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THREE CHILDREN OF EVA(13) by: gto2000er

2001年03月0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654字 ⁄ 字号 THREE CHILDREN OF EVA(13) by: gto2000er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37 views 次

Chapter:13

13 完结

十四岁,暧昧的年纪。少年看任何一个少女都有一种面红心跳的感觉。偶尔一阵风吹来,掀起姑娘们的裙角:水手服的下摆,露出发育中小女生所特有的白皙肌肤。不由得心神荡漾,想入非非。
跟明日香算是稳定下来。逛街、看电影,两人都粘在一起。他可以牵她的手,搂她的腰,吻她的脸,还可以更进一步……只要他愿意的话。可他没有。每回告别也只是亲亲她的额头而已。
“以前你也这样对绫波吗?”明日香依在他的肩旁,抚弄他的脸:“不该只是这些吧?”
真嗣摸了摸鼻子,喉咙里含混的“嗯”了一声。明日香对他的态度并不满意。一把扯住他的衣领:“少装蒜了!每次你一摸鼻子。就知道你要编话匡我。你是不是还想着她?对不对?所以不碰我。”她的身子逼上来。
“哎呀——没有了啦。”少年夸张的摇头。她难道连这种事也要攀比吗?

“说谎!你根本就不爱我!”她更上一步:“不爱我是吗?”
谁料,一副软弱相的真嗣猛个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体下,抓住她因突然受惊而剧烈抵抗的手。
“痛!你的手抓得我好痛!”
他不管,凑近了少女的唇。“色狼!”明日香别过脸,低声斥道。
“原来你也非常排斥这样的我吧?”真嗣正色道。
“真嗣——”
“你好象有些变了。”他起身整整衣衫,“有时候,理智比情感更重要。”
少女也坐起来,用手理了理凌乱的头发,把手按在心口,“对不起,真嗣。我只是担心——”话还没说完,嘴已被真嗣用嘴堵上,持续好久,他们才分开。“我,要回家了。”
“我送你。”真嗣喘着粗气:
“嗯。”
送走明日香后,他躺到床上,抬头仰望天花板。是不是又干了无聊的事。口中还残留有少女柔软的舌的甜香。他在体验柏拉图似的恋爱过程,所以根本没有要碰明日香的念头。
他只属于过去。大脑只存在于伤感的怀旧气氛中。明日香把光和热递给了他,但他承受不起;绫波的关怀是冰冷的,她总能看透他,用最简洁的话语说出他最阴暗也是最真实的想法。让他不得不千方百计地逃避她。
“可绫波那么地吸引我——"难道她真是上天派来毁灭我的吗?
陷于混乱思绪的他,昏昏然地睡了。

“你害怕与人接触吗”渚薰一把拉住他的手。“害怕吗?你怕与人沟通吗?
“薰……”“不去了解别人,就不会遭到背叛,也不会彼此痛苦了。”静谧的街道,不能表达的神秘。渚薰手插裤袋,与真嗣一起观赏着远处如蝶儿般轻盈的绫波和明日香。
他凝望着,神色安详。庄严的神色让真嗣的自尊受到极大的挑战,此时渚薰的脸似笑非笑:
“只是,这样人就再也忘不了寂寞了。”
——
“寂寞吧?”绫波赤足漂浮于水面上,努力要进入倒影的月亮。“碇君的心里,想着我吗?曾经许下让我幸福的人?”
“已经远离,毫无可能。”

“你真蠢材!没可能的事还在牵挂。你当我是什么?!”
“但我会爱护你啊——”
明日香手撑着桌面,狂怒下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
“你根本不明白什么是爱!”

“你又在纠缠我?我早已不是你的人了。”
“我许过要给你幸福。”
“太自私了。我只能接受你许的幸福吗?薰也可以。”
“不行!除我外别人不可以!”沮丧的少年大声疾呼。世界变得黑漆漆的,没有指引,没有依靠,“不要留我一个人——”
“不可能的。”

什么不可能?他的心脏异常灼热,“只有现在,我才爱你。”
——“和我在一起也想着她吗?(明日香的声音)
“绫波在时没感受到吗?”(薰问)“离别代表痛苦,相聚也一样。相聚快乐,分手更相同。”
“去找她吗?”
“去要回她!”

“为什么不对我笑?为什么我那么努力你还是在用嘲弄孩子的眼光看我?”(明日香)
“自尊对你真的很重要吗?即使幸福也得去遮盖?”(绫波)
“小真的举止很得体啊,会有好太太的。”
“妈妈!”
“绫波和你根本不相配!薰会给她安全感。”
“爸爸!”

“你渴望温柔吗?”(丽)
“在漂亮女孩子面前羞涩了吧!值得为脆弱的矜持付出好感呀!”
“好感?”
“对,就是喜欢。所以,我不会把绫波让给你的。”
“拜托——”
“你和我,只能存在一个,每个人都将各得其所……”
“不要,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我的头,我的头好痛!啊———”

忽而,有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
“你想得到温柔吗?”有人轻轻地蒙住了他的双眼。清雅的香味,拂开柔荑,绫波又穿起了他俩第一次见面时穿的那件兰色的和服。
“救救我……”

——二楼的房间,咖啡壶搁在电炉上。后边站着与它一般烫的明日香,居高临下地逼视真嗣。
——绫波侧着脸颊,靠外册的部分淌着泪水,他要吻她。少女摇头。凑上去,探测到了拒绝。
——恐惧的真嗣,不知所措。
——热情的真嗣,陷入不可自拔的爱欲中。
——“明日香,救我!”
——“你是我毁灭的根源!”他宿命似的对丽说。
——“你还来作什么?!不要靠近我!·”
——比起内心,所谓的拒绝不过是从更遥远的地方发出的而已。
——松垮的居家服,明日香因恼恨地加重呼吸而起伏的胸脯。
——少年抱着她,透国鼓鼓囊囊的和服,感受到的是少女曼妙的曲线。
“明日香救我!”他上前抱者少女的胳膊,努力求助。
“救我,明日香!”
——他腾出一只手,用力扳回少女的下巴骸。它光滑柔软,轻微起伏。这样,就能吻她了。
——“你其实谁也不爱!你更不爱你自己!你在逃避所有人,你父亲,绫波,潴薰,你躲不掉了,才象个鸵鸟似的到我这儿来。”明日香步步进逼。他连续后退。
“不是,不是的!”
——他的唇印上去时,绫波的内心酷似一个火炉,炉火大开,火势熊熊。她猛然捧住他的脸狂吻起来。和服成了他俩的唯一阻隔。他弯腰去解和服的扣带。可今天,它竟象被施了什么法术,任凭全部蛮力,依然无法解开。
——“啊!——”无后路可退的真嗣被电线拌倒,整个人跌落在地板上,滚烫的咖啡飞溅出来,淋遍他的前胸,但他一点也不痛。不!是恐惧掩盖了疼痛!
“明日香救我!”“你别再来烦我了,不要再出现在我身边!我讨厌!”她嘶声力竭:“离开!”
——绫波的手离开他的面颊,绕到身后,似在强烈反抗,其实在巧妙的给予协助。两个人的手在腰间上下频频拉扯。终于,沉重的背带重重地弹落在地上,衣服如水珠般滑落。
——“明日香救我!”呼喊转为低声的哀求。
少女已经冷漠,无情地吐出三个字:“——我不要!”
——自始至终,绫波一直沉默着,没有一个“不”字,这到底是无声的诱导;还是无言的反抗?他无法分辨。
——她无限地拒他于门外。
——她无限地引人入胜。
——“求你,救我。”他喘息着站起,走近木偶般的明日香,“救我,明日香。”
“我不要。”
——她双眸微闭,身影摇曳。
——刹那间,他已紧紧地掐住了明日香的颈子。手暗暗加劲,就听见少年后中的鼻息,和转瞬即逝的骨头碎裂的声音。人,沉下去了。
——绫波的脸如此平静,没有痛苦,没有哀伤。只有那鲜红的眼睛,目不转睛地深情地凝视着他。嘴角的血,顺了下巴,流到了少年的手臂。他,没有松开捏住她脖子的手。
血,灼痛了他的皮肤。

“一切都结束了。”

“所谓的爱是什么?所谓的喜欢又是什么?当你关心,在乎一个人时,你真的在喜欢她吗?”
“我喜欢她喜欢地发狂,牵念明日香的一切。我也为绫波苦恼。但时间久了,又不再挂心了。”
“你在寻找答案吧?哪个你内心若然昭彰又不肯承认的答案。”
“我害怕背叛。”
“试想另一种环境吧。——晴朗的天空,微风熏人,温和宁静。花草眨着眼睛,露珠中闪耀着爱的光影。”
“可是,少年的悲哀他们又如何能知晓。在他的怀中,心上人已去。”
“……”
“不知是为什么?你总能让我安静下来。”
“因为我和你是一样的。”他率直地笑了,并幸福地张开双臂:“来吧。按照规则,我也该安睡了。”
月亮,被染成了红色。

我真的好差劲。
真嗣一直被罪恶感包围着,自他醒来后。他举起他的手:我就是用这双手,把渚薰、绫波、还有明日香……我,是我杀了他们!他注视着那双手,惨白的手,隐隐约约还能在上面发现一丝血色。两耳边“嗡嗡”地直响。真嗣靠墙慢慢的跌坐下来,抱住头抽泣:“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
咖啡壶就散落在窗的一边。少年已临近崩溃的边缘。
“真嗣——”这时,楼下传来富有朝气的声音。
“这——”他止住哭,“明日香?”少年立即推开窗户:庭院里少女正笑着跟他招手。“上学要迟到喽。”
“太好了!”他有些不自信,所有的都没变,明日香还在。真嗣抹掉噙在眼角的泪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空气好清新啊!还残留着夜晚的芬芳。他仿佛在一瞬间长大了。
路上,他问:“绫波呐?”
“绫波是谁啊?”
“怎么?”真嗣吃了一惊:“就是转学生,渚薰的未婚妻呀!你不记得了?”
“渚薰?那又是谁?”她耸耸肩。
“不,或许,没什么了……”他决定将这一奇异的故事埋藏在心里。“做梦吧。”
“梦?不过,那里边是不是有……”少女欲言又止,转头眺望远方。真嗣含笑看着她,也顺了她的视线望去——突然,他看到了,那个身影——绫波!他的血液沸腾了。还想更近的去确认个仔细,可是,还是同一个地方,竟什么也没有!
“这是怎么了?还发呆?”
“哦……”他猛然回神,“没有,我们走吧。”开朗的说。
“好,那我们比赛看谁先到学校。”少女一下子冲出去,“现在开始!”
“喂!你好赖!”少年追上去,“等等我——”
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生活还将继续。

(附注: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周与?

——庄子《齐物论》)

_END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