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一把红雨伞 by: 真治

2005年08月01日 E研故事 ⁄ 共 3136字 ⁄ 字号 一把红雨伞 by: 真治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79 views 次

一把红雨伞
这是一座糟糕的城市:灰暗,陈旧,晦气。极高的失业率和不断的暴力案件是这座城市的“标志”。
高中毕业后,我也和其他没考上大学的‘烂仔’一样,开始在这座城市的街头游荡。做做小工,打打临杂,只希望能存够一笔钱能尽快离开这个倒霉的地方,去哪里都好……对了,我叫CONDY,今年18岁。
我能承受日复一日的煎熬,但却忍受不了父母唠叨。我知道我给在这城里不算差的他们丢了脸,他们伤心至极。所以他们将怒火发泄到我身上是应该的,我能理解,但这样解决不了我的问题。我最终决定搬出去住,这样对大家都好。这城里的房子倒是很容易找,房租也不贵。很快的我就找到了我的新家。这是一栋‘烂尾楼’,历史超过20年。这一栋楼就算是一个小区,倒也有围墙大门,这也是我选择这里的一个理由:心理上感觉安全。但其实是因为实在没钱,又不愿住那种出租屋,最后只找到了这。在这住的人不少,大多是和我一样在混日子的,我感到幸运的是这里毕竟没有红眼绿眉毛的“大哥”,整个的生活还算平静。
我做的是在工地搬运的小工,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起早贪黑。楼里的人也差不多,所以回家的时候经常能碰到一起。不多时我就搭上了一个狐朋狗友,他叫有马,别人叫他‘老油’,因为他是在加油站工作的。我们两都喜欢看A片,不同的是他家有台VIDEO而我家没有。在一次AV出租店的懈侯使我们就成了一对‘狼友’。我经常在下班后到他家去看A片,谈天说地。他喜欢谈风月之事,对城里的各种场所十分熟悉,经常说的头头是道。但我知道他和我一样,光说不练——没钱没胆。他还喜欢说些怪事,比如说这附近哪里出过命案,尸首不翼而飞等等。我也就当听过笑过,打发无聊的时间而已。
又是一天的辛劳后,我们两聚集在一起。一瓶啤酒,两个小菜,一盘AV。这样看AV其实蛮傻的,两个大男人一会就看的耳红脖子粗,却无处发泄。所以我建议干脆关掉录像,话题转向那些怪事。老油本有些不情愿的,但说着说着精神就来了。他有些得意洋洋的对我说道:“我今天才知道,我们这栋楼那也算是出名的啊!”“哦,是吗?哪方面出名啊?”我颇有些不噱的回应道。“你知道吗?三年前这里出过人命案!有个年青人被卸掉双手双脚,扔在这楼门口,可惨啦~~!”他说的是眉飞色舞,让人感觉有些恶心。
我对他这样的爆料是不满意的,轻轻的一摇头:“就这事啊,哪里都有啊。我们这城里三大帮派西瓜帮,天鹰教,罗利党,每年不知道搞出多少这样的事情!~”他看我颇为不噱,干忙把话全吐了出来:“事情哪有这么简单!~~据说那天天上下的是血雨,还有人看到这尸体是自己爬过来的!警察后来收集证据的时候,就是找不到他的双手双腿!自从这事以后,我们这晚上能听到爬的声音……”
我对他这种危言耸听已经有点厌恶了,不耐烦的打断了他:“我住这也好长一段时间了,怎么从没听见爬的声音啊?别人都没说这里有过事,就你瞎说。算了,今天太闷,我出去透透气。”说完转身离去。
我不是对他的故事不耐烦,而是对现在的生活厌烦了。整天累死累活的干活,却依然看不到希望在哪里,只能以无聊打发时间,我有些想放弃了。天空开始飘下些小雨点,原来天气闷的原因是要下雨了呀。我正思考是要这么回去还是躲到这附近哪里时,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象我靠近。我紧张溪溪的张望过去,原来是个面目清秀的小女孩正撑着把雨伞站在我身边。我匆忙地不知道该如何说谢谢了,只见那女孩淡淡的向我望来。
“大哥,你能送我回家吗?这么晚了,我有点怕。”女孩涩涩的向我说道。
我感觉很狼狈的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的请求,不过做为一个男人对于这样的机会还是有敏锐的嗅觉的。我仓促的回答了一声“好啊。”就卷着MM上路了。一路上,我一直看着眼前的MM:虽然有些消瘦苍白,但依然掩饰不住她娇媚的容貌。正当我思考如何说诸如”我喜欢你“之类时,MM突然停住了。原来我们来到了一坐小平房前。 “谢谢你大哥,我到了~”MM说话有些凄凉,让人好生怜爱。我慌忙的把雨伞折好,递给MM,不想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大哥,你用吧。”我不知道该如何接受这份礼物,还是想递给她,但她却不断的向后躲着,最后躲进了屋里。门关上了,我有些惊愕的回头离去,却听见那女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阿真,末三是你的女人,我爱你。”声音凄凉悲转,却让人毛骨耸然……
回到家里,我对这件事还是没有悝头,反正也觉得累了,所以也就躺下睡了。那晚的梦真奇怪:我来到一个夜总会样的地方,那个叫末三的女孩一直在我的身边,我襟直的走向一群正在喝酒划拳的人,其中有一个刀疤脸给我印象很深刻。不一会,我到了一个类似我家的地方,还没摸清思路,就被一拳打倒,一群人对着我拳打脚踢,我快支持不住了。这时那个刀疤脸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把刀。刀顺着我的脸划了一圈,却突然向我的手砍去,我的一只手被砍掉了。这时我发现我的那只手里拿着一把雨伞,没错,就是末三送给我的那把。我的血渗满了整个伞面。那个刀疤脸还在不断的向我吼着什么,然后我剩下的手和腿都被他砍了下来。他们把我的手脚扔到一台机器里,最后想把我也扔进去,我不知道哪来的力量,一个挣扎,人向窗户飞去……当我满身大汗的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外面的雨还在下,我对昨晚发生的一切感到莫名的恐惧。但呆在家里也无济于事,所以我还是决定去上班。出门前,我望着那把伞好些时候,最后还是决定带着它出门。
今天似乎不太一般,一辆不该属于这里的高级汽车停在了楼下,里面出来个身着讲究的人,进了这栋楼。我下楼的时候正巧和他在一个拐角处相遇。我不小心碰了一下他,正慌张着想说对不起,他却突然倒下了。手捂着胸口,很痛苦。我恐惧的望着他,他不断的指向自己的口袋,好象要我帮他拿什么东西一样。我顺着他指的地方,摸出了一瓶药,是心脏病的药。我干忙拿了几粒,放到他嘴里。过了一会,他好象好多了。我扶着他起来,他很感谢我的样子,不断的向我道谢。正在我想离开这下楼的时候,我手里的那把伞突然向那个男人自动的射去!一阵血光之后,伞稳稳的插在他的心脏处。那个男人恐怖的望着我,嘴里不断的说道:
“原……原来是你……真治……不……是末三吗……好……这样也好……一切都解脱了……”说完静静的向一边倒去。这时我才发现,那个人原来就是昨晚梦中的刀疤脸……
警察来了,警车塞满了道路,我被带到一边问话,我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一会警察就把我放了,好象这事和我没什么关系。那个刀疤脸被抬出来的时候我听到一个法医样的人说到“是心脏病”,也没看见警察把那把伞拿出来的样子。老油屁屁的赶了过来,出这种事他比狗的嗅觉都灵敏。他先是挤到警察堆里,然后好生兴奋的跑过来,说道:“哎呀,真是大事啊!你知道死的人是谁吗?那个是本地最大帮派罗莉党的龙头老大‘刀疤脸’JEDI啊,这可是江湖的头号新闻啊!”
我茫然的站在那里,就好象这事只是梦中的一样。许久,我觉得我应该把这事说出来,不然心里真的不舒服。
老油听着我讲述事情的经过,连汗都流出来了。我知道只有讲给他听,因为他信。我说完了,他沉默了好久,说道:“CONDY,这事好邪,你得想办法摆脱。”我说是啊,可怎么摆脱呢?他问那把伞在哪里?我说我不知道,他看了看我,突然指着我的手叫道:“CONDY,你的手……”我抬手一看,那把伞就握在我手里,我刚才却没有一点感觉。现在那把伞变的无比的轻巧,仔细一看,那是一节白骨撑着粘满血迹的伞面……我们沉默了好久,阿油颤颤的问我:“你还是赶快把这把伞处理掉吧……我认识几个老法师……”
我说“不用了”。因为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我独自一人来到那个小平屋旁——实际上那里写的是骨灰存放处。我仔细的在屋里屋外寻找,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这么一行字:末三,女,2000~2015。我把伞放在那行字的下面,掏出一支笔,在那上面写道
“真治,男,2000~2015。我爱你”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