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eautiful World 第八章

2022年08月2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168字 ⁄ 字号 Beautiful World 第八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95 views 次
Beautiful World

 

作者:kikushiro

8. Care
“大家都明白这次的作战计划了吗?”葛城美里环顾四周。
赤木律子见大家都不做声“这个计划,一定要机动能力强的初号机做前锋的。”
“我知道。”葛城抓了抓头发。“所以恐怕真嗣君要在被司令审问前先和使徒做个了断了。”

先是瞒着NERV让碇副司令代替监护人去处理了学校的冲突,接着又在回来的路上遭到反对NERV组织的袭击。要不是安全科的支援即时赶到的话,大概还要背上个违背了保护自身安全最优先的准则,弃械被俘的罪名。最糟糕的是……
“诶诶。。啊。。轻点,裕子小姐。”
只是这种程度的触碰就疼成这个样子的话,可能情况比想象的还要严重了。
“佐藤医生,腿骨扫描出来了。”
“啊,谢谢。”吸着气让自己的疼痛消减下去的真嗣,朝面露难色的佐藤裕子摆出询问的表情。佐藤并不打算隐瞒真嗣的情况,毕竟他不是秀崎:“固定右腿踝骨的一颗螺钉出现了很大程度的松动。”佐藤放下X光片子“不过还算好,只要没有移位的话,有办法通过牵引和物理恢复让它重新贴合骨节。”凑过去看了一眼自己的光片却一点所以然也没有看出来的真嗣点了点头。
“刚刚接到作战一课的通知,需要初号机出战。”她蹲下去帮真嗣穿上鞋子:“作为你的医生,我建议你拒绝。”

要怎么应付没有见过没有听过的事?在最初登上初号机之前,真嗣大声责问过这个问题。就算是被写进剧本的桥段也会因为演员的发挥而出现偏离预订的状况。就像是支援的二号机因为一个更换外部电源的据点被使徒破坏了而晚5分钟到达预订的地点。就像零号机不慎被打掉的来福枪。这些没有在葛城计划之中的因素和之前种种一起构成了碇真嗣悲剧的一天。使徒连续几下对着初号机右腿的攻击让指挥室的人都倒吸冷气。
“没、没关系……吧?”日向没什么自信地问。
“虽然打了封闭,但一定很疼。”伊吹难过的说。
当零号机的粒子刀贯穿使徒后,初号机瞬间瘫坐了在地上。立刻奔过去的葛城美里看着被技术组人员扶出来的真嗣在踩到地面后便跌坐下来。她拨开人群,俯下身去:“没事吧?!”满头是汗的少年摆着手,拒绝自己的搀扶:“别动我,美里小姐。”随即赶到的佐藤裕子担忧地嘀咕道“不会是螺钉掉出来了吧。”真嗣抬起头,勉强笑了笑:“更糟,我觉得它嵌进去了。”

吉成秀崎扶着墙边,看着混乱的人群收纳EVA机体,担架把碇真嗣抬走,然后从EVA里下来的另两人向手术室那边跑去。他静静地看着身边的这些上演,格纳库里淡淡地漂浮着一股新鲜的血腥味。他一直这么待着,直到清洗机体的水喷射出来,模糊了视野。
伊藤健一郎扫了一眼一边的碇元渡,然后继续对佐藤裕子的查问:“这么说的话,要完全恢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咯?”
完全恢复吗?佐藤在心里揣摩着这个词,说不定永远都做不到呢。
“是的。先前松动的螺钉因为与使徒的战斗中受到的直接物理攻击而偏离原来的地方嵌入了骨质中。已经进行了手术把它复位。但是介于原来的手术是由美国方面的专家进行的,所以之后的护理和恢复工作希望得到他们的支持。”
“知道了。”伊藤司令将双手交合在桌上,小幅度地揉搓着。这么严重的事故的话,要美国那边不过问也是不可能的。还有,介于真嗣的身份,军部那边也施加了不小的压力。“佐藤医生,还有别的事吗?”
“是。考虑到初号机驾驶员目前的身体状况,我希望司令可以对他之前的错误从轻处理,尽量不要打扰他的休养。”
“可以。”
“另外,前段时间由于吉成中尉的事使得初号机驾驶员的厌食症复发了。这种病,主要还是依靠心理治疗的。”佐藤悄悄看了碇元渡一眼“我希望总部可以允许他暂时搬出去和家人住在一起。”
“这个吗……需要先考虑考虑。没有了的话,你可以出去了。”
“是。”确认碇元渡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后,佐藤退出了房间。
“那么,”伊藤司令将凳子转向“碇副司令……”

相田剑介问着明日香:“今天你的那口子怎么没有来学校?”时,并没有等到他预想中的“你说谁那,笨蛋!”,明日香没精打采地拿出课本:“那家伙受伤了,可以有一段日子不会来学校了。”
“不会是因为昨天和小岛打架的事吧?”
“诶……什么什么?”不知情的人开始议论起来。明日香已经没有要和他们争辩的力气了。然后,浅井悠走进教室,她的出现吸引了一下大家的注意,然后在和几个要好的同学打完招呼后,其他人继续干起各自的事来。
浅井悠放下书包,来到明日香的座位边:“那个,明日香同学,秀崎他?”
凌波微微侧过头来。
女生并没有像以往那样意志高昂“……昨天那个警报,所以我有点担心秀崎。”
“没事的。”明日香架起腿:“昨天去的是真嗣那个笨蛋。”浅井悠明显松了一口气。“不过,秀崎那小家伙也很让人担心啊。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有可以倾诉的人,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明日香直视着前边的虚无“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她转向女生“这种感觉,你们不会明白的。”

潮水打过来的时候忍不住想要后退,哪怕你很清楚它根本对你就是无害的。听着海潮的声音,没有海鸥的鸣叫或是船笛的拉响。
很奇怪的,传入耳中的是自很远很远飘过来的火车的齿轮声。它要驶向哪里?谁在上面呢?随着声响的变大,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距离。当车头的大灯直打在眼睛上时,强光让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等到再次张开时,才依稀辨认的出看过很多遍的天花板,旁边还有因为自己的动作而略略摇晃着的药剂袋子。呼出的气息黏在氧气罩上,一会儿又消失不见了。
佐藤裕子将自己伸向碇真嗣视线可及的地方,然后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靥:“醒了吗。”她核对了一下自己的表,在随身带的册子上记录了一些东西“麻醉的药效还没有过,你可以先睡一会儿。”她向一边包扎得十分严实的腿看了一眼“待会儿可是会疼的。”
闭上眼睛,海潮的声音又在靠近了,中间的杂音听上去好像是医院里那种仪器的滴答声。又或者是,那是自己身体发出的声音。
“裕子……小姐,”微弱的声音把正要离开的佐藤叫了回来。
“嗯?”
真嗣努力睁着眼睛,还是耐不住渐渐消沉下去的意识:“……真奇怪……我……觉得……肚子……饿……了……”
看男生随后再没有动静后,佐藤裕子走了出去。对着门外等候的人说:“大概再有半小时就会清醒过来了。不要吵着他哦。”
“喂,佐藤医生你为什么要对着我说不要吵着他啊?!”意识到自己说这句也很大声的明日香捂住了嘴。
佐藤越过凌波和明日香,对着跟在身后的人说:“浅井同学是吗?秀崎在303室,你跟我来吧。”
“麻烦您了。”女生礼貌地鞠躬致意。

在开门之前,浅井悠尽全力想着要如何安慰那个孩子。可是脑子里一片空白。那些平时活跃的脑细胞和滔滔不绝的才能此刻却不知道藏到那个角落里去了。敲门,没有答应。
“我进来咯。”浅井转开的房间里漆黑一片。黑暗就像是要把自己吞噬一般,四面八方的涌进来。
“秀崎……我是姐姐呐……”摸索着在门边触碰到类似开关的东西了,想着按下去的瞬间却突然松开了手。辨认出床边坐着人的浅井悠慢慢地朝人影走过去,然后在床沿磕到小腿时,俯身坐下来,和那个身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沉默。什么也不做地待着。注视着黑暗中虚无的一点,浅井悠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和一点点小动作轻微的摩擦声。
人类就是因为害怕黑暗,才使用火来赶走黑暗从而生存下来的。但有些时候,人却更加习惯与黑暗独处而拒绝他人的介入。你看不到,就不算是哭过。我的脆弱,我的外壳下的软弱的心,我的不想被你知道的伤心的事情。都在这黑暗中悬浮着。所以,请你不要来打扰我们。
浅井悠先开口打破了沉默:“其实……我亲生父亲他——”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女生忘了要继续说下去,在那句话穿透黑暗的瞬间,吉成秀崎突然转过身来,一下子抱住了她的脖子,把脸埋在那里,先是抽泣,然后在女生抚上他的头的时候变成了嚎啕大哭。滚烫的液体顺着脖子流进衣服里。
哭泣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啊。一直一直都在想着要变得更加更加坚强,为他人留的环抱,可以依靠的肩膀,还有粉饰过的众人面前的自己。
如果可以传达得到,我的心情。

其实,我亲生父亲也是车祸去世的。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