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撕裂的真实(5) by: Asuka

2001年02月2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2512字 ⁄ 字号 撕裂的真实(5) by: Asuka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87 views 次

Chapter:5

撕裂的真实(五)
By Asuka

 

 

不久,明日香的身影幽然出现。

“您早!”伊吹赶忙站起来打招呼。

明日香随声应句“早”。匆匆忙忙去换白袍。

伊吹站在壁柜前翻看报纸,尽量装出自然的样子。看到明日香走来,她才装出突然想起的似的说:“物流小姐,有件事,我想请教你。”

“哦?”明日香抬起头,她的脸很苍白,毫无血色。

“那位川口小姐,决定今天开刀吗?”

“是的,时间拟订下午两点。”

“我不赞成这项手术?”

“怎么说?”

“已蔓延看了的癌症,手术等于是要病人提早结束生命。”

“只给皮肤动刀。”

“皮肤?”

“让病人相信不好的地方已经切掉。”

“可是。。。 。。。”伊吹呆住了,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虽然昨天晚上,她心里曾经这样猜想过,可她万万没想到果真有人这样大胆,敢做这样的事。她焦急万分的说:“可是,她知道她胃里有东西,她曾经拉着我的手去摸过。”

“。。。 。。。”

“万一她发现开刀是假的,那该怎么交代?”

“万一不会发觉呢?”

“可是,怎么能这样愚弄病人呢?她问起开刀情形该怎么交代呢?”

“告诉她有一大块溃疡就是了。”明日香答的很轻松。

望着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伊吹近乎于愤怒的说:“你骗不过她的!”

“反正患了癌症,左骗右骗都得骗!”

“那也用不着动刀子来骗呀!”

“那只是想法的不同。”

“她知道受骗,一定会恨死你的!”

“有可能。”

“手术后发觉病情没有好转,她问起,我们要怎么回答呢?”

“支吾着不回答就是了。”

“她要是追问,逼问怎么办呢?”

“不会的。”明日香声音低沉。

“为什么?”

“病人死期快到的时候,她自己自然能感觉出来,不用旁人告诉她的。”

“可是。。。 。。。”

“病人嘴上不说,可她自己心里明白,到了那个时候,她绝不会开口问人自己是不是已经没救,也不会责怪别人为什么不早告诉她患的是绝症。”

“为什么?为什么受骗不生气?”

“因为她们不愿想,也不愿提,他们不甘心承认已经绝望的事实。所以他们不会问,他们害怕听到不愿听的事实,当然他们心里明明知道医生在骗她,但她宁愿受骗,而不愿接受残酷的事实。”

“。。。 。。。”

“互相蒙骗,在骗局里安静死去,这样最好了。”明日香眼睛里流露出寂寞的眼神。伊吹看着她的眼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怎么说,她觉得这样做,等于扩大骗局。也觉得有点卑鄙,觉得亵渎了生命地尊严,终于忍不住反驳说:“我才横不下心撒这么大的谎呢。。。 。。。”

明日香发出低沉而带着几分严厉的声音:“伊吹小姐,不要孩子气!”

“我不是孩子气,我只是希望尽量不要使用蒙骗的方法,我要诚心诚意对待病人。”

“你是医生,还是家属?”

“当然是医生。”

“那就不要说那种和家属一样的话!”明日香瞟了伊吹一眼,走了出去。

 

 

明日香消好毒穿上手术衣,戴好口罩站到手术台前面的时候,时候刚好是下午两点半。

在无影灯的灯光下,川口由里子的腹部,在白色的被单下只露出一块菱形,明日香对着那块稍呈黄色的肚皮注视了好一会儿,才伸出戴着橡皮手套的手,轻轻按了一下胃部。

在胃的下缘,她摸到一片硬块,虽然硬块没有明显隆起,但好象肚皮里硬塞一块板子一样,有紧迫感。从外表看不出硬块的正确大小,但触摸的感觉,好象有半个手掌那么大。明日香想,川口躺在床上不时摸到的,一定就是这片硬块吧。

“MES(手术刀)”明日香下命令,香儿利落的应声递给她。

川口睡的很熟。 她这一次手术,本来只预定切开肚皮,顺便窥看腹腔,所以没有请专门的麻醉师,而让伊吹充任,助手则由香儿担当。

明日香按照胃切除的手术法,动手切开了川口的肚皮。

“科霍耳钳棗”明日香接过手,很熟练的顺着切口,将一根根冒血的血管捕获夹住,流血也就完全止住了。

“切开的皮肤下面还有一层白色的强韧腹膜,香儿用筋钩拉开切口,明日香一手拿镊子夹住腹膜的一端,提起来,另一手拿刀刺下去,被提起的一点开出一个小洞,从那儿可以窥见肠子。

紧接着,明日香用腹膜钳,香儿操纵筋钩,两人合作无间。

很顺利的,皮肤,筋肉,腹膜等三层包住肠子的皮肉全被扒开了。腹腔内的全貌,在澈亮的灯光下一清二楚的暴露在三人的眼前,川口毫无知觉的继续酣睡。

明日香凝视着蠕动的肠和胃,忽然下了决心似的,将戴着橡皮手套的手,插入川口敞开的腹腔内。

从皮肤触摸到的硬块,果然如她预料,沿胃袋下缘弯弯的部位,有一板状的硬块,由胃部一直延伸到十二指肠口。看样子川口的癌症是由胃袋缘大弯处开始发生的,那是胃袋最宽敞的地方,所以刚发生时,并不影响食物的消化,病人也不会有什么异样的感觉,这可能是川口延误治疗时间的最大原因。

“唉。。。 。。。”明日香的手轻摸着川口的胃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因为她摸到连接胃下缘的网状肠间膜时,发现那儿的淋巴结肿胀地串串累累,已经扩展到大肠,显然川口的癌症快传遍整个腹腔了。

明日香的手从胃壁摸到肠间膜,大肠,后腹膜,每一个部位她都触摸着仔细观察。最后决定取下一块肿胀的淋巴结作标本,她顺便把胃往上提一提,低头去看它的背面。肠子也顺便拨开来,从后腹膜探视里面的脊柱。她好象颇有心得似的,一边摸着,看着,一边颔首。那眼神已经不象一个要救人的医生,而只是一个人体研究者了。

明日香抬起头,从川口的腹腔伸出手的时候,开腹已有四十分钟了。这中间除了割取两处淋巴结外,根本没有作任何手术。她只是东摸西摸,在川口的腹腔内翻搅一番罢了。

“知道了,缝合起来吧。”明日香说。

香儿忽然觉得明日香很可怕,她把人的肚子随便翻搅一番,却那么轻松一声“知道了”,她把病人当什么呢?

然而,明日香仍然露出满足的表情,一边点头一边看着肠子的蠕动,他正等着这些被移动过的肠子慢慢自行蠕动这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去。

“太迟了。”明日香喃声到。

“还能撑多久?”

“两个月差不多,已经侵害到胰脏了。”明日香突然肯定地说:“缝起来。四号线!”她动作敏捷地把敞开的肚皮合起来,缝好线的时候,时间是三点二十分。他算计一下,通常胃的手术时间差不多要一个钟头到一个半钟头的时间,所以时间还早了点。

“血压怎样?”明日香问。

“很正常。”伊吹看着麻醉表回答。

“没流几滴血嘛。”明日香得意地回过头,向背后正在为他解手术衣的香儿说:“让她在这儿多留半个钟头好了。”

“是的。”

“点滴只用百分之五的葡萄糖就可以了。”

明日香拿起装在小瓶子里的切片标本,阔步走出了手术室。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