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NERV犯罪实录(5) by: D伯爵

2004年03月1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322字 ⁄ 字号 NERV犯罪实录(5) by: D伯爵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74 views 次

物流·明日香·兰格雷的日记
搜证课警部记:本册为本案重要证人的私人日记,在其公寓中搜得。原件并不完整,有多处被撕毁,涂改的痕迹,数张页面残破,内容极为不连贯。没有发现除证人以外其他人的指纹,从日记保存的状况来看,可以排除介入破坏证物的可能。以下为整理后的复印件。
3月1日 晴
之前的日记全烧了。给一个要死的人留这些东西没用的。这个月是新开始。我和真嗣认识有多久了?
妈妈死前告诉我可以来投靠姨妈。姨妈很热情,问长问短。姨夫很冷淡,看我的眼神有种排斥。我早有思想准备,但我已经无处可去,如果这里不收留我,我只有死路一条。
3月7日 多云
真嗣是个好人,六分仪姨夫让他来照顾我,他真的来了。张罗了房子,又添了家具,总算我可以有个自己的空间。
3月13日 晴
我还是想快些嫁人,我这样的身体没办法自己养活自己,不要成为别人的累赘才好。姨妈可以帮助我吗?当时我是这么想的。现在看起来错了。姨妈根本说服不了姨夫,她在那个家已经没有地位了。他们把我像个包袱一样扔了出来。
3月15日 雨
今天真嗣来了。他给我送了些必须的食品,还给我拿来一些书,说怕我无聊。他关照我要多休息,他是真的关心我呀。他说他有空会经常来看我的,他每次都会拿钱给我。我说我不要,他说那是姨夫给我的。我不相信。我想换窗帘。
3月20日 晴
我出去走了一圈。有一家杂志社愿意用在家工作的翻译,以字计稿酬。我想这个不错,至少我可以自食其力了。我带回了第一次的工作。我又有了希望,我想活下去。哪怕是一天,多一天也好。
3月25日 阴
我拿到了第一笔稿酬。买了些食物回来,可以供我一个星期。带回了下个星期的工作,一定要加油啊。要让那些瞧不起我的人也知道我是有能力的。要赶快好起来。真嗣这个星期一直没来。给他打电话。
3月25日 夜 晴
没想到真嗣真的来了。我犹豫了很久才给他打电话。我说我想家了,我想找个人说说话,我哭了。我想妈妈,想在德国时候的一切。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了,我要回原来的地方去。真嗣说你回去又怎么样呢?他很快就赶来了,还穿着工作时的西服。我打扰了他工作吗?他陪我聊了很久,很温柔地叫我不要哭了,他会想办法让我生活得更好一些,他不会像姨夫那样扔下我的。
晚上他住在我这里,现在他睡着了。刚才他还很安静地笑着。他说,除了一件事,我都可以为你做。
他不能娶我。
3月27日 雨
太过分了!我竟然无法安心的工作。楼上的人家整天敲敲打打,我的头太疼了。我不能工作了。我要告诉真嗣。他们太过分了!
4月1日 晴
今天是愚人节。我对真嗣说我快要死了。他的脸色好难看。于是我说我是骗你的,今天是愚人节,被骗不可以生气。他一把抱住我,说你吓死我了。
他好温暖。至少,他会为我难过吧。如果我死了。我想和这个人在一起,不想分开。
4月3日 雨
我去出版社交稿,回来的时候湿透了。真嗣在家里等我,他又给我拿来了钱,这次我说什么都不肯要。我已经可以自己赚钱了,我不要真嗣为我担心。我对真嗣说我会活下去的。他笑着说你又说傻话了。我想看到他笑,就一直这样下去。
4月5日 阴
楼上人家依然敲敲打打,我去评理,他们却把我推出门外。我的头太疼了,疼得没发睁开眼。我不能再工作了。我很难过,我给编辑打了电话。他说他很遗憾。
什么时候我可以摆脱这种痛苦。我不能去医院,现在没有工作,就没有钱了。
4月10日 多云
我睡了整整两天。真嗣不知道有没有来过,大概是没有吧。已经没有一点钱了,我必须想点办法。***遗物里有一枚戒指,她说万一我走投无路,可以拿了卖掉。这是很珍贵的戒指,不到万不得已,我决不会拿出来。现在没办法了,我打电话给真嗣。
4月11日 晴
好久没见到晴天了。大太阳真好。
真嗣拿走了那个戒指。我关照他至少得卖20万。他似乎很为难。让他一个体面的人去做这种典当的事情的确很困难吧。但他还是去做了。他是为了我。
4月11日 夜 晴
真嗣拿回了那个戒指。他说这是你很重要的东西,不能就这样卖掉,你需要多少钱,我给你。我没有吭声,我不能再麻烦真嗣了,他太善良。我必须自己想办法。
4月18日 晴
这一个星期我几乎跑遍了所有的珠宝行,没有一家出得起我要的价钱。最后我几乎精疲力竭,还有一丝希望。我走进了一家很小的商铺,我恳求老板买下戒指。他看了看我,看了看戒指,很慷慨地付了我需要的钱。我高兴死了。买了些吃的东西。今天真嗣会来,我要告诉他我有钱治病了。
(警部注:从此处开始大约有数十张被撕毁,之后的内容涂抹的很严重,言语也混乱,只能靠大概推测。)
6月20日 多云
真嗣很久没有来了。我不知道为什么。窗帘我是早就想换了。我整天躺着,我不想去医院。
6月21日
楼上的人突然不敲打了。我可以静下新来考虑一些事情。
我对真嗣说我们一起去德国,不论如何我在那里还有些朋友,去那里生活会比在这里好。他拒绝了,很冷酷地拒绝了。他说要我清醒些,回去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他要我去治病。我不去,我不想去。真嗣要是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德国,我哪里也不想去了。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有什么错吗?为什么不和在一起呢?你除了我什么都没有,不是吗?
妈妈,真的不行了吗?
(警部注:24日的日记完全不可辨别,省略。)
6月25日 雨
我已经准备好了。我让真嗣来,我说情求他最后来看我一次。他沉默了。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
我有一瓶上好的红酒,是我们刚认识的时候真嗣送给我的,现在开来喝正好。我还有一小包氢酸钾,一点点就可以解脱了。我等真嗣来。我们只有彼此呀,我不想去没有你的地方,你一定也愿意和我一起。你可以为我做任何事,你说过的。
我知道,我可以睡下了,再也不用醒来。我闭上眼,听到来自很遥远很遥远地方的声音,很多时候,我都会回忆,没有伤痛,只是往事,经过漫长时光沉淀后,剩下的最美丽的一小截,可以放在水晶瓶中永远珍藏。我只要求这些,不要让我一个人。真嗣……
有人敲门。他来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