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外文译本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九章

2022年01月22日 外文译本,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9509字 ⁄ 字号 生命的奇迹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九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86 views 次

生命的奇迹  by:Kraven Ergeist 译:beiming

作者的声明:EVA并不属于我,但我却属于EVA......

Book 1. 第二适格者碇真嗣
Book 2. 天使的恸哭

第十九章

/2016年,4月11日/

在模拟系统中,紫色的巨人和银色的巨人正在竭尽全力地搏杀着。

但其实这只是表象。事实是,藉由薰所谓的‘雕虫小技’,两人正在秘密地交谈着什么。

“你的进步还真是快啊,”薰勉强躲开了刺来的长枪,自嘲似地说道,“倘若我稍有大意,恐怕就要输给你了呢。”

听到了他的赞扬,真嗣却似乎完全不为所动。他提出了另一个问题。

“我说,薰,当我被困在使徒内部的时候,你们做了什么?”

“只是为你打开了一扇门而已,”他神秘地笑了一下,“但是,决定要不要迈出这一步的人是你。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其实什么都没做。”

“但在那个逆世界里,我确确实实地看到了你,也听到了丽的声音。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雕虫小技而已,何足......”

“少拿这种话糊弄我。”真嗣的语气变得凝重起来,“薰,我是认真的。”

“行吧......”薰无奈地耸了耸肩,“只是借助Nephilim的力量,强行突入了使徒的AT力场而已。这样一来,我便能驱除使徒营造给你的幻象,并与你沟通......”

“那些幻象,你看到了么?”

“当然,我看到的内容甚至比你还多。在那里,我真真正正地看到了未来。”

“就是所谓的最终考验么?”真嗣皱起了眉头,严肃地说道,“既然如此,你有没有把这些告诉司令?”

“告诉他是没有用的,何况我也不想招来无谓的怀疑。真嗣,世界要依靠的人并不是他,而是你。”

“那其余的适格者呢?你会说他们会陷入危险......”

“的确如此。以第十二使徒为始,此后到来的五只使徒,每一只都足以刷新我们的认知。倘若我们中的任何一人有任何的疏忽,恐怕都会难逃一死。”

“可是这样也只有十六只。薰,第十七使徒,会是什么样子?”

“啊,啊哈......这个嘛......”

薰竟然一反常态地语塞起来,躲开了他的视线,“我也不太清楚了,关于第十七使徒的部分,我也没有看到......”

(薰哥装傻有一手的(笑)——beiming)

真嗣有些怀疑地瞥了他一眼,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

“继续训练吧,我必须变得更强才行。总有种预感,第十三使徒,应该马上就要袭来了吧......”
************************************************************

一如往常,剑介唉声叹气地走进了训练大厅。最近,他对训练愈发提不起兴趣了,这样寂寞又无趣的生活,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呢?

但今天,这里的气氛似乎不太一样。这一路上,他一个人也没有见到,四周有些过于安静了,这让他有点紧张。

砰!

一声巨响,剑介被吓得几乎跳了起来。是敌袭么?还是安全事故?不明所以的他,立马捂着耳朵趴到了地上。

然后——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到了从空中飘落的彩色纸带。但是,这更加让他迷茫了。

“恭喜!”

枫笑盈盈地从走廊的转角处跳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刚刚发射过的礼花筒。“哈,似乎吓到你了呢。”

“恭喜呀,小剑!”

随后,葵和五月也出现了。望着脸上满是喜悦的三人,剑介只觉得摸不着头脑。但未等他发问,一个更加令他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时田元帅,不,现在应该叫时田司令。他原本是防卫省的防卫大臣,战略自卫队的最高领导者,在第三支部的人员调离之后,他便兼任了碇 唯的司令职务。平日里他几乎从来不会来第三支部,军队里雪片纷飞一般的政务与文书就足以让他忙得不可开交了。但今天,时田司令却一反常态地亲自到场,毫无疑问,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第八适格者,祝贺你,”时田司令温和地笑着,与他握了手,“你的训练任务已经圆满完成,明天你就将踏上前往第一支部的旅途。至此,我们第三支部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我......达标了?”剑介一脸震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哦小剑!所以,今天就是你在第三支部的最后一天了呢。”

“别说的那么消极啊,枫。你想想,这样一来,我们的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了~”

“咳咳,即使如此,”时田司令清了清嗓子,摆回了领导者的姿态,“玩忽职守也是不可取的。各位,玩够了就快点回到自己的岗位吧,不要再为难相田君了。”

“小剑,你觉得为难吗?”葵摆出一副受伤的样子问道。

“倒......倒是还好,哈哈......”剑介有些僵硬地回以微笑。其实,葵、枫和五月的年纪也没比他大出多少,在这三位素来喜欢捉弄自己的年轻女性面前,他总是觉得有点紧张。

“去了德国之后,一定不要忘了我们呀!我们都会很牵挂你的,还有其他的孩子们......”

“五月,干嘛要人家记着你啊!小剑人家在意的是真名哦~”

剑介的脸一下就红了,“你......你们为什么要说这个啊!”

他那局促不安的样子,让三位女士陷入了一阵爆笑。

看到自己的命令没有起效,时田司令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年轻人真是活力四射啊,也罢,今天就随她们去吧。
************************************************************

休息的时间终于到了,美里和律子相约来到了咖啡厅。两人都是一脸的疲态,毕竟,第十二使徒入侵带来的种种谜团,足够她们忙一阵子的了。

“我说啊,司令居然没有下令冻结初号机,这可真是让我吃惊,”美里按揉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开口说道,“让自己的孩子去驾驶那种会暴走的危险武器,也亏司令他能安下心来。”

律子点上了一支烟,淡淡地回答道,“看来,有些事情你没有注意到呢。”

“啊哈?”美里一下子抬起了头,“你指的是什么?”

“尽管机体发生了暴走,但真嗣君还活着,而且生理、心理状况一切正常。可以说,尽管EVA陷入了狂暴的状态,但却完全没有伤害到真嗣。”

“这我当然看出来了,你想表达什么?”

律子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有些悲悯地看着她,叹了口气。“所以啊,我们可以猜测,也许初号机是为了保护真嗣才会暴走的。虽然不知道其他机体是否也存在着类似的机制,但我想,正是因为亲眼见证了初号机的暴走,司令才会更放心地派真嗣驾驶它。”

“但这样也还是太残忍了呀。”美里趴在桌上咕哝起来,“说实话,我觉得很不甘心,为什么总是要孩子们出生入死,我们这些大人们却心安理得地躲在安全的地方......”

“正是如此,我们才更要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任务。美里,你也好,我也好,无论是在战场上还是在战场后方,我们都要为孩子们尽心尽力地提供保障。”

说到这里,律子好像突然想起了些什么。“美里,你的训练任务又要加重了哦。”

“哈?什么意思?”

“第八适格者,他很快就会来第一支部报道了。加持昨天已经去日本了哦。”

“哦,天啊......”美里有气无力地呻吟起来,“让我喘口气好不好啊......”
************************************************************

“真的?那小子要来了?比我想的快了很多嘛!”

驾驶员公寓里面,响起了冬二标志性的大嗓门。彼时,真名一时兴起,拉着真由美做起了烘焙。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她,向坐在沙发上的高个子少年嫌弃地瞥了一眼。“有什么值得大喊大叫的?剑介的进步可是很快的啊。”

冬二咕哝了一句,但也没有再搭话,而是专心地陪小光看起了电影。在两人的不远处,真嗣和丽正静静地坐着,一同欣赏着这部影片。至于明日香,则对那电影毫无兴趣,她百无聊赖地趴在地板上,抱着一本德文杂志看了起来。

唯一无所事事的人只有薰了,他既没有看电影也没有去做烘焙,而是远离了众人。他呆呆地坐在桌前,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各位,蛋糕切好了哦!”真名自豪地笑了起来,“快点来拿,这可是两位美少女亲手烤的蛋糕,来晚了可就没了~”

在她的身旁,真由美的脸颊微红,腼腆地笑了。

“啊,吃蛋糕吃蛋糕......”冬二伸了个懒腰,站了起来。看得出来,这部哀婉多情的爱情片并不怎么对他胃口,也许他早就想找个借口开溜了也不一定。

小光也猜到了这一点,她有些埋怨地瞥了冬二一眼。“我不去。铃原,你把我的份端过来好了。”

“好主意诶!”趴在地板上的明日香也来了兴致,“白发的家伙,麻烦你也给我端一份过来好么?我有点懒得动了。”

“啊......好,好......”

“惣流,请人帮忙还那么不客气啊。”

明日香瞪着冬二说道,“那你要我怎么说?‘薰同学,劳您大驾?’”

“大可不必,”薰端着蛋糕,笑着走来,“举手之劳而已,本来我也闲着没事做嘛。”

“丽,想吃蛋糕么?”真嗣小声地问道,而彼时丽正专注地看着电影。看得出来,这部影片很吸引她,看到动情处,她甚至会落下几滴泪来,而真嗣则是眼疾手快地递上了纸巾。

听到他的声音,丽才终于从屏幕上移开了视线,不好意思地微笑起来。“拜托了,真嗣。”

“我这就去端来。”真嗣轻轻摸了摸她的头,站起身来走向了厨房。

“小光,你不爱吃樱桃么?”冬二朝她的盘子里看了一眼,小光似乎故意把樱桃挑了出来,放在了一边。

听到他的声音,小光眨了眨眼睛,神秘地一笑。“是留给你的哦。”

冬二愣了一下,随后,他黝黑的脸颊上竟然也微微泛起了红色。与他相反的是,明日香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明日香,有......有什么好笑的!”

“小光,你可真是心急呢!”明日香的脸上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这种事情,再等几年也不迟......”

“哈?惣流,你到底想说啥?”

“行了。冬二,小光,你们也别问了,今后自然会明白的。”望着面面相觑的两人,真名捂上了脸,同样在强忍笑意,“明日香,真不愧是你......”

(在西方,樱桃Cherry也可以指代一个人的贞洁......——beiming)
************************************************************

/2016年,4月14日/

意外是在一瞬间发生的。

七号机的例行启动试验,在短短数秒之内,就演变成了一场灾难。

这台棕褐色涂装的EVA愤怒地仰天长啸着,将身体上的固定装置撕成了粉碎。与此同时,第一支部的MAGI系统也从机体内部检测到了蓝色的波形,刺耳的警报响彻云霄。

“使徒!是使徒!!”一名操作员惊恐地尖叫着,“七号机里有使徒!”

所有的EVA都被立刻投入了战场。然而,当身为狙击手的真嗣、丽和小光终于在各自的狙击点就位后,从阳电子炮的狙击镜里,三人看到的只有EVA零落的残躯。毫无疑问,这是一场屠杀。

三号机和六号机几乎是一刹那就被击败了。面对这个速度快得难以捕捉的使徒,冬二和真名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何况,不只是他们,就连离两人最近的明日香也难以捕捉使徒的行动,否则,刚才她至少可以救下两人中的一个。

“可恶!”明日香咬紧牙关,咒骂了一句,“老实一点,不安分的东西!”

薰和真由美两位技艺精湛的驾驶员,也曾短暂压制了七号机的行动。然而,两人终究还是没能狠下心来将EVA当成使徒歼灭,而是呼叫明日香快来拔出七号机的插入栓。可就是这短暂一瞬的仁慈,给了使徒再一次进化的机会。棕褐色的巨人仰天长啸,膨胀的肌肉组织撑开了厚重的拘束装甲。随后,使徒轻易甩开了压在自己身上的EVA三机,以摧枯拉朽之势将三者纷纷击溃。

这就是真嗣在狙击镜中所看到的景象。所有部署在前线的队友,此刻都失去了联络。二号机的头部被削去了一半,了无生气地倒在了地上。八号机的身体被从中撕成了两段,脊骨也裸露在外。三号机的大部分躯干已经消失无踪。六号机被使徒的手臂刺穿了胸部,但这比起被长刀牢牢钉在地上的四号机还是要好了不少。那时候,如果不是薰一把推开了明日香,锋利的刀刃就会立刻划开二号机的颈部,杀死插入栓中的驾驶员。

“零号机也掉线了!”传来了日向惊恐的声音,“最近的狙击点,已经被使徒发现了!”

怎么可能,难道说丽也已经遇险?

真嗣一下子惊惧交加,大脑陷入一片空白。

“真嗣,光,你们怎么还不开火!”美里再焦急地催促着。但下一秒,她的声音顿时充满了恐惧,“不好,五号机!快躲开......!”

小光甚至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尖叫,五号机就与总部失去了联系。

“快开火!真嗣,现在只有你了!”

.......
************************************************************

/2016年,4月13日,使徒入侵的前一日/

“剑介,你可终于来了!”

在见到他的一瞬间,冬二就豪放地给了他一个熊抱。“这样我们人就齐了!”

在剑介的身后,七号机正被吊装着运往了试验场,为第二天的启动试验做准备。在夕阳的映照下,缓缓移动的棕褐色巨人折射出暗红色的光辉。

队伍里的其他人,也一一与他握了手。除了最后一个上前的真名。

她没有与剑介握手,而是直接扑进了他的怀抱里,无论如何也不愿松手。阔别月余,两人终于在这片异国的土地上重逢了。

看着这样的景象,就连素来冷冰冰的丽也淡淡地笑了。

所有人都沉浸在欢欣鼓舞中,对即将降临的浩劫浑然不觉。
************************************************************

“真嗣,不要再有所顾忌了。”看到他的迟疑,美里也开始焦躁了,“七号机已经被使徒占领,倘若你没有歼灭它,所有的人都会死!”

没有回应。真嗣只是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使徒迈过同伴的残躯,一步步地向他走来。从出击指令下达到现在,只过去了三分钟不到,然而他却亲眼见证了一场残暴的杀戮,那血肉横飞的惨象,让他陷入了一片恍然,甚至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真嗣!再不开火就晚了!”

“第二少年,这样或许很残忍,但是!”

一向沉稳的冬月副司令,也终于克制不住了,“在相田君的生命和所有人的生命之间,你必须做出选择。”

“不,还有一个选择。”

说出这句话的人,竟然是司令碇 源渡。尽管整个第一支部早已方寸大乱,他却仍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听到他的声音,真嗣抬起了头。

于是,戴着墨镜的男人继续说道,“真嗣,去摧毁它的核心。只要你相信自己能做得到,我不介意在你身上赌一把。”

“司令!恕我直言,就连薰和明日香都......!”

“初号机此前曾展现过超常的力量,葛城三佐,我们应该对此有信心。”

“可是......”

源渡做出了’不必再说‘的手势,随后望向了真嗣。

“那么,做出你的选择吧。”

没有丝毫的犹豫,真嗣抛下阳电子炮,赶往了战场。
************************************************************

“等等......零号机信号重新连接了,”青叶大声报告道,“现在把图像投射到主屏幕!”

“丽,你怎么样?”蓝发少女的面容甫一显现,律子就急不可耐地问道。

“我没有受伤......机体......轻度损伤,但对运行没有影响......”屏幕上的画面和声音都是断断续续的,“阳电子炮功能正常......可以执行射击任务。”

美里焦急地下令道,“丽,一定要赶在真嗣与使徒交战之前开火!”

随后,她不安地压低声音,呢喃着说道,“这是救他的唯一方法了,真嗣君他......他不可能赢得过那种怪物的......”

“明白。”

在屏幕的另一端,零号机挣扎着起身,又一次架起了阳电子炮。丽的心中同样焦躁不已,她戴好了狙击镜,把那个棕褐色的巨人置于了准心的最中央。

但就在这刻,插入栓的灯光熄灭了,零号机又一次停止了运作。与此同时,丽听到了白发少年气若游丝的声音。

“丽,不要这样做......”

“第五适格者,这是怎么回事?”

“让真嗣去吧。这件事......非他不可......”

“你凭什么这么说!你为什么要阻碍我保护他!”

丽没有再理会他,而是以最快的速度输入了重启指令。显示屏上的指示灯开始一一亮起,但是——马上就再度熄灭了。

“为什么!”丽几乎是在哭喊了,“你到底要做什么!”

“让他去吧......请相信我,这是最好的选择......”

“我凭什么相信你!我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真嗣受伤......!”

“不会的,真嗣他......一定会好好地回来.......相信我吧,拜托了。”
************************************************************

得知零号机再一次失联的消息,美里的心里一沉,重重地在桌上砸了一拳。“可恶!”

在屏幕上,战斗呈现出了一边倒的态势。在第十三使徒的面前,初号机毫无还手之力,很快就被逼到了死角。就在两台机体互相角力的时刻,使徒的背后突然生出了两只新的手臂,牢牢地扼住了初号机的咽喉。

在致命的窒息感中,真嗣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

“驾驶员生命体征开始紊乱了!”

“神经连接强度降低百分之十,准备注射镇静剂!司令,我们......”

在美里转头的片刻,她就不再说了。因为她看到,源渡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眼神中竟然也流露出一丝慌乱。他的面部肌肉在微微抽搐着,额头上开始渗出汗珠。“真嗣......”

但就在下一秒,奇迹发生了。

初号机发出了震天的怒吼,双臂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力量,轻易折断了使徒的手臂。随后,紫色巨人闪身拾起了八号机掉落的长刀,随着利刃的破空之声,七号机的双臂双腿已被全数斩落。

失去四肢的使徒,仍然在疯狂地挣扎着。黏稠的蓝色液体开始在七号机的体外汇聚成形,逐渐显示出使徒的本体。但是,初号机没有再给它任何机会,闪着寒光的刀刃划开了AT力场,精准地穿透了发着红光的核心。
************************************************************

剑介醒来的时候,自己的颈部正传来冰凉的触感,同时脑袋也疼得像要裂开一样。不管如何努力回想自己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他的脑海里始终是一片混乱。

于是,剑介微微扭头,想要看看墙上的时钟。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颈部被打上了石膏,就算是最轻微的动作,也会疼痛难忍。

“你昏迷了六个小时......”

他听到了一个女性的声音。即使无法转头去看,他还是一下子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真名,是你啊。”

真名俯下身来,她的面容出现在剑介的视野中。她的眼睛上满是血丝,这让剑介觉得很是愧疚。她一定在这里守了很久。

于是,他用手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但是,真名立刻就制止了他。

“不要动!你的颈椎受了伤,医生说你需要静养才行。否则一旦伤到神经,可能会瘫痪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剑介无奈的笑了一下。

“七号机遭到了使徒侵占,大家都被击溃了。最后,是真嗣把你救下来的,虽然没有你这么严重,但他也受了一些伤......”

“这样啊......”

剑介的眼中露出了悲哀的神色。他咬着嘴唇,陷入了沉默。

“是我把大家害成这样的,对吧?”许久之后,他终于轻声喃喃道,“这还真是抱歉呢。”

“剑介,没有人因此而责怪你。但是......但是......”

“嗯?但是什么?”

真名突然爆发了,“你这个笨蛋!没错,我是说过士兵的生命不值钱,但我又没叫你亲自证明给我看!剑介,你......你......”

她低下了头,眼圈一下就红了。“你差点吓死我......”

“我这不是活下来了么......”

“这一次能活下来,只是因为你运气好!”真名仍然是一幅不依不饶的样子,“倘若真嗣的行动稍有差池,你就小命不保了!”

随后,她轻轻叹了口气。

“下一次会发生些什么,谁都难以预料。所以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祈祷最坏的命运不要降临。”
************************************************************

愤怒。当薰再一次被叫到SEELE众人面前时,他能感到,那些冷若冰霜的石碑身上,似乎正在喷薄出这样的情感:不掺任何杂质的、纯粹的愤怒。

“给我解释一下,特比留斯!”标有数字08的石碑的主人开口质问道,“你为什么要阻止零号机的行动!”

“可是我们赢了,不是吗?”

“一场几近失败的胜利,是我们不能容忍的!特比留斯,你的举动已经把全人类置于生死攸关的境地!”

“在当时的情形下,我认为这就是最好的选择。不过,先生们,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理解我的想法,”薰故作无奈地摊开了手,“毕竟,我是与你们完全不同的物种。”

“那么,请汝回答这个问题,”基路议长终于开口了,“汝的成长尚未达到完全的状态,但汝为何能在数公里的距离上烧毁零号机的回路?这样的行动,应当超出了汝的能力才是。”

“应当超出,但却并没有超出。”薰笑了起来,“怎么样,觉得惊喜吗?”

老人们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我们会盯着你的,”最后,02号成员低沉地说道,“你已经不再值得我们信任了。”

“啊,那还真是令我伤心呢。”

薰的语气里充满了戏谑,他能感到,石碑的主人更加愤怒了。

“解散吧!”

石碑上的红光熄灭了。

“呼,真由美,真是太好了。”

至此,薰终于转过身来,朝那个刚刚一直隐藏气息、栖居在黑暗里的少女说道,“老家伙们完全被骗过了,真是让我松了一口气呢。”

“可是,我的行为真的是正确的吗?”真由美不安地小声嗫嚅着,“我明明差点害死了绫波同学,差点害死了所有人......薰同学,你的计划也未免太冒险了些......”

“没办法,形势所迫嘛,就算想破头,这也是我唯一能看到的出路。何况,更疯狂的事情还在后面呢。”

真由美皱起了眉头。“薰同学,你到底在策划些什么?”

薰只是神秘地一笑。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

“真嗣,你太冲动了。”

“啊,抱歉啦......”真嗣有气无力地呢喃道,“毕竟,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对朋友痛下杀手。”

经过了如此艰难的一战,全身酸痛的他此刻正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一动也不想动。而丽则拉过一张椅子,坐在床前陪着他。她的眼神里满是关切,但也带着一丝埋怨。

“那你就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安危吗?”

“啊哈,这个嘛......”真嗣狡黠地笑了,“你看,当时情况那么危急所以就......总之,丽,抱歉害你担心啦。”

“真嗣,你......”丽皱着眉头,略显气恼地对他说道,“明日香说的是对的,真嗣,你真的是个笨蛋......”

“下次不会啦......”

“你总是说着‘下次’、‘下次’,正因如此我才觉得你傻!但也许......但也许......”

说到这里,丽的眼中却突然闪过一丝悲哀。

“也许,什么都做不到的我,才是真正的笨蛋......”

“丽,不要这样说。”

“上次也是,这次也是。我从来只能看着你独自面对危险、独自受伤!”丽越说越急,眼圈已经红了起来,“没错,薰说过这是属于你的试炼,但我从来都不愿相信这一点!真嗣,世界宿命也好,人类兴亡也好,我统统不在意。我只是想陪在你的身边,哪怕陪你一起赴死也好!可我为什么却总是做不到!我为什么总是这样没用.......”

“丽,丽!别再说了,”真嗣抬起一只手,制止了她继续自暴自弃下去。“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你没有任何责任陪我一起犯险。丽,你要知道,倘若我连你也失去了,我至今的努力就全都没有意义了!所以请你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活下去,好吗?”

丽没有拒绝,但也没有答允。她只是无言地看着他,眼中噙满了泪水。

真嗣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好吧,作为交换,我也答应你一件事:丽,无论我身在何方,只要你还好好地活着,我就一定会回到你身边。这样,可以了吗?”

蓝发的少女仍然有些不安,她的声音微微颤抖着,“真嗣......做得到吗......”

“那是当然!”真嗣的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

看到丽仍然是一脸悲伤的样子,他抬起手,调皮地捏住丽的两边脸颊,替她挤出了一个笑脸。

“唔,这样就漂亮多了嘛......”

这样的举动,终于让少女破涕为笑。
************************************************************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