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逐日的旅客(2) by: 土根儿

2006年04月30日 E研故事 ⁄ 共 8800字 ⁄ 字号 逐日的旅客(2) by: 土根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316 views 次

嘿,朋友,你听说过塞拉吗?那是位于塔克亚索拉群岛中心的一个大岛哦。据说那里相当美丽,有蓝蓝的天空中漂浮的白云,有绿绿的草地上点缀的鲜花,有暖暖的和风中回荡的旋律,还有在这背景中长大的可爱的姑娘们。怎么样?你心动了吗?要不要随我一起去那里参观参观呢?
但是别急,在你决定以前最好搞清楚,那其实是个危险的地方,即使是世界著名的旅行家也会尽量避免谈到它的名字。这是因为在这个岛上流传着许多吓人的神秘传说哦!比如说长得比楼房还高的一只眼巨人啦,一边喷火一边拍打着大翅膀的龙啦,坐着飞碟拿着射线枪的章鱼生命体啦,还有手里握着时钟拼命唠叨催稿的读者什么的。不过,这里最神秘,最可怕的地方,是岛屿正中间的那片加林山脉。那是座从创世之初就存在的山脉,听岛上的居民说,那是会吃人的神山。自古以来,有好多好多冒险者试图进入山脉腹地探索这里的秘密,结果没有一个人活着走出来。所以,塞拉岛虽然有世界上最秀丽的景色,但驻民其实很少,只有一些渔民和草原上的放牧民族。而且,近一段时间来海盗在这里出没,岛上的居民也开始外迁了,照这样下去,恐怕这里很快会变成无人岛的。
  听起来很可怕吧?但是,如果你并不惧怕危险,也厌倦了喧闹如祭典的闹市,渴望获得宁静与悠闲,那么请随我来,让我带你进入这个称为幻世世纪的神秘时代,只要你不去碰触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就行了。我们的第一站是美丽的月光海湾里一个叫席塞亚的小村,这里充满着闲适与详和,风平浪静。夜晚来临之前,就请你坐在这片暖呼呼的白色沙滩上,一边欣赏湛蓝的海面一边等着我们的主角登场吧。
=============
塔克亚索拉之章 第一话
  对于席塞亚村的村民来说呀,渔猎无疑是维持生活的主要手段。
  虽然生活并不富裕,但这里有着优越的物产和天然的峭壁屏障阻挡海盗的入侵。因此,席塞亚村的人并没有像其他几个村落的居民那样,有离开岛屿的打算。
  然而这对于我们好动无比,总是希望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的美少女阿斯嘉来说,可就实在不可谓是件好事了。所以当今天,太阳已经爬得老高,年轻人们都出海捕鱼去了的时候,她还像猫一样百无聊奈地蜷缩在床上。直到她的爷爷——老村长阿斯卡尔板起一张苦瓜脸用唠叨的话语将她从被窝里挖起来后,她才死气沉沉的拿起渔叉向屋外走去。
  “唉,爷爷烦死了!”少女撅着一张小嘴,啪嗒地一屁股坐到了船甲板上,坐这种硬邦邦的木板可真不舒服。
  “反正长大了也不会让我离开岛屿,又何必一整天把我往海上赶呢。”
  阿斯嘉阿斯卡家族的孩子,这个家族的每一代都是这个村子的村长——想一想,就阿斯嘉从那块破破烂烂的家谱上看到的,这种“荣耀”已经持续了四百多年了,所以这个村子也算得上历史悠久。
  由于到了这一代,只有阿斯嘉一个人,所以即使是女孩阿斯嘉也做好接任村长的准备了。可事实上一点也不认为做村长有什么好处的阿斯嘉,每每想起爷爷谈起家族时候那种骄傲的神情,就会觉得厌倦。对于她来说,自己不应该属于这种寒酸的穷乡僻野,去外面闯荡,去结识天下的好男人才是她应有的人生。
  “这种狗不拉屎鸡不生蛋的海岛有什么好!爷爷真讨厌!”
  并不是自信过度,对于阿斯嘉来说,无论走到这个世界的哪个地方要得到男性的青睐都不是件难事。这个高傲的,眼神如闪烁的焰火般明亮的美丽少女,有着太阳晒成的健康的古铜色肌肤,一头闪烁着红色光辉的红色长发披散开来,挥动时就像流串在大气中的火光般炫目。那种被大海锻炼出来的豪迈的野性,夏日阳光般的健康容貌,以及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线,使她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显得无比耀眼。
  如果如花似玉的自己一辈子都将耗在这个荒凉的岛上,那真是不能想象的痛苦啊。
  “哼!这里连个像样的男人都没有!”
  她看了看自己的身子,娇好的身材此时正遮盖在灰色的斗篷和粗糙的布褂子下。由于这里条件有限,也没有太好的通商条件,村民们的衣服都很朴质。  
  “好想像城里的女孩一样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啊。”阿斯嘉叹了口气的同时,突然手中的鱼网像网到了什么东西一样绷了起来。
  “啊,上钓了?哼……看来美丽的我还真的要一辈子跟鱼打交道了!”
  阿斯嘉迅速的站起身子,扯起了鱼网。然而……
“怎么会这么重!”月光海湾一带应该没有太大的海鱼才对,阿斯嘉的力气并不小——甚至在跟村里的男孩搏力时还未曾输过呢,但现在要拉起鱼网却觉得好难。
  “哼,可恶呀……”她咬了咬牙,把重心压低,圆滚滚的臀部便向后挺了起来:“难道老天眷顾,这回要拉出个海里来的王子吗?”
  一边拉一边想象着,海里的王子应该是什么样的呢?一定长着一头秀丽的蓝色长发,如宝石般的蓝眸子里闪烁着含情的光芒,他的身材一定是修长的,而且,为了配合他应有的地位和身份,全身应该披着金光闪闪的铠甲。对了对了!还握着一把英气逼人的三叉戟!
  想到这里,阿斯嘉更卖力了,她“嘿!”的一声,把原先红润的脸憋成酱紫色,总算把渔网拉了起来。网里果然是个人型,她瞪大了眼睛。
  没有秀丽的蓝色长发,而是短短的乱蓬蓬的黑发,也没有什么铠甲和三叉戟,而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着奇怪的衣服……将他翻过身来,想象中那含情的双眼……也被翻白的死鱼眼取代了。
  “这,这是……”
  “爷爷!爷爷!不得了啦!”
  木板门被粗暴的推开了,阿斯嘉一头撞进了村落议事厅里。阿斯卡尔正和另外几个胡子花白的乡绅们在聊着什么,看到她便马上板起了脸。
  “阿斯嘉,你这是什么样子!”
  “呃?”
  “身为下一任村长的人,怎可如此惊慌失措。居上位者行为举止慌乱,只会让自己的臣民们不安,人心动摇。我教你的事你都忘记了么!我们荣耀而伟大的家族之魂——阿斯卡之魂所酝育的血脉一定要……”
  又是这种讨厌的说教,没等爷爷说上轨,阿斯嘉已经不满地撅了撅嘴巴:“知道了知道了。可是爷爷,今天我网到不得了的东西了!”
  “在海里网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也不能紧张成这样。”似乎对她早上偷懒的事还在感到介怀,阿斯卡尔显得特别唠叨:“不管是什么奇怪的鱼,只要不是人就没什么可紧张的。”
  “可是……就是人啊……”
  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阿斯嘉身后,仰面朝天的躺着一个口吐白沫的神秘少年……
-------------
  说起来,大海真是美丽的地方。
  身处这个时代,似乎什么东西都能让人联想到那蓝色的生命之源的伟大。
  当你前往山中,行走在及腰的杂草丛中,你拨开草丛一看,会发现古代海岸的遗迹,
  当你张开翅膀在空中翱翔,俯视着地面,也能发现这片大地上还遗留着旧时河川的痕迹。
  对于海来说,十公尺,二十公尺,也许不算什么哦,
  简直就像是在睡觉时翻翻身子罢了。
-------------
  “哇!!”躺在床上的“王子”突然张开眼睛,阿斯嘉被吓了一跳。
  前一秒钟,她正把眼睛凑到这个海里来的客人脸边,这确实只是个和自己年纪相若的少年吧?仔细找找看,或许有鳃或者鳍什么的器官,要在海里生活,如果没有这些东西可不行的哟。
  “啊……啊……”他迷迷糊糊的揉了揉惺忪的双眼:“这,这里是天堂,我已经死了吗?”
  什么嘛……说的是通用语,看来爷爷说得没错,这不过是个溺水的遇难者罢了。阿斯嘉失望的叹了口气。
  “你就是天使吗?”少年似乎注意到了阿斯嘉的存在,他一边像鸽子一般瞪大双眼一边自言自语道:“但是天使不是应该长得奇形怪状,身上还有作为动力来源的红色球体吗……”
  “我不是天使啦。”阿斯嘉有点懊恼的答道:“而且你说的那不叫天使,那是使者。”
  “是使徒。”白发苍苍的阿斯卡尔老村长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门边,他的手里拿着一些像药草一样的东西:“使者是天鹰帮的叫法,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
  “是,是……”
  “这里是塞拉岛的席塞亚村,”将药草放下,老人看了看少年:“我是这里的村长,叫阿斯卡尔,而这孩子是我女儿阿斯嘉,是她把你从海里救起来的。”
  少年看了看阿斯嘉,后者也看着他,不过脸上似乎没什么好气。
  因为蓝色长发的海王子的愿望落空了吧……
  “我的衣服呢?”少年注意到自己身上没穿衣服。
  “因为都湿透了,所以晾在外面。”阿斯嘉答道:“真是的,你怎么穿了那么多衣服,重死了……”
  想来,一定是因为他穿了太多的衣服,在水湿后才变得非常重吧。将他从海里拉起来和拖回村子的阿斯嘉真是做了件苦差事。
  少年歪了歪脑袋,突然他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在自己身上摸索起来。
  “不,不见了!”
  “在找这东西吗?”
  老人伸出手去,一个十字形的银色吊饰在他手心里闪光。
  少年猛的将吊饰抢了下来——似乎那是非常重要的东西,他把它紧紧的撰在手中。
  “呵呵。”老人笑了起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
  “别担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想帮帮你罢了。”老人指了指阿斯嘉,后者皱了皱眉头。“幸好这孩子网到了,要不你可就活不过来啦。”
  少年看了看阿斯嘉,再看了看村长,忧郁了一会。
  “……我叫辛……伊卡鲁·辛。”
  “啊,原来叫辛呀,好名字。”老人想了想,继续说道:“可是为什么不叫阿斯卡呢……这是我们家光荣祖先的名字。我们家世世代代都是这里的领导,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我们有这位伟大的祖先的血脉——阿斯卡之……”
  “爷爷~!”阿斯嘉即时制止了爷爷的罗嗦,并不耐烦地把他往门口推去,辛迷迷糊糊的听到老爷爷的唠叨声直到门外都没有消失。
  等到辛休息完毕下床走动,已经是这天黄昏了。
  换上阿斯嘉起先放在他身边的衣服,辛一边左顾右盼一边向房门口走去,他好奇的皱了皱眉头,外面似乎有什么喧闹声。
  打开门来,看到几个村民正聚在外面火堆旁,一个看起来像是乡村乐手的年轻人怀中架着一把相当陈旧的鲁特琴,随着他的手指轻巧的拨弄,一阵阵舒缓而温和的曲调从琴中发出,大伙儿随着这优美的旋律跃动着步伐,跳着辛从未见过的舞蹈。看来这个村子虽然不是非常富足,但也是和乐融融呢。辛向寻找什么似的四处瞧了瞧,红头发的阿斯嘉这时候走了过来。
  “怎么,你已经可以起来啦?”
  “啊,是的。”辛点点头:“还没和你道谢呢……多谢你救了我。”
  “没什么啦。”虽然这么说,但阿斯嘉心情似乎不怎么好,她的脸色有些阴沉。
  “反正你也算是客人,去跟那些家伙一起凑凑热闹吧,”她指了指那些跳舞的年轻人们:“这里的气氛还是很不错的。”
  “阿……斯嘉小姐不过去吗?”
  听到这话,阿斯嘉无奈的扭过头去:“我才没那个闲情。”
  “哦。”
  辛似乎也没什么心情去跟着那些村民们热闹。他跟着阿斯嘉走到屋后的小庭院里。
  似乎觉得很无聊,阿斯嘉看了看满脸好奇的辛。
  “你叫辛是吧?”
  “啊,啊……是。”
  “从哪来的?”
  “从东边。”
  “哦?”突然来了兴趣的感觉,阿斯嘉站起身来,围着辛转了一圈。
  “似乎没什么不同嘛……也是两只手两只脚。”
  对于一直向往到岛外的世界去看看的阿斯嘉,对于来自遥远的东方的人感到好奇其实也是情理之中。
  “不过,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海里来王子,”她笑了起来:“王子怎么会长成这个土豆样。”
  略带嘲讽的语气虽然并不会让人感到舒服,但也不会让人生气,辛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
  “喂,我说,你从东边来这里是要干什么呀?”
  “啊……”似乎对这个问题并没有什么心理准备,辛愣了愣。
  “嘿嘿,”眼家辛有些难以启齿的模样,阿斯嘉反而来了兴致:“到底来干什么的啊?难道是要到西方讨媳妇不成?”
  “胡,胡说什么!”
  “哎哟,脸红了~好可爱哟~”她戏谑似的笑了起来,原先阴沉的脸孔现在变得非常明朗。
  “不过啊,其实西方也没什么太好的女人,相比之下,应该还不及我的十……不,百分之一,不过你大可死了这条心,我才不会看上你的哦~”阿斯嘉一边贼笑一边上下打量着辛,她似乎已经认定他是去找媳妇的了,辛无力的摇了摇脑袋。
  “我不是去相亲啦……那个……”
  “哦哼~?”
  忧郁了一会,辛只好开口问道:“阿斯嘉小姐知道……日落之地吗?”
-------------
  说起来,不知道大家欣赏过日落吗?
  那可是让人心醉的美丽景色,被晚霞渲染成通红的天空,渐渐消失在山缘的光点。等到太阳消失了,周围就完全暗了下来。
  这和日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升起的太阳是没有终点的,而落下的太阳则有完结的时候,
  如果可能,我真想把完结的那个瞬间永远的定格在脑子的映像里,
  有人说日出是美丽的,但我希望,至少这篇同人要像日落一样有确定的结束。
-------------
  入夜了……
  对于阿斯嘉来说,这个夜晚辗转难寐。
  原来世界上竟存在着那样一个地方,那里无限辽阔,天与海相接之处,有一根像要把世界分成两半的大柱子。
  据说在柱子前许愿,就可以达成愿望。这样的话,阿斯嘉好想要有个能与自己般配的好男人呀……
  开始想入非非,她那向往未知世界的血液又开始沸腾了。而且这次是如此强烈,似乎马上就要爆炸,突破六感的束缚,实现小宇宙的觉醒了呀!
  “不行!”
  终于,阿斯嘉一咕噜从床上翻了起来,她猛的握住拳头。
  “绝对不能一辈子耗在这个小村子里!像我这样的超级霹雳无敌美少女就应该离开这个岛,到外面的世界去看一看!然后结识一个又成熟又潇洒,流着长发的男人!把他据为己有!先把他推倒,在做些¥%¥%*%%#的事!”
  伴随着这阵豪气万丈的宣言,一股强烈的“气”从她身后升腾起来,阿斯嘉已经下定决心了!她毅然决然的穿上衣服,拿起了那把惯用的短弓。
  “这是身为女主角的宿命。再见了,爷爷,再见了,故乡。对不起……”
  她的眼角象征性的滴下两滴眼药水来……
  席塞亚村的后面,有一片叫作“尼鲁”的大森林。
  要从月光海湾进入岛中,这片森林是必经之地。不过,一来森林相当大,二来里面并非没有危险,所以村民们只在情非得以的情况下,才会结伴在白天进入。
  然而就在今晚,一个黑影出现在了森林中……
  这黑影是谁呢?不是贼,岛上驻民们团结的非常好,绝对不会有鸡鸣狗盗之辈;也不是幽魂,因为他确确实实迈着两脚;应该也不会是僵尸之类,因为他身手看来还是满灵巧的……那么说来,果然只有可能是我们的男主角辛了吧?
  果然是辛,他正裹着已经晒干了的衣服,手里提着一袋行李在森林里一步三颠的前进着,森林里枝叶茂密,要拨开草叶行走确实很费工夫。
  “唉……好累啊!”他不禁低声嘀咕道:“为什么要到港口还得穿过这鬼地方……”
  在这里应该说明,塞拉岛一东一西各有一个主要港口,都是通往西北角的邻岛——称为连接东西世界的交通枢纽的奈尔路法城邦岛的。塞拉东港位于月光海湾西侧数公里的地方,中间正好被尼鲁森林隔开。
  要继续向西前进,必须先抵达奈尔路法吧……辛思索着。他没有向村民们告别就偷偷离开了,席塞亚的村民们看起来都很热情好客的样子,如果到别的话肯定还会挽留。
  要向西前进,在到达日落之地前不应该逗留在哪个地方的。
  但是……还是应该向村长要一张地图才对呀,辛有些泄气的往路旁的一棵树下一坐,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懊恼完全迷失了方向感的事实。
  总之,先休息一会吧,他抚摸着胸前的吊饰,迷迷糊糊的闭上眼睛……
  天空中黑云飘动……冷银色的月光被云层遮挡住,变得昏暗模糊……
  不知哪里来的一阵寒意让辛不由得打了个冷颤。他睁开双眼,在微弱的光线中,视线所及尽是繁杂的树丛草木。一道道形状古怪的黑影交错着,有时随风舞动,显现出妖魔舞蹈般的扭曲。
  “喀嚓……”
  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阵树枝折断的声响,让辛全身的神经都绷紧了起来。
  之前并没向村民打听这个森林是否有危险……
  他愣愣的在原地绷了一会,额头的汗珠开始向外渗出,却并没有什么事发生。
  “唉,自己吓自己。”辛自嘲的笑了起来,转过身去,就在这时……一阵听起来像是发自喉咙的低沉声音传入耳中。
  “咕噜咕噜……”
  辛的心脏在那瞬间似乎停止了跳动,他瞪大了双眼,慢慢回过头来。
  从云端里显露出来的皎洁月光让一度昏暗的树林变得清晰了。在辛的跟前不远处,一个暗色的黑影在大树后面移动,随后一边发出低沉的咕噜声一边缓缓的走了出来。
  辛从未见过这种动物,应该说,自小到大都住在小村落里的他,脑子中库存的动物信息还停留在家畜飞禽的阶段。但是即便并不知晓,在看到那个黑影的真实面貌后他还是感觉浑身血液都凝结了。
  那是一只体色呈现出铁青的怪兽,浑身上下披着锥状的硬壳状外皮,粗壮的四足上嵌着锐利无比的钢爪,扒在地上,发出一阵阵低沉的摩擦声。它的头部看起来狰狞可怖,森绿色的眼睛如喷着烈火般充满敌意,在两个黑洞洞的鼻孔之下是一张滴落着唾液的血盆大口,辛可以清楚的看到它那向外斜出的獠牙白森森的,宛如剑刃般直指死亡。
  这是一只刺锥兽……
-------------
  有人同我说在“西化”背景下出现吊睛白额大虫一类动物实在不伦不类,所以我只好设计了一种新的怪物。
  这种奇怪的野兽我也不知道该叫它什么,干脆就叫它刺锥兽吧。设计的灵感来自星际传奇中监狱里饲养的野兽,它们形状像黑豹,凶残,极具攻击性。
  在显示出敌意和怒意时这种野兽青黑的体色会变得如血一般通红。电影里出现这个镜头时我就想:实在太酷了!我想保持这个设定。
  它们的弱点在于颈部,那是唯一没有坚硬的锥状外皮覆盖的地方。这听起来好象是阿喀硫斯的脚踵啊,哈哈,真是老套而无趣的设定。
-------------
  辛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在见到眼前怪兽的一瞬间,他已经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惊讶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直到那刺锥兽的体色突然由青黑色转变成红色时,一种条件反射般的预警才形成于他脑中。
  “要逃!”
  就在辛笨拙的转过身去时,他的身后已传来一声怒意的咆哮……
  浑身如血一般鲜红的怪兽蹬地而起,张开锐利的前爪向辛扑来。对于极端敏捷的刺锥兽来说,即使是经验再丰富的猎人,到了它作出攻击动作时再反应也是来不及的。然而,辛顺着惯性往前踏出的一步踩在了路边斜出的树根上时,他刺溜的向后滑倒了……
  无意识的偶然动作反而优胜于精心策划的闪避,辛的身躯与野兽的利爪相差分毫而过。一屁股坐到地上的他,胸前的衣襟被撕裂,,却并没受到伤害。
  但刺锥兽的攻击是不会停止的,第一击的落空只会导致它更加恼怒。它将身子猛的伏低,四只爪子深深地抓在地上。辛甚至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来,一声巨吼再次响起。
  怪兽弹地而起,利用后身的强大撞击力向辛袭来!它身上如尖刺般的外皮无疑是一种功防皆可的强大武器。
  “啪嚓——”
  被撞断的树枝和木屑四散飞起,受攻击而碎裂的树木之间并没有辛的身影。
  如果是直立起来的人,现在恐怕已被撞得支离破碎了。但胆怯救了辛的命,由于被吓到站不起身,辛整个儿缩在地上并没起来,刺锥兽的预计完全落空了,它所撞击的部位远远高出了目标,仅仅是树干而已。
  连续两次攻击失败,让这只野兽陷入了彻底的狂暴之中,此时的它,浑身如火焰燃烧般刺红,森绿色的眼睛也喷出火来。随着一阵比之前还要恐怖的吼叫,它弓起身子,猛地高高跃起……
  一阵如旋风般的破坏产生了,野兽将身子蜷成一团,如长满尖锥倒刺的球体一般四处乱撞,一瞬间辛周围的树木东倒西歪,折枝落叶之间,怪兽用自己高速运动的身躯布置了一个无形的结界。
  “呃啊!”
  一阵强烈的撞击感透过辛的脊背扩散开来,那是一根粗大的树干,齐刷刷的折断后飞撞在他背上。麻痹感像电流一样流串开来,辛只觉得视线变得模糊不堪,随后就扑倒在地上。
  嘈杂的撞击声停止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阵低沉的摩擦声,再过了一会,一滴温热的液体落在辛的面颊上——是野兽的唾液。
  看来是没法继续向西前进了……太天真了,只凭14岁的自己一个人,能够到达日落之地才怪呢……
  辛的手紧紧的撰着胸前的吊饰,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嗖”
  他似乎听到一阵风声。
  痛苦的嘶叫声让辛张开眼睛,刺锥兽如血般鲜红的躯体在他身前不断的扭动着,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支银色箭矢插在它的颈上。
  “箭?”
  惊奇的脱口而出时,又有一支箭从黑暗中飞来,依然不偏不歪的嵌进野兽的颈部,接着又是一支,再一支……
  野兽发出了让人心悸的嘶鸣,但回应它的是不断射来的银箭,顷刻之间,它的颈项一侧面已插了不下七八支箭矢,猩红色的血液像泻出的泉水般向外涌出。它的脚步开始踉跄,随后越发颓然,在从喉咙底下发出一阵凄然的哀鸣便轰然倒地,不动了。
  再也没有任何声响,辛颤抖着瞪着那倒下的身躯……
  死了……
  ……那箭……是谁射的?是谁救了我?
  辛瞪着呆滞的眼睛开始四下张望起来,终于,一个略有些高傲的话语声回答了他:“什么嘛,我还以为是谁,这不是辛么。”
  “这声音是……阿……阿斯嘉!?”
  如火般鲜红的长发出现在树后,女孩从那里跳了出来,她的手上拿着一把捆着银线的精致短弓。在困惑的看了看辛后,她皱了皱眉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阵摆脱了生死危险之后的虚脱感猛然袭来,辛还没答上话来,便一头昏死过去。
  此时,在村子的议事堂厅里,阿斯卡尔手中拿着一张字条,同几个须发班白的老头子争论着。
  “土根儿先生,你不觉得阿斯嘉就这样离去太危险了吗!?”
  “那是身为女主角的宿命,我们只能在远处看着她,为她祈祷。还有,我是乡绅A,不是什么土根儿。”
  “可是,她是我的孙女!是伟大的阿斯卡之魂的继承者!也是下一任村长!你说是吧,塞维尔先生。”
  “和我没关系,和我没关系,对了,我叫乡绅B,不是什么塞维尔……”
  “你们怎么都这么不负责任!不行!我要去找她!绝对不能让阿斯卡之魂就此泯灭。”
  “你不是说所有人都有阿斯卡之魂的嘛,所以也不差她一个呀。”
  “幽助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乡绅C啦,总之,这是剧情的需要,没办法的。”
  “……那难道我们就无能为力啦?你不觉得这回的故事太扯蛋了么。”
  “无所谓,无所谓,反正慢慢进展下去就行了啦,ASUKA201先生。”
  “谁是ASUKA201啊,我是阿斯卡尔!”
  “都一样啦,他人の干涉先生。”
  “……喂,我说,乡绅A……”
  “什么?”
  “我是不是过了这一话就再也不登场了?”
  “没错。”乡绅A一边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子上,一边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