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逐日的旅客(8) by: 土根儿

2006年04月30日 E研故事 ⁄ 共 7864字 ⁄ 字号 逐日的旅客(8) by: 土根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26 views 次

塔塔克亚索拉之章 第七话

自经历过强盗风波之后,已经过去好几天了,现在,辛终于感到不得不离开热情的牧民们继续自己的旅程了。

之所以会这样想,不仅是因为寻母心切,更是因为阿斯嘉已经越发沉迷于草原牧民的快乐生活而不能自拔。在辛看来,如果要再多等几天下去,阿斯嘉可就要完完全全的成为牧民们的一分子了。她这些天甚至已经能够带着一群比卡多们四处游荡——她管这叫放牧——虽然回来时总不免要走丢几只,还得蕾去找回来。

所以,当今天早上阿斯嘉表现出超人的积极性而再次准备跟着牧民们往外营地外跑时,辛好容易才拉住了她,并生拉硬拽地把她带到了塔布里斯的大帐篷旁。此时他正坐在摇椅上享受着日光的沐浴,一见到他来,便已经知道了什么,先说话了。

“哟,你来了,已经打算离开了吗?”

经历了几天前的事件,塔布里斯长老比之以前非但没先得更加颓唐,反而是气色好得多了。也不再整天躺在床上,有时甚至会自己偷偷跑出帐篷去溜达,直到大家以为长老失踪而忙得团团转了才又突然出现——蕾对此是很不满的。不过他似乎还是改不了要偶尔说说胡话的习惯,并且会毫不在意的把阿斯嘉也当成自己的女儿。也难怪阿斯嘉见到这个老糊涂后总是一脸晦气相。

辛打量着眼前的老头子,心想着他真是个满有趣的人儿。

“这些天真是谢谢照顾了,可是我还是……”

长老笑了笑,不慌不忙的从摇椅上起了身来,他那矮小的身躯一边有节奏摇晃着一边绕过辛和阿斯嘉,显得充满了活力。

“从这个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伊文苏拉尔湖呢。”

辛随着他的方向看去,的确,从长老营帐边竟可以很清楚的看清楚这个草原上的大湖泊,看来当时在设营的时候牧民们是特意将长老安置在了地址比较高的地方,这之前还一直没有注意到。

阳光此时已经相当明媚了,伊文苏拉尔湖上便也点缀上了点点闪亮的白光,让辛觉得越发有些睁不开眼。

“她在那。”长老指着湖边的一个小坡,那里有个人影,从那身型和边上包围着的一群熊猫来看,辛和阿斯嘉自然知道是蕾。

“我的女儿啊……”长老若有所思的停顿了一会,辛和阿斯嘉面面相觑,有些不知所以。

“在我捡到蕾之前,我是有个亲女儿的。”塔布里斯接着说道:“她很漂亮,虽然不是安契尔人,但比蕾可一点也不差。”

“那个……长老?”辛有些着脑,他是打算来辞行的,可不是来听故事。

“哦,别在意,别在意……你知道吗?”长老转过头来,看着辛:“把孩子跑掉了,去找她母亲。”

“呃?”辛和阿斯嘉一时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当孩子的总想知道母亲的存在,这是没办法的事。”塔布里斯布满皱纹的老脸上露出一个浅浅地笑,或许是回忆起辛酸的往事吧,辛觉得这个笑容有些寂寞。

“孩子他妈离开我跑了,因为我太钟爱于这片草原。她本也是生在这里的,但却喜欢自由自在,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阿斯嘉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因为这话在她听来分明关乎着自己。

“接着女儿也跟着去了,等我想到要去寻找她们时却怎么也找不到,就这样在外面跑了三年,只捡回这个孩子。”他指了指湖边的身影,笑了笑,笑得很自然:“蕾是个好孩子,虽然不怎么喜欢说话。”

辛和阿斯嘉都睁着眼看着这个老人,却又想不出有什么话说。老人却不再说自己的故事了,他伸了伸两只手,打了个大哈欠。

“孩子,我已经老啦,即使想到外头去看看,也已经没有这个力气了,但是呢……”他突然把手指向了天空。

“她是一定得离开这里的,因为她总是喜欢乘在伊织背上飞翔,眼里透出来的目光就像她一般。”

“你,你说什么……?”阿斯嘉有些诧异。

“在草原上,她是一个优秀的向导,离开草原,她也不会因此显得无能。你们不介意多一个旅伴吧?”

蕾有些惊异,因为她还从来没想到养父会让她去远行。诚然,她并不反感辛,但和阿斯嘉之间似乎还是有着些隔阂。

“你是不该被禁锢在这片土地之上的,”塔布里斯一边用手抚摩着养女的脸颊一边说着,眼里充满了慈爱。

“可是……这里是接纳我的地方。”蕾显得有些伤情,尽管在旁人眼里是看不大出来的,但多年来养育自己的人忽然之间要自己离开,这是一种无法体会的情感。

老人对此却并没有认同,他暗示性地朝着站在不远处纳闷的辛和阿斯嘉点了点头:“他们会接纳你的。”

之后,虽然蕾还是极力想要反对,但老人的态度却并没因此改变,直到末了,蕾才点了点头,她看着长老。

“并不是因为我是安契尔人?”

长老笑了起来,蕾也随之笑了笑,似乎觉得自己这个问题有些愚蠢。

一切都是匆匆决定,匆匆施行,为了避免牧民们更多的挽留,辛打算不等他们回来便直接离开。但长老还是让他临行前再去见了他一面。

“我想你也该知道了,加林山脉十分危险,自古以来有许多打算进入山脉探险的冒险家之后都失去了消息,就连十六年前那个女人,也是不知道她之后的行踪的。那是吃人的山脉。”

顿了顿,长老继续说道:“虽然她曾经说过那山脉或许和日落之地有关,但我还是奉劝你不要进山,而由山角下的港口渠道直接绕过山脉到达塞拉岛西部。”

“不。”辛摇了摇头:“日落之地是我的目标,只要是一切可能的信息我都不会放过。”

“那便没办法了。”老人叹了口气,低头沉思了一会:“你稍等一下。”

他转身蹲到地上,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大箱子。随着他把箱子打开,辛看见里面堆积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古器,卷轴什么的。

塔布里斯仔细的审视着,最后他从箱子里取出一卷卷轴和一个小盒子。

“这个卷轴,就是之前我和你提到的,是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留下的记录,除了记载关于日落之地的信息外,我想还有一些正是加林山脉之谜的。”他边说着边把卷轴打开,然后指着里面的一排排字样,其间还画的几张早已模糊不堪的地图:“或许对你有些帮助,我把它交给你。”

辛忧郁了一会,接过卷轴。

“……谢谢,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还有这个。”老人将那个盒子也塞到了辛的手上:“这个盒子里放着三卷羊皮纸。”

“羊皮纸?”

“孩子,你听好了。”老人严肃的看着辛:“此次旅程将充满危机,我毫不怀疑你们的能力,但是加林山脉毕竟是吃人的山。所以,如果你在旅程中遭遇到危险,阻碍而忧郁不定之时,便打开这个盒子。每遇到一次难题便打开一张羊皮纸,它一定会帮助你们克服困难的。”

辛有些吃惊的看着老人,嘴上楞楞的说着谢谢,心里却觉得好不奇怪……

“机会只有三次,所以不到紧急时刻不要打开。”老人再次补充着,眼里露出智慧的光芒:“现在去吧!向着太阳的方向,去追逐你的梦想!”

“恩!”辛猛地点了点头:“谢谢你老爷爷,我们还会见面的!”

乘坐在象群身上,辛,阿斯嘉和蕾一起踏上了旅程,草原上的风迎面吹来,让辛感到分外神清气爽。他不禁猛的拍了拍作骑圆滚滚的脑袋加快了速度。而两个女孩可就没这么精神了,阿斯嘉似乎对于要和一个安契尔人同行感到有些不满,她不时看看蕾,然后扭头叹口气。蕾则对离开生活已久的地方有些不安,她不时回头,向着营地的方向眺望,但象群跑得极快,伊文苏拉尔湖早已不在视线中了。

一直到这天天黑,三人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辛提议要彻夜行进,蕾却摇手否决了。

“它们很累了。”她指着大象们,经过一天的长途奔跑,它们此时正无精打采地围在一起,有时会贪婪地低下胖乎乎的脑袋去啃食光芒草,但更多的则是摇着鼻子在那里吐气。

阿斯嘉也觉得很疲劳,似乎是几天来舒服的生活让她有些不适应于这种行进,她拍了拍辛的头:“还是好好休息吧。”

辛有些失望地看了看天际,夜幕已经笼罩了,光芒草的光辉早已泛了起来,他向着西边看去,希望能借着光看到一片山影,但那里什么也没有。

“蕾,到达加林山脉大概还要多久?”

蕾看了看他,然后静静的估量了一下:“三四天吧。”

“还要那么久?”辛有些不满起来,阿斯嘉则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早已一屁股坐到地上了:“你那么着急干什么啊。”

“恩,其实马上就能出草原了。”蕾不紧不慢的说着:“不过还要越过黑水泽。”

“黑水泽?”

阿斯嘉听到这话也坐起了身来,露出少许惊恐的表情:“黑水泽?那个据说很可怕的沼泽地?”

蕾点了点头,辛则不解地看着她俩。

“沼泽?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塞拉岛上最危险的区域之一,”阿斯嘉有些紧张的解释起来:“那是一片黑色的死水,充塞着让人作呕的恶臭气,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存在在那里了。许多到塞拉的冒险者还没有进入加林山脉便已经葬身在那,我也是听说的,那里好象住着什么可怕的生物呢。”

“可怕的生物?”

“恩,有蜥蜴人。”蕾简短的说道。

辛的身子一下子就软了下去,他小时候听爷爷说过,在这个世界上碰上什么生物都好就是别碰上蜥蜴人,因为它们是非常可怕的生物,他们的凶暴和残忍就如它们的丑恶的外表一般让人恐惧,虽然单体的蜥蜴人个头并不大,而且也不算强悍,但它们总是群聚而隐秘地行动,无声的移动和迅疾的速度使之显得防不剩防,猎物如果沾染上他们带毒的体液,皮肤便会生疮腐烂,更可怕的在于有一部分蜥蜴人——虽然只是极小一部分,却足已让它们的族群为之变得更加恐怖——的毒液能让猎物变成石头,这是看起来完全不合逻辑的,但却是事实。

一种恐惧的情绪流遍了辛的全身,三个小孩子想进入加林山脉,便要首先面对这种可怕的生物的话,那真无异于送死了。他看了看阿斯嘉,见她也在止不住的打冷战,便更加感到遍体凉透了。而蕾却显得并不慌张,或者说她一直都是这种不慌不忙的神情,这让阿斯嘉越发有些烦躁起来了。

“你倒是一副很冷静的样子嘛,安契尔人。”她有些挑衅似的向她斜了斜眼:“还是说,你已经想出通过那片沼泽办法来了?”

“没有。”

“那你为什么还那么冷静!”

“我也很害怕的。”

“胡说!”

“我没说谎。”

“你就是胡说!”

“好了好了……”看着两个女孩子的说话,辛也只好无奈地把恐惧先压到了心底:“总会想出办法的……今天先休息吧。”

果然,过后第三天的早上,三人已经跑出了光芒草铺成的草原,就像由白天转入黑夜一般,辛只觉得眼前的景象变得太快了,一片阴沉沉,雾气缭绕的沼泽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横在眼前。厚厚的淤泥和死水堆积着,散发着恶臭,一根根枯树向要把人拉到它的怀抱中一般在那里张牙舞爪。

加林山脉已经能够映入眼帘了,但因为雾气实在太重,只能看到黑压压的轮廓而已,一想到还没有通过沼泽的对策,辛不禁垂头丧气起来。

“这里的气味简直可以杀死人了。”阿斯嘉略有些高调的声音首先打破了沉默:“现在怎么办?要直闯么?”

“或许可以试试,”辛无奈的低下头:“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不碰上那些怪物就能过去吧。”

“那怎么可能。”阿斯嘉恼怒起来:“看这片沼泽也够大的了,要过去的话也得花上两天左右吧。”

“没办法呢……”蕾自顾自的念叨着。

象群是没法在这种地方行进的,无奈之下,蕾安抚地拍了拍它们,便打发它们回去了,此时,三个小孩子孤零零的站在黑水泽前,显出一副束手无策的模样。似乎等着什么灵感出现,让他们能够发掘出通过这里的方法。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个神秘的声音。

“前面可是通向未知的道路,年轻人们,你们将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这声音听起来有些尖细,是个女性的声音。三个小孩一起回过头来,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一个女人已经站在边上了。

她看起来尚且年轻,二十岁不到,但一身黑色的装束却让她显得老成起来,一头同样乌黑的长发及至腰间,眼睛显得细而深邃,更让人感到深不可测的是她的嘴边挂着的浅笑,不容置疑,她很漂亮,但却总让人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你,你是谁?”阿斯嘉警戒的看着她,低低的问道。

“年轻人,请称呼我为迷样的美少女潘多拉,我想你们是遇到麻烦了呢。”

“恩……我想我们是想不出通过这里的方法……。”辛有些疑惑,他的说话疙疙瘩瘩,而蕾则对这个神秘的女人连看都不看。

女人笑了起来,她先是看了看辛,再看了看阿斯嘉,最后看了看蕾,此时她的目光突然闪出一种迟疑。

随后她停顿了一会,说道:“那里是禁地,如果想要通过的话,可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喔。”

“等等!”阿斯嘉叫了起来:“什么迷样的美少女潘多拉,回答别人的问题要回答得清楚一些,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该不会是鬼魂吧?”

“哼哼哼……”她又浅浅的笑了起来,笑声中透着神秘和恶意:“太失礼了吧,你有见过这么美丽的鬼魂吗?如果非要知道的话,那便告诉你们吧。我是隐居此地的冰雪聪明,兰心惠质的伟大占卜师。”

“占卜师?”辛诧异起来,他看了看蕾和阿斯嘉,后者瞪了那女人半天,才慢慢的说道:“这么说,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好事占不准,坏事总成真的蹩脚占卜师?”

原来关于隐藏在塞拉岛上的占卜师的故事虽然不外传,却是近年来在岛上风行的。据说是有一个年轻的术士学院的女学徒,学艺不精就给别人占卜,结果却害得客人们不是妻离子散就是家破人亡,为了逃避众多客人仇家的追杀不得不躲到塞拉岛来,并从此隐居。没想到竟在这里遇着了。

-------------

呵呵,终于登场了

这个神秘的占卜师的角色是在最初写逐日旅客的时候就敲定下来的,

自己一直很想描写一个这种擅长坑蒙拐骗又很有趣味的人物,终于有机会体验了

她的扮演者,E研的各位应该会很容易猜到……

不如猜一猜吧?

-------------

“年轻人,不要乱说,美少女占卜师潘多拉的占卜一向是灵验的,你所听说的那些都是一个叫土根儿的坏人恶意造的谣而已。”

“呃……”阿斯嘉三份信任七份怀疑的看着潘多拉,然后厌恶的甩了甩头发。

辛也是将信将疑,但这种情况下,能遇到一个看起来能帮上忙的人到底是件好事,他于是迟疑的开口了。

“那个……潘多拉小姐刚才说要通过这里要付出代价?即是说能帮助我们了?”

那女人点了点头,目光锐利起来,她歪了歪脑袋,说道:“我可以用占卜帮你们找出通过这里的正确路径,不过占卜可不是免费的哦。”

没等她说完阿斯嘉已经先叫了起来:“我们可没钱让你骗!辛,我们走吧。安契尔人倒可以留下。”

蕾此时早已经转过头去了,却是辛还在忧郁,他前思后想了半晌,终于看了看两个女孩说道:“光靠我们到底是没办法通过这里啊,倒不如请教一下这个占卜师吧?”

阿斯嘉不耐烦的撅起嘴来,蕾则依旧漠然。

最后,在实在想不出其他办法的情况下,三个孩子还是被带到了潘多拉的小屋里,这是一间不大的小木屋,隐藏在几根枯老的树间,显得冷暗又阴森,推门进去,只看到一堆乱七八糟的玻璃器皿,水晶球,骷髅头,蜡烛,盘子被叠放在四周。辛不禁觉得紧张起来。

“那么,年轻人。”潘多拉在屋子正中的一个小桌前坐下了,这是一张不大的桌子,上面摆放着一个水晶球:“如果你们答应将身上所携带的金钱的五份之一给我的话,我便用这个水晶球帮你们标示走出黑水沼泽的正确路径吧。”

辛迟疑了一下,但还是从腰间解下钱袋,掏出五份之一的银币给了她。这个钱袋是之前自己一直随身带着的,钱不多,但他用的很节俭,准确的说自来到塞拉岛后还没用过呢。

潘多拉数了数银币的数目,笑了笑,她闭上眼,两手罩在水晶球上,开始念叨起一阵稀奇古怪的咒语来,但是水晶球却只是在那里一动不动,什么也没有显示出来。阿斯嘉不禁跺起脚,蕾也皱起了眉头。

但潘多拉却显得很满意,她睁开双眼,说道:“水晶球已经告诉我,如何正确走出这片沼泽了。”

“啊?”辛大吃一惊:“可我什么也没看到啊!?”

“又有谁规定过客人一定要从水晶球里看到景象呢,年轻人,让我告诉你吧,进入沼泽地后,每逢遇到一具尸骨便左拐弯,这样就能走出沼泽了。”

这真是莫名其妙的占卜,辛垂头丧气,但还是有试试的必要,他们一行离开了小木屋,来到沼泽地前,可刚往前走几步便看到了一具人的骸骨……

“左拐吧……”

他们又走了几十米,看到一具骸骨横在了眼前。

“左拐……”

“辛,你不觉得奇怪么……”阿斯嘉有些哭笑不得了:“我们这是在向回走啊。”

蕾也点了点头,她也有些懊恼的神色了。

“总之我们试试吧……继续走,走……”辛的话说到一半又停了,脚边一具骸骨正卧在那里,黑洞洞的眼睛瞪着他。

“左,左拐……”

一切就这样进行着,没走几步他们已经回到了起点……

“混蛋!!”阿斯嘉一脚踹开了小木屋的门,可潘多拉坐在里面,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咿?你们已经回来啦?”

“废话!你这骗子!说什么只要看到尸体左拐就能走出沼泽地!?结果我们没走几分钟就绕回起点了!你这大骗子!”

“可是,”潘多拉却显得不慌不忙:“我并没有骗你呀,你们不是确实走出了沼泽地了么。”

“这……”阿斯嘉语塞了,他们确实是走进了沼泽地,然后又“走了出来”……

“混,混蛋,我们要的是通过沼泽地!不是走出沼泽地!”她气得一个眼睛瞪成两个大:“而且!别再拿那个什么破球来玩弄我们了!”

“好吧,好吧,年轻人……”潘多拉依旧是不紧不慢:“不过重新占卜的话,还是需要如数的报酬的。”

虽然阿斯嘉暴跳如雷,蕾显出一幅不满的模样,但寻母心切,辛又一次拿出了一堆银币递给了这个占卜师。

潘多拉于是走到屋子旁边,打开一个小盒子,从里面掏出一叠画着奇怪花纹的纸牌来。

“这次就用这个吧。”她把纸牌整齐的摆到了桌上,然后翻翻这张,再翻翻那张……直过了半晌,她点了点头。

“这次不会出错了,这套罗塔牌已经告诉我如何通过沼泽地,你们只要顺着长有剑针草的地面向前走就可以了。

原来剑针草是一种只会生长在硬地上的植物,有它生长的地方,自然不会有无底淤泥堆积的危险。这本是很容易想到的,阿斯嘉和蕾却都忘记了,辛则根本不知道……

“原来如此,”阿斯嘉不禁神色古怪的笑了起来:“多么容易的方法啊!我真是笨蛋!”

“可是……蜥蜴人……”蕾的声音响了起来:“还有蜥蜴人呢。”

“那个……潘多拉小姐,能告诉我们怎么躲开蜥蜴人吗?”辛见找到了通过沼泽的办法,不禁有些高兴起来了,他于是继续追问。

“哦……关于这个。”潘多拉又沉思了一会:“这可是个大难题呢。如果有必要,我会帮你占卜的,不过这次是比较繁重的工作,所以需要你所带的金钱中的五份之二……”

“辛,我们回去吧……”阿斯嘉和蕾竟异口同声的说话了,她们很显然已经对眼前这个怪女人彻底丧失了信任,但辛却并没有回去的打算,他解开钱袋,数出之前二倍的银币交给了潘多拉。

这次,潘多拉点起了蜡烛,在地上画了个六芒星的图案,然后跑到里屋里去装扮了一番,她走出来时,脸上画满了奇怪的图案,手里还拿着一只看起来很古怪的短杖,上面有几捆色彩斑斓的丝绳,她示意三个孩子安静,然后开始跳起了一种古怪的舞蹈来。这真是一种怪诞的舞蹈,时而原地大跳跃,时而脚尖交错点地,时而又趴到地上不动了,嘴里还喊着一堆淅沥吗里翁的怪嚎,真是让辛,阿斯嘉和蕾三人都大开了眼界,末了,潘多拉停了下来,然后竟叫三个孩子轮番上前,往他们手上吐了几口唾液。

“好了,年轻人们,只要有我的护身符在,再怎么危险的敌人也是无法靠近你们的。”

或许是因为那段舞蹈实在太激情怪异,异乎传统了,阿斯嘉这次竟什么也没说,有些信了起来。蕾呢?依然是一脸漠然,看不出表情。

三个孩子决定马上上路,他们告别了美少女占卜师——虽然她经过那段舞蹈已经是头发蓬乱眼神呆滞完全看不出美感了,这次他们遵循着走剑针草地的教诲,果然,天黑之前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也没有见到有蜥蜴人出没的迹象。

“看来,那怪舞蹈还真的灵验了呢。”辛看着两个女孩说道,他们实在不知道那玩意儿叫跳大神,而且还是很迷信的。

“是啊,似乎这次不是骗人。”阿斯嘉也随口符合了一声,话语间也没了之前对那占卜师的厌恶感。

“天已经黑了。”蕾看了看天空:“要继续走吗?”

“在这种地方,怎么也不能过夜的吧,我们连夜走吧。”

辛此次的提议得到了接纳,三个人点燃了随身携带的小火把,继续向前行进起来。辛走前面,蕾居中,阿斯嘉殿后,四周一片静悄悄的,只有死水中时而会浮出几个气泡,发出咕碌碌的响声,让人心惊胆战。

三人一路保持着沉默,就这样行进了好久,辛终于耐不住沉默了。

“真希望能尽快走出这里啊……是吧,蕾,阿斯嘉?”

没有回答……

“蕾?阿斯嘉?”

依然没有回答,辛不禁紧张起来,但他不敢回头,因为他发现自己听不到后面有脚步声……反而是有一阵嘶嘶嘶的声音传入耳中……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