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THREE CHILDREN OF EVA(5) by: gto2000er

2001年03月05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105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371 views 次

Chapter:5

5居留权

清晨的一缕阳光,照进了真嗣的卧室。同时,也赶跑了少年大脑中残留的睡意。他睁开眼,但很快又合上了。直过了好一会儿,才像适应了这刺眼的光芒,可以舒服地将眼皮完全张开。习惯性要按揉一下太阳穴。手却因为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以致于抽不出来,头俯视下去,突然省悟到
——绫波,正睡在他的臂弯。

她睡地很沉,在寂静的房间里,甚至还能感觉到少女均匀的呼吸。身上,那缕熟悉的香味,让真嗣临到现在才意识到:绫波丽确实存在着,而且,就在他怀中。
真嗣,非常认真地审视起怀中的可人儿来。因为在记忆中,好象还没完完全全端详过她。不似看明日香那般,只恐漏了一个细节。由于绫波的脸深埋在他的臂弯,以现在的角度,真嗣只能瞅到她一半的脸颊:它被几丝鬓发纷乱的掩着,使苍白的脸色平添得几分端庄;端正的鼻梁,无意中给人以清秀的感觉。让人感到那圣洁的,清莹的,真不啻是刹那间闪现在长天的一弯彩虹。
熟睡中的她真的好美!美得那么的不真实,心里直担忧那美是否轻轻一碰就会破碎。少年不愿意当那个破坏者。所以,耐了性子等她醒转。(好在是休假日,时间上不必苛求。)
终于,看见绫波特有的鲜红色眼眸。眸子清亮如一泓秋水,倒映着真嗣的影象。有深情,又略带一分羞涩。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少年笑问。语气,竭力显得柔和。
少女摇了摇头,支起身子,眼神并没有离开真嗣。真嗣对她愈发怜爱了,迅速凑上去,在她的脖颈里留下一个吻痕。然后,用轻快的声音询问:“早餐吃什么?”
绫波不答,只是默默地穿衣。
“就做往常的吧。”自己回答了自己。然后,准备收拾凌乱的屋子。但绫波的手按住了他,“碇君,我来吧。”
“是吗?那谢谢了。”少女亦抱以不介意的微笑。说实在的,真嗣十分乐意有人替他干那份原本应他干的工作。“那么,梳洗后来吃早餐哟。”说完便下楼去了。

当绫波坐在餐桌旁时,真嗣已将做好的早餐推到了她的面前。
“嗯,一个煎鸡蛋,四片面包,火腿片——应该会饱了”他边放边咕哝着:“还是西式的营养均衡——怎么样?苹果还是橘子?”
“……”
也不等丽回答:“苹果吧。医生说每天吃一个就不用去拜访他了。呃——饮品呢?”
“……”
他故作沉思状,“啊 !对了!是冰咖啡!——不过,真的没关系吗?喝冰的?”嘴上这么说,却仍然为她送上了一杯。同时,也没忘为自己倒上可口的酸奶。“美味哦!”真嗣对丽举了举杯子。
绫波依旧沉默着,用刀切着盘子里的鸡蛋,一口接着一口。
“比明日香的用餐姿势还优雅呢!”少年内心在暗暗的对比。看明日香用餐是很有观赏性的。与平日风风火火的风格相反,明日香吃饭时慢条斯理。但他最为欣赏的还是她的咀嚼方式:紧闭着嘴巴细嚼慢咽。这亦为真嗣所认同。反正,始终不喜欢有些女孩吃饭时张大了嘴,随着牙齿的上下运动而张合。要是碰上过分的,还会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太不淑女了!”母亲是这么灌输给他的。“小真选新娘的话可要注意哦!”母亲笑着对四岁的他说。
至今记忆犹新啊!望着丽,不禁又想起了弃世多年的母亲。心中顿时感慨万千,也叉起一块鸡蛋嚼起来。
“吃完了,您慢用啊。”绫波放下刀叉。
“好快呀!”少年称赞着。不由加快了刀叉在盘子与嘴巴间移动的频率。主观上,什么事他都讨厌落在别人后头。“呵……我也吃完了。”他舒了口气。“餐具,就拜托喽。”
“是的,碇君。”她无条件的起身,向厨房走去。
这时,少年才知道为什么世界上有那么多男人要娶老婆了。有老婆的感觉,真好!
但……感觉归感觉,随之而来得烦恼会有多少,那实在是个未知数。至少,现在,摆在真嗣面前的,是绫波以什么名义留下的问题。毕竟,孤男寡女的未成年人,同处于一个屋檐下,传出去的话……特别是再过一个星期,父亲就要回来了……“白痴!”他抓了抓头,“伤脑筋啊!”
突然,有一双手压上了真嗣的太阳穴,轻轻地揉着。他将手覆上了她的柔荑,“好多了呢,谢谢!”
“什么事都别太在意啊!”绫波安慰道。
“唉!”愁事又上心头,真嗣叹了一口气说:“叫我怎能不在意?——你明白我在烦什么呀!”
“……是为我吗?”丽沉默了半晌,才开口。
少年点点头,“你想,我爸回来我怎么说?还有……还有的倒在其次……”
“还有的是在乎明日香对你的看法吧。”
“没……”少年很尴尬,自己的想法一下子就被人看穿。“我不喜欢你这么说!”
“心虚么?”丽很适时的抛出了少女内心的小小的不满。
“够了!”脑子又乱了,刚刚编好的词全乱了套。“好啦!好啦!再说吧。”

“喂!小老头,怎么没精打采的?”爽朗的声音伴随着后背火辣辣的疼痛感,还在犯迷糊的真嗣猛地给铃原冬二拍醒。他一阵哀叫:“拜托!冬二,打招呼也不用这么大的力啊!”
“什么呀!”死党冬二皱起浓黑的眉头,说:那只能怪你太柔弱了!像我……你看……二头肌,三头肌(边说边做出各种pose)多棒!所以小老头你要多多锻炼,这样女孩子才会觉得你有依靠感!”
少年摇着头,无奈的望着伫在那儿发呆的“花痴”,“人家桐木是脑子一时发昏,才会让你占了便宜。”
“你——”刚要发作,上课铃却不识相的响了起来。他只能作罢。“别给我抓住什么把柄哦!不然……”不甘心得威胁道。
“去吧!”少年笑骂。
不过,给他一搅和,烦闷的心情竟好了很多,暂时抛开了因绫波而产生的烦恼,翻出课堂笔记,手一支,头一歪,眼神,不自觉地又被吸引到明日香的位置。
那是命运的安排,六年前在一次扫除中,从不说话的两人,竟成了朋友。
“喂!把扫把给我!”那傲慢的气势,还真只此一家呢!他暗笑。当时的自己,被她吓坏了,一边儿道歉,一边儿往后退。结果,一脚踏空,被椅子拌倒。最后,还是明日香把他扶到了保健室,替他包扎伤口。也是自那时起,少年开始被她所吸引。而随着交往的频繁,真嗣发现自己越来越在意明日香的存在,一旦,她离开了真嗣的视线。心里就会产生不安。尤其是看到她与别的男生在一起讲话,胸口简直难受的要烧起来了。
有时,也会半开玩笑地向明日香表达自己的心意,却正因为是半开玩笑,少女也没有明确表态,对他若即若离,弄得他时常患得患失。
既然无法把握,少年只能尽量的要留在她身边。所以,拼了老命的学习,才与优秀的她一起进入了这个学校。当然,明日香也为他出了不少力,像那些不懂的问题啦,她都会耐心地为你讲解。样子,非常的严肃。
对!严肃、尊严!不错!表面随和的明日香其实对待生活是非常严肃的。与真嗣恰好相反。也开不大起玩笑。如果不小心用无聊的话消遣她,就很可能被她“冷藏”。感觉很不爽呢!作任何事都力争最好,充满信心。不象自己,还未开战,便先自馁了。因此,她会成为全校的优秀生,这并不让人奇怪。
总之,有时像姐姐,让他尊敬;有时又像妹妹,任由她撒娇。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姐姐?我怎么没想到呢?”突然,一个很棒的主意产生了。

“我回来啦!丽……在吗?”
少年坐在玄关上,费力地脱鞋,头还不时往回扭。家中难得有人,总希望能与平常的感觉来得不一样。像是小丽出来迎接拉;或跪坐在玄关说声:“您回来啦!”什么的。可是,什么也没有。
真是的,果然还是那样啊!他失望地放好鞋子,悻悻地沿着走廊,要径直回房。穿过客厅时,却隐隐约约听见厨房有流水的声响。少年顺了这个声音,悄悄地走过去一看——
绫波正在那儿收拾晚餐。
心中立时涌起一阵暖意。猫到少女身后,抄腰搂住了她。少女像是已经知道似的,并不吃惊。
“晚餐快好了,碇君先去客厅坐一会儿吧。”
“唔。”第二次失望。
餐桌上,当天的报纸被摆放在了真嗣习惯拿的地方。少年连看也不必看,便可伸手抓到。他坐下,打开报纸,心不在焉地浏览着新闻。只是,不对劲。有节奏的剁刀声突然中断了,还能感到一句轻微的叹息。他当下放下报纸,冲进厨房。
只见丽双手悬空,刀掉在一边。刀和她的手指上都淌着鲜血。可她却什么也不做,没有痛苦,茫然呆立着。直到真嗣冲到她面前,也没有反应。只有眼神像在嗔怪“你来做什么?”
“喂!……小丽……喂!”真嗣可没那么镇定,托了绫波的手。
“切到了而已……”话还没说道一半,绫波用惊疑的目光定着将她的手指放在嘴里轻轻吮吸的少年。
“好些了吗?”
“为什么……要这样?”她比画着把另一只手的指头放进自己嘴里。“这……有什么意义吗?”
“呃……这个……”真嗣总不习惯绫波问这些他不知如何解答的问题。“没特别的意思。只是……只是小时侯弄伤了手,妈妈常常这样帮我止痛……所以,现在也这么对你罢了。”
“哦,是么?”绫波沉思着。“碇君——”
“什么?”
“妈妈?有了,是什么感觉?——我不太明白。”
“这个嘛——”少年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但很快,脸上又浮起了满是憧憬的神情,“应该是很幸福的吧!有个人在身边关心你,爱护你……我……也说不确切。可能是母亲死的太早的缘故……”
“死?”
“是的。”他有些黯然。“六岁那年,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父亲突然对我说——母亲去世了。我……那时真的很伤心。因为,我知道,今后再也不会有人能那样关心我了。尽管父亲也很爱我。但,比起我,他更爱工作。平时,都不回家,……那时,空荡荡的房子,晚上黑漆漆的就我一个。我……好害怕!怕得想哭,又哭不出来……”他深吸一口气,忽觉,自己很失态,赶忙转移话题:“绫波呢?绫波将来一定是个好母亲!”
抬起头来,碰上少女的视线,却像包含了某种承诺。迟钝的他感觉到了,却不愿承认。
“哈啦啦……怎么越来越沉重了?”真嗣为掩饰心中的情感,打起了哈哈:“对喽,今天在学校突然想起了一个好主意来对付我爸。要听吗?啊,暂时保密,吃完饭再告诉你。晚饭么,算啦!出去吃吧。我知道一家不错的汤面馆哟!”

小丽与真嗣回家已是八点了。一路上,真嗣都在喋喋不休地介绍那个“漂亮”的借口。“总之是富有同情心的我,收留了孤苦无依的你——不错吧!”他洋洋得意。
丽耐心听完后,什么也不说,只是打开了电话留言,录音机里立时传来了一个厚重的声音:
真嗣吗?是爸爸,你遇见小丽了吧。她的父母因事故去世,本人又丧失了记忆,暂时由你照顾她,怎么样?我呢,可能要出国,一年后才回来——放心,生活费会定时存进你的帐户的……其他的,也没事了,再见。
“啊——啊——”真嗣被完全打败了。“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不说?“他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要尊重碇君的想法啊。”少女一脸的认真。
他真是哭笑不得。不过,结局还算完满,……但愿老爸能多存些钱,否则开支可要入不敷出拉!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