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逐日的旅客(3) by: 土根儿

2006年04月30日 E研故事 ⁄ 共 744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271 views 次

塔克亚索拉之章 第二话
虽然尼鲁森林相当大,还潜伏着一些凶猛的野兽,但在白天看来,这是片不但美丽还很富足的大森林。
一棵棵高大的乔木错落有致的树立在矮小的灌木丛间,森林上空的阳光在被茂密的数叶过滤后,会化作一道道亮色的光丝泄在松软而潮湿的草地上。在树从之间,往往可以找到一些七彩的小花,除了各种美味的树果外,还有不少可以食用的菌类植物——事实上,在食物无法充分供应的时候,村民们往往到森林里寻找这些替代品解决危机呢。
说到这里的食用菌类,主要还是蘑菇,而其中最美味的自然是巨松蘑了。这种蘑菇也称为松口蘑、玉姆鲁、松蕈、松茸(英文为piny fungus 日文为マツタケ)。由于菇体肥大、肉质细嫩、味道鲜美、香味浓郁,有独特的松脂香味,是蘑菇之中的上品,因此被称为“蘑菇之王”。这种蘑菇在东西方世界都相当稀有,往往是拿来进贡给国君的珍贵食物,但在塞拉岛的尼鲁森林里却相当多,每到七八月份,当秋风吹起的时候,村民们便会组成采集队进入尼鲁采集这种蘑菇,举行松蘑品尝大会,据说在这里还有专门为松蘑作的祭典呢。
怎么?嘴馋了?死心吧……这玩意儿就连作者都没什么机会吃呢。不过现在呀,在树林里的某片小空地上升腾起来的烟雾之中,还真是弥漫着这种特有的松脂香呢。有幸品尝这种美味的人是谁呢?该不会是我们的主角吧?
略有些高的女孩的话语声证实了这个想法,果然,在用树枝支起来的烧烤架子上,阿斯嘉正一边用鼻子拼命嗅着空气中飘散的气味一边对规规矩矩的坐在身边的辛指手划脚的说着什么。
“我说你啊,什么话都不说就离开村子跑进树林,要不是碰上我的话看你怎么办。”
“对不起……”
“你为什么要跑进树林呢。在村子里老老实实待着不是很好吗?”从火堆边取下一串又肥又大又嫩又香的松蘑,狠狠的咬了一口。啊~~,满嘴都是挥之不尽的香味,用烧烤的方式虽然无法完全把它的甜美体现出来,但特有的炭香和松香混在一起,让人还没咬下就已经垂涎欲滴。阿斯嘉的脸上浮现着无比幸福的陶醉神情——能吃上如此美味的食物,也不枉在这岛上住了十四年呀……
阿斯嘉小时候听过一个传说,据说世界上有一种好宝贵好宝贵的果子,三千年才开花,再三千年才结果,再三千年才能熟透食用,只要闻一闻就能活三百六十岁,吃一个的话可以活四万五千年呢……虽然蘑菇不是果子,但阿斯嘉还是坚信这个传说的宝贝就是松蘑。
“你不试试么?”阿斯嘉看了看辛,将一串已经烤好的松蘑递给他,辛有些踌躇地接了过去。
“没吃过么?不用担心啦,这可是连国王都很难吃上的宝贵食物。”
试着咬了一口后,原先阴沉的脸色一下子明朗了起来。
“怎么样?好吃吧?”阿斯嘉开朗地笑了,辛拼命的点了点头。
“太好吃了!”他一扫之前的忧郁神色,大口大口的嚼了起来——松蘑的味道就是有这样的魔力。
-------------
提到松蘑,它们不仅美味,而且营养价值也相当的高哦~
据分析,鲜松蘑约含水分89.9%、粗蛋白17%、纯蛋白8.7%,还含有丰富的维生素B1、B2、维生素C及维生素PP。
许多文献记载,松蘑具有强身、益肠胃、止痛、理气化痰、驱虫等功效,还具有治疗糖尿病、抗癌等特殊作用。
另外,因为松蘑所含有的激素类物质较多,对改善更年期内分泌失调、性功能失调等症状也有不错的疗效。
所以,如果有机会,大家一定要多吃哦~~~
-------------
一直吃到连满嘴巴的香味都感觉不到了,辛才停了下来。这么说来,他虽然获救,却一直没有好好的吃上一顿饭,一定是饿坏了。
“辛,”阿斯嘉坏笑着打量了一会他满足的表情,问道:“你上回跟我说,你要去寻找日落之地。”
“啊,是啊。”
“你该不会什么也不说就离开村子就是为了赶路吧?”
辛摸着涨鼓鼓的肚子,点了点头。
“你还真是性急。”阿斯嘉嘲笑似的用高八度的声音说道:“这森林虽然很不错,却也有许多的危险动物呢。你连地形都不清楚就跑进来,不是送死么?”
“可是,如果我不走,一定会给你们村子添不少麻烦呀。村民们看起来都好好客呢。”辛无奈的摇了摇头。
“虽然这样,但获救当晚就跑掉,很没礼貌啊。到底你要去那日落之地做什么?能告诉我吗?”
辛看了看阿斯嘉,再抬头看了看天空。午后的天空真蓝呀……
他把胸前的吊饰托在手里,银色的吊饰在阳光下闪烁着刺眼的光泽。
“这个,据说是妈妈留下给我的。”
“哦?我看看,我看看。”阿斯嘉说着便探过身来。
“不——给——”一边贼笑一边猛地把吊饰紧紧的撰住,辛调皮的瞪着她。阿斯嘉有点懊恼的撅起小嘴。
“哼,小气鬼,我可是救了你两回的恩人呢!”
她站起身,绕到辛身后,猛地踹了他一脚。
辛狼狈的往前扑倒在地上,随后不满的爬起:“你这混蛋!给我站住!”
“嘻嘻,来呀!来呀!”
两人哈哈笑着打闹了起来,辛似乎完全忘记了昨晚的危险,也彻底抛弃了生涩的扭捏,直到阿斯嘉半开玩笑的投降时才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吃完饭后运动,还真是负担呀。
“我想见妈妈。”
“哦?”
“我想见到妈妈,所以要去日落之地。阿斯嘉呢?”
“啊?”
“阿斯嘉为什么半夜里会出现在树林中?”认真看女孩,辛问道。后者有些迟疑的睁大了眼睛。
“哦……啊,哦……就是……”
她支吾了一会,突然猛地靠过来,把手搭到辛肩上,把后者吓了一跳。
“那个,辛!”
“啊,啊?”
“你自己一个旅行太危险了!”
阿斯嘉说得没错,辛是个直到十四岁都没有走出过小村落一步的孩子,别说是应付危险的能力了,就连要他搞清楚如何握住一把砍刀恐怕都是个问题。对他来说,要独自前往世界尽头找寻日落之地简直无异于一跳跳到月球一样荒谬而遥不可及。
尽管如此,还是有一种无论如何也必须前去寻找的信念在支持着辛,那是一种趋近于盲目的乐观情绪,但正是这种情绪始终伴随着他,让他能在十四岁的生日那天离开村子,踏上旅途,甚至在落海后依靠仅有的意识向西漂流。他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摆出不服气的表情回应阿斯嘉的话语。
“我知道很危险,但我绝对不会退缩的。”
他张开手,手心的十字型吊饰露了出来。
“我相信妈妈会保佑我。去见妈妈,对于这种想法我不想再逃避了!”
“你坚信日落之地真的存在?到那里真的能实现自己的愿望?”阿斯嘉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话语中充满了不屑。
“我不知道,但不亲自见到的话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阿斯嘉笑了起来,这次并不是之前那种嘲讽的笑容。她甩了甩自己耀眼的红发,然后猛地拍拍自己的胸脯。
“你需要有个旅伴,只有互相扶持才足以对付各种危险。”
“呃?”
“我们一起走吧!我也很想去见识见识外面的世界,还有找到你说的那个日落之地!”
辛有些没回过神来,他愣了半晌,才像整理好了思绪一样嘀咕起来。
“难道……阿斯嘉昨天晚上出现在树林里是因为……”
“恩哼。”阿斯嘉毫不掩饰的挺了挺胸脯。
“可是你和村民,和你爷爷商量过了么?”
“才不呢!”她苦笑起来:“如果跟爷爷商量,他绝对不会让我离开村落范围十公里以外的区域的。所以……”
辛有些疑虑的看着她。
“让我跟你一起去吧,好不好嘛……”目光变得又柔顺又锐利,阿斯嘉展开了哀求带威胁的攻势:“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哦,如果不报答我的话说不定我会生起气来把你丢进熊窝的嘛……”
-------------
最初构思这部作品时,我确实曾经想过以“EVA同人”为创作出发点,所以几个主角都是以EVA中的孩子为原形设计的。
但是,等到一进入情节方面的设计,就发现人物性格将会出现许多偏差,尤其是作为主角的辛。如果保持SHINJI的性格的话,那么就会严重不符合这个故事的基调。
因为这个故事应该是充满了温暖的阳光和柔和的风景的,虽然也充斥着危机和阴谋,但避开这些,主角身边总是弥漫着欢声笑语。
在构思故事时脑子里曾闪过一个场景,蕾坐在篝火旁吹奏着口琴,阿斯嘉伴着有节奏的琴声跳起不知名的舞蹈,而辛坐在边上安静而略有些羞涩的看着。我想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所以,如果在这个故事里,大家发现“SHINJI”竟然是个乐观而坚强的小孩,“ASUKA”带上了难得的温柔,连“REI”也时时显出让人陶醉的笑颜的话,请不要在意了。
这并不是“EVA同人”。
-------------
拨开阻拦道路的树枝和乔木,地面上露出了摸模糊糊的路痕,看来在时常的进出中村民们已经在树林里探索并开辟了较方便的路径。
“阿斯嘉真厉害呀,”看着她那熟悉的动作,辛觉得非常值得钦佩:“对这片树林非常熟悉的样子。”
“因为除了在海上跟鱼相伴,我的另外一个主战场就是树林嘛。”阿斯嘉笑着指了指别在腰间的箭袋:“刺锥兽那样的动物其实不多,但兔子什么的还不少呢。”
“没有其他危险的动物吗?”
“怎么会没有呢?”阿斯嘉回头看了一眼辛,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这里危险的动物可多啦,比如这片森林里住着一种三角犀牛,它们虽然不伤人,但总喜欢没头没脑的狂奔,所过之处一路狼籍不堪。”
阿斯嘉的话还没说完,一阵轰隆轰隆的声响就传入辛的耳中,进接着一个粗壮的身躯伴着烟雾从他身旁数米处猛烈的飞驰而过,只留下一堆被践踏而东倒西歪的树木……
“哇……”辛的嘴巴张得老大。
“还有一种好大好大的怪鸟呢,”阿斯嘉继续说道:“我们把它称为大鹰,它们会一边发出可怕的叫声一边从空中俯冲下来,用尖锐的爪子和牙齿……”
一阵让辛的血液都为之凝结的凄厉鸣叫声响彻云霄,紧接着,像要遮盖住阳光一样,一个巨大的黑影从他们的头顶掠过,辛听到一阵树木被蛮横撕裂的喀嚓声,随后一根被齐刷刷折断的大树从前面不远的地方被巨大的黑影提起,向空中飞去,然后逐渐消失了……
“把树木撕裂,提到空中食用——幸好它们不吃人,对吧?”阿斯嘉坏笑着看着辛,他的两脚此时直打哆嗦……
“对了对了,还有一种蛇类在这里很常见哦。”阿斯嘉继续说道:“它们像蟒蛇一样粗大,表皮很像树皮,所以常常会把自己伪装成大树。当目标靠近的时候它们就会用粗壮的身躯将目标纠缠住,然后……”
身边的一棵大树此时开始动了起来,随后几秒钟内辛已经被粗大的身躯纠缠住,一颗又大又丑的蛇脑袋出现在眼前,森绿色的眼睛直直地瞪着它……
“啊,眼睛如果是绿色的就不要紧,绿眼睛的树蟒很和驯,喜欢亲近人,不必担心。”
红色的蛇信伴着嘶嘶声开始在辛脸上亲昵的舔呀舔,阿斯嘉笑着抚摩了一下那大大的脑袋,而辛呢?早已口吐白沫的昏死过去了……
辛清醒过来时,树蟒已经离去,太阳也渐渐西沉了。
他发现自己正垫在阿斯嘉的大腿上,脸一下子像苹果般红了起来。
“哼哼,真可爱呢。”阿斯嘉则像作弄小弟弟一样不在意的笑着。
“天……快黑了?”
“恩。”阿斯嘉点了点头:“我也没想到你这么没用,会昏死这么久。实话说,像刺锥兽那样会主动伤人的动物会在夜里出来。所以今晚我们最好睡在树上。”
指了指高高的乔木,她补充道:“有些大家伙根本不怕篝火的。”
“搭建在这样的森林旁边,村落还真让人担忧。”辛不禁耸了耸肩膀。
“这里的野兽一般不会到那边去。爷爷说那是因为海湾的空气她们适应不了,我是不知道啦。”
她边解释着边走向身旁不远处的一棵大树。这里的树都很高,而且从四处传来的鸣叫声看来,这片树林里栖息的鸟也很多。
“你会爬树么?”
“呃……我想……没问题。”
话虽这么说,但辛果然还是笨手笨脚,在他连续四次从树干上滑落下来,跌得眼冒金星后,笑得前仰后合的阿斯嘉才实在看不下去似的用随身携带的绳索帮他实现了上树的艰巨任务。
“呼,”擦拭着衣服上粘上的泥土和草叶,辛的脸有些尴尬的红了起来:“没想到这么难爬。”
“你是笨蛋啊。哈哈……连爬树都不行,你还怎么到日落之地去。对了,你该不是也不会游泳吧……”
“当,当然会了!”辛的脸已经涨成了通红:“我,我……”
“恩,不用狡辩了,你之所以能漂流到这里也全是因为抱着木板什么的吧?”
“你不要胡说!”
“不坦率可不好哟。”戏谑的笑着,阿斯嘉轻巧的一转身躲过了向这边猛的探过身来的辛,结果好容易爬上树的辛又一次跌了下去……
“阿啧啧,这下可比之前都重……”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声,阿斯嘉笑得更欢了。
这一夜,在有些让人心悸的猫头鹰的鸣叫声中度过……
“嘿,辛!起来啦!”
天一亮,阿斯嘉就连拉带扯的把辛从睡梦中唤醒了。
“怎……怎么了?啊呀,什么声音……?”
一阵哞哞的叫声传入耳中,辛疑惑的看着阿斯嘉,后者脸上充满了喜悦。
“往下看看。”
辛向树下望去,一堆两边似乎长着翅膀圆滚滚的白色球体出现在树下面。
“我们碰上免费搭乘的车队啦。”
看清楚了下面的情形,辛不禁张嘴赞叹起来。那些球体是一种动物的脑袋,圆滚滚的,而像翅膀一样的则是它们的大耳朵。这群动物看起来非常和善可爱,此时正用它们长长的鼻子互相拍打嬉闹着。没有身躯,或者说头就是她们的身躯,由两只粗大的脚撑了起来。
“这是什么啊……”
“是大象群啦,它们很乐意让人乘坐,而且跑起来可快了,中午应该能到达尼鲁港。下去吧。”
-------------
在我们的世界里,大象并不是那像墙一样高,走起路来连地面都会振动的大型动物,而是这种看起来有些傻呼呼的家伙。
我尝试着画了一下,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图见下)
其实相信大多数人应该都见过这种动物的,在哆啦A梦的大长篇宇宙开拓史里就有它们的身影,在小学时第一眼见到不二雄先生创造的这种动物,就不禁叫道“哇!好可爱!”结果这也成了这些年来一直很想起用的形象,碰到这个机会,就把它们拿出来了。
-------------
果然,这些动物非常和善,傻呼呼的外表也让怕生的辛感到无需惧怕。他试着拍了拍其中一只的头,它便非常亲昵的把胖嘟嘟的大脑袋凑了过来。
“拜托啦,到尼鲁港。”阿斯嘉轻轻捏了捏自己这一头的大耳朵,它像听懂了一样晃悠晃悠鼻子,便迈开双脚跑了起来。
其他象群也跟着跑了起来,辛看着阿斯嘉,后者回过头,笑了笑。
“怎么样?很棒吧!”
辛从来没体验过这样飞驰的感觉。
小时候曾经学过骑驴,但村子里那只矮小的毛驴别说是跑了,走起路来都是一步三颠病怏怏的。即便如此,当时的辛还是被吓得两脚直打哆嗦。
而骑在大象头上,速度又如此之快,迎面而来的风和身旁不断闪过的树木都让辛第一次有一种在飞翔的感觉,但却出乎意料的平稳,辛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可怕,他放开双手,感觉着身上的衣襟在风中飘舞着。
他大声喊了起来。
“真的象在飞呢!”
阿斯嘉转过头来,她红色的发丝在风中飞舞着,相当惹眼。
“辛,你看!”
顺着阿斯嘉所指的方向看去,原先繁茂的树林正变得有些稀疏起来,在树木后面,有一片银蓝色的平面正在呈现,点点粼光透过树干和树叶闪烁着……
“海港就快到了!”阿斯嘉大声喊着:“加速喽!加速!”
象群们有节奏的脚步声变得更加急促,辛觉得吹打在自己脸上的风来得更猛了,他举起手遮挡……就在这时,眼前的景象一下子开阔起来。
树木消失了,呈现在眼前的是一幅壮观而绚丽的景象。他们置身于山坡上,可以清楚地看见山坡下面银白色的沙滩,以及巨大的海平面和更远一点浩大的蓝色天幕。在海和沙滩的交界处,一道道海浪像白线一样悠长的起落着,几只白色的海鸥在贴近水面的空中拍打着翅膀,时不时的俯冲进水里,再抓着一条鱼儿钻出来。
象群继续沿着山道奔驰着,辛望着眼前的景象,一种久违的感觉突然涌上了心头。
“这里……和以前与爷爷常去的那个山崖有点像呢……”
“港口还要再绕过去,来吧。”身旁的阿斯嘉微笑的看着他,随后她拍了拍象头,一路向前奔去。
绕过了山崖的转角,阿斯嘉突然停住了。
“怎么回事?”身后的辛有些疑惑的看着她,她没回话,只是仰了仰脑袋向前方示意。
“啊……”
看清楚眼前的景象,辛也愣在了原地。
前方不远处的沙滩边上,是几座被烧得只剩焦黑的木梁的房子残骸,一道道黑烟此时正扭曲着向空中飘散开去。靠海的地方,辛可以清楚的看到曾经有船坞的痕迹,但现在也不知被谁一把火烧掉了。
几只看起来阴森森的怪鸟正盘旋在空中,阿斯嘉厌恶的看了她们一眼。
“是腐鸟,真恶心……”
“腐鸟?”
“它们出现在破坏的残骸附近,也吃尸体,”她把头发向后盘了起来,接着跳下了象背:“只要这些鸟出现的地方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辛也跟着跳了下来,阿斯嘉捏了捏其中一只象的耳朵:“一会可能还用得着,别跑掉哦~”
“无论如何,先检查看看吧。”
港口似乎刚被破坏不久,有些小火星还没有全部灭绝,应该是这两天才变成这样的。
由于有树林隔开,加上山崖阻挡,岛上哪个地方如果出现什么突发状况,要被其他地方发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尼鲁港虽然离席塞亚村很近,但要确实发现港口出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村子那里要知道这边的情况,说不定还得等上十天半个月呢。
辛用脚踢了踢烧成了焦碳的木材堆,叹了口气。
“怎么会变成这样。”
“似乎是被袭击了……”阿斯嘉独自思考了一会,嘀咕道:“最近海盗们活动很猖獗的样子,塞拉岛附近海域都有警戒的船只在巡航。”
说着她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会,然后肯定的点了点头。
“有过打斗的迹象。会这么做的只有海盗和草原那边的强盗。”
“总之这个港口没法用了,既没人,也没船了。”辛哀伤地看了看海边的船坞残骸,那里昨天或许还停靠着一只不小的船呢。
“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如果强盗再回来就糟糕了。”阿斯嘉转身向象群走去,辛最后看了一眼港口的残害,便跟上了她。
“塞拉岛倒是还有一个大港口……”一边坐在大象身上往回走,阿斯嘉一边思索着:“但那是在岛的西面,要到达那里得穿过伊文苏拉尔平原,再从吉埃港坐船绕过加林山脉才能抵达。
“不行!”她摇了摇头:“太远了,我们的准备不够完善,走不了那么远的。”
“难道要回村子吗?”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回去呢!”阿斯嘉懊恼的叫了起来:“如果回去,肯定被爷爷骂上一顿,然后被锁在房间里一个月都出不来!”
“那你说要怎么办啊……”辛苦恼的耸了耸肩膀。
“唉……”
两人灰头土脸的乘坐着象群,绕着树林漫无目的的走着,就这样直到天黑。
“总之……今晚先在林边过夜,明天再想办法吧。”
夜幕降临,这里是森林的边缘地带,所以即使睡在草地上也不会有什么危险,阿斯嘉点燃了篝火。
“喂,阿斯嘉……”
“什么?”
“为什么你要随我去日落之地呢?”
阿斯嘉笑了笑。
“我只是想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罢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根本就没有那个地方。”
“没关系啦!”她摆了摆手,随后一仰身躺在地上:“根本没关系,只要能离开那个小村子,我就很满足了。”
辛笑了笑,过了一会。
“喂,辛。”张开四肢的阿斯嘉的双眼瞪着天幕:“如果真的有那个地方,我想要一个好男人。”
“哦?”
“也不是啦!”她红着脸坐起身,大笑着支吾起来:“我只是说,老蹲在那个村子,我的光阴都虚度了啦!哈哈,哈哈哈哈……”
“哼……”
“哼什么哼!”
“哼。”
“你再哼!看我不打死你!”女孩开玩笑的一拳头向辛抡了过去。
火光边上,两人再次打闹起来,之前见到港口残害时的压抑情绪,暂时也消失了。
然而,他们俩并不知道……
在这个夜晚的树林边缘,危机已经靠近了自己身边……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