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THREE CHILDREN OF EVA(9) by: gto2000er

2001年03月0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767字 ⁄ 字号 THREE CHILDREN OF EVA(9) by: gto2000er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040 views 次

Chapter:9

9流言

日子,一如既往的平淡。我重复着每日的生活:学校,家;家,学校。除此以外,还是在固定的时间,固定的一个人,逛固定的店;在固定的餐厅买固定的食物;回家与固定的人说固定的话,乏味又不失条理。明日香的病痊愈了,友谊那个骄傲的公主的性格出现在我跟前。恍惚间,我几乎忘记了那晚所发生的事。
很平常的星期五。天阴沉沉的,下着绵绵细雨。秋天,栽在校园内的鸡爪栖因季节的缘故,鲜艳的艳阳色渐退;原本干枯蜷缩起的叶片被细丝般的雨打得耷拉着。真嗣徜徉在这烟雨迷朦的世界,自我感觉极好。
“西风无力卷,秋雨落残红。”
正要构思下一句时,脖子猛地被一双巨大的臂膀勾住。“小老头,手脚挺快嘛!”
“快放开!要憋死啦!”他极力要挣脱这股蛮力。
“还装蒜?”大个子紧了紧手臂:“你的风流韵事现在可以称得上是人人皆知呢!”
“什么?”他停止挣扎:“你再说一遍?”
“好啦,好啦,大家心知肚明。我也知道你一直对明日香有意思……”他暧昧地笑着。“一上课就会盯着人家看。明日香的什么吸引你了?明日香的胸部?明日香的大腿?还是明日香的……呃!”得意过了头的家伙遭到真嗣的奇袭。双手捂住肋处,后背像大虾一样痛苦的弓起来。嘴里不住呻吟:“王八蛋,发什么神经?——哎哟,痛死啦!”
少年没有理会他,一头冲向教室。走廊上的同学,神情说不出的怪异。每个人都像在对他指指点点。犹如光芒在背,他烧着了似的发烫。加快脚步,走到教室门口。从门里传出杂乱的议论声。
“这小子可真有艳福。”“就是!”“下流!竟对生病的人干那样的事!”“乘虚而入嘛!”正议论地起劲,“啪!”门很大声的被拉开了。杂七杂八的私语也随着他的出现而消失。几十双眼睛盯着他,有好奇,有猥亵,有鄙薄。明日香不在教室,绫波则若无其事的向窗外远眺。
他的心跟被刀子捅了没什么两样。疼痛中一股寒气随之涌出。他调整了呼吸。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周围静得可怕。
上课了,美里与明日香一起走进教室。明日香异常的疲倦,正眼也没瞧过他。
“起立,敬礼,坐下。”
“这堂课自修,真嗣跟我来。”
怎么?是为那件事么?美里真严肃啊。不管怎么说,听天由命吧。真嗣离了位子,临走前,踌躇了一会儿。装做松脖子的模样,匆匆扫视坐在明日香旁的绫波。
“真嗣,快点儿。”美里已等的不耐烦,催促道。
“是,是的。”他跑出门。门一关,交头接耳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厌恶他们。
(职员室)美里来回拖动着茶杯:“其实事情不必闹这么大的。”
“我没做过。”
“我的压力很大,小真。老师并不是说反对,只是,这间学校一向以校风严谨而闻名,你们都还是孩子呀。老师不希望你们过早的经历成人世界的残酷……”
“嗯。”成人世界的残酷?不,十四岁的孩子不是更不可理喻吗?既非纯粹的小孩,也不是完全的大人。既有儿童的冷酷,又能执行大人才能做的犯罪行为。最后,再伪装出一份纯真的表情,逃避一切责任。人的对手就是人,老师怎会了解?
“当然,我是相信你的,可明日香的反应并不明朗……”
“偉……”
“你们两个都是要强的孩子,这种伤害你们经受不起……”
飞流短长,人人都是狡猾的。老师因怯懦而利用学生去对付学生。学生因自私而去充当这些不光彩的角色。为的,难道只是老师几局虚伪的夸赞吗?
“幸好理事长律子博士是你父亲的老友,这件事被压下去了……”
倔强的家伙,强得,老是让认为她担心。
“……好了,总之,下次不要再有让我头痛的事了。回教室吧。”
绫波的冷淡,父亲近些天来反常的热络,难道会有我所料不到的事发生吗?
“傫~~喂!!!”
“啊 ~~~ 老师,什么事啊?”
“我说,你可以回去了。”“放学?”
“笨蛋!回去上课!”
“哦——”

(放学后,冬二与真嗣值日)
“小夫妻两不说话喽!”一旁的冬二幸灾乐祸的笑着。

真嗣不理他。一整天他都没和人说过话,他不知道要以怎样的面孔面对明日香,只好沉默着。
“喂,你们真的做过了?告诉我什么感觉啊?——喂,问你话呐!透露一点?”
“够了!我说过没有。”
“不会吧!”
“我不象你这么色!”
“你,你——”
“唉!你不信也罢。”他摸摸鼻子:“口气何必如此凝重?”
“噗——”那边冬二已经憋不住了,捧着肚子狂笑。
“喂!这就是当朋友的反应?”
“你——哈哈,让我怎么说你。”单细胞生物走过来,饱含热泪(笑出来的),使劲儿拍少年的肩膀:反正一样臭名声,连半点腥都没沾到,大白痴。”
“我不是色鬼!”
“说什么傻话?我的‘纯情少年’,这种事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的。”
“可我真的是清白的。”
“好啦,先不讨论这个。我问你,到底喜不喜欢她?”
“谁?” “白痴!明日香啊”
“我……”他点头。 “那你为什么那晚——”
“你还提?”
“不是啦!对自己渴望的女生,一点欲望也没有。这不是太假了吗?”
“你的意思……”
“有时候,女孩子是期待着被自己喜欢的男生侵犯的哦。”他像个小大人似的教训真嗣。“这方面,原本男孩子就要主动点的。象你这么木讷,我看—— 一辈子也别想追到女孩子!”
哈,这个冬二,平时傻里傻气的,没想到竟能分析出如此深奥的道理来,人真的不可貌相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倒发觉转学生好象对你有意思, 一直盯着你哦?小老头的魅力可不小啊!”
“是,是么?”真嗣心虚的鼻尖直冒油汗。“兴许,兴许只是——”
“她那么漂亮。”
“哦。”语气里表现出对这个名字的轻蔑态度。“不会吧。”
当然,绫波是个美女。但真嗣于人前从不予承认。因为他有一个致命的恶习:对爱慕自己得人采取轻蔑态度,甚至冷酷对待。可万一别人说她不好他又不高兴,他的自矜不允许,他自信自己的眼光。这种不良嗜好恐怕无人能出其右。
“逗你玩嘛,少臭美了。现在就这么紧张,将来还不被老婆骑在头上?”
“谁,谁怕老婆来着?”
“那有本事就去找明日香啊。”“可值日……”
“我包拉!你呀,好好约人家出去聊聊,她这时最需要你的安慰了。”
“冬二……”
“记住,不要老象个父亲似的,谈恋爱时受点气不损男子汉的威名啦!”
“那,谢谢了。”
“去吧,去吧,一个人扫起来更利落呢。
……
“丽,你觉得我这个人怎样?”真嗣趴在床上,问帮他按摩的绫波。
“为什么这么问?” “难得也为难你一下。”
“好人……”迟疑地吐出个词,但面容上,明显写着,“又不太象”。
“只这些?我是说我在性格上是不是很让女生讨厌?”
“小孩子呀。”
“偉?”
“老是在乎别人的看法。”她浅笑着轻轻帮他捏背,“别人一反对你就说‘对不起’,可心里又死不认错……”
“是说我顽固喽?” “太死心眼儿罢了。”
“明日香事件,我打电话向她道歉,结果她很生气地挂断了电话。”
“那只能证明,你和她之间就是我刚才所说的错误。”
真嗣一听,几乎不能自持,翻身用手压住了绫波的太阳穴。“不要让我听到这种话,我……不喜欢!”
“是我透露的。”
“什么?”他两臂的力道加强。
“你也该清醒了。”可这会绫波并没有如前几次那样掉眼泪。倔强而微含一丝怒意得瞪着他。
“我顶讨厌——讨厌别人不经我的同意……背着我开那种玩笑。”
“你也在意那样的背叛?!”
“你——”一把将她推到墙角。懊恼、愤怒,被欺骗的感觉,糅合在一道。他有甩她一巴掌的冲动,又无论如何下不去手。人伫在那儿。他从没这么恨过一个人!
“滴铃铃……”电话铃让他暂时解脱。真嗣抱了被子,枕头,然后用力甩上门,下楼去了。因为他知道她又要哭了,他得在绫波落泪之前离开,以保持那份恨意。
又是爸爸的电话。他觉出了父亲对绫波的暗暗的牵挂,并不单是对遗孤的关怀,这不是笨拙的父亲所擅长的。他说不久就回来,还会带来一个惊人的消息,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夜,深下去了,它表示着黑暗的降临,令我不安,我,不喜欢。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