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THREE CHILDREN OF EVA(3) by: gto2000er

2001年03月0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192字 ⁄ 字号 THREE CHILDREN OF EVA(3) by: gto2000er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155 views 次

Chapter:3

3突变
“这是在做梦吧!”真嗣惬意地泡在大温泉里。“那么,就一直流在这幻景之中吧!”他抹下搭在额头上的毛巾。俯视自己那被热水泡得微红的皮肤。感到一阵满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整个人都浸入水中,过了好大一会儿,才由水面钻出。很自然地甩了甩湿发,绞干毛巾准备用来擦脸。
不料,有人将干爽的浴巾轻掩在他头上。少年被下了一大跳,回头一瞥;绫波松散地披着浴衣,正趴在池边,盯着他。天真的样子,引起真嗣无比的怜爱,他的手背滑过少女的发,温和地对她说:“天冷,快进屋吧。”
少女顺从的点了点头。等屋门被拉上时,真嗣这才长长的嘘了口气。不知怎么的,那双红眼睛一出现,体内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冲动。心跳加速。手里,还攥着刚刚绫波给他的毛巾,浸透了淡淡的绫波的气味。
胡乱穿好衣服,朝屋子走去。拉开门,少年即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慑住了。
只见绫波侧卧于塌塌米上,仰视窗外的明月。没有灯。 全身被月光照拂,散发出一层柔和的晕圈,黑暗中苍白的脸和脚。
太美了!难以形容的美。月光下,光彩照人。一瞬间,真嗣的心头,升腾起一种——感动。此刻,他才真正对造物主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果说,明日香是热情的象征,似太阳那般激情;那么,绫波则是默然的情人,于无声处,牵动着你的心。
真嗣几乎是在机械的挪动着自己的脚,以至能更加靠近她。单膝跪下,托起她的脸。凌乱有致的淡兰色发丝,随风漂浮于半空。正当要俯下身吻她时。突然,她迅速低下头,捂住双眼。“
“怎么了?”真嗣很紧张。
“沙子,进眼睛里了。”
“让我看看!”挪开她的手,“可不能揉呀!”托起她的下巴。丽的双目翕张,红色的圆球忽隐忽现。少年对着她,轻轻的吹气,
“好些了吗?”
“痛……”
“那,怎么办?”
“可以……”少女突然止住语。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真嗣催促“快说吧!”
好久,她才不好意思的说:“书上讲,瑞典的农民用舌头……”。
少年明白了,顿时,脸,红到了耳根。“这个,……”身上一股燥热。看他这副样子,绫波好象很失望,
“其实……也没关系,天亮就会好的。”轻巧地挣脱他的手,想睡下。
却冷不防真嗣探过头,把唇印在她的眼睛上。
“我来。”喉头挤出一个颤音。柔软的舌,贴在咸湿的眼球表面,小心的摩挲,“怎么样?”
“傫。”尽管看不见,不过,少年仍能觉察到,绫波——在笑 !抱着她瘦削的肩,一阵悸动:
“另一个,也让我来看看!”
……

(清晨)真嗣醒过来,绫波像一只轻巧的猫,依偎在他身旁。他慢慢的,小心地起身,生怕吵到她。但,丽的眼睛,还是睁开了。
“你醒了?”
“……” 
真嗣以为她精神不好,“再睡会儿,我去准备早餐。”
绫波的神情十分冷漠,竟没有搭理他,一把将头蒙进了被子里。
“看你,又怎么啦?”真嗣只好重新坐下,推推她的肩,没反应。他无奈地摇摇头,“好啦,别再孩子气了。告诉我,我做错了什么?”
丽,露出脑袋,看着一脸无辜样的真嗣,猝不及防,吻住了他。真嗣呆住了。他的眼角看到,天使的双眸禁闭,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滑落。心,就跟这泪珠一样,顿时软下来。闭起眼,回应她。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少女早已移开了她的唇。随后说,“没事了,谢谢你,碇君。”
“为什么? ”
“……”
“那样称呼我?叫的,好陌生。”
“我现在是你的妻子啊。”
“……”真嗣对此无可辩驳。
“我还想再睡会儿,早餐,拜托了。”说完,又躺下了。
“女人心,海底针。”真嗣带着一脸无辜的表情,向厨房走去。
他根本不会料到,事情起了一场奇妙的化学反应。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真嗣已在这沉寂的世界呆了一个月。每天的生活,如机器般的精准:早晨,为绫波做早餐。然后,两人一起去散步。下午整理屋子,听听音乐。到了晚上,则是绫波洗手做羹汤,与真嗣把酒赏月。最后,她在少年的怀里,听着故事,安然入睡。
这样的生活正是真嗣内心所向往的,宁静而又安祥。过去,他就想象能和明日香过这样的生活。但,他明白,那是奢望。明日香永远都是一团火,你越接近,灼热感就越强。尽管外表活泼合群,内心却不肯向任何人敞开。“永远不要将心事给别人知道。”她那么对少年说过。唉!活得好累呀!可细细一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呢?整天的,为明日香操心。对她的感情,因为自己的笨拙而无法表达,只好默默地守在她身边。
丽就不同了,人虽冷淡了些,但很会体贴人。真嗣与她,勿须言语,只彼此交换各自的眼神便会明白一切。现在,不是很幸福吗?
“这可能就是缘分吧!”少年感叹着。
刚拿起报纸,门外,传来敲门声。
“是她。”少年笑着,眼睛停留在报纸上,“进来吧,丽。作的是饭团吗?”
“……”
“我希望是醋鱼馅的。是吗?啊,当然,不是也没关系,反正,你做的,我都爱吃。——丽?怎么不回答?”
他抬起头,笑容已然僵住。
“明日香,你……怎么会……”
没错,站在门口的正是从前让他困扰不堪的少女。
“可以进来吗?”
“是……是的。”
明日香,跪坐下来。但与往常不同,她沉默着。一声不响的,两个人对坐着。只听见,时钟的滴答声。
她的手,拽着衣服的镶边。牙齿,紧咬下唇。真嗣不敢正视她。气氛十分尴尬。
老半天,明日香才打破沉默,
“听说,你结婚了?”
“傫”。
“我是想来看看你,你,是个,朝三暮四的家伙!所以……不放心。”明日香音调低沉.
“所以……所以……你,很幸福……”嗓音,变得怪怪的,断断续续,直至发不出声。取而代之的是水砸在塌塌米上的响声——明日香,在哭!
“你……是一个大笨蛋!”少女冲他大叫一声,然后夺门而出。
“明日香——”望着少女模糊的背影,忘不了刚才她那哀怨的目光。心,好痛,想要追。突然,察觉到。绫波,端了盘子怔在门口。真嗣大惊。
“丽——你都看到了吗?”
“什么?碇君。”
“你,你听我解释!”
“做了碇君爱吃的醋鱼饭团……”

“我——”
“吃饭吧。”
真嗣知道,一切的解释终归徒劳。他不再争辩了,坐下。(这可能是从开始到现在,最为沉闷的晚餐。)
饭后,绫波枕在真嗣的腿上,看着月亮。两个人,一语不发。
“月亮,好美。”绫波首先打破沉默。
“可你我相逢于月下的那一刻,那时的你,漂亮的要命!”
这话一出口,真嗣搭在少女脸上的手,手心,传来一股热量。
“你脸红了?”
“哪,哪有?”她变得局促不安。
“看着我。”真嗣道,“是真心话。”
绫波的眼神,若有所思。一瞬间,从他的大腿上挪开,想鲇鱼似的,滑进了他的怀里。勾住了少年的脖子,如葱的十指,抚弄着他的发梢。一会儿,真嗣就感到有一股热气靠近耳朵。幽幽的歌声,从少女的口中流淌出,“WHAT AM I?IF I CAN’T BE YOURS?”旋律中透着淡淡的忧伤;皮肤,被蹭得痒痒的,少年根本无法抵抗。手扣了她的腰带,衣服顺势滑落……
“我好喜欢你。”过后,真嗣搂着丽的肩说。
“碇君?”
“什么?”
“想知道,你娶我的原因。”
“怎么想起问这个?”
“想知道……”
“唉,为什么?其实,这也是我想知道的。”少年望着天花板。“让我想想,让我想想,为什么?……心里总有丝期待,渴望被关心。你的眼神,妩媚而又亲切,象姐姐。我们,很相似,寂寞中,互舔伤口。”
“但那个女孩的出现……你改变了。”最终,该来得还是会来。
“丽,我是喜欢你的,请不要怀疑!”
“为什么不是‘爱’?”少女反问。
“爱?”
“是的,喜欢与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绫波的语气中竟含了一丝激动,“你心中,还记挂着她吧。”
“我……” 绫波慢条斯理地穿好衣服。
“爱着一个人,又怕伤害另一个,不肯交出真心。你能体谅一下我的心情吗?自己的爱人在亲热时,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对不起——我,并不想……”真嗣吃惊道。
"也许,我们之间是个错误。"
"丽,请不要这样!"
绫波恢复了平静。"该说再见了。"
"不!为什么?!"
"这个世界,原本来自于你孤独的心。现在,明日香闯入了。你……还能往哪儿逃?"
"不可以一直躲下去吗?"
"别再逃避了。"
"那……"真嗣放弃了努力。"我,还能再见到你吗?"他的语气几近哀求。
"会吧……也许。"少女嫣然一笑:“在月光下,到那时,我希望,你会说‘爱’我。碇君,再见了。”
“不要——丽!回来——!”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