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eautiful World 第九章

2022年08月26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333字 ⁄ 字号 Beautiful World 第九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01 views 次
Beautiful World

 

作者:kikushiro

9. YUI
伤口是需要时间来平复的。
吉成秀崎花了将近一个月时间进行和EVA初号机的再次同步,而这段时间,碇真嗣已经可以拐着脚到处走了。如果说有什么变化的话,是美国那边派来了人员直接“保护”真嗣,不过,平常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动作。
考虑到真嗣的身体状况,目前的同步测试大部分都是秀崎进行的,就像今天,真嗣只是像平常一样依靠着房间里的落地窗户观察着EVA初号机的试验。
“情况怎么样了?”难得到指挥室来的碇副司令这次特地来看零号机的傀儡试验二期实验。
“同步率比我们预想地还要好,不过成败还要看完全切断了丽的神经连接后的情况。”赤木律子回答。然后她转问伊吹:“初号机的情况?”
伊吹将零号机的画面缩小一半,再调出初号机的情况放映到屏幕上:“比较稳定,协调率比昨天上升了0.7个百分点。”
碇元渡仔细看了一会儿初号机的画面,发现了后边站在窗边的碇真嗣。
虽然上次伊藤司令想要让真嗣搬过去一起住,但是为了养伤着想也就放在一边了。现在他再次提起,自己还是没有想好要怎样答复。待在一起只会彼此伤害而已。所以倒不如什么都不做的好。
“脉动逆冲!”
“中枢神经元开始产生拒绝反应。”
“发出停止信号。”赤木律子指挥到:“切断电源”
又是这样嘛,看来傀儡系统仍然是存在着很大的漏洞呢。不过幸好,为了应对暴走,只为零号机加载了两年前的电池,要不然,失控30分钟的话,EVA足以毁掉整个地下城市。
“EVA零号机切换到内部电源,五分钟后到达活动界限。”挣脱拘束器的零号机咆哮着毫无章法地在实验场所里乱攻击。人们则在耐心等待五分钟的过去,一边思忖着实验失败的原因。
“出什么事了吗,律子博士?”
“零号机的试验出了点问题。你只要待在初号机上就可以了,秀崎。”才这么说着,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零号机撞坏了两间格纳库中间的门,冲到了初号机所在的场所。第一次零号机撞向真嗣房间窗户的力量立刻就让玻璃像是水珠一样散落开来。
钢化玻璃虽然不至于划上人,但是砸在身上还是很疼的。真嗣条件反射的在那一瞬间背过身去护住头,玻璃打在背上的时候心里凉凉的,可能那就是升起的恐惧吧。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
“诶?”第一次听到的语气,不再是风平浪静,不再是面无表情。觉得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控制不了腿,也控制不住思维。那一刻的惊讶让少年完全忘记了应该对那句话回以的行动。
碇元渡冲他扑过去的时候,碇真嗣只听得见自己心里的“诶?”无限放大般地回想着。除了缩紧胳臂外,他再也找不到应对那双向自己张开的臂膀的方法。
其实,哪怕是一个陌生人,碇也会这么做的。哪怕不是碇元渡,任何一个NERV的人也会这么做的。为什么偏偏是你呢?
于是,真嗣只是感觉脑袋上被碎玻璃砸到的地方突突地疼的时候,很惶恐的看着父亲朝自己扑过来。那个宽阔的粗犷的怀抱压住伤口时很疼,可是真嗣完全没有感觉得到。
心里泛起的那阵潮热是怎么回事。
就这样被拥抱着,被保护着。
没有任何一个时候比现在更想死去了。就让我死去吧。
结果零号机的第二波攻击被初号机生猛的一拳打散了。墙壁并没有预想般塌落下来,依然倔强地挂在那里。真嗣却因为被扑到时狠狠地撞在了墙上,流了很多血。碇元渡也被玻璃划上了。
真嗣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父亲,他觉得自己当时的表情傻极了。事实上,轻微的脑震荡让他一直不能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串联起来。只觉得头上被父亲的大手抚着的地方热乎乎的。缓缓、抬手去摸那边的头发,触到了父亲粗糙的指节和粘稠的液体。伸过来一看,全是血。真嗣顿时皱起来眉头,条件反射地眼底沁出了泪光。
“……痛……”
碇元渡这才想起来松开了手,左手上还留着新鲜的血液。看着真嗣坐在那里,按着头上的弄破了的地方,扁着嘴说着“好痛”,他完全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就好像很多很多年以前,偶尔想起来陪着小真嗣玩耍的他,最后将他的玩具车弄得再也动不起来的时候,还停留在孩童时代的真嗣跌坐在那里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可怜的要死。
“阿拉,爸爸你又做了什么惹哭小真了。“唯总会适时地推门进来,抱起孩子,安抚他,用母亲的方式。
时光穿过那条窄窄的单行道,一地玻璃渣泛着光,空气中弥漫着两个人的血腥味。还有一股让鼻子发酸的委屈。
门开了。那边的光射进来,打在屋内人的身上。
唯。
医护人员将真嗣扶起来,然后过来看着碇元渡被划伤的手:“副司令,您受伤了。”
“啊,我没事。”,我没事,唯。

碇真嗣一度不知道怎么面对凌波丽,当他知道她是碇唯的复制品之后。然而,母亲是谁也无法代替的。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见到的除自己以外的人。

我还没有想的那么远,何况,不是还有第三种选择吗?我也在考虑要不要当个主妇。当然前提是要有合适的人。
他是个很可爱的人喔,只是大家都不知道而已。
对残存下来的人类来说,要毁灭人类是很简单的事情。一切都按照命运的安排,我也是为此才会在SEELE的啊,这也是为了真嗣。
孩子的名字,男的就叫真嗣,女的就叫丽。
我想让这个孩子看看光明的未来。想让你看到光明的未来。
这是碇唯的最后一句话。

伊藤司令面对美国方面情报科人员的质问时,显得有点底气不足:“这次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感到万分抱歉。对初号机专属驾驶员保护不周的失误,我们NERV日本总部将会承担相应的责任。”
“伊藤司令,”监察官仍旧义正言辞:“我想,你们在接到初号机专属驾驶员的转属通知时,已经清楚地知道了你们对他的安全富有绝对的保护责任。上次的劫持事件,我们都已经给予了NERV最宽容的态度和处理。”
“是。”伊藤心里盘算着这次恐怕是逃不过了。
“这次零号机试验前就没有人去确保他的安全了吗?”
“是我的失职。非常抱歉。”
“我对你们NERV的设施的抗冲击能力也感到很遗憾啊。像那样的攻击就能让整堵墙壁坍塌下来,如果不是当时初号机也正好在进行测试的话,你打算怎么收拾局面,减少损失呢?”
“真的非常抱歉。”
“作为一个军人,我想你应该清楚道歉于事无补。”
“是。”
“军部已经决定择日将碇真嗣转回本部,他本人也将回到美国接受保护。”
“这个……”伊藤司令惶惶地表示反对。
“这个恐怕不太好吧,目前的情况NERV很需要该名驾驶员。”碇元渡插进话来。
检察官走到碇元渡面前:“恐怕你没有资格说这个话吧,作为他的第二监护人,碇副司令。”见不再有反对的声音后,监察官接着说:“既然这样,这件事——”
“等一下,检察官阁下。”众人随即看到了进门来的碇真嗣,扶着墙有点蹒跚地走到中间。
“我想作为我的第一监护人的佐藤裕子小姐也和碇副司令抱着相同的想法的。”他视线环顾在场的所有人,最后停在监查官脸上:“这次的事只是意外而已,并且也没有造成什么无可挽回的严重后果。”
“碇真嗣,我希望你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任务,”监查官并不回避少年的眼神:“你享受的所有权利都是须要遵守规则的。”
“我知道。”同样也是不退缩的口吻。
“真的吗?上次的劫持事件你弃械投降的事,就是你软弱退怯的证明,还是说,”监查官转头看着碇元渡:“为了父亲不顾自身安危,”继而又转向少年:“感情用事的小孩子气?”
监查官已经做好了赢得这场比赛胜利的表情,所以他在听到少年的回答时,难免有点措手不及。
“那么,您认为那种情况下,我开枪射中目标的概率是多少,就当天的视野可见度而言?又或者,您认为我在脚受伤的情况下可以从一个受过训的人手中逃脱的概率又是多少?”
无懈可击的反击,打得对方没有站得住脚的地方。
“还有,就算是父母离婚,孩子的抚养权的判决,法官也会着重考虑孩子的想法。美国不是号称是最尊重人权的地方吗?”碇真嗣更加逼近略略出汗的监查官:“不管怎么样,我现在还是一个刚满17岁的未成年人。”
“但、但你目前住在NERV本部,你的监护人也是——”
“如果伊藤司令允许,我的监护权可以马上变更成,不,送还给碇副司令。”少年的视线离开彻底失去了底气的监查官,望向一边的碇元渡:“我,我也可以,立刻搬去跟我的父亲住在一起。”

碇真嗣回到学校的时候,多少知道他受伤缘由的同学都抱以了同情加褒奖的眼神,不但有人主动替下了他的值日工作,相田还夸张得要搀着自己下楼梯。
“我们无敌的真嗣先生才没有柔弱到这个地步吧。”明日香站在一边说着风凉话。
凌波丽也帮着腔:“相田君没有关系,他可以自己走的。”
“就是就是,要不他是怎么从A-3区到这来的,用爬的。”真嗣只能对明日香的这句话抱以苦笑来赞同。
“剑介真的没关系,”在劝说无用的状况下,只好用了有点无赖的说法:“要不然,下次EVA初号机出战时,也让你来扶我好了。”这句话倒是很有效地让相田有点歉疚地放过了真嗣,但还是觉得这样有点对不起相田,毕竟是人家的一番好意。
习惯性地要和两个女生往熟悉的方向走去时,凌波提醒道:“真嗣君,你应该往另一边走才对。”
真嗣不好意思地摸着头:“啊,对哦,又忘记了。那,明天见了,凌波,明日香。”

在走道昏暗的灯光下掏出钥匙,喀嚓声后从门缝隙里露出来的光线让少年停住了动作。低着头对着自己的鞋面发了一会儿呆,拉了拉衣服下摆,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门推开更大的幅度,走进了房间明亮的灯光里。
“我回来了。”
“噢。”看着报纸的人完全没有要抬起头来的意思。
碇元渡在NERV总部也有专用房间,但是他却执意保留了位于第三新东京市A-3区的这间普通公寓。第三次冲击后,降职为副司令的他也就少了许多需要彻夜工作的理由,于是回来这里的次数也变得频繁起来了。
碇真嗣走近沙发,将书包放在上面,看了一眼一直用报纸遮着脸的碇元渡,拐着脚进了自己的房间。
说是房间,也是堆放杂物的地方收拾出来的。原本以为作为单身汉生活的父亲会有个多么邋遢的房间。没有想到,整个房子都收拾得很干净。
少年在桌子前面的椅子上坐下,拿起一边的陈旧的铁盒子,边缘上粗糙的锈渣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点感伤。这是昨天从房间角落里发现的,本来就属于自己的东西。里面的东西有些是要努力思考才能想得起来来历的。譬如那颗不再有光泽的红色玻璃球,譬如那幅退了一点颜色的蜡笔画,譬如那叠闪闪发亮的塑料糖纸。都是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碇元渡进到自己的房间里,在那张有些落寞的双人床上坐下,把手里的烟按熄,盯着一边的枕头发呆。刻意留下来不愿扔掉的东西,故意藏起来不想再提起的话题,永远都那么相似的无眠的夜晚。被谁打翻的过去,又不断的被想起。
这个房子里,不断不断地响起,名叫YUI的叹息。
双唇轻合。Mama。

第九章 完~
其实我想在这里打上end的……
总觉得有很多地方都可以直接end的说。
虽然到这一章看上去所有人的矛盾都得到了缓解。功德圆满的感觉……
但是呐,我心目中的补完还是没有完成的~
所以在我写到结局之前,不知道这个暴走的故事会有怎么样的发展呢~~
大家不要催的太急了~以免影响质量。
好了~在我整天常微分、概率论的时候还是来发文了~
天气变冷了~和文里面的时候很吻合呐~
以后大家可以叫我kiku酱~
以上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