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あなたの手を握りしめる by: Laurie Ayanami

2001年03月06日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3981字 ⁄ 字号 あなたの手を握りしめる by: Laurie Ayanami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81 views 次

--逃出来的人--
“通过许可确认:
姓名:雾岛真名
级别:C等级少年兵”
我匆匆地收好通行卡,通过检查哨,然后爬上还没封好的维修通路,一直来到主电源室。
看一眼表,时间刚好。
控制台上有一大堆操作杆,我犹豫一下,拉动那只“电源总开关”。
一片黑暗。
几秒钟之后,响起警报声,后备电源启动。
“他们应该得手了吧。”
我这么对自己说着,匆匆沿原路回到检查哨。用磁碟消去刚才自己的通过记录,然后在一片红光和警报声中跑回营房。
心脏,跳得很厉害。
武藏和圭太,应该都驾驶机器人逃走了。
有一点害怕。
“雾岛真名。”一个冰冷的声音在门口向起。“到点了。”
我被吓了一跳。可这个穿黑西服的工作人员却没什么表情。
“可是,发生事件了吧?”我尽量让声音平静下来。
“以任务为第一优先。”
我只好跟着他走出营房,坐进门口那辆黑色的汽车里。
士兵在外面奔跑着,几架VTOL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到底怎么了?”我问那个司机。
“机器人武器暴动。”他简单地回答,然后发动车子。
三十分钟后,汽车到达了第三新东京市的边界哨。
城市里似乎有火光,夜空中盘旋着战自的直升机。
“这个城市……也遭到攻击了吗?”我问黑西服。
黑西服一言不发,似乎却对此毫不关心。
汽车停在一个大湖边上的一栋房子边,黑西服把我的行李扔在门口的地板上,对我说了声“到了”就把钥匙和任务文件的附件递给我,转身钻进那辆汽车,一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么这里……就是我的家了。
我开门进去,先确认一下房间,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
武藏和圭太应该逃得很远了吧,在机器人里面,应该是安全的。
明天也会是个晴天吧,要去上学了。
我把青色的学生制服放在床边。
靠在床上,又看了一遍任务文件。
“……间谍任务……作为转学生接近第三新东京市第一中学2年A班的EVA驾驶员——碇真嗣(Ikari Shinji),收集相关EVA驾驶舱的情报。同时……”
碇真嗣是吗。
附件里有碇真嗣的照片,普通的高中生。
脖子长长的碇真嗣,居然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
是我太累了吗?
人也真是奇怪。一边帮朋友逃出军队,一边却又在为军队执行间谍任务。
我关了灯,轻轻握住胸前的坠子。
睡吧。
虽然今天出了这么多事,虽然这是个陌生的城市,还得好好地入睡呀。
つづく
For 碇真嗣&雾岛真名
Story name あなたの手を握りしめる
        
·Written by Laurie Ayanami
·Progenitor by 钢铁 Girl Friend
--A Transfer II--
一早起来了。
天气真好。
你可是间谍哦,不要忘记了。在学校门口我对自己说。
不过,也有好久没到学校了。
先去办公室报到。
然后,跟着面目和善的级任老师走进 2 - A 的教室。
“我叫做雾岛真名,请大家多多指教。”我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好!我会多多指教你的!”教室最后一排一个穿运动服的男生嚷道,声音带点大阪腔。教室里的人都笑起来。
“欢迎你,雾岛同学。那么,雾岛同学,你就坐到……碇同学旁边吧。”
是巧合吗?我在心里问道。
于是走到碇真嗣身旁的空位坐下。
嗯,是他了。还是在主动一点会比较好吧?虽然……有点紧张。
“你是……碇同学吧?”
“咦?……”那个脖子长长的碇真嗣有点脸红的样子。挺可爱的。
“好可爱喔!”我一边笑一边脱口而出,“请多指教,碇同学!”
教室里传来一片嘘声。一个橙红色头发的女生的声音尤其明显。
是不是我,太操之过急了呢?
才转校过来的女生,这样总不太好吧……
真是的,为什么要把心里那句“好可爱”,说出口呢?
碇真嗣其实是个挺寡言少语的人。
那个穿运动服的叫冬治的大阪腔男生,还有另外一个戴着眼镜的男生剑介一下课就围住他,唧唧呱呱不知说些什么。
碇真嗣却只是坐着。
他们大概是在揶揄他吧。
“啊,那三个呆瓜呀。”班长阿光说:“一直都是那个样子啦。不过真嗣恐怕是最呆的一个哟,根本不会与人相处的……”
光是个脸上有雀斑,很健谈的女孩。
“不会与人相处?”
“是啊,他和你一样也是转校生,才转来的时候一连好几天和谁也不说话的呢!”
我转脸去看碇真嗣,没想到那个橙红头发的女生居然一直盯着我,她好象也是EVA的驾驶员吧……
“她呀,叫明日香,别看她那个样子,其实她很关心真嗣的哟。”
是么,真是看不出来,只觉得她的眼神好凶的。
午后。
好容易冬治和剑介没再缠着碇真嗣了。
我走到他身边。
该说些什么呢?
我还一点也不了解他。
那就,随便说点什么好了。
可我还没开口,他就又脸红了。
象女孩子一样呢!
“级任老师人好象不错,这样我就放心了。”
“……”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明知故问。
“……真嗣…………碇真嗣。”
“原来你叫真嗣!”我顿了一下,接着说:“今天我雾岛真名,为了真嗣,早上六点起床,穿上这套制服!……怎么样?合适吗?”
“嗯……”
没有回答,脸红得更厉害了。
不过,我说的也都是实话呢。
“啊,学校的屋顶可以上去吗?”
“可以吧……”
“我好想真嗣同学一起上去看风景……”
我轻轻地说,几乎不含做作的成分。
“这个……我……”
这个时候那个叫明日香的女孩突然走了过来。
“你,好象只要是女的,谁都无所谓嘛!”她指着真嗣。
很生气的样子。
“啊,什么?明日香,有事么?”真嗣慌慌张张地说。
“人家一来就直呼你的名字,难道你们早就认识了?”
“我们只是碰巧话投机而已。”
“真嗣同学,我们上屋顶去吧。”我说。
“哼!”明日香发出不满的声音。
“哇~~!好美啊!”因为学校远离市区,又在高处,所以可以俯瞰到整个第三新东京市。
城市四周都是绿绿的山呢。
我看看碇真嗣。
“这是第三新东京市,迎击使徒的要塞都市。”
“不是这个。”
“咦?”
“我是说山。
“山?”
“在大厦那边的山还都充满绿意呢。”
“我……从没好好欣赏过风景。因为搬家对我来说,只有痛苦。”真嗣的表情忽然很落寞的样子。
“真嗣,你是EVA的驾驶员吧?”
“你知道?”
“我厉害吧!”我笑起来,他也笑了。
“是啊。”他说。
“我身为存活下来的人,却什么也不会……真嗣同学,我好羡慕你。”
“羡慕?……是EVA吗……”
碇真嗣的表情忽然变得很奇怪。我也弄不明白。
听到别人赞赏,应该是高兴才对的呀。
“你看!”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摘下项上的坠子。“我帮你戴上。”
“啊?这个……我……”
“别动,虽然有点痒,不过就请忍耐一下吧!”我把坠子绕过他长长的脖子,戴好。
“戴好了!”
“……多谢你……”他的脸又红了,可爱极了。
“真嗣!”明日香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
“又来了。”真嗣小声说。
“该去NERV总部了!”明日香大声喊道。
“咦?时间到了吗……”
“雾岛同学,”她把脸转向我,“对不起,我们还有正经事要办!”
“明日香,你先出去等一下可以吗……”
“对不起打扰到你们了!”明日香扭头就走。
“白痴!”她远远地喊道,然后重重地关上门。
“说我白痴……”真嗣象是自言自语。
我偷偷跟着真嗣上了七号环状线。和他在一起的有明日香,还有班上另一个蓝头发的女生。
真嗣手里拿着一台Walkman。明日香似乎在说些什么。蓝头发的女孩一直低着头看书。
我走过去。可以进入NERV总部也不错,虽然这并不是我的任务。
不过,去看看吧。
“你好!”我走到真嗣面前。
“雾岛同学?”真嗣吓了一跳的样子。
“啊?”明日香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蓝头发的女孩一动不动地看书。
“我也来了!”我说。
“那,学校那边怎么办?我们都是有特别许可的……”
“反正学校也很无聊。带我一起去NVER总部好不好?”
“啊……这个……”真嗣看看明日香,明日香却只望着窗外。
我们下车后一直走到入口C-26前。
蓝头发女孩一言不发地刷卡进去了。
“我先走了。”说罢,明日香也进去了。
就只剩下我和真嗣。
“那么,我们进去吧。”我对他说。
“雾岛同学,你进不去的,要有通行卡才可以……”
“没关系。”我一下子从后面紧紧抱住他。“这样,不就只要一张通行卡了?”
“可是,雾岛同学,你不是NERV的人……”
“真嗣,你真体贴……”我轻轻地说。
他没再说什么,红着脸无可奈何似的刷卡走进入口。
我偷偷地想笑。
NERV总部果然是很大。
第三新东京市地下居然会有这么大的空间,不愧是“GEO FRONT”。
不过在我看来,更象是个主题公园。
“这里路很绕,我也才刚刚熟悉。”
“那么,这里是谁建造的呢?”
“我爸爸吧……”
这里的各种设施都很先进。NERV的科技水准的确是很高。军方……恐怕不可能比得上吧。
也不知用了几年才建成的。
居然还有自动贩卖机。
不过真嗣好象不大愿意提他爸爸的样子。
不知道NERV的司令官,会是怎样的人……
“更衣室到了。”真嗣说。
果然驾驶 EVA也是要穿驾驶服的。
“那个……我换衣服的时候,不可以看这边……”
“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会觉得不好意思……”
“好吧。我转过去了。”
“……”
还真是的呢。
我突然想捉弄一下这个害羞的真嗣,就一下子转过身去。
“好白的皮肤呀!”
“不要看!”
“原来真嗣喜欢穿三角内裤呀!”
“快转过去啦!”
我笑着转过身去。一会儿,真嗣穿好衣服走出来。
那是一件蓝色的制服,有点象潜水服,紧紧地贴在他身上,质感相当不错。
他头上还多了两个猫耳朵似的东西。
这个,就是战斗服了吧。
“好帅!”
“喔?是吗……”他腼腆地笑了。“那我去EVA那里做测验了,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好了,不会太久的。”
真嗣走了以后我百无聊赖地在附近转了转,却差点被一个瘦削的白色头发的老人看见。
慌慌张张地回到更衣室,真嗣还没回来。
他的衣服叠地整整齐齐放在柜子里。
是个性格纤细的人呢。
又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他回来。
只好留了张纸条,自己悄悄溜出了NERV。还好一路没有被人发现。
回到家里简单吃了饭,用电脑把今天所得的情报上报。
碇真嗣的情况啦,驾驶服的样子啦,NERV总部啦……
做完这一切,洗了个澡。
脖子上的坠子……送给了真嗣。
为什么,要送给他呢?
那么容易脸红的真嗣,真的挺可爱呢。
即使除去他是我的“敌人”这一点。
那个叫明日香的驾驶员,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她。
对了,现在……不知武藏和圭太怎么样了呢……
蝉还在外面叫着。我关了灯,仰起脸,湖反射出月光,穿过玻璃悄悄映在天花板上,轻轻地一荡一荡。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