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地图师 by ReiIV

2010年06月01日 E研故事 ⁄ 共 6950字 ⁄ 字号 地图师 by ReiIV已关闭评论 ⁄ 阅读 5,562 views 次

【2】
  船逐渐远离海岸,潮汐花的数量越来越少,灰色海水逐渐变得澄清和透明。伊莲娜坐在船尾摇动滑轮,划桨器的金属片规律地前后滑动。船上的帆被她踩在脚下当垫子。这个季节的风由海洋吹向陆地,帆一点用处也没有。
  
  思明站在船头,用舵控制船前进的方向。和其他的渔民一样,茫茫的大海在他眼中就像是布满了路标和箭头,他们总能顺利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思明比伊莲娜大了两个标准年,肤色黝黑,下巴上的胡须让他看起来比实际的年龄还要成熟上许多。
  
  两人的友谊起始于十岁,那个时候伊莲娜刚刚开始学画地图。
  
  那个时候伊莲娜在月溯鲜有熟人与朋友,因为她必须长时间呆在房间里,手拿直尺和圆规,用繁复的公式计算海面的坐标,并把它们一个一个地描在纸上。如果有错误,卡兰会罚她重算一遍。某一天,卡兰教给她一个崭新的公式,它可以用来计算潮汐的时间。在伊莲娜看来,它简单得吓人,不到十分钟,她就算出了结果。这是从未有过的状况,伊莲娜被吓了一跳,重复验算了好多遍,结果还是一样。
  
  离卡兰规定的结束时间还有很久,伊莲娜决定出去走走。不是逃跑,是光明正大地休息。
  
  出了家门,伊莲娜走上防波堤。大多数月牙形状的船都停泊在港湾里,像聚在一起睡觉。不安分的只有一艘,它淡紫色的身躯正以微妙的速度缓慢地移出港口,好像怕弄出声响一般。莲快走几步,看到了船上的水手。
  
  他也是个人类。还是应该被称为男孩的人类。这是伊莲娜第一次在没有卡兰陪同的情况下看到和自己接近的同类,不管是种族还是年龄。所以她觉得,有必要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他。
  
  “喂!”伊莲娜大声喊,“你最好把防潮板装上,二点五六个小时后,会有一次大的涨潮。”
  
  “高级地图师卡兰都没把潮汐时间试出来呢!”男孩用难听的语调大声嘲笑,“你想吓我回去?门都没有!该死的黄毛丫头!”
  
  这话让年幼的伊莲娜很恼怒,她哭着跑回家,想向卡兰哭诉。当她推开家门的时候,却发现卡兰坐在房间里,对着她刚算出的结果,愣愣地走神。她的表情有隐隐的悲伤,伊莲娜不敢哭了,她不知道是为什么。卡兰也没有说。
  
  几天后那个男孩的父母带着他前来道谢。伊莲娜的哭声让男孩觉得愧疚,他最终装上了防潮板,也因此避免在那次大潮中丧生。男孩名字叫做思明,颇有东方气息的名字。他常常背着父母驾着渔船去玩。卡兰的态度并不太好,对方的称赞和感谢,她都淡淡地一笔带过。伊莲娜觉得有些不满,不过她的注意力很快地转到思明送给她的一大筐潮汐花之上。
  
  铜黄色、银白色、浅紫色还有天空蓝,伊莲娜从没见过收集那么齐的潮汐花。要知道潮汐花一旦开放,在三十分钟内马上枯萎。可思明能采到,并且收集各种颜色。伊莲娜从心底深深佩服起这个男孩来。之后的日子里,即使大人们不再走动,两个孩子也经常玩在一块。卡兰有点不情愿,但还是和煦地把他称为“伊莲娜的小伙伴”。
  
  “说卡兰死了的,是不是那个人?”思明突然说话,把伊莲娜从漫长的过去中惊醒过来。他的手指正指着悬崖,盖修•诺顿站在那里。背后是他新买下的房子,一座和航站大楼类似的银白色古堡。
  
  “没错!”伊莲娜打了个激灵,“快划过去!”
  
  她开始疯了一样地转动滑轮,金属桨发出呼呼的风声。淡紫色的船在水面快速地移动,就像是在飞翔。可是,海面太宽阔。看起来很近的地方,其实隔了相当的距离。船终于达到悬崖正下方时,盖修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真可惜……”仿佛耗尽了所有了力气,伊莲娜整个人趴在了滑轮之上。
  
  “没关系。”思明安慰她,“我们要不要在这里挖一些磷藻土,顺便等那个人回来?”
  
  “磷藻土?”伊莲娜有点不屑,“这里有吗?从来没听说过。”
  
  “试试吧!说不定我们能发现一块新的产地。”思明耸耸肩,一个猛子扎到了海里。话语的尾音带着气泡的咕噜声。
  
  伊莲娜抬头。崖壁层层叠叠地遮蔽了天空,悬崖下的海面并没有阳光。这并不适合需要进行光和作用的磷藻生存,当然也不会有磷藻土生成。比起会主动去冒险的思明,伊莲娜需要明确的怪事来激起她的好奇心。而这一次,是水底一个若隐若现的黑色影子。
  
  它静静地呆在那里。不像是生物。
  
  伊莲娜相信,这是她一辈子所能见过最神奇的景象。悬崖下方的海面深处是一片隐蔽的暗礁,它不是天然形成的,那是两艘巨大的古代船,已经损坏得不成样子,龙骨和甲板上都长满了茂盛的绿色海草。而在他们的最顶端,有一个榴莲果那么大的完美球体。它是灰色的,在一片翠绿中显得相当的醒目。
  
  她向那个球体游去。随着距离的接近,她终于看清楚。那个球体的表面,密密麻麻地长满了潮汐花。如果不是在水中,伊莲娜一定会惊呼出声。潮汐花之所以只生长在海床,是因为水中无法提供它们生存所需的大量臭氧。而现在,它们却在这离水面将近五米,几乎没有氧气的地方,生长得如此茂盛!
  
  一阵反常的水流涌来。伊莲娜顺着方向看去,发现思明健壮的身躯被卡在船缝之中。可他并没有急着摆脱,他也用惊异的眼光看着眼前的球体。毕竟,这种情况无异于古时候地球上的人类看见鱼在天空游动。
  
  “我想,那一定是神话时代的东西!”回到船上,思明首先开口,“说不定是神迹。”
  
  “不,没那么夸张。”伊莲娜对他的无知很是无奈,“那个球体,应该是臭氧制造机。潮汐花依附在它周围,就能获得足够的臭氧,生存下去。”
  
  “可是你想,”思明说出他中的疑惑,“什么人会在船上带着臭氧制造机呢?能做什么?难道在海上还缺清洁空气?”
  
  “我们回去吧。”伊莲娜改变话题,她的语气里表露出强烈的不安。思明用同样不安的语气赞同。划桨器再次发出规律的划水声,一下一下地使他们的不安从心中溢到喉咙口。更为可怕的是,他们甚至不知道,这种不安来自何处。
  
  “我想我们需要对这件事保密。”伊莲娜说。
  
  “为什么?”思明问。
  
  “那个球体,我有很熟悉的感觉。”伊莲娜说,“但是为什么熟悉,我却想不起来。”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