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lue Way(4) by: 土根儿

2005年04月13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020字 ⁄ 字号 Blue Way(4) by: 土根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09 views 次

Blue Way
1-4致死的疾病
作者:土根儿

那之后,真嗣又去了几回。
似乎已经恢复了正常,吊瓶和心电监护仪在那之后第二天就又撤去了,病房再次恢复了第一次去时所见的模样。
丽姓绫波,这是他最近才知道的。反正只是抱着应付了事的态度去照顾她,所以一开始对她的姓名就不是很在意。不过随着接触的次数多了,一些憋在心里的问题就开始无法抑制的涌上了心头。
“为什么他竟会收养你呢?”有一次,看着双目紧闭的丽,真嗣竟自言自语地把话说了出来。而令他感到更加诧异是丽居然立刻就睁开了眼睛瞪着他。
“我以为你睡着了……”
虽然有些犯窘,但真嗣丝毫也不想掩盖自己的不满。自己得不到的关怀居然被施予了另外一个和自身全无关系的病怏怏的少女。
丽只是用冰冷的目光直视着他,并没有说话。
很默契的,明日香没也有再追问丽的事,真嗣也没想拿这些事去烦她,她对丽的厌恶在那次见面后就确立了。
和爸爸也见了几次面,但他除了有时问问丽的状况外,对真嗣什么话也不说。对此早已习惯的真嗣也只是以减少碰面机会的做法来回应。
就这样平淡无奇的过了一段日子,直到那一天……
“……你是碇医生的儿子吧。”
当真嗣正在整理换洗的被褥时,站在身旁,一向冷淡沉默的丽竟主动提出了问题。
真嗣不禁自嘲地笑了起来。
碇医生的儿子?完全没这种感觉。
或许现在父子两人对这句话都不会持肯定态度吧。
“和你有关系吗?”掩着脸轻声的笑了一会,真嗣转过头来冷冷的看了看丽。
抢走了爸爸的人,却来问我和爸爸的关系……
少假惺惺了。
“……”丽没说话,只是用深邃的目光看着他。
“你不是他的女儿么?你去问他好了。”回避着她的目光,真嗣甩开头去。
“我……是他的养女。”丽微微低下头,视线落在自己交叠着放在身前的双手上。
可你得到的却比我这个亲生儿子多得多呢……
“最近几天碇医生的心情好象很沉重……”
看着丽有些担心的神色,真嗣却只觉得反感。
“你很了解他嘛?”
尽量想用讽刺的语气回应她,可说出口来时,却显得毫无自信……
害怕吗?害怕别人了解自己一无所知的爸爸。
“你……讨厌爸爸?”
不想回答。这种讨厌的问题。
“为什么?”
手里的动作停止了,真嗣开始感到焦躁和恼怒。
“为什么讨厌爸爸?”
“烦死了!”
瞪着眼睛转过头,却对上了同样不可妥协的目光。
血色的眸子直直的看着自己,四目相对……
被夏日的烈阳烘烤着,房间的各个角落都冒着暑热的气息。感受不到一丝风的环境,风铃垂头丧气的吊在窗檐下面,落寞而沉寂。即使是街道上,也一样清净,没有人愿意顶着烈日出行,唯有被炎热的天气烤得无处避暑的蝉儿们趴在窗外树上,发出恼人的鸣叫声。
这种天气,这种女孩子……
简直叫人受不了!
把刚刚整理好的被褥一把甩回床上,烦躁的情绪涌上心头。
想离开这里……
他粗暴的伸手想把挡在跟前的女孩推开。可不知是自己用力过猛,还是她实在太柔弱,她竟踉跄的颠簸了一下,然后无助地跌倒了。
一阵微风轻轻的吹过,随着微微晃动的窗帘,风铃发出了两声有气无力的响动……
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跌地上的女孩。
她低着头,浑身蜷缩着,肩膀随着嘴里发出的急促喘息声一丝丝抖动。虽然她努力想用手支撑着站起来,但孱弱的身躯怎么也无力动弹。
“这……”
粗暴的推倒一个生病的女孩,对于从小就一直被人夸奖为乖孩子的真嗣来讲,连想也没想过。
但是现在,看着跌在地上的少女,心里却完全没有一丝罪恶感……反而……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是她自己没站好……
不是我的责任。
这么想着,真嗣像在逃避什么一样迅速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对,是她自己不对。
明明是她自己抢走了我的爸爸,却还来烦我。
跌倒是活该罢了。
一屁股坐在医院外的草坪上,心情却平息不下来。
明知道自己不好,但怎么也不想为刚才的事负责。
如果她跌伤了……
如果她的病情恶化了……
如果她……
不,这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是她自己不好!
像要说服自己一样,真嗣猛地摇了摇头。
抬头向天空望去,那片熟悉的蔚蓝色映入眼帘。
那是一片直透心灵的蓝,能够舒缓人紧绷的内心的蓝……
突然想起,那女孩的头发就是这种蓝色。
“你是碇真嗣吧?”
身边有人在招呼自己,真嗣转过头。
蔚蓝色的短袖衬衫……
一个把留长的头发扎成马尾辫的男子正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看着自己,他看起来三十多岁了,上扬的嘴角似笑非笑,但无论如何总给人一种容易相处的感觉。
“初次见面,我是你爸爸的朋友,叫我加持就行了。”
没有问他,他就急着自报姓名了。这样的人,让真嗣觉得有必须警惕的感觉。
“来这边坐会吧。”
犹豫了一会,真嗣有些不大乐意的走了过去。
“他倒是很积极嘛?”
瘦削而高挑的老人看着窗外草坪边的长椅,笑着说道。站在他身旁的中年男子则不以为然的晃了晃脑袋。
“不过他确实最擅长和小孩勾通。”
“是啊。”
斜着眼睛看看中年男子一脸冷淡的表情,老人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果然这也是你拜托他干的。”
“别胡说。”
“这么多年了,你骗不过我。”
原度只是无奈地托了托眼镜。
“就像你从来也没放弃阿维……”
一日中最热的时段已经过去,感受着微微流动的空气,真嗣满心的沉闷总算有所缓和了。
加持是个很健谈的人,虽然总让人有种摸不透的感觉。但和他在一起确实能够缓解情绪。
“为什么讨厌爸爸?”
同样的问题,不知为什么真嗣更愿意回答他。
是因为妈妈的关系吧。
16年前,自己三岁的时候,就被病魔夺去生命的妈妈……
真嗣没有对妈妈清晰的记忆,就连长相也无法想起来了。但是在印象里,妈妈总是笑得非常灿烂。
即使是那个在病床上日渐瘦削,不成人型的模糊身影,也一直在对自己笑着。
“没关系,爸爸是医生。”真嗣只记得妈妈对自己说过的这句话。
但是爸爸最后也没能挽救妈妈的性命,妈妈死后,爸爸和自己关系就彻底破裂了。
所以……
“怎么也无法原谅爸爸吗?”加持轻轻抚了抚真嗣的肩膀,眼里是关切的目光。
“爸爸……他没能救妈妈,而且遗弃了我,却收留了那个女孩。”紧紧的攥着拳头,一丝悲哀的感觉掠过心头:“我不想原谅他。”
这才想起,虽然爸爸遗弃了自己,但自己其实也有责任。
“为什么不尝试着改变一下呢?”
“改变?”
“找爸爸谈谈心吧。不主动改变的话,是不会有结果的。”
“主动……”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如果不去品尝,永远也无法知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知道这句话出自哪里吗?”
摇摇头,真嗣当然不会知道。
“是一部老电影了……”加持叹了口气,把视线投向远方,良久,他用真嗣勉强才能听到的微小声音说道:
“知道吗?丽得的病,和你妈妈一样。”
空气流动着,带来了夏日难得的凉爽,随着太阳渐渐西落,血色的晚霞开始出现在西边的天空中,和着太阳的光辉把草地镀上一层金黄。
真嗣落寞地看着那道绯红的晚霞,独自坐在长椅上,心里怎么也没法平静下来。
“最近几天碇医生的心情好象很沉重……”
丽对自己说的话又浮现在耳边,他低下脑袋,用手撑着沮丧的脸孔。
爸爸心情沉重的原因,或许自己已经知道了。
那是因为妈妈的忌日就快到了吧……
第四话 完
=====================
次回预告:
正如加持先生说的那样,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如果不去品尝,永远也无法知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
在墓园里,和爸爸面对面的交谈,还是第一次……
虽然很紧张也很害怕,但这种期待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呢……
我想知道……关于妈妈,关于爸爸,关于丽,更多的事!
下一回:墓碑 将更加精彩!
=====================
笔者的话:
因为家里有事,国庆前两天都没空写,结果今天一上线就看到QQ里某人留下这种信息:
“如果不在国庆七天结束前完成预定进度,就洗干净脖子等宰吧!”
由于这个原因今天写得很赶,恐怕会有不少错误,如果大家发现了什么请帮我指正,谢谢……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