真嗣用回答美里同样的语气回答。

「或许吧...啊~」从栏杆上失去平衡跳下前的彻回了真嗣一个含糊的回答。

这时两人走到一个十字路口,
红灯,虽然明知不大可能有汽车出现在第三新东京市,
但是少年们还是停了下来。

在等绿灯的时候,彻抬头仰望星空,
真嗣在察觉后也跟着抬头看着天空。

「今天晚上没有月亮啊。」

「嗯,星星看起来比较明显。」

「喜欢星星吗?」

「还好......」

「我是很喜欢呢。」

「...彻,我今后该如何走呢?」

「你问我?我怎么可能知道。」

「......」

「不过我跟你说个故事吧!」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人们都还没发明指南针之前,人只敢在沿海看得到陆地的海域航行。」

「有一艘船不小心驶偏离了岸边,开进了未知的广阔海域,他们迷航了,他们只好一天算一天的撑下去。」

「眼看着船上的水和粮食逐渐耗尽了,他们还是在茫茫的大海上漫无目的的漂浮着,船员们愈来愈绝望,到了最后终于储粮耗尽了,大家都放弃了求生意志,无力的摊倒在甲板上。」

「在最绝望的时候有时心情反而会最轻松,一个船员放弃继续挣扎后,躺在甲板上看着天空中的星星,那天没有月亮,星空看起来非常的明显,非常的漂亮,这名船员着迷了,他忘我地欣赏着天上的星星,暂时忘却口渴和饥饿的痛苦。」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船员发现了天上有些星星似乎一直改变位置,有些星星却好象永远在同一个位置,他开始回想,在他离家时,他所看到的星空是怎么样排列的。」

「然后,似乎一切都明朗了,他兴奋的大叫,告诉所有人这件事,夜空中指引旅人方向的星光,曾经永恒在地轴延长线,永远在北方的北极星指引了一条道路给他们回家。」

「从此后星光成了航行的船员们的守护神,保佑他们正确无误的回到家。」

真嗣和彻两人,就这样专注地凝视着今天晚上的星空,
闪烁的星光仿佛想附和彻刚刚说的故事。

「北极星是哪一颗啊?」真嗣好奇的问道,但是他的视线还是没离开星空。

「嗯~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大熊星座尾巴延长线上的那颗星星,忘记延长几倍了,大概就是在那附近。」彻一边回答,眼神还是注意着天上的星空。

「很亮吗?」听真嗣的口吻可以推测,他应该还没找到北极星。

「不!不!不会!北极星不太亮,只是因为它在地轴的延长线上,所以永远都会在地球的北方,因此成为了北半球人们指引方向的指针,在南半球有另一颗南十字星永远在南方,只可惜第二次冲击后,地轴偏移了,北极星和南十字星也不再能指引人们方向了。」

「......」

「但是如果记得星座和星星各个时间的位置的话,星空还是能指引方向的。」

「彻知道的还真不少啊。」真嗣回头看彻的脸称赞道。

「哈哈,这不是我知道的啦,是我一个朋友以前曾经跟我说过的,这些全是他教我的。」彻还是抬头看着星空,但是他仰望的脸上又涌上了一息落寞。

「有时候,太阳下山了,当晚是朔之夜,没有月亮,如果你感到仿徨的话,抬头看看星星吧!虽然星光不像阳光可以给你光和热,不像月亮那么皎洁漂亮,但是它会指引你一条路出来,这是他教我的。」彻低头向真嗣微笑。

在彻说这句话的时候刚好他背后一阵车灯照来,
一台黑色的轿车正向他和真嗣驶来。

「哟?这么快就来拖我回去了,真是的。」

「看起来好象是NERV的工作人员吧?是来找你的吗?」真嗣用一只手遮住直射的的强光努力的往车内看。

「唉呀,真烦,真的如影随形一样的跟着,啊!这样好了,真嗣,你待会帮我拖住他们一下,我马上翻墙跑掉,这些人高马大迟钝的家伙一定追不上我。」

「可是.....不好吧?」

「什么?不好?好吧!你怕被连累,那你帮我谎报我往另一边跑就好了,这样可以吧?」

「还是不好啊,你是适格者,NERV会派人找你回去一定有事的,你还是回去看看比较好。」

「啊?连你也这样说,你是不是保安部他们派来卧底的啊?」

「没......没有啦!你再跑的话昨天的事件又要重演了,你不怕美里??又生气吗?」

「......」

「还有我们适格者有重大的责任,最好不要擅自行动,否则别人一定会说话的。」

「真.嗣。」彻听到这里突然靠近真嗣的脸,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干......干嘛?」被突进至距离十公分左右彻的脸所吓到,真嗣结巴的问着。

「如果当时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跟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吧?」彻用异常低沉的声音质问着。

「咦?是吗?」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我们两个同年,你会这么老气横秋呢?」

「什么啊?」

「我现在才发觉,你实在是老成的太离谱了,你的心智年龄快老到能当我爸爸了,真嗣。」

「什么跟什么啊?我可是为了你好才建议你不要乱跑的。」真嗣忍不住抗议。

「天啊~连为我好都跑出来了,你真的准备当我爸爸是不是啊?」

就在真嗣和彻争辩的同时,轿车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从车上走下两个黑衣人,从他们一贯的动作不难辨识,他们是NERV保安课的干员。

「第六适格者吗?」

「不!是第七。」

黑衣人不搭理彻无聊的回答,断定他就是第六适格者后,
立刻拨了电话回总部。

「喂,第六适格者已经找到......是......知道了。」

「请你立刻和我们回总部。」收起电话后的保安课干员立刻要求彻上车。

「如果我拒绝呢?」彻一脸不服的瞪着黑衣人。

「那我们会采取必要的手段带你回去。」黑衣人的音调还是不变的单调。

「?~彻,不要这样啦,就跟他们回去吧。」

在一旁的真嗣感到气氛不对,赶忙劝说彻,
因为他知道,保安课的干员行动是多有效率的。

彻听到真嗣的劝告后,
无奈的笑了笑。

「好吧,既然连你也这样说的话。」

一名保安课干员拉开车门让彻上车,另一名则立刻坐进驾驶座发动汽车,
彻双手插入口袋,低头准备进入车内,
黑夜里彻一身黑的装扮和黑色的汽车,
看到眼前的景象,真嗣无言了。

「啊!对了!」临上车前彻突然若有所思似的向真嗣大叫。

「怎么了?」

「这个......嘿嘿......我妈妈是谁啊?爸爸?」

「不要乱说话啊!彻!」虽然彻只是随口开玩笑,真嗣还是习惯性的脸红了。

「下次再告诉我吧!爸爸,哈哈......」

「喂~」

「哈哈哈哈......」

彻开心的笑声一直不断,直到车门完全关上后,
才听不到他捉弄真嗣后高兴的笑声。

载到第六适格者后,黑色的轿车立刻扬长而去,
车胎在地上抓起了一把尘土洒向空中。

当车子尾灯的灯光消失在路的尽头时,
第三新东京市仿佛只剩真嗣一人被遗留在星空之下,
独自一人的真嗣发呆了一会,似乎终于决定了要去哪而转身离开。

--------------------------------------------------------------------------------

「我回来了。」真嗣小声的说。

真嗣后来决定回到美里的公寓,
曾经是他家的地方,
进门后真嗣躺在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要吃什么呢?)

真嗣站起身拉开冰箱看看冰箱内还剩下什么东西,
真嗣几天待在适格者宿舍未归带来的后果就是冰箱内毫无东西,
少了真嗣的准备,冰箱只是堆放着真嗣离去前就有的杂物,看起来就好象冰箱保存了过去的那个时间,

啤酒的数量似乎也没减少,
彻夜未归的人不只真嗣。

真嗣随手拿了个快餐便当没看有效期限就加热后囫囵吞下,
在过去只有美里会做这种事,而且会被真嗣责骂。

(美里??!你又胡乱随便吃这种东西了吗?)

(唉呀,?????,你就饶了我吧。)

吃完随便的晚餐后,真嗣无聊的打开电视,
但是电视屏幕呈现的是一片布朗运动造成的噪声而已,
看来连电视机都背叛了这个家了。

关掉电视后,能做的就只有发呆了,
看着天花板发呆,
搬进美里公寓的第一天好象也是这么过的,真嗣这么想着。

--------------------------------------------------------------------------------

??~??~??~

走廊的电话突然响起了,多久没有人打来了呢?
电话的话筒上都布上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喂,这里是葛城家。」

「碇???」话筒另一端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班长?」

「碇??,最近过的好吗?」

打电话来的是过去二年A班的班长洞木光,
听到她声音真嗣不由得精神一振,
并竟过去真嗣曾有一段快乐的时光,
在那段快乐的时光中,洞木光也是陪伴真嗣的朋友之一。

「还好......那你呢班长?」为了不让旁人担心,真嗣说了违背事实的话。

「我过的也还好啊,疏散之后到了新学校,还是一样的过日子啊,你真的还好吗?听你的声音实在非常没精神耶。」

「会吗?可能是今天有点累了的关系吧。」

「对了,明日香她也还好吗?」

听到这个问题,真嗣沉默了,明日香现在昏迷不醒,已经呈半植物人状了,
他要怎么跟明日香最要好的朋友说出这个残酷的事实?

「这个......事实上......明日香她不太好......」

「是吗?明日香她果然昏迷不醒吗......」

「班长你知道明日香她昏迷不醒?」真嗣对于这点颇为惊讶,不过这总比要他说出这个事实还好。

「嗯,我听父亲提起过,碇??,你有去看她吗......」

「有,可是我不太想去了......」

「为什么?」

「反正去了也没用,看到明日香那个样子,还不如不要去来的好......」

「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班长的口气听起来非常的生气,真嗣又一次被吓到了。

「你们同样都是适格者,而且又住在一起,明日香也算你的家人,再不然她也是你的同学,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要不是我不能回第三新东京市,我多想去探望明日香你知道吗?」

「对不起......」

「你在明日香心中的地位其实很重要的,能把她叫醒的人只有你,你居然说这种丧气话。」

「我?」(我是个没人要的小孩,我哪有这种能力......)

「难道明日香在你心中一点都不重要吗?」

「不是,我只是不太相信,有人会需要我......」

「你去探望明日香时,都停留多久?」

「大概......一、两个钟头吧,我不记得了。」

「去陪明日香一晚好吗?」

「咦?」

「当作是替我去探望她,还有如果明日香在你心中很重要的话,请把这件事告诉她,就这一晚,以后如果你不想去了就算了......」

「...好......」

「谢谢你。」

「对了,班长,那个......冬二他好吗?」

话筒的那一端突然沉默了,
短暂沉默后,话筒忠实的将另一端的啜泣声传达。

真嗣的自我责怪欲又重新回来了,
真嗣责怪自己,又伤害他人了。

「他过的不太好,可是我相信他能撑过去的。」班长的声音还带着轻微的哭声。

疏散后,冬二本身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事,
而是冬二的妹妹在离开NERV的医院后不久就过世了,
葬礼上冬二没流下一滴眼泪,但是所有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他的哀恸,
从那天起光就不敢面对冬二了。

「...这样吗......冬二那边就麻烦班长你照顾他了。」

「明日香也拜托了......碇??,我们都要加油......」

「嗯,再见......」

「......再见......」

两人几乎是同时挂断电话,
短暂的思索后,真嗣拿起外套,再次出门。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