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lue Way(2) by: 土根儿

2005年04月13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633字 ⁄ 字号 Blue Way(2) by: 土根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08 views 次

Blue Way 
1-2 苍白的房间
作者:土根儿

伫立在眼前的是白色的高房,一排排擦拭得干净明亮的窗户像网格一样散落的点缀在那惨白的外壁上,映射着周围无精打采耷拉着的树木和修剪的四四方方的绿地。在高房的顶端正中央,一个红色的十字标志显得格外刺眼。
“第三新东京市立第二医院”——略微有些锈迹的牌匾就这样孤零零的挂在入口处的墙壁上,少年伸手拂拭,那上面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距离接到爸爸的来信已经过去了一周,直到今天,真嗣才下定决心来这里。
“有事情要与你商量,抽空到第二医院来一趟。”
整封信的内容只有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别说问候了,就连“儿子”“爸爸”一类称呼都没出现一个。如果不是早已习惯了这种冷落感和徘徊在心中的强烈疑惑,真嗣恐怕当时就会把信撕成碎片。
爸爸……到底在想些什么……
***
“爸爸?”
明日香有点诧异的看着真嗣,的确,从国中最初相遇知道现在,真嗣还从没和她提起过自己双亲的事。
“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孤儿呢。”她一边坏坏的笑着一边连鞋也不脱就四脚朝天的躺到床上,‘刚吃饱就这么躺下,生活习惯真是惨不忍睹’,真嗣心想。
“妈妈很早就过世了,我现在连她的面容都不怎么记得。但是爸爸却是一直在的。”
明日香静静的看着真嗣,他的表情显得好僵硬……
骨碌一下从床上翻了起来,肩膀靠到真嗣身旁,脑袋就这样顺势耷在真嗣肩上。
“你讨厌爸爸吗?”
“啊?”
“因为你的表情很憎恶啊。”
真嗣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抚了抚女孩长长的秀发。
“他从来就没尽到过爸爸的责任,对我来说就好象陌生人呢。”
夏日的夜晚,空气中沉淀着丝丝暑热。透过窗户向外望去,萤火虫的点点微光在树丛中忽隐忽现……
那天晚上,真嗣对明日香说了好多爸爸,妈妈和自己的事……
***
“怎么今天才来,信不是早就应该收到了吗?”
昏暗的过道两旁是一扇扇紧闭着的门,在真嗣看来,每一扇门就像一个棺材的盖子一般,预示着禁锢的时间和终结的生命。
“是你在信上说要我抽空的。”
同样冷漠的回答,连自己也不禁皱了皱眉头。彼此的距离已经如此遥远了么……
情绪看来并没有因为儿子的顶撞而有所改变,沉默了一会,原度转过身,只是简短的甩下一句“跟我来!”便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真嗣先是忧郁了一会,然后无奈地低着脑袋跟上了父亲。
看着两个人的身影,在楼梯口值班的护士们露出有些诧异的神情。
“呀?那孩子是?”
“是碇医生的小孩吧?”
“碇医生的小孩?我一直以为碇医生只有丽一个女儿呢。”
“是啊,我也从来没听说……”
“啊!”
看着原度转过头来,便慌慌张张的用手捂住了嘴巴。
“女儿?”真嗣有些惊讶的停下脚步,瞪视着原度的背影,他却连头也没回过来。
徘徊于心的疑问越发扩大,真嗣咬了咬嘴唇,再一次跟上爸爸的步伐。
===
风儿轻轻的从窗口吹了进来,挂在窗檐下的风铃随之发出清脆悦耳的回响。床边的小桌子上,先前随意搁着的百合花已经换去,一盆沐浴在清水中的水仙端放在上面,显得清新而雅致。
即使如此,这个房间依然显得缺乏生气……
女孩睁开眼睛,眩目的光线洒在她那显得格外与众不同的血色双眸上,视野就像雾气缭绕的春天般带上一层淡淡的朦胧。
扭动一下因长时间休息而略显麻木的身躯,女孩有些吃力的用手撑起身子。叮呤叮呤的风铃声传入耳际,她迷茫的向窗边看了看。
依然是这个苍白的房间呢……
无论为她做过多少特别的布置,心中依然还是空虚的感觉。
好几次在梦里,似乎抓住了些什么,可睁开眼睛,所见的还是那面惨白的天花板……
唯一能给她带来一丝安心感觉的只有两个身影,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即使是这两个身影现在开来也在渐渐的变淡。
直到生命结束时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吗?永远只能在这个苍白的房间里,躺在这张床上……
茫然的看着自己消瘦的身躯,这具脆弱的躯壳似乎只要轻易的一击便会裂成粉碎。
但这也就是自己从小到大唯一真正拥有过的了——一个不知什么时候会随风消逝的身体,和一颗永远孤独无助的心。
女孩突然有些迷茫起来,明明已经很久不会去想这些事了,为什么……
房门喀嚓一声被推开了,女孩转过头来,望着进来的人,是他……还有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孩。
“丽,情况还好吧?”
她点点头,尽量想让自己露出一个协和的笑容,但胸中巨大的空虚感让她的表情无比僵硬。
他似乎并没有觉察到她与平日的不同,或许他察觉到了,但其实都无所谓……
“丽,这是你的哥哥。”
丽茫然的看着眼前这个黑发的男孩,过了一会,她轻轻的开口说道:“他不是哥哥……”
原度并没有辩驳,他走到丽身旁,手指轻轻抚摩着她苍蓝色的短发,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我知道,但从今天起,他就是你的另一个哥哥了。”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嗣的语调里除了疑惑外,还夹杂着一丝无法抑制的愤怒。
站在明亮的走廊上,眼前是面无表情的父亲,身后就是刚刚从中出来的病房,自己就像被人牵着线玩弄一样有种莫名的怨气。
“就像你看到的,丽是我的养女。”原度用手托了托眼镜:“14年前我收养了她。”
“我不是问你这个!”真嗣不自觉的提高了嗓音:“你这几年对我不闻不问,突然今天把我叫来就是为了看一个你抛弃我而另外收养的病女孩吗?”
“不全是。我还要你照顾她。”
看着原度平静的脸孔,真嗣觉得自己就像傻瓜一样。
“开什么玩笑。把自己的亲儿子丢在外面不管,自己收养一个女儿,等到养女生病了却要被抛弃的儿子来代自己照顾?”为了表现出讽刺的效果而刻意把声调拉长,但声音听起来却显得完全没有气势。
原度还是一幅毫不介意的表情。
“只要你照顾她就行了。”
耀眼的阳光洒在走廊上,父亲与儿子彼此陷入了沉默,医院里嘈杂的声音这时开始显得无比刺耳起来,窗外唧唧的蝉叫,更是好象要挤爆人的脑子般不断灌入耳中……
窗口的窗帘迎着风儿摆动着,发出啪啪的声音。随着一阵撩动隔开了少年与父亲的视线,等它再次落回墙边,少年已经不见了。
“失败了呢。”加持略带嘲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原度转过身,他正叼着一支烟,背靠墙壁斜视着自己。
“他会照顾她的。”原度只是简单而肯定的说了一声,便低着头越过了加持。
“真有自信。”
就在即将消失在转角的时候,原度又转过头来。
“对了。”
“恩?”
“医院里不准吸烟。”
独自坐在医院绿地边的长椅上,真嗣愤愤的把刚从自动售货机中取出的可乐灌进肚里。阳光依旧耀眼,刺得他只好抬起一只手来遮挡紫外线的侵袭。
无法原谅……
绝对无法原谅……
对于抛弃自己的爸爸,对于收养别的女孩的爸爸,对于……让妈妈死去的爸爸……
真嗣猛地从长椅上跳了起来,右手捏紧那只喝干的易拉罐,使尽浑身的力气将它狠狠的抛向远处。
承受着散步的病人和护士向自己投来的责备的目光,真嗣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叮-叮铛-叮呤……
一阵从远处吹来的风,带来清脆悦耳的风铃声。传入耳中,如同滴落在翠嫩花叶上轻轻溅开的水花般安抚着少年心头的愤懑。抬起头,在其中一扇拉开的窗户后面,有一对茫然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
是那个女孩……
爸爸收养的,叫丽的女孩……
享受着自己没能得到的,被爸爸所关爱的女孩……
以及——爸爸要自己代他照顾的女孩子。
想到这里,真嗣有些烦躁的扭过头去……
第二话 完
=====================
次回预告:
对父亲的反感,对少女的嫉恨,两个女孩的初次相见,火与冰的性格,银白色头发的少年……
下一回——排斥 敬请期待.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