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三章

2022年01月16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11223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三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686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三章

/2015年,12月25日/

四周之安静,甚至能让两人听到彼此急促的心跳。

“我昨天看到你和他了......就在咖啡馆里。”

丽无言地点了点头。

“当时......我跑得太快了,很多细节都没有记清。所以......我想听听你的解释,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丽仍然没有说什么,只是悲哀地低下了头,双眼潜藏在一片阴影当中。

但就在这时......

“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真嗣的心里一沉。他抬眼望去,那个可憎的第五适格者渚 薰,从容不迫地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你到底对丽做了什么?”

薰耸了耸肩,满脸不在乎的样子。“我什么都没做哦。是宿命把我们推到了这一步,而且不仅如此,宿命还将推动着我们继续前行。”

“少提什么狗屁宿命!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对她做出这样的事!”

“说得就像是我强迫她一样。真嗣,昨晚你可是亲眼所见哦,是她在渴求着我才对。”

“呵,呵呵......”真嗣低沉地冷笑起来,“你说的话,你自己相信么?”

“我说的是事实啊。她没有把我推开,也没有拒绝我,这还不够明显么?接受吧,最后与丽走到一起的人,注定是我。”

薰走上一步,轻轻拉起了丽的手。

真嗣感到热血上涌,他近乎疯狂地扑了上去,抓渚薰的领口,把他按到了墙边。

“把你的脏手从她身上拿开。”他的声音低沉得可怕。

然而,薰却一点都没有被他吓住。他轻蔑地笑了。“啊,看来认清真相的过程总是伴随着痛苦呢。”

随后,真嗣的腹部中了一拳。这个神秘的白发少年,明明看上去和他一样瘦弱,但这一拳的力量难以想象,真嗣向后退出好几步,撞到了对侧的墙壁上。

“真嗣!”丽惊叫着,瞬间就慌了神。她无助地跪倒在他的身边,泪如雨下。

他一口接一口地倒抽凉气,捂着腹部缩成一团。但即使承受着这样的痛苦,他充血的双眼仍然牢牢地锁定在那个白发少年的脸上。而薰只是居高临下地瞥了他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嘛,我有事要去司令那里一趟,就不陪你玩了。另外,”

他的语气仍然很轻快,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放心,他并没有受伤。所以丽,别再管那个人了。”

薰的身影消失在黑暗当中,就和他来时一样寂静无声。

真嗣过了许久才从痛苦中缓过来。望着丽朦胧的泪眼,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悲哀。

“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她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苍蓝色的短发根根飘落。“真嗣,我无法控制自己......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丽,不哭了。”

他淡淡地笑了,摸了摸她的头。

“别担心,咳......咳......我会让一切......重回正轨的。丽,我......咳......我发誓......这次一定......不会输......咳......咳......”

少女低声喃喃着,“真嗣......”

他抓着墙上的扶手,缓缓地站起身来。在离开之前,他最后一次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等着我。”
**************************************************

“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

白发的少年走进了司令的办公室,一幅轻松愉悦的样子。

“坐吧,第五适格者,”源渡抬起头来,面无表情地指了指一张椅子。“之所以叫你来,是因为你最近的一些举动,让我很在意。”

薰饶有兴趣地挑了一下眉毛,“哦?”

“根据特殊监察部的报告,昨天晚上你曾对第一适格者做了很出格的事情。我希望能听听你的解释。”

“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司令先生,”薰无所谓地笑了,“我爱她,为此我决定把这份爱意付诸实践。就是这么简单。”

“那么,”源渡低下了头,眼镜片反射出阴冷的白光,“你应该知道,她正在与第二适格者交往吧?”

“嗯,没错。但是这与您有什么关系呢,司令先生?”

“NERV的司令仅仅是我的一个身份,除此之外,我亦是第二适格者的父亲。渚 薰,你对我的儿子做出了这样的事,我不会坐视不管。”

“那么,您觉得您有能力管吗?”薰阴森地笑了,房间里瞬间充满了杀气。“如果我想,在半分钟之内就可以把这里夷为平地。司令先生,与丽的结合是我注定的宿命,我很希望把这宿命变为现实。正因如此,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挡我的路。”

面对薰释放出的压迫感,源渡只是不为所动地扶了一下眼镜。

“这样啊。你的意愿我明白了,你可以离开了。”他的声音仍然很平静,不带一丝感情。

薰笑了,他知道自己已经赢了。
**************************************************

在走廊的一角,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加持热情地迎了上去。

“两位漂亮的小姐,圣诞快乐啊!要不要喝咖啡?我请客哦~”

美里嫌弃地白了他一眼,“我们现在很忙啊,能不能请你别来打扰......”

“啊,正好口渴了呢。”

没等她抱怨完,律子便接过了加持递来的咖啡,“你来的正好哦,我有些事想问。”

“如果是小律的话,我很乐意帮忙哦~”

美里气恼地瞪着他,而加持却狡猾地笑了笑。

“是关于第五适格者的事。”律子没有理会闹别扭的两人,开门见山地提出了问题,“在特殊监察部的报告上,时不时会出现一些空白的记录。我想知道,这到底是在隐藏什么?”

“并没有隐藏,一点都没有。”加持小啜了一口咖啡,解释道,“报告上出现了空白,意味着那孩子消失了。”

“消失了?!”

“没错,消失了。就连特殊监察部也找不到他的踪迹,于是只好留下了空白的记载。”

美里目瞪口呆地喃喃道,“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那孩子是个谜,我一直在调查他的身世,但迄今仍然所知甚少。”

加持一反常态地严肃起来,压低了声音,“我唯一能告诉你们的是:渚 薰与绫波 丽的相似性,并不只有瞳色相同那么简单。”

在美里仍然一脸疑惑的时候,知晓丽的身世的律子却是惊恐地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到她的反应,加持意味深长地笑了,显然,律子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暗示。

于是,他转过身快步走开了,只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那么,我要先走一步了,拜拜哦。”

等到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美里便急不可耐地开了口。“律子,他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呃,这个......”律子露出踌躇的神色,似乎这个话题让她颇感为难,“有些问题涉及到NERV的最高机密,我无权透露。但是......”

她微微叹了口气。“当年,我妈妈收养丽的那个晚上,她并不是去孤儿院领了一个孩子回来,而是从实验室拿了一支试管回家。”

“哈?你在说什么?”

“丽并不是母体生育的胎儿,而是实验室里的产物。她的基因经过调整,与EVA的运作模式相合。可以说,她是由NERV设计出来、只为驾驶EVA而生的人造人。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快点说!”

这个残忍的计划让美里惊骇交加,一只手甚至已经下意识地摸向了枪套,这个女人怎么能心安理得地做出这样的事!然而,律子下一秒的举动,再度让她瞠目结舌。

“可是后来,我们后悔了。”她平静地说道。

她的视线望向了远方,眼圈一下就红了。“唯司令,妈妈,还有我......起初,这个实验正是由我们三人主导的。但是,经过了十余年的相处,我们再也做不到把丽当成试验品来看待,对我们三人来说,那孩子就是真真正正的家人啊。美里,我早已经把丽当成了我的妹妹,我只想让我的妹妹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活下去,过上一个正常的女孩子该有的人生,但我却已经无力回天!美里,我们的罪孽太深重了啊......”

美里神情复杂地盯着她,像是有许多话要说。但最后,她只是轻声叹了口气,简单地问了一句,“这件事,真嗣知情吗?”

律子仍然悲伤地盯着地面,摇了摇头。
**************************************************

“司令,您找我啊......”

“现在就不必叫我司令了。”望着失落的黑发少年,源渡淡淡地笑了,“儿子,圣诞快乐。”

“嗯......爸爸也是,祝您圣诞快乐......”

自从妈妈去世之后,源渡就像是疯了一样,一头扎进了工作中。在过去这几个月来,爸爸与自己的关系变得生疏了不少。然而现在自己却突然收到了他的祝福,这让真嗣有些惊讶。

“我明白,你最近遇上了很沉重的烦心事。之所以叫你来这里,是因为有些事情,我认为你应当知晓。这件事涉关NERV的最高机密,也许会对你造成严重的精神冲击,正因如此我和你妈妈才一直瞒着你。但是现在我认为,已经到了说出来的时候了。”

“爸爸......指的是什么?”

“一个禁忌的秘密,”源渡深吸了一口气,“有关绫波 丽身世的秘密。”
**************************************************

明日香望着那个坐在她对面的白发少年,感到一阵不悦。他为什么能装得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她之所以会主动约他出来,就是因为想和他谈谈昨晚的事。然而到目前为止,那家伙仍然轻松愉悦地品尝着咖啡,没有半分主动开口的意思。

“嘿,我说,”终于,她忍不住开口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我已经都知道了。”

“所以呢?”薰放下咖啡杯看向她,“就和我猜的一样,他应该去找你了吧?”

“嗯......这正是我接下来想要和你说的事。”

“哈?为什么一脸苦相?看来你没有抓住这个机会,真是可惜呢......”

但明日香并无半分开玩笑的心情,她直截了当地打断了他。

“听着,我不管你用了什么手段,你都确确实实地伤害了真嗣。你把他伤得很深,明白么?”

“不管怎么说,我兑现了我们的约定,不是吗?再说了,倘若不让他受点伤,他又怎么会跑去你那里?”

“可我想要的并不是这样的真嗣,”明日香恼怒地瞪着他,“你说的没错,昨晚他的确来找我了,但我从他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生气或是爱意,就像一具行尸走肉一样!这绝不是我认识的真嗣!第五适格者,你夺走了我所爱的那个真嗣,我希望你能把他还回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很抱歉。”薰无所谓地摊开了手,“但你也知道,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伤到别人总是在所难免~”

“停手吧,薰。你还没有看出来吗?你若仍然执迷不悟,会害了所有人的。”

“啊?我没有看出来啊?”薰疑惑地眨了眨眼,“我对我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啊。如果你不打算和真嗣在一起,那也随你的便。不管你喜不喜欢自己的生活,请不要对我的生活妄加干预。”

如果是平时,面对这样富有侵略性的话语,明日香多半会立即驳斥回去。但这一次,她的眼中闪过一丝悲哀的神色。沉吟许久,她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算我最后一次请求你:停手吧。”

“抱歉了,恕难从命。”他一边笑着,一边站了起来,“时间差不多了,我等下还要去听音乐会,先走了哦~”

“白毛的混蛋,”望着他的背影,明日香气恼地咒骂着,“他以为自己是谁?”
**************************************************

丽顺着梯子爬出了模拟插入栓,一脸的惫态。LCL溶液浸透了她的头发,她现在只想去冲个澡。不过,在更衣室的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挡住了她的路。

薰优雅地笑了,“今晚有一场不错的音乐会,怎么样,和我一起去么?”

“不......不要......”

“别那么抗拒嘛!你应该很喜欢音乐才对吧!”他走上前来,向她伸出一只手,“我保证会让你不虚此行的。”

与热情邀约的熏相反,丽一脸惊恐地向后退去,躲避着与他的肢体接触。她很清楚,那种噩梦般的冲动和欢愉,即将卷土重来。

但就在这时......

“丽!”

这个声音......

是真嗣!丽的身体一震。回首望去,黑发的少年就站在她的身后,扶着膝盖气喘吁吁。

“啊,又是你啊......”薰叹了口气,优雅的面容上终于显出了一丝恼火,“我想,我的话应该说得够明白了吧?碇 真嗣,你不配与她在一起......”

“没错,你是说过了。”真嗣打断了他,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定,“所以现在,轮到我说了。听着,渚 薰,自我记事起,我就已经与丽相知相伴。而你,你只不过与丽相识数月......”

“啊啊,又是那套老掉牙的说辞么?青梅竹马?真是可笑。我再说一遍:丽有着自由的意志,到底要和谁在一起,应当要她自己来选择。你看到了,她确确实实地选择了我。”

“我可以为了她献出自己的生命!而你......你只不过是在利用她!”

薰不屑地笑了笑,“这么说来,你觉得自己更配得上她?只是因为你那点微不足道的牺牲?”

“这并不是配不配得上的问题,渚 薰。”

“那你想要证明什么?你刚刚说自己早就与她相知相识是吧,可是,你真的了解她吗?我只告诉你一件事:你永远不会像我这样了解丽。”

“我认为我了解的已经够多了!丽是个很文静的女孩子,喜欢一个人静静地看书,喜欢思考哲理,喜欢听古典音乐。她并不挑食,但不喜欢吃肉。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对颜色没有特殊的偏好,但每次上绘画课时还是会把红色的画笔弃之不用。在我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不小心崴伤了右脚,是她扶着我去了医务室。她总在鼓励我克服自己的短板,对自己心中的烦恼却总是闭口不提。在我过往的生命中,她是唯一一个真正理解我的人,我发誓我会用一生去守护好她!第五适格者,也许在你听来,我所说的不过只是无聊的琐事,但这就是我的人生!这是我与丽最珍贵的回忆,我绝不允许任何人来践踏!”

丽静静地听着真嗣的独白,早已泣不成声。

这个瘦弱的黑发少年,正在为了保护自己,而真真正正地赌上自己拥有的一切。

薰的面部肌肉在轻微地抽搐着。对他来说,真嗣刚才这段话绝不只是‘无聊的琐事’。其实,前所未有的嫉妒几乎要让他发狂。

“真是精彩的垂死挣扎啊,但这只是更加让我确信了自己的判断。碇 真嗣,你并不了解她,你甚至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份!”

然后,他平举双臂,纵声大笑。

但他的笑声并没能持续多久。‘砰’的一声,他的头部向后仰去,真嗣用尽全力,朝着他的脸上揍了一拳。

“哦呀,终于有点骨气了呢。”他的嘴唇被打出了血,但他只是轻轻舔舐了一下,随后再度露出了阴森的笑容。

“我......当然知道丽的身世。”真嗣粗重地喘息着,他的目光牢牢锁定在熏的脸上,“我知道得清清楚楚!她是融合了第二使徒莉莉丝的基因的人造人,而你的体内则流动着亚当的血液,正因如此,她的身体才会感受到你的召唤,才会无法抵抗、屈服于你,但这绝不意味着她爱你!我已经知道了这一切,但即使如此,我仍然全心全意地爱着她!人造人也好,第二使徒也好,我统统不在意。我眼中的绫波 丽,绝不会因此而褪色。我会保护好她,直到我死的那一天!”

真嗣没有看到,在他第一次说出她的真正身份的时候,丽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当她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眼中蕴含着某种真嗣从未见过的神采。

而薰——不,亚当——同样没有注意到,在过往数千年的漫长岁月中,他亦从未在莉莉丝的眼中得见如许的光芒。

“你还真是......敢说啊......”

薰的身躯化为一道影子,恼羞成怒地踢中了真嗣的右腹部。真嗣的身体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向后飞去,重重地撞上了对侧的墙壁。

这个可憎的人类,竟敢挡自己的路,他竟敢把自己逼到这一步!

薰粗重地喘着气,望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真嗣,他终于满足了。他转过身来,望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旁观的蓝发少女,换上了往日里的优雅笑容。

“看来麻烦已经解决了。丽,我们走吧,不然音乐会就要赶不上了......”

他走上几步,俯下身体想要将她拥入怀中。

......

......

......

“住手。”

薰瞪大了双眼,屏住了呼吸。“你......你说什么?”

“我说住手。渚 薰,到此为止了。”

“丽......你不要信他的鬼话啊!你不要被他骗了......”

丽没有给他说完话的机会。她抓住了他的手臂,只是瞬间,手臂的骨骼便断为数节。随后,蓝发的少女飞起一脚,让他的身体远远地飞了出去。

“永远不要再碰我......永远不要再伤害真嗣!”

“这......咳咳......这不可能!为了他......你竟然违抗了自己的宿命?只是......只是为了那个人类,你竟然解放了那份力量!!”

但丽并没有理会他说什么。她轻轻跪倒在真嗣的身边,小心地扶起了他无力的身体。真嗣已经说不出话来,他的鼻子里、嘴里全都是血。但即使如此,看着身旁的蓝发少女,满脸血污的少年还是拼尽全力挤出了一个笑容。

丽与靠在自己肩头的少年相视一笑,开始了属于她的独白。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因为,我并不是莉莉丝。我是绫波 丽,是第一适格者、EVA零号机的专属驾驶员、箱根市立中学的学生、第二适格者碇 真嗣的恋人,我有诸多的身份,但我唯独不是莉莉丝,今后再也不是了!宿命也好,召唤也罢,对于任何妄图操控我的力量,我只会致以最彻底的否定。我的身体,我的力量,都将由我自己来支配。听好了,渚 薰,这就是我的誓言:无论岁月轮回多少世代,无论生命几度翻开新篇,我要追随和守护的,就只有真嗣一人。为了他,我甘愿献出自己的心与灵魂,不渝不悔,至死方休。”

随后,她扶着真嗣,一步一步地慢慢走开了。薰倒在地上,体内的特殊力量虽能使他的伤势很快康复,但剧烈的疼痛仍然是不可避免的。他痛苦地挣扎着、哀求着,但是,蓝发的少女再也没有看他一眼。

“他......咳咳......他永远也无法给予你......你所渴望的......咳......”

白发的少年依旧在嘶吼,就像是正在呕出灵魂。

尽管他的嘶吼早就已经没人在听了。

(在敲下最后这段誓言的时候,耳边一直回响着萧大侠的那句:“阿朱就是阿朱,四海列国,千秋万载,就只一个阿朱。”哈哈......——beiming)
**************************************************

“真嗣,你没关系吧......”

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阴暗的地下通道里,丽满面忧容地问道。

“嗯,别担心......”

真嗣咳嗽着,吐出了一口血沫。他低头打量了一眼腹部被踢中的部位,随后笑了起来,“看来,那家伙终究没有下死手。”

“真嗣......为什么会知道我的身世?这应该是NERV的机密才对......”

尽管四周一片昏暗,他还是看到了丽眼中那不安的神色。

“是爸爸告诉我的。他对我坦白了一切,还说之前瞒着我是为了保护我。但是,我却不这么想,”他握紧了丽的手,“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他应该早点告诉我才对。”

“即使知道我并不是人类,你仍然选择......与我在一起......?”

“丽,我从未见过比你更具人性的存在。”

“可我还是不明白,那个时候真嗣明明可以选择明日香同学的......她明明也很喜欢你,也比我要有魅力得多......”

“啊!说到这个......”真嗣变得语无伦次起来,满脸尴尬的神色,“说起来有点复杂,但是......但是......”

望着丽眼中的疑惑,他努力组织着语言,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讲了下去。

“其实那天晚上,我也差点失去了控制。可以说,最后并不是我拒绝了她,而是她拒绝了我。直到那时,她让我明白了我所爱的人到底是谁,然后又把选择的权利交回了我的手里。丽,明日香是个正直勇敢的人,如果没有她,我想我是绝对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的......”

丽苍白的脸上,浮现出温暖的微笑。“嗯,我很感激她......”

“倒是你啊,丽,你这两天看上去总是很消沉,真的没关系吗?”

“既然这样,真嗣。”

她停下了脚步,认真地凝视着真嗣的双眼,“我也有件事要对你说。”
**************************************************

/2015年,12月25日,圣诞节,早上/

一片恍惚之中,她伸手接过了薰送上的礼物。然而,白发的少年突然握住了她的手,献上了深情的一吻。

她瞪大了双眼。

又是这种感觉。不要!不要!不要!!!

她的身体又一次违背了她的意志。薰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笑了。

莉莉丝注定会与亚当结合。在千百世的轮回中,这就是不变的宿命。

他的手指轻拂过丽的身体,少女无助地颤抖着,心如死灰。

这里不会有人来。没有人会来救她。

这就是自己的宿命。曾经,她无论如何也想反抗那令人绝望的宿命,然而现在她才终于明白,从那个白发少年出现的第一天起,她的人生就注定将会不可避免地坠向深渊。

自己就像是一个受他操纵的木偶。

自己的灵魂在哭喊着,祈求他就此停下。

自己想要阻止他。

可最后,她还是失败了。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宿命的降临。

......

......

但就在这时,他的动作停了下来。

“不,不行......这样是不行的......”

丽能听到他的低喃,她睁开眼,看到熏的眼神里流露出一种莫名的、沉重的悲哀。

最后,白发的少年这样说道:

“丽,你并不爱我。”
**************************************************

“看来,那个人到底还是有点良知的啊。”

“那么,丽,”真嗣觉得,自己终于能发自内心地笑出来了。“祝你圣诞快......唔......!”

蓝发少女扑进了他的怀里,献上了深情的一吻。

虽然惊了一下,但真嗣也随即安心地闭上了眼睛,抱紧了怀中的恋人。他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而在丽的眼角,几滴晶莹的液珠缓缓滑落。

外面的世界,依旧风雪呼啸。在这个冷寂的白色圣诞节,少年少女却收获了此生最宝贵的礼物。
**************************************************

“调离是吗?我不允许。”

看着薰脸上苦涩的神情,源渡微微叹了口气,继续解释了下去。

“虽然我个人很想这么说,但是,这并不是出于对你的报复或是惩罚,第五适格者。直到现在,你仍是最优秀的驾驶员。为了对抗日益严重的威胁,第一支部需要你的能力,仅此而已,别无他意。我只是在利用你,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期待。战斗也好,训练也好,我希望你能拿出最好的表现,来回报我对你的宽容。”

第五适格者渚 薰,无言地点了点头,怅然若失地离开了。
**************************************************

“呦,被甩了吧。”

当薰走进驾驶员公寓的时候,明日香正百无聊赖地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脚步声传来,她头也不回地这样问道。

面对她的讥讽,薰没有再反驳什么。他只是轻轻叹了口气,失落地说道,“明日香,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明明爱的人就在自己面前,却能主动把他推开......”

“嘛,我是爱他没错,但是啊,”明日香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我也有自己的原则。”

(明日香的成长真是让人掉泪啊......喜欢真嗣的人是她,屡次成全真丽的人也是她。私以为,这几章的情节发展,有很大一部分是靠着明日香的个人魅力撑起来的......——beiming)

明日香的口气仍像往日那般轻佻,但其中也带着一分坚定。听到这样的话语,薰感到一阵迷茫。

在过往十余年的岁月中,他一直孤身一人生活在神秘的地下设施里,日复一日地接受着繁杂的训练。他知道,自己是不同于人类的存在,除非到了宿命中的浩劫降临的那一天,他绝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至少,那群神秘的老人们是这样告诉他的。

于是,他便真的与世隔绝地生活了整整十四年。他至今仍记得,当自己第一次得知绫波 丽的存在时,自己是何等欣喜若狂。在每一个寂寥清冷的夜晚,当他独自躺在阴暗潮湿的地下房间里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幻想起自己日后与她相见的场景。正是靠着这份苍白的幻想,他才得以熬过那令人窒息的寂寞人生。

十四年的时间,他把自己锻造成了无坚不摧的利剑。然而,绝望与压抑早已扭曲了他的心,在他的人格深处埋下了偏执和疯狂的种子。因此,当他终于见到那束令自己魂牵梦萦的光芒之时,他不顾一切地扑了上去,发誓要把这束光芒据为己有。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失去了自己的原则和底线,竟然为了满足一己私欲而无情地粉碎他人的幸福。这样的一意孤行迟早会把自己也推向深渊,他早该意识到这一点,但他只是拒绝去承认这样的可能。祸患早已埋下,他却对此一无所知,就像是围绕着火焰欢舞的飞蛾,沉浸在忘我的极乐中,终于走向了自己的毁灭。

把之前的自己彻底割舍掉吧,薰这样对自己说道。去做一个全新的人,去探索与过往不一样的人生,没错,就先从赎罪开始做起吧。

“发什么呆呢?”明日香向他瞟了一眼,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怎么,准备痛改前非了?”

“是啊。”他回以淡淡的微笑,“我希望自己还能得到这样的机会。”

“这我说了可不算,你得去问真嗣和丽。不过只要还懂得回头,就不算太晚。我倒是觉得......嘛,其实我和你有点像,都曾为了得到自己所爱的人而歇斯底里、不择手段,只不过我没做得像你那么过火就是了。我当然能理解你的出发点,但我还是要说,你的手段未免有些卑劣了。”

“嗯,抱歉啊。”

薰失落地叹息着,眼中尽是无奈与自嘲。
**************************************************

/2015年,12月31日/

真嗣和丽恢复了往常的训练,彼此之间的同步率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现在,两人正身处模拟训练场之中,进行着一对一的格斗训练。然而,那台恐怖的银色巨人,却再一次出现在了他们的视野中。

“真嗣......”传来了第五适格者的声音。

“又是你啊,”真嗣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长枪,带着敌意问道,“你来做什么?”

“你说呢?难道以为我是来道歉的?”薰冷冷地笑着,拔出了武士刀,“我是来杀你的。来啊,我们再打一场!”

面对挑衅,真嗣没有一丝迟疑,迎着他走了上去。

“那么,就如你所愿。”

丽有些担忧地拉住了他的手臂,她当然知道真嗣绝非薰的对手。她不愿看到上次的悲剧再次上演了。“真嗣,我和你一起去。”

“不,不必了。既然这个人还敢找上门来......”

真嗣深吸了一口气,摆出了战斗的架势,“我一定会要他好看。”

两位巨人的身影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向着彼此疾冲而去。但是,就在武器相接的一瞬,四号机的武士刀却脱手飞出,初号机手中的长枪,如闪电般刺向了四号机的颈部。

然后,就在与四号机的咽喉相隔数米的位置,长枪停了下来。

“喂,怎么不下手?我输了,快点动手啊。”

“为什么......要松手?”真嗣问道,他的声音很低沉。”为什么要扔掉武器!回答我!“

“嘛,因为你这人总是带着无谓的慈悲,倘若直接让你杀了我,你多半是不会同意的。”薰无所谓地笑了笑,“真嗣,我已经说过了,我不是来道歉的。考虑到我既往的所作所为,道歉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倘若你想要复仇,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

他说的没错。模拟训练中的厮杀既不会真的要了他的命,又能让他反复体会到死亡的痛苦,这的确是最佳的报复手段。

然而,真嗣并不打算这样做。面对这看似合理公平的提议,他只是不屑地笑了一下。

“我和你并不一样,我不会以欺凌无法反抗的弱者为乐。”

丽一下就明白了。她走到四号机的身前,将自己的武器插在了他面前的地面上,漠然地抛下居高临下的一瞥。

“嗯?你们这是......”

“捡起来。”

真嗣自信地命令道,同时摆出了迎战的架势。

“我不需要一个跪着的对手。你若还有骨气,就站起来与我对决!”
**************************************************

/2016年,1月1日/

在几英里之外,一架喷涂有第三支部标识的运输机即将降落。运输机的货仓之中,沉睡着一台墨绿色的机甲巨人。

EVA五号机。

一位梳着双马尾辫的少女,正紧张地向着窗外看去。当运输机穿过厚厚的云层,她已经能看到第一新柏林市模糊的剪影。

“等着我,铃原......”
**************************************************

作者的话:真是给我累傻了......

但我很高兴,一段重要的情节终于写完了。接下来,就是洞木与铃原的故事了。

今后还会有更多的EVA和适格者登场的,希望你们喜欢。
**************************************************

beiming:对于坚持读到这里没有弃坑的各位,恭喜,一段黑暗的情节已经过去了。(心有余悸......)

这几章翻译起来真是累啊(既指体力上也指精神上),现在感觉自己已经是即将变为橙汁的状态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