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lue Way(5) by: 土根儿

2005年04月13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057字 ⁄ 字号 Blue Way(5) by: 土根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036 views 次

Blue Way
1-5墓碑
作者:土根儿

蔚蓝的天空中依然是万里无云,明媚的阳光洒在第三新东京幽静的中心公园里,把灰白色的石板道路铺上一层闪亮的光点,然而,暑热在渐渐的消退,原先不绝于耳的蝉叫声渐渐没了,空气的流动中,透露出一股轻微的凉爽……
2019年的夏天,已经在悄然流逝的时间中接近了尾声。
有着火红长发的女孩和扎着两束小辫子的黑发女孩坐在树阴下绿色的长椅上,红发女孩双手交叉着叠在胸口,双目怔怔地瞪视着地板,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忧虑神情。
“我真快受不了他了。”像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说出来似的,她猛的摇了摇头:“做什么都无精打采,心绪不宁的模样,问他话也不答,要不也是答非所问,最近几天一个劲的看月历,连饭都不吃了。”
“那个……真嗣君会不会是病了?”洞木像在安慰明日香一样轻轻拍了拍她的背,低声说道。
“不知道啊……他又不对我说。”无力的抬起头,双眼直视着蔚蓝的天空,过了一会,明日香转头看了看洞木。
“阿光和东治在一起时,他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么?”
阿光用手捧着脸颊想了一会,然后苦笑着点了点头。
“我把他的黄色杂志什么的丢掉时会这样……”
明日香先是露出一丝无法相信的惊讶神情,随即笑了起来。真嗣不会那样的。
“我想真嗣君一定是想同惣流有进一步发展才在苦恼吧。”斜着眼睛,阿光坏坏的笑着说。
“别胡说!”
“呀~惣流脸红喽~~”
“住口!”明日香自己也笑了起来,随即开玩笑的同阿光打闹起来。
一丝凉爽的风拂过树梢,翠绿的树叶随着风儿发出沙沙的响动。明日香和洞木不禁停止了拉扯,一同朝远处的天空望去。
“夏天快结束了呢……”
最近自己变得很没精神……
虽然知道原因,明日香担心的神情也已经写在脸上,但还是怎么也无法振作起来。
是因为那个日子就要到了的关系吧,真嗣不安的看着眼前的电话,话筒里传来对方挂断的嘟嘟声。
爸爸,后天就是……”
“后天有什么特别吗?”
“……不,没什么。”
“不要为无聊的事打电话来。”
就这样挂掉了电话,爸爸连一丝在意的样子也没有。
真嗣叹了口气,这是好多年来自己第一次主动给爸爸打电话,结果却和意料的一模一样。
看着挂在墙边的月历,在后天的地方有一个用红色的钢笔打起的圈圈。
后天有什么特别吗?
“后天……是妈妈的忌日呀……爸爸。”像只说给自己一人听一样,真嗣把低声说着,尽管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
箱根南部,在芦之湖的边上,有一座驹岳山,它的顶端是平缓的草原,站在那里,可以一览芦之湖全景,还可以远眺富士山、神山、二子山的秀丽景色。而在驹岳山的山后,建有一座大型的墓园,作为第三新东京最大的公墓,有数以万记的人沉眠于此。
真嗣起得很早,为了不惊动明日香,他连早饭也没吃就离开了公寓,在市区搭上公共汽车后,便一路向着驹岳山前进了。
自己已经好些年没去为妈妈扫墓了,透过明亮的车窗,注视着飞驰而过的路边的景致,一切是如此的熟悉,却有显得无比的生疏。
那个时候,在妈妈的墓碑前,真嗣抛下爸爸独自逃开了,或许是不想面对爸爸的冷漠眼神,也或许是不愿回想起妈妈还活着的时光。一直到今天,当决定再次踏足那片墓园时,已经十九岁了……
很久以来,一直是这样……
如果不正视那墓碑的话,最后一定会后悔的吧。
和煦的阳光透过树影稀稀落落的洒在脚下的草地上,身旁的铁栏杆早已经带上了一丝丝褐色的锈迹,越发接近妈妈所在的墓园,真嗣心里就越发有了一种凝重的感觉。
抵达目的地时,天已经完全亮了……
站在大门前的山坡上放眼望去,平坦而略显深沉的地面上,整齐的树立着一列列青色的墓碑。因被太阳斜射而留下的一道道长影,在地面上交织成一片密密麻麻的黑色网格。
真嗣顺着印象中的情景向妈妈的墓碑所在的位置走去,因为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墓园里冷冷清清,只是偶尔见着管理人的身影,但也只是一晃而过,就消失了。
像要搜寻什么似的左右张望着。
虽然电话里显得豪不在意,但爸爸应该还是会来吧……
这么想着时,一个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
短碎的头发,浓密的落腮胡,略显苍老的面孔,深色眼镜后面冷漠的眼神……站在那里的,不正是爸爸么?
“……爸爸?”
回过头来注视着自己,完全没有一丝吃惊的感觉,似乎自己今天来到这儿是理所当然的事。
“爸爸……”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放松和自然,真嗣捏了捏自己的拳头。
“真没想到,爸爸一直坚持来这里探望妈妈吗?每年……”
“恩,是啊。”把头重又扭了过去,看着眼前的那块墓碑。
===================
碇维
(1977-2003)
===================
真嗣呆呆的注视着爸爸的背影,过了一会,他咬了咬嘴唇。
“妈妈……是怎么样的人呢?”
“……她很温柔,很贤惠。”原度沉默了一会,并没有转过身来的低声说道:“不管对我还是对冬月老师都是……”
“我记得……妈妈很慈祥。”
没有回答,只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山间的风吹过幕园,卷起的几片树叶发出啪啪啦啦的声响,落在地上。原度的黑色衣角随风飘动着,使他的背影咋看上去变大了许多。
“妈妈……还有留下来的照片吗?”低垂着双眼,怔怔的看着那面青色的墓碑,真嗣的声音微小到难以分辨。
“都烧掉了。”
“一张也没有留下来?”
原度转过身,直视着真嗣略有些激动的表情。过了一会,他把视线投向远方。
“爸爸,关于丽的事……”
声音略有些颤动,真嗣握紧了拳头。
“我听说……丽得的病和妈妈一样?”
原度没有回过头来,而是蹲下身子,伸手拂去墓碑上堆积着的灰尘。
“是的。”他简短的回答道。
“爸爸当时没法救妈妈……”
茫然的看着爸爸,却不怎么敢把心里憋着的话说出来。
是因为没能挽救妈妈的愧疚才收养了丽的吗?
“即使倒现在也很难治疗。”原度头也不抬的低声说着,手指依然轻抚着那块冰冷的墓碑。
“是由血液疾病而连带引发的精神病症,如果不找倒合适骨髓移植,是没法根治的。”
真嗣没有说话,他的脑中突然闪过了什么……
纤瘦的身躯狂乱的扭动着,满是伤痕的双手拼命抓扯着自己瘦削的脸孔,病态而空洞的双眼充满血丝,像木刻一般呆滞的盯着自己……
那是妈妈。好久没有想起来的,没有带着微笑表情的妈妈……
“那女孩……丽,也会像……妈妈那样吗?”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人提供骨髓的话。”
原度再次把头转向墓碑,就沉默下来,什么也不说了。只有幽静的风,依然在墓园上空流动着……
但在真嗣心里,却已经有什么东西萌生了起来。
“丽会变得和妈妈一样……”
在回家的路上,真嗣脑海里不断闪现个狂乱舞动着的妈妈的影像,和静静躺在病床上的丽的影象交织在一起,怎么也挥之不去。
“这段时间以来照顾丽,多谢你了。”
这是离开墓园前爸爸对自己所说的话,他的眼神里有着苦闷和感激。
虽然没问,但爸爸收养丽的原因……
或许确实就是对这种疾病的遗憾吧……
打开公寓的房门,迎面劈头而来的果然是明日香那高八度的抱怨。
“白痴真嗣,一大早就不知跑哪里去了!”
真嗣只是抱以无奈的微笑,本想打个马虎眼了事,没想到却被明日香掐住了脖子。
“你也差不多一点!这段时间来都无精打采的模样,今天又什么也不说就不知去向,老实交代!干什么去了!?”
“好了……好了……”
真嗣没什么精神的推开架在脖子上的手,这种反抗方式让明日香脸上瞬间堆满了忧虑的色彩。
“我去扫墓了,今天是妈妈的忌日……”
一边坐到桌子旁边,一边开始向明日香讲述今天在墓园发生的事。
“原来那女孩得的是那样严重的疾病么……”
托着脑袋,明日香用异样的眼神望着真嗣。
“还真固执呢,只因为同样的病。”
“是啊……同样的病。”
明日香不安的看着真嗣,以往谈起丽时,真嗣总会堆起的厌恶的表情似乎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伤感,甚至有些落寞的表情……
“好累,我去休息会。”
西沉夕阳的余辉透过云层,把天空映成了橙红。沐浴着淡淡的凉意的空气,真嗣苦笑着站起身来,不紧不慢地起身走向房间。看着他的淡淡的背影,明日香搅了搅架在桌子上的双手,无奈的叹了口气。
第五话 完
=====================
次回预告:血,伤痕……以及,悄然离去的夏天……
第一部最终话:狂乱 敬请期待
=====================
笔者的话:
第五话终于写出来了……现在只有一个感觉:好累……
虽然早就有心理这将是个可怕的持久战,但会累到这个地步却是万万也没有想到的。很难保证第六话什么时候能写出来,也难保到时候质量会如何……但是,我一定会努力完成这部作品的。.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