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THREE CHILDREN OF EVA(7) by: gto2000er

2001年03月0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302字 ⁄ 字号 THREE CHILDREN OF EVA(7) by: gto2000er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079 views 次

Chapter:7

7探病
次日的早晨,真嗣到校,只觉得有点死寂。周围的同学们,与往常一般无二。到底少了些什么?是什么呢?眼睛条件反射般得向后一瞥——那就是原因,原属明日香的位子空着。她从来不迟到的呀!
“是真嗣君。来得正好。我有事找你呢。”
“桐木吗?明日香她——”
“我正想告诉你,她病了。”“病了?怎么会?”
“别激动嘛!着凉而已。不过,嘻嘻……我给她请了两天病假。放学一起去看她吧。”
“这个……啊……”心里是非常想去的。口中却迟疑着。并将探询的目光投在绫波的身上。少女像在报复昨天他对她的责备。神情呆滞,一点表示也没有。
似乎光也有察觉:“要是不方便的话,不去也没关系。真嗣也有自己的事呀!”
“那个……嗯。”真是个坏孩子,平时还是好朋友,有病时连去探望的勇气也没有,白痴、胆小鬼!看光的样子,一定对我很失望。真的无法不在意他人的想法么?
“那么——”“啊——”他回过神。
“我先走喽”
“嗯。”

晚餐可以说是丰富的。桌上放的都是少年爱吃的料理。像是拌海苔啦,烧肉啦,有怀石风味的油煎小鱼浸肉汤啦……但他实在一点胃口也没有。右手握了筷子,神经质地在台面上划拉,还不时的抬腕看时间。绫波坐在他的对面。他并没想让她知道自己所忧。只能强打起精神,随便扒拉几口白饭。调整好情绪,又如往常一样不断的将报纸上的奇闻轶事说给她听。
丽专注于他,认真地听着。过了一会儿,脸上有了一丝倦意,眼睛渐渐合上。
“……事情就是这样的——丽?”
“嗯?”
“在听吗?”
“嗯。”声音渐渐微弱。
“这几天你也很累了,去睡吧。”
“可是,碇君——”
“没关系的,碗我来洗好了。”拦腰抱起瘦弱的少女。绫波沉默了,因为她是晓得的,真嗣的固执非同一般。于是,很合作的靠在他的胸前,紧紧勾住他的脖子,由他去做那个幼稚的骑士。
替丽盖好被子,真嗣将楼下收拾妥当。似乎还有些不放心,回房又去看了看她——睡得很沉。
如此的话我可以去了。

明日香的家,在东京的西区。与真嗣的房子隔了好几条街。已经九点了,明日香家的灯还亮着。少年站在门口,踌躇着。最终下定决心,停在半空的手向门铃方向按去。
铃响了很长时间,怎么还没人开门? 灯确实是亮着的呀!难不成——心中泛起一片阴云,动作激烈起来,使劲地拧门把。她,不会出事吧…
“是……真嗣吗?”二楼的窗户,明日香探出半个脑袋,声音颤巍巍的。“钥匙,在,门口的地毯下,自己进来。”说完,头又缓慢的缩了回去。
真嗣依言取到钥匙,打开门。眨了眨眼睛,总觉得有人在监视似的。而那边,明日香正歪歪斜斜地扶着楼梯下来。他实在惦挂着少女,故也顾不上有什么不对劲的,甩上门,迎向少女,“明日香!”
“有,有事吗?”已然失去了往日的洒脱样,可能稍有不慎就会栽倒。
“听说,听说你病了,来看看。”
“我……去倒茶,真,真不好意思,家中乱的……”
“不不!”她太谦虚了。真嗣还独身时,废物站都比它清洁。“明日香你身体不好,不该……”
“真嗣爱喝什么?……唔……我记得的……是,是热红茶。”
“你病了!”
“什么都不放的红茶,什么都……”她步履蹒跚,每说一句话都要喘上好大一口气,“给……请……”
“谢谢——啊!”真嗣下意识一退。天!在搞什么?让一个病人招呼自己?“你,你别忙了!”
“茶杯垫?”少女摸索着。终于支持不住,摔倒在地。
“明日香!”少年一个箭步窜上前去,接住她的身体。
她躺在真嗣怀里,头撂在他的胳臂上。薄且小巧的嘴中吐着热气,自发际至耳根一片绯红。皮肤被灯光打的透薄,简直能够透视内部纤脆的玻璃组织似的。青筋浮动,口唇在光线下亦现绯色。
她正大口大口的吐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沁出,鼻翼张合。可是,她的手,还在地上摸索。
他的手盖在她的额头。“你要休息。”
“杯垫……在哪儿?”“我扶你上去。”
“怎么?明明在这儿的——”
“明日香!”真嗣火了。那种答非所问的态度和倔强的动作。真嗣属于你倔,他比你还倔的人。所以,口气第一次对她强硬:“别在任性了!”
“我……知,知道了……”奇怪,在这样的真嗣面前,明日香竟屈服了,是非常乐意的屈服。这么一来,真嗣的男子汉气魄得到了完全的展现。满足地扮起成熟的样子将他的公主送上了楼。
一切都被安置好后,他抹抹脸上的汗水,想拖把椅子坐下。却……
“咕噜噜……”那边少女背向他缩成一团。
“你——还没吃饭吗?”
她点点头。“那个……”真嗣摸了摸鼻子,“我去做。”
“真——”“真是的,饿了肚子还不早说,身体这么弱却忙这忙那,也不知道在搞什么东西!”
真嗣来到厨房,这里可能很久没被动过了。灶架有些锈迹,刀具倒还簇新。好在冰柜里的储藏非常丰富。做什么好呢?他边刮鼻子边考虑着。看到放在冰箱的鱼——定是她的母亲为她准备的——对了,就做这个!
他在种类齐全的刀具前站了好久。受不停的移动。陌生的环境让他不习惯,以致于该拿地东西也忘了拿。最后,真嗣挑了厚刃刀。他把鱼放在砧板上,用刀面认真地刮下鳞片——明日香的母亲呢?——刀循鱼肚的剖开处上溯,在鳃边剁了两下——和老爸一样,不管孩子——把头连胸鳍一块儿摘下。又换了把薄刃的。从鱼尾鳍入手,左右手互相推进——女孩子不会做饭,不病才怪呢——皮与肉分离,抽出柳刃刀。将收拾好的与细细切片,防进冷水,推入冰箱——老是以强者的面目出现,不对别人敞开心扉——“唔,水正好。”开始煮饭。一边又在烹制酱汤——混蛋!难道不知道要多关心一下自己吗——撒好细盐在黄瓜表面,倒醋。汤冒着泡,“快好了。”他手持木勺,在汤中顺势搅了几下,尝尝咸淡,正好——我得照顾她!

“明日香,开饭了。”真嗣的背顶开了少女卧室的门。她挣扎着坐起来。“别动!”他放下托盘,去拿了枕头垫在她身后。明日香一转头,看到了她的晚饭:生鱼片,芋梗汤,拌黄瓜。
“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他想要端碗,手又不听使唤,差点把饭碗打翻。“当心!”目睹此情此景,少年心都要跳出来了。“你别动,我来!”夺过碗筷,夹起一撮饭堆在勺上,送到她口中。
“怎么样?我觉得你现在吃些清淡的比较好。”
“嗯。”
“吃什么?我给你夹。”
“黄瓜,嗯——再来片鱼。”
“当心细刺!你看,气色好多了。”
“真嗣手艺不弱嘛!”少女已有了些许精神。
“别剩饭。”他笑着。抚了抚她地头发。“好好吃。”
真嗣一口一口地喂,明日香一口口的吃。
……
时间过得很快。呆望着少女的他渐渐不自然起来。
“晚了,该回家了。”站起,步伐却迈不动。因为,他的手被明日香拽住了。“再坐会儿,陪陪我,好吗?”
“家里……”“有人等?”
“不,不。没有……”

“那就行了。”她拉起被子,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还有善于闪动的轻柔眼睑,宁静、雅致、倒与绫波有些相象呢。“就这样,真嗣,陪着我,别走开。”明日香又将眼睛睁开,仰望着天花板。
她想是觉着热了,解开了睡衣前襟的一颗扣子,并要把自己那光润微红的赤裸的臂垫到后脑勺的部位。真嗣便为她抻了抻薄棉睡衣的领子,说道:“睡啦。”
但她又把领子扯开了。并坐起身盯着少年。粉白的胸口,让真嗣心跳加速,浮想联翩。“你——”明日香合上双眸,仰起头,在期待着什么。
少年怎会不解其中之意?怎么会临阵退却?——不!为了消除心中的那个不知名的疑惑,他把唇印了上去。明日香的唇好软!一股热血直冲天灵,他的手开始搂住她的纤腰,两人紧紧相拥。意乱情迷之际,真嗣突然睁开眼:“不可以!”分开了彼此,并手忙脚乱地替明日香拉好衣服。
“为什么!”
“我……不明白。”他咕哝着。
“你明白,却不敢!”
“你该休息了。”
“站住!”
“再见。”
“回来!”真嗣的后背立即感到剧烈的疼痛。是明日香在用东西砸他。 回视屋内,看来,少女已扔出了所有她够地着的东西:闹钟、玩具熊、枕头……现在,她正沉默的瘫坐在床上,用愤恨的眼光瞪视少年。“为什么不选我?!”
但真嗣并不因此而气恼。茫然地站到她眼前:“这不像是我所认识的你——出了什么事?昨天我们分手时你就怪怪的。”
“我……”平时口齿伶俐,常把少年驳得语无伦次的明日香,竟然支吾起来。“我,我……蠢材!我为什么要信任你这个混蛋!”摆脱了真嗣的束缚,一拳打向他。“为什么要信任,你怎么能不明白?!”
“你不说我怎么去明白!”他也生气了,“我又不是什么神仙?我根本猜不到你在想的。你让我怎么办?”
“……”明日香可能没见过这么生气的他吧。已经吓坏了。寒噤的蜷缩在一角。他察觉到时,立刻敛收起不满,恢复到原有的矜持。“对不起,我不该这么大声吼你。我,我想,两个人都好好静一下——告辞了。”
他正要开门。后背,明日香一下子抱住了他的后背。薄薄的衬衫感觉湿湿的,少女双肩颤抖。明日香,哭了?
“留下来,求你。我不想一个人……”
“是的。”他明白自己已无法离开,只得好言把她哄上床。然后,让她靠在他身上。明日香,用天真的眼睛望着他, 眼里还残留有未干的泪痕。他笑着安慰道:“没事了,睡吧。”
“今天,什么也不做?”
“嗯,什么也不做!”
她安心了,紧搂着他。即使睡着了也不放开。今夜,就这样吧。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