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二章

2022年01月15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9384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二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98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二章

/2015年,12月25日/

他发自内心地感受到了安静与喜悦。

落雪纷扬,世事如常。

(这里原文是The snow fell, as did all things. 主要含义是,正如下落的雪花一样,这个世界也正沿着既定的轨迹运作。至于这条轨迹到底是什么,通向怎样的终点,将会在后文加以阐述。这里的翻译有些简洁,希望不会带来误解......——beiming)

“Alle Jahre wieder ...... Kommt das Christuskind ...... ” (一年一度,耶稣圣婴自天国而来)

薰静静地站在寒风里,朝阳初升,熹微的晨光洒落在他的脸上。

好安静,实在是太安静了。简直让人忍不住想要撕碎它。

落雪纷扬,世事如常。

“Auf die Erde nieder ...... Wo wir Menschen sind ......” (降临尘世,现身人间)

这个世界,正在按照他的意志运行着。他能听到人们的挣扎,能听到撕心裂肺的哭喊。然而,无论世人做出怎样的抉择,薰知道,那不过是徒劳而已。

落雪纷扬,世事如常。

“Kehrt mit seinem Segen ...... Ein in jedes Haus ......” (将神对世人的祝福,播撒向每一个家庭)

街灯缓缓地熄灭了。初升的朝阳洒下灿烂的辉光,为世人照亮了宿命的真相。

迟早有一天,他也要面对自己的宿命。但至少现在,他仍可享受这片刻的静谧。

落雪纷扬,世事如常。

“Geht auf allen Wegen ...... Mit uns ein und aus ......” (他将随我们同行,从始至终)

自己所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没错,他是拥有自由意志的使徒,然而在做出选择的时候,又是否是出于自己的意志呢?

落雪纷扬,世事如常。

“Steht auch mir zur Seite ...... Still und unerkann ......” (他就站在我身旁,静寂无声,令人不敢相认)

真是可笑。自己身为保卫人类的EVA驾驶员,却要亲手将世界推向终焉。既然如此,过往的战斗又有什么意义?

漆黑的绝望让他的心变得扭曲,他无比渴望看到审判降临、万物毁灭的那一天。

落雪纷扬,世事如常。

“Dass es treu mich leite ...... An der lieben Hand ......” (引领着虔诚的我,去往他指向的地方)

一曲终了,薰轻轻地叹了口气。

宿命是无法抵抗的,它将以摧枯拉朽的力量,横扫这人世间。

碾碎吧,零落吧。

落雪纷扬,世事如常。
************************************************

这并不是一个愉快的圣诞节。

早些时候,丽收到了律子和玛雅的圣诞礼物。在她强作笑颜向两人道谢之后,便把礼物随意地扔到了一边。她呆呆地坐在客厅的角落里,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拆开礼物了。毕竟,一个连灵魂都已失却的存在,还要礼物作什么呢?

明日香一早便离开了,她说,今年的圣诞节她想陪自己的爸爸妈妈一起度过。而第四适格者铃原 冬二,则是收到了小光从大陆彼岸寄来的圣诞节礼物,一条她亲手编织的围巾。他骄傲地系上了这条珍贵的围巾,兴高彩烈地出去了。

至于真嗣......

他不在,也没有留下任何消息。他现在在哪里?他为什么要离开这儿?真是奇怪,丽明明知道原因,但却还是感到一阵迷茫。

在餐桌的一角,只有薰一个人在静静地吃着早餐。他没有收到任何礼物,但这似乎并不影响他闲适的心情。

“圣诞快乐,丽。”他端着一碗汤走了过来,坐到了她的身旁,“你不吃点什么吗?我也准备了你的份。”

“不......我什么都不吃......”

“别愁眉苦脸的嘛。你看,”他狡黠地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圣诞礼物哦。”

“谢谢......但还是不用了......”

薰没有理会她的拒绝。他打开了那个小盒子,里面是一棵圣诞树形状的胸针。“看吧,很漂亮的哦。”

“......”

一片恍惚之中,她伸手接过了这份礼物。然而,白发的少年突然握住了她的手,献上了深情的一吻。

她瞪大了双眼。

又是这种感觉。不要!不要!不要!!!

她的身体又一次违背了她的意志。薰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笑了。

莉莉丝注定会与亚当结合。在千百世的轮回中,这就是镌刻在死海文书上的、永恒不变的宿命。

他的手指轻拂过丽的身体,少女无助地颤抖着,心如死灰。

这里不会有人来。没有人会来救她。

这就是自己的宿命。曾经,她无论如何也想反抗那令人绝望的宿命,然而现在她才终于明白,从那个白发少年出现的第一天起,她的人生就注定将会不可避免地坠向深渊。

自己就像是一个受他操纵的木偶。

自己的灵魂在哭喊着,祈求他就此停下。

自己想要阻止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可最后,她还是失败了。
************************************************

自昨晚遇到她之后,真嗣失魂落魄地在第一支部里游荡了一整晚。

真嗣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也许当时他已经累到神志不清了。总之,当他早上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躺在员工休息室的一排长椅上,枕在脑后的半条手臂已经僵硬不堪。

太阳尚未完全升起,清晨的霞光仍很柔和,不至于刺痛他惺忪的睡眼。他用力揉了揉眼睛,这才看到,在休息室的入口模糊地站着一个人影。他就是因为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才会醒来,想必,就是门口的那人把自己叫醒的吧。

“真嗣......?”

是美里小姐的声音。他一下子睡意全无,瞪大了眼睛坐起身来。

“美里小姐......你怎么会来这里......?”

“昨晚,我一直在找你。”美里略显疲惫地笑了笑,走到了他的身旁,“你一晚上都没有回去,我很担心......”

真嗣觉得有些歉疚,至少在这样的时候,美里小姐仍在记挂着自己。绝望之余,他也或多或少感受到了一丝温暖,哪怕这点温暖最多只能算是杯水车薪。

“对不起美里小姐,给你添麻烦了。”

“不必这么说,真嗣。其实,我有事找你。”

“......是什么?”

“真嗣,”美里温和地笑了,“圣诞快乐。”

她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包裹着彩纸的小盒子。盒子上的蝴蝶结系得非常粗糙,显然她并不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但是,望着这份算不上精致的礼物,真嗣的眼圈一下就红了。他难为情地别过了脸,不愿让美里看到自己眼中的泪光。

“哈......只是在礼品店买的一点小玩意啦,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我很喜欢,”真嗣立刻打断了她的话,“谢谢,美里小姐。这份礼物,对我很重要......”

美里会心地笑了,轻轻摸了摸他的头。“真嗣,我能看得出来,你最近一定是遇到麻烦了。可以和我说一说吗?我想帮助你。”

“不......不必了,美里小姐。这件事与你没有关系。”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帮不上忙,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美里向他眨了眨眼,换回了往日的开朗轻佻,“是与丽有关的事,对吧?是不是和她闹矛盾了?”

“嗯......但也不只是她,还有第五适格者......”

“果然!我也一直在观察着他......”

“美里小姐......”

美里的神情瞬间变得严肃,皱起了眉头,“真嗣,你要小心,那个人不对劲。他的身上有很多隐藏的谜团。”

“......?”

“别用那么不可以思议的眼神看着我啦。”

虽然仍然装出轻松的样子,但美里的余光却在扫视着这个房间。在确保这里没有任何监听设备后,她才继续说了下去。

“第五适格者渚 薰的身上似乎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尽管马鲁杜克机关的报告书上却对此毫无记载,我和律子却一直在暗中调查。我们的确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具体的内容现在还不能说,但我想告诉你的是:真嗣,我们有充足的理由下令禁止薰与其他适格者——尤其是第一适格者绫波 丽——的进一步接触,这件事完全在我的职权范围内,没有任何不妥。如果你需要,我立刻就可以这样做。一纸调令,他就会从你的生活中彻底消失。”

真嗣无神地垂着头,一言不发。

“可是,这终究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美里略显歉疚地笑了,“真嗣,我想帮助你,但我最多只能做到这一步。在那之后,想彻底解决问题,就要靠你自己了。薰也好,丽也好,你必须要自己去面对他们。真嗣君,你明白的,这是唯一的方法。”

“美里小姐,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的......”他望着美里,眼中满是悲伤,“明日香她......她说她爱我......”

“所以呢?”

真嗣愣了一下,美里的回复竟然出乎意料的简洁。不过美里却只是意味深长地一笑,继续说了下去。

“青春期的孩子总是渴望着爱与被爱,这很正常。真嗣,你应该听说过我与加持的一些传闻,那都是我们在年轻时做下的傻事。你与明日香之间发生过什么也好,薰与丽之间发生过什么也好,我只想问你一件事......”

真嗣有些疑惑地望着她。

“你到底,想不想要丽回到你身边?”

他双目瞪大,屏住了呼吸。
************************************************

今天,女儿似乎不太高兴,总是会莫名其妙地发呆。良泰和京子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不过,两人都了解女儿的性格,一味地追问让她烦心的事只会带来更多矛盾。因此,除了时不时略显担忧地对视一眼,两人也尽力控制着自己专心于手头的工作,不要表现出任何异常。

现在,良泰正在客厅里装点着圣诞树,而京子则在厨房里准备着圣诞节的大餐,忙得不可开交。

“嘿,明日香,不来跟妈妈一起做饭吗?”京子还是忍不住开口了,“很有趣的哦!”

“不要,没心情......”

“明日香,快来帮爸爸个忙!树顶上的彩带太高了爸爸够不到,来,爸爸抱你上去......”

“少来!你自己踩着凳子就可以够得到!”

良泰与京子对视了一眼,彼此的眼中满是沮丧。

“我说你们两个啊,找话题的能力真是太逊了......让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明日香窝在沙发的一角,不悦地嘟囔道。

“哎呀,被你发现了啊......”

“理解一下嘛,明日香。你回来之后就一直没怎么说话,一副满面愁容的样子,这让爸爸妈妈很担心的呀......”

“我......我遇到了一些烦心事没错,但我觉得如果说出来的话。会很难为情......”

出人意料的是,这一次明日香没有再像往常那样避而不谈。京子和良泰感到一阵惊喜,立刻抓住了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明日香,在爸爸妈妈面前没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你爸爸说得对,我们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倘若明日香真的遇上了困难,爸爸妈妈一定会帮你的。”

“呃......行吧......”明日香翻身坐了起来,“那我就说了......”

良泰和京子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里的工作,静静地等着她说下去。

“有个男生,我觉得我可能爱上他了......嘛,这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上一次之所以拜托爸爸去日本,也是因为他......但倒霉的是,他已经心有所属了,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没法让他改变心意。可是就在昨天,我的另一位朋友告诉我,他喜欢上了那个男生的女朋友,并且他已经准备做出行动了......总之,我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昨晚当我遇到我喜欢的那个男生的时候,他显得失魂落魄的......然后,他......他吻了我。”

父母二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嗯,接下来呢......?”
************************************************

/2015年,12月24日,平安夜/

真嗣终究还是站起了身,朝着明日香的房间走去。

自己应该会选择她的吧?毕竟,她在自己的眼中的确很有诱惑力,即使是以前和丽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有好几次没忍住偷瞄她曼妙的身体曲线。何况,无论外在还是内在,她确实是个很有魅力的女生。他也时常为自己能交上这样的朋友而感到欣喜。

更重要的是,现在,只有她才会陪在自己的身边。

因此,自己应该算是选择她了吧?那么,自己去她的房间寻求安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轻轻推开了明日香的房门。
************************************************

明日香承认,当她听到门口处传来响动时,她感到无比惊喜。

这样说来,他终究还是选择了自己。

但是,随着真嗣的面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渐渐变得清晰,她的笑容也僵在了脸上。

他的眼神仍然空洞浑浊,焦点根本没有落在她的身上——即使自己就站在他的眼前。

他就像是一只受伤的野兽,呼唤着爱与安慰,逃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的眼中根本没有闪烁着爱情的火光,只是映照出他那颗死灰一样的心。看着他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明日香只是感到一肚子火。

“真嗣,你选择了和我在一起,是么?”她压着火气,尽力保持着平静问道。

但其实这个问题根本就没必要问,从看到他的第一眼起,明日香就已经从他眼中读出了答案。

“嗯,是啊。”

“你......你早就知道我爱你,对吧?”

“嗯。我也爱你。”

明日香甚至能听到自己心中的冷笑。

“那么,和我做吧。”她坚定地走上前去,握住了他的手,“现在,就在这里。”

“等等......”他愣了一下,随后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慌张,“明日香,现在还不合适......我们还没准备好......”

“这种事需要准备吗?”

“可是未来还有太多变数......”

明日香甩开了他的手,随后,干脆地脱掉了自己的上衣,任由自己的胸部暴露在他的视线之下。

“告诉我,现在可以了吗?”

真嗣吓坏了。他颤抖着向后退去,泪水抑止不住地流下,“明日香......明日香......不要......求你了......”

“仍然对我没有感觉么?”

“对不起,明日香......现在还不可以......”

“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这样做的人是丽,你还能控制得住自己吗?”

“......”

在他陷入沉默的那一瞬,明日香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但似乎,真嗣自己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心中仍然是一片迷茫。

真嗣抬起头来,正好与明日香的目光对视。她的眼神中满是痛苦与凄凉,这种居高临下的凝视,让他不寒而栗。

“到了现在,你还不明白么?”

最后,明日香惨然一笑。

“真嗣,你并不爱我。”
************************************************

/2015年,12月25日,圣诞节/

“所以我想,我应该算是拒绝掉他了吧。”

明日香只是简明地重述了一遍事情的经过,但有意作了省略。一些不方便开口的事,她并没有说。

“我只是觉得,这样对他有些太残忍了。毕竟他明明那么痛苦,希望得到安慰,可我却让他的痛苦雪上加霜......再说了,我自己也很后悔,如果当时我假装什么也没看出来、接纳他的话,也许现在我们已经是恋人了呢。但我......唉......我只是不忍心。我总觉得,如果真的那样做了,那就无异于利用他的痛苦来满足自己的愿望,这对他不公平,我不能接受这样的自己......”

“如果那孩子跨不过这一关,他注定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明日香,你不必担心自己对他太过残忍,”良泰温和地笑了,继续着手里的工作,“既然他是你选中的人,就要对他有信心。”

“明日香,妈妈真庆幸你没有和他在一起呢!女孩子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别被一时的冲动冲昏了头脑。万一你们在一起了,却发现他不是真的爱你,那可有你的苦受了!哎呀,真不愧是我的好女儿。好,妈妈对你放心了!再也不用担心我女儿受欺负了!”

明日香难以置信地抬起了头。她的爸爸妈妈,竟然一反常态地同时赞扬起她来。

“明日香,你做出了正确的决定。”良泰仍然做着手头的工作,没有回头,但从他的声音里,明日香听出了掩抑不住的笑意。“你是个正直的孩子,爸爸为你感到骄傲。”

明日香看向了妈妈,她也朝自己点了点头,笑容中满是赞许。

“你们......搞什么嘛......”明日香觉得自己鼻尖在发酸。她的眼圈一下就红了。

良泰知道女儿是个要强的人,立马为她打起了圆场。“京子,你那边饭做好了没有!时间不早了!”

“马上就好,催什么催呀!饭菜总得一样一样做不是......”

“越快越好吧,咱女儿已经很饿了!”

“我才没有!是你自己饿了才对吧!”

............

(这篇小说中体现出的亲情实在是感人至深。每当敲下类似的情节或者对白时,总是忍不住热泪盈眶......毕竟在EVA原作中,这样温情的场面几乎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呢......——beiming)
************************************************

真嗣不知道,现在自己该去哪里。

他仍然漫无目的在Geofront游荡,既不敢回自己的房间,也找不到別的地方可去。不管身处何处,真嗣总是觉得,自己一定会不可避免地遇上那两人。

他再也不愿面对那两人了,那种绝望他根本承受不起。他只想从丽和薰的旁边逃开,逃得越远越好。

就是这样一边想着,他在通道里遇上了另一个人。

“真嗣,圣诞快乐哦。”

听到少年的脚步声,律子从手中的文件上移开了视线,对他笑了笑。

他也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回应道,“博士,圣诞快乐。”

“这是第一次没有和爸爸妈妈一起过圣诞吧,还习惯吗?”

“不习惯又能怎么样......”他失落地别过了头,“就算不习惯也别无选择。再说,博士,您不也是一样吗......”

“可是你还有朋友啊,你应该去和朋友们一起过圣诞。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你却一个人孤零零的,看上去有些可怜呢。”

真嗣陷入了沉默。他无力地垂着头,律子也看不到他的表情。

最后,她轻轻叹了口气。

“我想,就算我追问原因,你多半也不会说的吧。但其实,我已经没有必要问了。特殊监察部一直在暗中监视着你们,适格者之间发生了什么,我都已经了如指掌。真嗣,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他仍然保持着沉默。于是,律子继续说了下去。

“真嗣,宿命也好,人心也好,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总是变幻莫测。有些事情一旦发生,也许就再也无法逆转,你只能尽力去接受。但是......我认为现在的情况,还没有到那种程度。

“这毫无疑问是一场悲剧。但是,真嗣,你亦没有为挽回这场悲剧付出过任何的努力。仍有很多事情没有搞清,你怎么能就这样接受所谓的事实?你真的相信丽已经彻底抛弃你了?你难道没有怀疑过这背后的隐情?难道你真的愿意相信,丽对第五适格者的感情,胜过了对你......?”

一连串的问题,让真嗣有些眩晕。他抬起头来望向律子,眼中尽是迷茫,但此前那种行尸走肉般的麻木,倒也散去了大半。

律子淡淡地笑了,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了作用。

“真嗣,等你的生活重归正轨之后,我有些事要告诉你。”

看着真嗣疑惑的眼神,她叹了口气,别开了视线。其实,就连她本人也不确定,自己到底该不该把这样残忍的真相告诉那个孩子。

“是关于你妈妈的事......”
************************************************

与律子博士的交谈,并没有实际解决他的任何问题。不过真嗣觉得,至少自己清醒了一些。

他一直没有吃东西也没有喝水,熬到现在,身体终于发出了抗议。

贩卖机的话,应该在下一个转角就有吧?他思索着,匆匆走了上去。就在这时,他的脸颊上却传来了冰凉的触感。这让他一下子跳了起来。

一个梳着马尾辫、满脸胡茬的男人无声地站在他身后,笑容满面地举着一罐冰咖啡。

“真嗣君,看上去有心事哦......”

真嗣愣了一下,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看着他迷离的眼神,男人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略显歉疚地笑了。“啊,我还没有向你介绍过自己呢。我是谍报部的加持 良治,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哦。”

“嗯,美里小姐提起过您。我是第二适格者碇 真嗣......”

加持却没有听他的自我介绍,而是饶有兴味地打量起他来,“美里也好几次跟我说起过你呢。那么,真嗣君,今天可是大好的圣诞节,哭丧着一张脸可不行啊。”

“抱歉,加持先生,但我现在真的没心情......”

“说出来听听嘛,”加持狡黠地一笑,凑了上来,“别看我这样,我可是个情场老手哦。如果你愿意说的话,我想我一定能帮到你~”

“您已经是今天第三位想要帮助我的人了。我很感激大家的关心,但是......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别担心,我......我不会放任自己沉沦了,我只是需要让自己鼓起勇气,做好准备......”

“哦,看来你已经找到正确的道路了。既然如此......”

他凑到了真嗣的耳边,小声说道,“有些与第五适格者有关的事,我觉得你应该了解一下......”

真嗣一下就瞪大了双眼。

“第五适格者,渚 薰,他本质上并不是个坏人。但是,过度的嫉妒心冲昏了他的头脑,所以他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等等,加持先生,他为什么要嫉妒我?我有什么值得他嫉妒......”

“你不明白吗?”加持微微叹了口气,“就是第一适格者啊......”

真嗣屏住了呼吸,目瞪口呆。“怎么会......?”

“其实,我与薰可以说相识甚久。早在你们被调来第一支部之前,他就已经知晓了第一适格者的存在。从那时起,他就坚信着丽一定是属于他的,因为在他心里,这就是他与丽的宿命。薰是个坚定的宿命论者,但是真嗣,这世界上从来都不存在什么‘宿命’。至少,我自己从来不相信这玩意儿。不管薰对丽究竟有多么渴求,对丽来说,他终究是只是个与她相识不过数月的少年罢了。但是你呢?你不一样,你与丽一起长大,从蹒跚学步时便与她相知相识。真嗣,她首先选择了与你在一起,你应该相信,在做出这个选择时,她一定是发自真心......”

真嗣一言不发地站着,把加持的话语清清楚楚地刻进了脑海。

没错,丽首先选择的人是他,那个新来的第五适格者,凭什么认为自己可以夺走她?现在,丽又在想些什么?自己甚至还没有好好与她交谈过,只是一厢情愿地认为她抛弃了自己,然后从她的身边逃走了,把她一个人抛在了后面!

也许,丽正等着自己去救她。

“最后再告诉你一件事吧。零号机的启动实验将于半小时后进行,现在过去,你应该就能遇到她。”

也许,是时候作出行动了。
************************************************

丽换上了作战服,木然地朝着机库走去。她做了一个深呼吸,希望让自己零乱的思绪集中到眼前的任务上。训练也好,战斗也好,只有在这些时候,她才能暂时忘却这绝望的处境,忘却那个笑盈盈地把她推入绝望深渊的白发少年。

在来这里之前,她一个人在洗澡间里冲洗了很久。她不顾一切地想要把他的味道、连带那噩梦般的记忆,从自己的身上清除掉。

今天早上......

她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告诉自己不要哭。其实这已经是多此一举,就算想哭,她的泪也已经流干了。

明明从一开始,她就是不情愿的,但她却对自己的身体完全失去了掌控,就好像自己的灵魂被封起来了一样。事情就是从那时开始急剧恶化的,而现在,她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无论付出什么代价,她都想要为这一切画上句点。但不论她怎样苦苦挣扎,目光所及却尽是黑暗的深渊,连一丝光亮都看不到。

“丽......”

传来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蓝发的少女一下就呆住了。

“真嗣......”

在狭窄的通道里,少年少女面对着彼此。丽震惊到说不出话来,但是,真嗣的眼中却闪烁着坚毅的神采。

“我有话要对你说。”
************************************************

作者的话:连更好累啊,顶不住了快要。

本章开头,薰所哼唱的歌谣是“Alle Jahre wieder kommt das Christukind”,或者称之为“Every year the Christ Child Comes Again”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