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新世纪福音战士·之後的世界 (5) by: kiwi

2001年03月20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1243字 ⁄ 字号 新世纪福音战士·之後的世界 (5) by: kiwi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920 views 次

Chapter:5

直昇機強力的引擎轟轟作響,掃蕩起來的狂風向四面八方吹去,明日香專心地握著操縱桿,真嗣一邊抓著座位,一邊向外望去,小廟裡開始發出刺眼的光芒。

「快走,要爆炸了!」真嗣對明日香說。

轉回頭去,他腦中閃過那一個怪物火紅的臉,然後……………

磅—————————!

爆炸聲隨著熊熊的火焰,倏地向四周竄開。所有的屋子,周圍的樹,皆被火焰所吞蝕。爆炸威力之猛,連飛到高空的兩人都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到。火舌從機庫裡伸了出來,半徑一百到兩百公尺的的的樹林,全部著了火。火團和著濃濃的黑煙,正向上爬升著。往上看是清晨灰藍的天空,但底下卻是火焰地獄,照亮了黑暗的四周。真嗣望著這般景色,不自覺的嘆了口氣。

「你幹嘛?」明日香回過頭來。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這樣………我覺得很難過。」

直昇機停在半空中,明日香讓機頭轉了個彎,好讓兩個人都可以看到。底下的熊熊火焰,還是旺盛地燒著。

「我在這個地方不知道被他們整成什麼樣子,你竟然為他們難過,那我呢?你不為我難過嗎?」

「我並不是這個意思…………」

「要不然是什麼?我……為了你……多麼辛苦、又痛又累,你卻一點話都沒有說,我做這麼多是為了什麼?」

「…………………」

「你還是一樣…………為什麼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

明日香轉回頭去,繼續開著直昇機向前進。她瞥了一眼大火,握緊操縱桿,就不再說什麼了。在灰藍色的天空裡飛行,但是卻無處可去。兩個人仍一語不發,直昇機的答答聲,像跟著真嗣的心一起跳動。真嗣的心裡亂糟糟的,不只為了明日香的那一句話,還有之前發生的事。

(明日香她……到底怎麼了?我要怎麼辦………)

「喂!」

「嚇!幹幹……幹……什麼……?」真嗣ㄘㄨㄚˋ一下,原本很快的心跳又更快了。

「這樣漫無目的的飛不行,我要找一個地方停下來。還有,不能都是我一直開,我要教會你開直昇機。」

「喔………好……」

「………」明日香看了他一下。

「……………………」(還好沒什麼事,嚇死我了。)

直昇機飛向不遠前的一塊大草地,明日香將它緩緩的停下來。直昇機的引擎熄了火,螺旋槳吹起的狂風也跟著變小。真嗣走下直昇機,向上望了望灰藍的天空,然後大大地吸了一口氣。

「呼—————,好久沒有呼吸到新鮮的空氣了。」

明日拖著沈重的步伐,「我好累………呵啊———————」

砰咚!

明日香躺在機艙裡。

「我要睡了,」她看了一下表,「現在五點,日出時叫我;還有,不要偷襲我。」

「偷……襲你?」

「對啊,我怕你忍不住。」

明日香想起不久前做的春夢,腦中閃過了一個念頭要真嗣親他,但是不行,為什麼會一直想要而又故意不說呢?她閉上眼睛,很快地睡著了。

真嗣走上去,靜靜地坐在她旁邊,一邊想著剛剛的事。

(她哭了,還有她生氣了………)

腦中想起律子小姐經常說的,真不邏輯啊!他望了望明日香,只不過她是背對著他的。一陣風吹過去,真嗣開始感到寒意。

(真沒辦法,就睡在這個地方。唉!起碼弄個東西給她蓋。)

真嗣拿起座位下的紅色塑膠毯,他一臉無奈。將毯子輕輕地鋪在明日香的身上,他乾脆也躺了下來。想試著睡著,但是就是睡不著,翻來覆去,終究還是醒著。

(為什麼……就是睡不著?我到底怎麼了?)

真嗣腦中閃過明日香的吻,自己心裡也震了一下,接著,又是明日香為自己穿衣服的怪畫面。雖然真的覺得怪怪的,自己的身體,只有那時跟薰一起洗澡時才有被人看過;而現在,竟然是被明日香親眼看到。他的思緒幾乎是混在一起,身體漸漸開始熱起來,而且,好像有東西開始蠢蠢欲動了。因為…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只要一興奮起來,就會忍不住…………

當那時為了要保護明日香時,正義的聲音蓋過了自己邪惡的想法,所以才沒有什麼反應;但是現在明日香就在這裡,而且是躺在這裡。不由自主的,真嗣心裡的另一個聲音響起了,他極力去阻止自己。明日香睡的可甜,但真嗣卻滿頭大汗。

(拜託!碇真嗣先生,冷靜一點,萬一衝動的話,可是會造成不可挽救的後果啊!)

「唔————啊————真………嗣…………」明日香又在說夢話了。

(她……她……她在叫我………我…………)

真嗣毅然站了起來。

(不行!我做不到!)

啪噠啪噠……………

他頭也不回地離開直昇機,一直到了遠方的樹林之後才停止。原本尺寸就不太合的衣服,現在又加上開始興奮起來,真嗣覺得痛苦難忍。

「呼——呼——呼——呼———————」

(我……快受不了了………為什麼我會一直去想呢?)

腦中盡是明日香那時衣服掉下來時的樣子,她那曼妙的身材,細緻的肌膚,白晰的胸部,粉紅的小嘴,一張一張映在面前。不知為什麼,他很好奇,也很喜歡偷偷看著明日香。那大概是一種「酸葡萄心理」吧,真嗣喘著氣,想到自己怎麼樣無意中看到她一絲不掛的身體、看到她游泳還故做鎮定。但是知道自己吃不到,所以只能在幻想中一次又一次地發洩自己的慾望。其實也不是只是發洩而已,因為那種感覺是很舒服的,但是結束之後常常帶來極大的罪惡感………。尤其是那一次在醫院的病房裡,因為明日香早已經不省人事了,所以才大膽地自慰。 (見電影版第一集)

(我真下流,為什麼這時候想著那些事呢?)

「嗚嗚嗚………我………」

*****************

 

真嗣終於把連身的戰鬥服脫了下來,盤腿坐了下來,開始揉捏他的弟弟。不一會兒,一道白色的液體就噴了出來。有一些還噴上了衣服,但是他不知道。他看了看四周,好像沒有人。站起來穿上衣服,真嗣一回頭,猛然看到明日香站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

「!」他手忙腳亂地抓衣服,「哇!妳………妳……怎麼在這邊?」

「你在幹什麼?」

「我……我……上……廁所!」

「真奇怪,上個廁所而已,幹麻要跑到這麼遠的地方?害我找死了。」

「…………怕妳偷看啊!」

「我才不像你咧,只有你才會做這種事。」

「我哪有?」真嗣臉紅心跳,轉過頭就走。

明日香搖搖頭,準備也要一起離開;但是,她聞到一股奇怪的腥味。明日香頓了一下,並沒有繼續理會。

*******************

 

兩個人一起來到直昇機,此時,一道曙光從樹林的那一邊升起。小山丘上的風輕輕地吹著,她的頭髮也柔柔地飄著。光像灑金粉似地照亮整個大地,真嗣征征地看著遠方的太陽,明日香看了他一下,被他的表情給鎮攝住了。

(我………從來都沒有看過他這這樣子……)

明日香目不轉睛的盯著他:「好……帥……!」

「什麼?」真嗣忽然回過頭來。

「啊…!沒……沒有」兩人雙目交接,「我只是覺得你的表情很好看,所以……」

「喔!是嗎?」真嗣滿頭大汗,笑了一下。(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被發現了。)

「嗯………沒什麼事啦!我們走吧。」

「明日香………」

「幹嘛?」

「我穿著這件衣服………好奇怪!」真嗣拉了一下衣服上的凸起。

「啊!對喔!要趕快幫你找一件衣服。」

「而且,要上廁所時要穿來脫去,很不方便。」

「有什麼關係,以前還不是這樣子?」明日香坐進駕駛座。

「還有…………胸部那邊有硬硬的東西,壓得我好痛!」

「噗———」明日香笑了起來,因為真嗣不知道那是罩杯裡的鋼絲。

「哈哈哈哈哈—————————你這個白癡———那是鋼絲啦!」

「什麼杯?」

「噗哈哈哈————!鋼絲,把胸部托的更挺的東西。」

「胸部…………」真嗣不由得臉紅起來。

「唉!算了算了,以後你就知道了。」她啟動直昇機,「等到找到城市之後,就可以換衣服了。」

「………………我為什麼會穿這個呢??」真嗣早就不記得,那是明日香換的。

而背上的傷口,因為剛才太興奮,又開始隱隱作痛。

(唉!真是樂極生悲………)

之後的世界

Episode 8 魂的交界處

 

因為有了太陽的協助,所以很輕易地就找到了西南方。直昇機飛過了大海……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海,不過,終於看到了久違的城市。

「真嗣!是城市!」明日香清了清喉嚨,「根據我的推測…………」

「秋田市!」我搶先答道。

「你是白癡啊?青森市!地理沒學好。」

哼!又數落我……………

城市空無一人,但是並沒有死寂的味道,就像是使徒來襲的東京市一樣。我看向街邊的角落,都跟平常一樣,只是少了一點東西……說不上來……。大街上有開到一半的車子,是接二連三撞在一起的;有一些店家還亮著燈,大樓上的電影看板還在介紹著一週新片。記憶中,很多年前就完成了都市自動化,所以由於電腦管理的關係,所有的東西都持續不斷在運作著。

而早晨的空氣也一樣地清新,初秋的太陽一樣地耀眼。

我忍不住打哈欠:「哇啊————,還是趕快找一個地方停吧!」

「我是不太累啦,不過還是要休息一下。」

「停在百貨公司上的陽台好了,底下應該什麼東西都有。」

「啊!是SOGO。太好了,這裡應該是我們休息一陣子的地方。」

直昇機緩緩降落,沒有城市的吵雜,使得直昇機的引擎聲變得格外響亮。

我累得只能拖著腳步,緩緩地下了直昇機。

「你幹嘛啊?怎麼一副死人樣?」明日香跟著走下來,還是那一臉不屑。

「我好累……………」我頓了一下,「覺得背上好痛………」

「什麼!?該不會是那傷口吧?」

「我不知道………從上直昇機後就開始了。」

「為什麼不早說呢?」

「我………因為看妳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所以………」唉!我能說什麼呢?

「真是的!」

「…………………………」

什麼嘛!又那樣不屑地走掉,好像我的生死不關妳的事似的。還是在跟我嘔氣,那要叫我怎麼辦呢?妳要知道耶,我可是為了妳才挨上這一下的,如果這樣就不甩我,未免太……○※⊕╳★◇%………

走進了逃生樓梯門,實在有夠暗的。我還差一點跌倒咧!要是滾下去,不要說傷口裂開了,明日香以後就得自己一個人了。

「喂!」

ㄏㄛ!又嚇我一跳!

「幹嘛!?」

「地下一樓有藥房吧?」

「應該有吧…………」

算了!妳都給我這種臉了,我幹嘛要理妳?

結果,還不是只能靜靜地跟著她………

電梯來了,啊!一進去又是那個臭臉,實在不應該在電梯裡裝鏡子的!殺氣都可以從鏡子裡反射出來了。唉!有什麼辦法?不講,我會知道她在生什麼氣嗎?

電梯開始向下移動,明日香已經按好地下一樓了。可是,我也態度不是很好吧?她本來就會易怒,現在又不知道為了什麼事生氣………是我哪裡做錯了?嗯………等一下,該不會是因為我說他們好可憐………?算了,不管了,先找地方睡覺再說。

「嗯?」她……她……她抓住我的手……!

「真嗣…………」

「做……做…做什麼?」

「你會不會痛?」

「還好………」哼!裝好心!

「你不理我了嗎?」

「哪有…………」我頭轉了過去,實在不想理她。

「還沒有?說話都不理不睬的,連看都不看我一下。」

「……………………」

「拜託你………不要這樣……………」

不會吧?就在我轉過頭去的那一剎那,我看見她頭低了下來。實在是很奇怪,平常都用鼻孔瞪人的她,怎麼今天……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可是……我還是問一下好了。

「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幾個小時前妳會突然那個樣子…」

她依然低著頭,輕輕抓住我的手。難道,這是暴風雨的前兆?

「因為………」

「怎樣?」

「我覺得我再也不能沒有你了………」

「明…日香………!」我的胸口震了一下,有好奇怪的感覺!

是因為我的因素嗎?還是環境的因素?我不知道。我變了嗎?還是她變了?這些問題像可恨的數學公式一樣閃過我的腦裡,我不想去想這些事。看一看電梯,快到一樓了,她還是低著頭,抓著我的手,不說一句話。她這種不知道是歉意還是什麼樣的態度,讓我相當不習慣。

叮咚!

地下一樓到了!

我看了看她,「我們走吧!」

明日香只是靜靜地跟著我走,沒有什麼反應。說我!自己不是一樣?可是我的心裡的另一聲音告訴我,一定有事情不對了。

由於經驗裡SOGO裡的藥房大都在地下一樓或二樓,但是會隨著每一間百貨的設計而不同,我四處望望,沒有發現。果真還是繞幾圈找一下比較好吧!身邊有不少食物,這裡應該是小吃街。但是我只想要找到藥房,因為我覺得我的身體已經越來越不對勁。其實在電梯裡就已經像是火燒一樣,不管是背還是我的頭。

我覺得我還能站的穩已經很不錯了,我不想在她面前倒下去,只好拼命裝出沒事的樣子,事實上,我早就汗流浹背了。

ㄟ…………有點不對了!怎麼了?我………天花板……怎麼都在………天……啊!

砰!

「真嗣?真嗣!你怎麼了?喂———————!」

「………………………」

「真嗣————————!」

 

*************************

(閃光)

我………在哪裡?

嗯?這裡是哪裡?我好像飄在空中嘛!而且………!沒穿衣服!

我羞愧地遮住自己,向四處張望。這裡應該是公園,但看起來像是墓園,因為有大大小小的墓碑,木板架的。而最前面有比較新的,旁邊……站了一個人。那個景象令我嚇了一大跳。

那是………明日香!

她穿著一件很眼熟的淡色洋裝,蹲在其中一個木製十字架之前,好像正在奉花。

等…等…等一下!十字架?而且我飄在空中?仔細一看,上面那幾個字實在會讓人昏了過去。

「I.Shinji」

可是,我竟然沒有窒息的感覺,也沒有難過的感覺。我試著使自己飄向她,還不算難。我不懂………我死了?怎麼會這樣?是剛剛我倒下去之後嗎?我竟然死了!

風呼呼的吹著,天空相當陰暗,好像快晚上了。周圍的樹木隨著狂風搖曳著,是在跟我道別嗎?我站在她旁邊,她的表情顯的相當哀淒。我試著要說什麼,可是說不出話來。離她一公尺,我竟然什麼都做不到。

那是淚。

我第一次看見明日香那樣地哭,就在她放下花之後,眼淚從雙頰滑下。

我不知道要怎麼辦,腦袋空空麻麻的,身體一動也不能動,有點想逃離這裡。

「真嗣………………嗚嗚嗚嗚……為什麼—————」

一滴又一滴,像斷線珍珠般,她激動地跪下來。

「你不是要陪我走一輩子嗎?為什麼失約了?你這個傢伙!我恨你————!」

我…………明日香,對不起…………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也想啊!可是………我怎麼死的,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愛你……呀………你為什麼不知道……………」

………!!

瞬間的電流,通過我的腦袋,我的胸口。怎麼會這樣呢?我實在不知道………天啊!

我哭了。我再也擋不住自己的眼淚………任其滑落…………

為什麼……會這樣呢?她愛著我,深深地愛著我,我卻不知道……我以前一直認為我是單戀而已,經過了一串事件,我想我只是盡我的力量去保護她,我並沒想到她會反過來……愛上我。我只是純粹地喜歡她而已,我並不奢望她會喜歡我,甚至愛上我………我也沒想到我會聽見她說那句話………也許我不懂愛,也許我已經愛上她了。但是,我實在不懂,一定要等到失去才會懂得珍惜嗎?天啊!明日香,我真的不知道………我大力地抓著自己的頭,實在沒有辦法接受。

不光是心中的那種鬱悶,加上混亂、煩惱,我只能呆呆地站在那裡。風呼呼地吹,我知道它在吹,但是卻沒有感覺。

我擦了擦淚,想一想,如果之前就讓我知道一切的話,說不定我會更努力地活下去。只不過,現在一切都來不及了。我死了……死了,就一切也沒辦法了。我真的……真的不知道怎麼辦,誰能幫助我呢?心中還是可以感到剛剛的震撼,現在,又多了一份無奈。

真是可惡!我忍不住向我的十字架揮下去………!唉!我忘了我已經死了,想做什麼也碰不到,只能像幽魂般地飄來飄去。明日香………咦?明日香咧?是不是回家了?地上的花已經被風吹的歪了一邊了,我望著我的名字,只能去找她了。我想知道事情的一切,為什麼從頭到尾,我都不知情。

**********************

(閃光)

我………咦?怎麼到家了?

明日香呢?為什麼沒有看到她?這裡好像是她的房間,我想她應該回來了。但是沒有,我找了廚房,客廳,我的房間……唉!怎麼會是在那裡嘛!只是,在她的桌上,放了一張我們的合照。至於在那裡照的,我則是一點印象沒有。

我感觸很深,以前她是不可能擺我的照片的。然而,桌上還放著一本使我更好奇的東西,是日記。她是什麼時候開始寫日記的?我想要翻開來看一下,可是………咦?竟然可以!但是,要很「用力」地翻。

我先瀏覽了一遍,發現每一篇都很短。時間好像就是最近這幾天吧,應該是我死了不久。我拿著日記,手顫抖著,因為我的淚,又開始………

******************

「6/18

在書局拿了這一本小日記本,因為我已經沒有人可以講話了。真嗣走了,他現在也只是靜靜地躺在我的身旁,像是睡著了。我吻了他一下,是冰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開始接受這個事實,我盡量不去想,就當作真嗣在一旁睡覺吧!在接觸他的唇的時候,也要讓自己覺得那是熱的,像是他睡覺的時候,我偷親他。只是,再叫自己接受他已經死了的事實,我就會不自覺地掉下眼淚。他死了………」

 

「6/19

到了這個城市,首先看到的就是醫院。要是那時我帶他來這,是不是就不會死了?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二次發高燒,就一直等到真嗣心跳停止了……就算用再多的眼淚也救不了他,我照了鏡子,發現我有黑眼圈,臉頰又瘦了許多,眼睛也腫起來了。哈哈!這個人到底是誰呀?鏡中的人,又開始掉眼淚。真嗣,你聽的到嗎?我快崩潰了,整天在騙自己,整天在想著你,我想要去找你,讓我們再相聚……會嗎?在天邊的你會想我嗎?」

「6/20

回到這裡,是我的宿命嗎?原本以為一切都會很美好的,沒有First的阻撓,沒有其他人的奇怪眼光,沒有可怕的怪物………但是,為什麼一切都不一樣了?我是一個

人,真嗣沒有照他的約定,沒有陪著我………我的眼淚又開始掉了,字也被滴得模糊了………」

「6/21

沒有美里的屍體,也沒有其他人的。究竟人類補完計畫是什麼樣的東西?大家都不見了,所以只有衣冠塚而已。只有我的真嗣在那,只不過,我趴在他身邊大哭了一場,才只好把土埋上。我將近花了一天才全部做好,大概這是我最後能為真嗣做的一件事了。反正我大概不久後也要去找他了,這四天太痛苦了。我沒吃什麼,所以不是餓死就是自殺,我不知道接下來要做什麼,等死吧!」

「6/22

今天打算去藥房拿安眠藥,再去弄一束花,送給我和真嗣;還為了我自己準備一個位子,讓我可以躺在他身邊。希望來世我們是一對小鳥,然後再飛到這本日記上。我要讓他知道我多愛他,自從那一天開始,他為了我受了這個傷,最後因此而死,我永遠不會忘記他的心意。這一生我只愛這一個人,我相信他也是愛著我,所以那時才為了保護我,而挺身去擋住那些怪物。我決定去好好吃一餐,把自己梳洗一下,上個妝,再穿那件洋裝。我希望真嗣可以看見我最漂亮的時候,就算霧島、First也在那,我相信我依然還是最棒的,真嗣一定可以看見我的。對於再怎樣好好地活下去我已經不在乎了,我只想要在另一個世界看到我的真嗣,他會等我的。我愛你,真嗣。

物流‧明日香 絕筆」

********************

「明日香——————————!」

我跪了下來,懷裡抱著那一本日記,眼淚早已濕透整個胸前。

「為什麼!?妳這麼愛我,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終於瞭解,原來處處為了她著想,想把最好的給她,就已經愛上了她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我現在懂了!我終於懂了!我要去找她。

啪咻!

那是大門的聲音,明日香回來了。我一步做兩步地玄關衝去,果真!

「明日香!」

「………………」她脫了鞋,向客廳走去。我就像空氣一樣……好像不是很容易就聽到。

我手伸過去想要抓住她,還是穿了過去。她走向房間,停了下來。

「這………真嗣……你來過嗎?」

「…………真嗣,回答我!」

啊!糟糕,我忘記擺回去了!本來我不想讓她知道我來過,因為我還想知道一些事。

我想發出一些聲音來回答她,可是還是沒辦法。

對!我用力地把那隻筆丟到地上,希望她可以看見。

喀!

「嗯?真嗣,太好了!你回來了,我聽見了……太好了!太好了!」

對啊!我就在妳面前,明日香!

「我好想你………」她跪了下來,撿起了筆,而兩行淚又潸潸地流下。

「再過不久,我就可以看見你了。你一定要等我喔!」她用顫抖的聲音說著。

我蹲下來看著她,看樣子是這幾天真的非常苦。臉也瘦下來了,還變蒼白了,頭髮絲毫無光澤,拿著筆的兩隻手顫抖著,看的我胸口有說不不出的一股苦悶感。我又哭了………她真的好可憐!

「我現在要去洗澡,你要跟來嗎?」她站了起來,走向櫃子。

拿了幾件衣服,她轉過頭來:「就算讓你看也沒關係,我想要讓你看著我的身體。」

我嚇了一跳,不知道是不是她看的見我,因為她帶著微笑的臉正對著我。

我跑向浴室,用了很大的力氣才把門的按鈕按下。這樣,她應該知道我願意跟她去洗澡。

「真嗣,你在浴室那嗎?等一下,我馬上就來。」

我看了一下四周,浴室還是像以前一樣。我好像正默許著她輕生一樣,再這樣下去,最後她吃了安眠藥,就會看的到我了。其實我也希望如此,因為我不知為什麼很想要抱她、親她。

「我來了!讓你久等了。」她用有氣無力的聲音說話,真的很累了。

啪咻!

浴室的門關上了,就我和她,在這裡。她開始打開胸前的扣子,脫下那件無袖的洋裝。如同我想的一樣,她沒有穿胸罩。她平常在家就都不穿的。豐滿的胸部,看了我傻眼了。然後,她慢慢地把他的內褲脫下,我實在心跳快200了。啊!對了,我沒有心跳……

「你在哪?門邊嗎?」這就是所謂的心電感應吧!我在哪她好像都知道。

我用力地敲了一下門,只有發出很小的聲音。

「喔!真的!」她轉過身,「過來抱我好不好?」

我走過去,但是身體和她的身體穿了過去。儘管如此,她還是做出抱住我的樣子。

「不知為什麼?你靠近我的時候,我覺得心裡好溫暖;能跟你的身體接觸到,我覺得好幸福。」她放下了手,「我漂亮嗎?身材不錯吧!自從第一次見到你,胸部又大了許多了。」

「我們放水來洗澡吧!」她開了熱水開關,陣陣熱氣從浴缸冒出來。

對了!我可以利用玻璃!等到變的霧霧的,我用力寫了「好美」。

她轉過頭來,看到了。臉上泛起陣陣笑意,我第一次看到,她真的好美。

「真的啊!謝謝你。這些,是只有你才可以看的喔!」

她接著對著空中投了一個飛吻,讓我不知道要怎麼辦。我覺得,雖然我死了,可是我們就像一對情侶一樣。唉!只有我呆呆的,不知道要怎麼回應她。

「過來洗吧!」她坐到浴缸裡,「我想對你說說話。」

我在玻璃上又寫上了「我愛你」,可是,眼淚又不爭氣地流下來。我沒有辦法抱住她,給她溫暖,只能這麼做而已。

「我……我……」她開始啜泣,「我也好愛你,你知道嗎?」

「我本來不相信世界上有靈魂的,可是你真的來了………」她揉揉眼睛,「我馬上就可以看見你了………」

我拍打了一下水面,然後穿過浴缸裡坐下。感覺不到任何東西,也不會熱。

「現在才過來啊?」她拿起沐浴乳,「你知道嗎,我都有看見你偷看我洗澡喔!」

我的心震了一下,果真還是被抓到了。

「但是我從來沒有大叫,只是讓你繼續看。」

嗯?

「因為我覺得,至少你會想看我的身體,不像First一樣,她沒什麼好看。」

我知道了,原來妳在吃醋。

「我不想輸給她,就算身體給你也沒關係,只要你還喜歡我。」

看著一邊洗澡的她,怎麼可能會輸!雖然我也曾看過零的胸部,可是明日香的漂亮多了。零對我而言只有媽媽般的感覺吧!可是明日香,她卻是我最愛的人。

「但是,當你關心她時,我又覺得很不高興,又不敢跟你說,只能無緣無故地對你發脾氣………」

………………原來……

「你受傷時,都是First先去找你,我又不知道要怎麼辦,只能偷偷地躲在一旁。」

對不起……我並不知道……

「就算沒有人類補完計畫,我也會嫁給你,因為我好愛你,真的………」

我也是,這一輩子,我一定要娶你。就讓我們在天上結婚吧!

她站了起來,坐到浴缸上,開始洗下半身,那畫面快讓我噴火了。

「我常在想,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才會來拿我的處女………」

喔!天啊!妳要整死我啊?啊!我早就死了……

「我不是說過嗎?就算你在這裡強暴我,我也不會叫的。可是你似乎不敢,我想大概是你還不喜歡我的身體,所以就讓你偷看了。我常常會忍不住自慰,就是每次都會幻想我們兩個……那個……我不好意思說啦!」

她的臉上多了一絲紅潤和嬌羞,比剛剛的蒼白樣子好多了。她腿張開面對著我,完全不遮住。我有一股無法形容的感覺,她毫無保留地告訴我她的心情,身體也不害怕地給我看,她完完全全地相信我。這是愛我至深的證明嗎?那既然如此,我也要全心全意地對她。

「答應我,在天上要完完全全愛我一個人,好不好?」她頭又轉了過來,視線又對準了我,真的有心電感應!

我起身,在玻璃上寫了「好」。

「嗯!」她的笑,比以前更開朗了。

「我洗一洗頭,馬上就好了。」擠了一點洗髮精,她開始洗她金黃色的頭髮。

我忽然發現她真的好美,不是漂亮或是好看而已,我也不太會形容。有點像是真正自然的感覺引起的吧………啊!我實在不會說啦!

那一幅圖畫就在我腦裡映了好久,所謂的美女出浴圖,就應該像這樣吧!以前從未這樣子過,和明日香一起洗澡……這一次,讓我發現了好多東西。總是認為她帶著大小姐的樣子,不管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如此,卻沒有辦法發現她的另一面,像是那一種強烈的佔有欲……其實那也不算另一面吧!?但是,她竟是那樣地愛著我,甚至不惜用自己的身體,去換來我的愛。其實我覺得不太好,我並不希望我和他的愛只是為了……用「做」的。我也發現到了,其實我早就對她有著很深厚的感情,我會第一步上去擋住那隻怪物就是證明。只是,我實在不知道,原來那就是愛啊!

現在眼前的這個女孩,將會是我一生唯一愛著的,我在心裡下了這個決定。還有好多話沒有辦法跟她說,而她也已經沖完身體和頭了。接下來,她打算作什麼?

「我這樣洗應該很乾淨吧!」

當然!

「不知道剛剛那樣的畫面有沒有讓你噴鼻血?你是第一次看見我的身體嘛!我也想看看你的,不知道你有多壯?我現在好想躺在你的胸前,讓你溫柔地撫著我的頭髮,我很喜歡那樣,真的………」

我也想……可是……

「唉!沒辦法……我知道你在我身邊………可是……我想抱你……好想………嗚…嗚…嗚…嗚…………」說著,她又哭了出來。如果現在我是她的唯一寄託,我應該這麼做的。

我走了過去,身體和她溶在一起,我想她應該有感覺吧!心的交會……我也有很深的感覺,剎那間好像有什麼東西流進去心裡,忽然瞭解對方的感受,清楚她的感覺。我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我從來不曾這樣接觸過別人…………因為我已經死了,不想再失去什麼東西,把握最後的時光;又或者因為……明日香真正感動我了。整個浴室只有煙霧,沒有別的聲音,她站在這裡,身體和我溶在一起。

自己的心情也是很複雜啦!我總會去想、揣測別人的心情到底是怎樣,結果往往會為了不瞭解而煩惱。現在的我,只有她了。我也可以這樣地瞭解她的心情,因為…………那跟我的心情是一樣的啊!就好像有另一個自己一樣,感覺竟是那樣地真實。

…………………!!

對了…………!我終於知道了!原來爸爸的補完計畫………將人類殘缺的心融合在一起…………就是指這個啊!如果都沒有人類的話,就沒有心的衝突了,那不管是殘缺與否,都是像融合在一起囉!可是,中途因為我自己求生的意志而掙脫了,但是明日香呢?為什麼她也一起跟來了?

(因為愛呀!)

什麼?等……等…等一下!因為愛?我心裡的聲音這樣告訴我………因為愛。一切……都是因為愛嗎?

*******************

「其實…………我想了很久………」她的聲音劃破寂靜的大氣,「我以前一直不敢正視………過去、現在的自己。因為我害怕………怕看見醜陋的自己。總想用Eva的一切來遮掩過去,告訴自己,『我是被需要的!』。卻沒有見到,除了這些東西之外,我還有這一生最珍貴的………你呀!」

她的頭倏而抬起,眼眶早已紅腫。

「直到遇見你,才知道被關心、被需要的感受。你以前經常為了我而做好多事,我為什麼都沒看見呢?沒有發現,原來你是這麼重要………直到你死了,失去你了,再來後悔,再來失望,要不是你回來了,我早已經崩潰了…………」

她緊緊握著拳頭,堅決地告訴我說:「真嗣,我愛你!」

 

 

 

大家好!我是Kiwi:

我現在開始改變我的小說的寫法了,從第三人稱改成第一人稱。基本上,我會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第三人稱在寫下去的話會沒有意思。第二是因為我在描述心情的時候,這麼做會對我這個第一次寫小說的人沒有利,就是會很難寫嘛!不知道你們會不會很不習慣?「這個毛頭小子,不會寫還搞花樣?」其實,這就是我的風格,很抱歉我說的有點自傲,不過我希望的小說就是如此。

最近看了一些悲情小說,我想要模擬一下那種心情。明日香就是啦!所以嘗試過後的結果就是如此了。附註一點,第八章還很長呢!我想往後的劇情發展大概會相當的有看頭,我很想把那種情侶之間初認識的羞澀加進去,只不過現在還不會出現。

最後,祝大家愉快啦!謝謝你們支持我的小說。

mailto:tao77@giga.net.tw

-----------------Kiwi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