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逐日的旅客(4) by: 土根儿

2006年04月30日 E研故事 ⁄ 共 9692字 ⁄ 字号 逐日的旅客(4) by: 土根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269 views 次

塔克亚索拉之章 第三话
一轮明月挂在尼鲁森林的上空,没有风的夜晚,猫头鹰的叫声显得更加凄厉恼人起来,阿斯嘉烦躁的翻了个身子,睁开双眼。
从茂密的森林的树梢边看去,明朗的夜空显得高深莫测,她转个头,未灭的篝火火苗依然在噼里啪啦的跳动着。
经过了一天的劳累,辛此时早已睡得人事不省了,阿斯嘉看着他嘴边流出的口水,听着他有规律的鼻息声中间断带着的嘘声,不禁轻轻地笑了笑。
“虽然他同意了我加入旅行,不过却不肯详细告诉我他的目的。”爬到辛身边,她恶作剧的用手指搓了搓他的鼻子:“这个小气鬼。”
“不过……其实他长得满可爱呢。呀……”
熟睡的少年翻了个身,胸前的银色吊饰从衣领里露了出来。
“这个……”阿斯嘉好奇的看着,那是个银色的十字形吊饰,在十字中间似乎有个什么雕塑。
“是他妈妈的遗物吧?之前说过。”
阿斯嘉把头凑近辛的胸口,仔细打量起那东西来,中心的雕塑似乎是个人型,张开的双臂就像是被钉在十字架上一样。但阿斯嘉看不出那是个人,或者说,那看起来不像是人。
“哦……哦……”她不禁伸出手去,就在这时,少年的眼睛睁开了。
“阿斯嘉?”
“哇!”完全没防备阿斯嘉吓了一跳,她的脸一下红了起来。
辛的脸色也红了,一个女孩把脸凑到自己胸口,这种奇怪的事情让他一下子有点没回过神儿。
“你……你怎么了?”
“不,没什么!没,”阿斯嘉有些手忙脚乱的比划了几下,她一溜身回到之前自己躺着的地方,满脸堆笑的搪塞了一下:“睡,睡吧!”
“哦……”辛的脸依然堆着困惑和羞涩的,他四处望了望。
“大象们呢?”
“咦?”
“之前你不是让它们留在我们边上么……睡之前它们也都在,怎么不见了?”
阿斯嘉四处张望了一下,也疑惑了起来:“是,是啊,它们应该很听话的呀……”
两人一同挠了挠头,四周除了跳动的火苗,什么也没有,就连猫头鹰的叫声这时也停了,森林完全的沉寂了下来。
“沙沙沙……”不知是哪边的树叶发出一阵不自然的响动。
“什,什么声音?”辛有些恐惧的站了起来,就在这时,一个黑影忽然从他身后闪了出来,他只觉得背后被什么东西猛的撞了一下,便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辛!” 阿斯嘉叫了起来,这里是树林边缘,应该没有危险的动物呀。
来不及上前,同样的撞击感便出现在她的背后,与此同时她才回过神来。
‘港口不是刚被破坏了么……这么说……是……’
隐约听到几句粗野的话语声,阿斯嘉晕了过去。
之前已经向大家说明过了,塞拉岛并不是一个安全的岛屿。
除了神秘的加林山脉,离奇的怪物传说,以及森林中的各式各样的动物外,在这里还有着不少逃亡的犯人。因为任何一个政府都不愿意接触塞拉岛,这些在外面的世界无恶不作犯下滔天罪行的人们,便因此潜入这里,落脚于草原之上,成了草原盗贼。他们无拘无束,便更加变本加厉起来,经常出没于牧民和内岛村落之间,大干破坏抢劫的勾当。也因此,草原之上时常会发生牧民与强盗间的冲突。
随着时间的推移,草原强盗最近有大肆扩张的趋势,他们的行动地域不再局限于草原,就连森林和沿海的村落,近来也经常出现他们的身影。许多岛上居民的外迁,很大程度就是受他们的影响。同样,袭击阿斯嘉和辛的——无须猜疑,也正是他们。
恢复意识的时候,辛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四周插着火把的空空的小木屋内,双手被捆得扎扎实实。同样被捆着的阿斯嘉躺在自己身边,似乎还没醒觉。
“阿斯嘉!阿斯嘉!”
少年用身体拼命的推着阿斯嘉,后者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不好了!阿斯嘉,我们……”
“哇!!”
少女猛的一声大叫让少年的话还没说完就吞了回去。
“我们在哪里!这是什么鬼地方!我为什么被捆着!!”
“呃……阿斯嘉,冷静点……”
“呵呵,看来是醒了呢!”一阵粗俗又沙哑的话语声响了起来,两人的视线刷的一下移向身边不远的入口。木制的小门打开了,一个五大三粗,满身黑毛的大块头走了进来。
“你,你是谁!”阿斯嘉扬起眉毛大声问道:“为什么把我们捆在这里!?”
“呵呵。”大块头看了看阿斯嘉,笑了起来:“这个你自己应该清楚,半夜里睡在树林边上,还点了那么大篝火。”
“啧……”阿斯嘉懊恼的咬了咬嘴唇:“果然,太大意了。”
“你,你想把我们怎么样?”辛恐惧的看着眼前这个虎背熊腰的大汉,那张贱肉横生,颈粗眼大的相貌本就让人退惧三份,加上笑起来时露出的一嘴又黄又尖又不整齐的牙齿,让他显得更加狰狞起来。
“那要看大姐头们怎么决定了。”大汉笑道:“我只是来告诉你们,给我乖乖的在这里待着,别想企图逃跑,要不然……”
他从身后拖出一把硕大的斧头来,随手挥了挥,斧刃切开空气,发出巨大的呼呼响声。
“如果不想变成这样就给我乖乖听话!”他把斧头朝着身边的木版门砍去,随着一阵响亮的喀哒声,门被整个儿劈成了两半。
“哎呀哎呀,我又忘记了”,大汉有些懊丧的拍了拍脑门:“这门要用来关人的,这下糟了,这下糟了……”
-------------
其实,我本来是想把SUEZOU和PRAYER丢到后面一章才登场的,但因为一时想不到强盗头子的演员,便灵机一动让她们提前与大家见面了~
不过放心,之后她们还是会在沙漠上出来的,因为她们是“贯串始终的绝对大反派呀~”(笑)
这个大汉是他们在草原上的当强盗时的助手,至于名字嘛,在PRAYER的极力推荐下,我就决定采用Blade Kai(SUEZOU曾经的老公?)了,嘻嘻,粗看下去还是很有气势的~
-------------
在辛和阿斯嘉被缚在强盗窝里的时候,不如让我们先把视角转一转,我想,大家一定很有兴趣了解一下塞拉岛上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伊文苏拉尔草原吧?
坐落于尼鲁森林西北角,向西一直延伸到加林山脉的伊文苏拉尔草原,是一片广阔而美丽的草原。在这里,遍地生长着在其他地方并不常见的光芒草,这是一种能够吸收并贮藏光线的金色的草。白天,当阳光明媚的时候,它们一边吸收温暖的阳光,一边同时映射出灿烂的金色,让整片草原看起来就像由金子铺成一般的耀眼;而到了夜晚,便会把白天贮藏的光线散发出来,成了一片发出萤萤的白色光芒的草地。正是因为这样,人们同时也把它成为光的草原。
在这片草原上,生活着塞拉岛上主要人群的草原牧民们,他们是一个快乐的群落,辛勤的劳动给了他们健康的身躯,质朴的生活给了他们勤俭的品质,而无拘的环境更把自由自在的快乐永远的赋予了他们,白天,他们在草原上放牧——主要是诸如独角绵羊,青斑马和草原熊猫一类的动物,夜晚,他们坐在发着白光高及腰间的草地上,弹拨着月琴,唱着属于自己的歌。不必担心这里的生活环境,伊文苏拉尔湖的湖水是清澈而甜美的,甜瓜和西瓜等作物以及草原上的各种小动物也为他们提供了足够的食物来源。
总而言之,虽然有草原强盗存在,但伊文苏拉尔的牧民们依然过着快乐的生活。
现在让我们把镜头转到这片草原的东南角,也就是和尼鲁森林交界处不远的地方,在这里,有一群大象正在拔足狂奔着,那堆圆滚滚的大脑袋上不断拍打的肥大耳朵似乎正在述说它们紧张不安的情绪。
大象是一种敏感而胆小的动物,它们虽然会亲近人类,但当本能的意识到有人持着敌意出现在附近的时候,便会像遭遇危险般警觉的逃跑,而且它们一旦跑起来,往往不持续一整天是不会停下的。所以如果你在草原上看到一群狂奔的大象,那说不定就是附近哪里正在发生危险了哦~
它们就这样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啊跑……直到它们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群草原熊猫。
那是一群虽然笨拙但却可爱又快乐的熊猫,此时,它们正扭动着肥大的身躯,伴着身边发出来的优美乐音,跳着看起来有些滑稽的芭蕾舞。咦?音乐?
顺着音乐声看去,原来在熊猫们的身边不远处,正坐着一个人,披在身上的褐色斗篷和头罩让人看不清她的长相,但是从白皙而纤细的手,以及修长的手指看来,她无疑是她。乐声的来源是此人正在吹奏的一支银色口琴,她的演奏技巧一定相当的出色,因为琴声显得非常优美,让人陶醉。
-------------
关于熊猫所跳的芭蕾舞,我想在这里说一说。
大家可能会觉得奇怪,像熊猫那样的躯体,怎么可能跳得了芭蕾舞呢?它们甚至连脚尖都踮不起来吧?
但是,熊猫芭蕾是确实存在的哦,作为一项世界性的动物运动,甚至还设有专门为这项运动设置的美国国际熊猫芭蕾舞大赛,瑞士洛桑熊猫芭蕾舞大赛,英国 Genee 熊猫芭蕾舞大赛等国际赛事呢。
而且据小道消息传说,熊猫芭蕾还一度演变成神乎其技的“熊猫流芭蕾舞格斗术”这一格斗流派,该流派传人目前正隐居于一个叫CNNERV的地方,他可是个打通任督二脉,聚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为捍卫世界和平而战的万中无一的高手。
-------------
披着斗篷的人有些惊奇的看到了远远卷起的烟尘,会在草原上卷起这么大一阵烟的除了奔跑的象群以外应该就不会有别人了吧?她停止了吹奏,站起身来,从和阿斯嘉差不多的娇小的身躯来看,她应该也是个孩子。
女孩朝向自己跑来的象群挥了挥手,象群竟然像统一收到了指令一般,在她身边停住了。熊猫们此时也停止了跳舞,簇拥到了她身边。
她用手拍了拍领头的一只大象的脑袋。
“……怎么了?”说话声显得轻柔而沉静。
大象呼啦呼啦的拍打着耳朵,长长的鼻子一弯一曲,嘴里发出一阵让人听不懂的哞哞叫声。披着褐色斗篷的女孩一边安抚似的抚摩着它的头,一边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接着,她轻轻的跃上象头,拍了拍象的耳朵。
大象就像经受过训练似的,一改之前的恐慌神态,转身向来时的方向跑了起来……
那么,暂且把草原这头的情况按下不提,让我们再回到辛和阿斯嘉这边。不出所料,囚禁两人的小木屋里此时正发出一阵阵高八度的怒吼。
“可恶!你这大块头!笨猩猩!河马男!区区单细胞动物也敢欺负本小姐!你给我记着,总有一天我要把你的头朝下塞进黑水泽的臭泥巴里面!再把一公升章鱼汁从你的屁眼里灌进去!!”
“阿,阿斯嘉……”辛紧张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而站在小木屋门口的大块头似乎也被阿斯嘉通体骂得泄了气,之前的威势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他哭丧着脸转头看了看屋里,再转头看看外面,接着再看看屋里,一幅不知所措的样子。过了许久,才好容易挤出一句话来。
“这位大姐……你能不能别再骂了啊……”
“我就骂!我就骂!肌肉男!霸王龙!歌斯拉!”
“大,大姐……求求你别骂了……”大块头似乎是真的很在意自己被骂得体无完肤,他简直是用哀求的语气在同阿斯嘉谈话了。
“哼,”阿斯嘉正眼都不朝他看一下便扭过头去,她高傲的挺了挺胸,虽然被捆着,但此时的她看起来还真是完全处于优势地位。
“要我不骂你?帮我把绳子松开来。”
“可是,可是大姐头说不许松啊……”大汉露出为难的神色。
“巴尔坦星人!阿诺舒华辛利加!相良宗介……”
大汉终于被击溃了,他躬着身子小心翼翼的走到阿斯嘉身边,帮她解开了绳子。
辛哭笑不得起来,看起来孔武有力的暴虐男人,竟然是这样的外强中干。
“哼,”阿斯嘉搓了搓发麻的手腕,没好奇的瞪了大汉一眼,他竟吓得后退了两步。
“辛,这样就行了。我们走!”她将捆着辛的绳子也解开来,便拉着他的手向门外跑去。
“等……等等!你们不能走!”
大汉还想做徒劳的阻拦,却在刚接触到阿斯嘉凶恶的眼神时便败下阵来,只好看着两人向外跑去。
“哎呀……这可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身高超过两米的大汉竟就这么不知所措的大哭起来,眼泪像奔腾的瀑布般犀利哗啦的掉个不停,这么看起来还真觉得他很可怜呢。
“布莱德,你又怎么啦?”
有些大大咧咧的女性声音响了起来,大汉的身子抖了一下,转过头去。
“苏,苏艾佐大姐……”
“阿斯嘉,你好厉害哦!”
“呵呵,没什么啦,”阿斯嘉跑着,脸上露出得意扬扬的神色:“像那种喜欢拿着肌肉四处招摇的傻瓜,往往都是很胆小的。”
“不过,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这里到底是哪啊……”辛边跑边四处张望着,这个地方四处都长着及腰的黄色野草,放眼看去无边无际。
“是草原,他们是草原强盗。”
“四处都是草,我们到底是往那跑啊?”
“我也不知道啊,”阿斯嘉毫不在意的说道:“不过只要远离这里就对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碰上这里的牧民呢。”
“牧民?”
“恩,他们都是很好客的人,只要能碰上……”
阿斯嘉的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她和辛不约而同地同时停住了脚步。
“话都不说一声就跑,现在的小孩子真的没什么教养呢。”
一个长头发的女人站在他们跟前不远处,除了非常漂亮的容貌,从纤细的身材和娇嫩的皮肤来看,她也并不是个强悍的人。但她此时正用手轻轻遮着嘴角,发出一阵又尖又细的笑声,笑声所带着一种恶毒的意味,让辛的身子不由得抖了抖。
“你,你是谁?”就连一向自信的阿斯嘉也显得有些紧张。
“哎呀,询问他人前应该先自报姓名,现在的孩子怎么什么都不懂。”那女的依然保持着笑容,不紧不慢的说道:“我早说了那个肌肉男办不成事,却没想到这么快就看丢了。”
阿斯嘉的眉头皱了起来,她紧张的盯着眼前的人,手自然的伸向背后——空空的——那把短弓早已不在身上了。
“我……我的弓呢!?”
“哎呀哎呀,不必紧张,”女人笑着腾出两只手挥了挥:“你看,我没武器哟。”
“哼……”阿斯嘉嘴角微微的扬了起来:“你是强盗头子没错吧?把我的短弓还给我!”
“现在的孩子可真是不会说话呀。”女人又一次用手遮住嘴角笑了起来:“强盗头子,多么粗俗的称呼。”
阿斯嘉已经一蹬地飞跑了起来,她的双手拧成拳头,对于这个在席塞亚村里从没输给过男孩子的少女来说,打倒眼前这个看似羸弱的女人自信还是有的。
然而眼前的女子却看起来完全没有慌乱的样子,就在阿斯嘉冲到离她只有几步之遥的地方,她轻声但却非常清晰的说道:“注意脚下哦。”
阿斯嘉在听清楚她说话内容的同时就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她脚底下的地板突然啪嗒的馅了下去,辛只听到她发出一阵“哇”的尖叫,然后阿斯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地上的一个大坑……
“阿,阿斯嘉!”辛慌乱的跑上前去,只见阿斯嘉四脚朝天的躺在坑底下,眼睛正像旋涡一样一圈一圈的转着呢。
“你……!”辛愤怒的冲向女人,可没迈出几步脖子就从后面被什么人给扯住了。
转过头去,又一个相貌清秀的女人站在自己身后,她的头发向左边扎成一束马尾,额头很高,短而上扬的眉毛下锐利的双目以及看起来单薄却很结实的身体都让她透出一股身经百战的威严。不过从她扯住自己脖子的动作来看——这是个粗野的女人。
“苏艾佐,我就说让布莱德看守他们是个错误的。”之前的长发女人走了过来,她亲昵的把头向被称为苏艾佐的女子肩上搭了过来。苏艾佐则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放,放开我!”辛徒劳的想挣脱,但看起来身后的女子完全没想松开他的意思。
“咦,普蕾雅,另一个呢?”
相比之下,苏艾佐的说话声比较明朗,虽然有些大大咧咧,却没有那个叫普蕾雅的长发女人声线中的阴毒。
“在那呢。”普蕾雅指了指地上的陷阱,随后又轻轻地笑了起来。
-------------
唉,可怜的主角呀……
虽然之前说过,这是一部闲适详和,风平浪静的同人,但事实看起来完全不是这样呢。(笑)
其实关于SUEZOU和PRAYER的性格塑造是相当难的,主要原因就在于这两人平时牵扯了太多的DND游戏,如果按着她们平日的想法来就得乱套了。
好在这次可以按着自己的设计随意安排,不过总觉得有些怪怪的,虽然SUEZOU继承了一贯的可爱暴力女的形象,但PRAYER一下子要从乖乖的眼镜娘变成蛇蝎美人还真需要下一番工夫。而且之后也还可能出现大调整。至于两人的GL……这对于极端安分的作者来说可是个超级难的课题呀……
对了,既然是可以随意安排,那之后如果出来个动感超人大家别觉得离谱哦……
-------------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晚上……
伊文苏拉尔草原的夜晚是静谧而美丽的。除了覆盖在地面上的一片淡淡的白光外,仰望天空,在无限高原的天穹中散落无数大大小小或明或暗的光点,那是只有在草原上才能看得到的漫天的繁星。据说,夜空中的每一颗星星都有它自己的传说,或着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或者是一首血腥的战争长诗。如果运气好,还可以听到不知从哪里远远传来的歌声,那是牧民们借以歌颂着丰饶草原的谣歌,冗长而高亢。当然,即使除去这些,单是感受这片草原上轻拂脸颊的和风,也是一件无比快乐的事了。
当然了,体会这些愉悦是需要看场合的,对于辛和阿斯嘉两人来说现在就不是感受草原的夜的时候,此时他们俩正被五花大绑着坐在两个女强盗面前。
“哼,老太婆!我警告你们!我可是这里东面村落的村长接班人!是阿斯卡家族的……”阿斯嘉高八度的语调无疑是最好认的了。
“阿斯嘉你平时不是最不喜欢这些字眼么……”辛的话语显得有些无力。
“你是白痴啊!他们不吐我的槽倒你却来吐我的槽!”
“你们安静点,大姐头要问你们话呢!”叫作布莱德的大汉把斧头握在手中,威胁似的抖了抖。阿斯嘉只是不屑的瞪了他一眼。
叫苏艾佐的女子在看到阿斯嘉的态度后显得相当生气。
“我管你是什么村长接班人,进了我们的地盘就是你们不对。”
“哼,这里又没有什么明确的标志写着强盗窝点闲人止步。”
“写了的话也会被他们摘掉的吧……”辛有些无奈的说道。
“你们为什么跑进树林里?难道你们不知道深夜里进入树林是相当愚蠢的吗?”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阿姨。”阿斯嘉毫不在意的回答着:“可是你们不是也愚蠢地在深夜里进了森林吗?”
“哼……”苏艾佐恼怒的皱起眉头:“这个女孩子还真刁。布莱德,帮我照顾她一下。”
“一只手?”
“两只也没关系。”
“哼哼哼……”布莱德脸上露出了暴虐的笑容,他一晃一晃的走到阿斯嘉跟前:“谁叫之前你把我骂得那么惨。”
阿斯嘉看有没看他一眼:“骂你怎么着?刚才还哭丧着脸向我求饶呢,你有人格分裂吧?”
“你这毒嘴的小丫头!”
恼羞成怒的布莱德猛得抡出他的大拳头,阿斯嘉轻轻的啧了一声,闭上双眼。
“阿斯嘉!”辛大声叫了起来。
“等等!”
布莱德的拳头停在了半空,出声阻止的是刚刚走进来的普蕾雅。
“你这只脑子里只有肌肉的大猩猩,谁叫你打她的?”普蕾雅似乎相当讨厌这个大块头,她的话语声和之前同辛他们说话时的语气决然不同。
“这……可是……”布莱德有些难看的缩回手去。
“可是什么?这么健康的孩子拿去卖给那群海上人贩子一定能拿个好价钱的,如果你把他们打伤了还卖得出去么!?”
“可是……是苏……”
“是什么是!你这大块头!笨猩猩!河马男!……”
“但,但是……”布莱德硕大的身躯此时已经缩小了一圈。
“肌肉男!霸王龙!歌斯拉!……”
“普,普蕾雅……”苏艾佐有些懊丧的从后面拉住了她,然而她还是继续骂着:“巴尔坦星人!阿诺舒华辛利加!相良宗介……”
看着布莱克唯唯诺诺的拼命向普蕾雅陪着不是,阿斯嘉不禁调皮的笑了起来:“搞不好我和那个长头发的阿姨满投缘呢。”
-------------
唉……想塑造毒蛇女,结果却成了个毒舌女……(+ +)
-------------
“咦?”骂够了布莱克,普蕾雅又恢复了之前那种沉稳而狡黠的笑容,她走到辛的身前,视线停在了他胸口的银色吊饰上:“好漂亮的项链呀。”
辛畏惧的退了一步。
“确实是。”苏艾佐也凑过来看了看,随后点了点头,伸出手去。
“住, 住手!”
辛无法组织吊饰被夺去,他眼巴巴的看着苏艾佐将它交给普蕾雅,后者笑着将它戴在了自己的颈项上。
“还,还给我!”
“小朋友,不要这么小气嘛。”普蕾雅故作亲昵的走到辛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
“我的短弓呢!?”阿斯嘉也想起了自己的那把弓来——那把嵌着银的短弓可是家里祖传下来的,虽然她对此不以为然,但相当漂亮弓本身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肯放弃的宝贝。
“在我这里。”苏艾佐脸上露出霸道的表情:“既然被我弄到手了,就是我的东西。
“可……可恶!”阿斯嘉和辛异口同声的低声说道。
“把他们关起来!”苏艾佐向着布莱德吩咐道:“普蕾雅说得对,别弄伤了。”
布莱德点了点头,他一手架住一个孩子向外走去。可就在走到门边的时候,他突然停住了。
“大,大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恩?”苏艾佐和普蕾雅脸上同时露出困惑的神情。
的确有什么声音正在传来,是一阵轰隆轰隆声……
而且越来越大。
“怎么回事?”苏艾佐看了看普蕾雅,后者也一副搞不清楚的模样。
声音越来越大的,越来越响,越来越近了,阿斯嘉突然像搞清楚了什么似的瞪大了双眼。
“这……这是……”
碰——!
话还没说出口,这间屋子的一面木墙就被突如其来巨大冲击力撞倒了,有什么东西伴着巨大的烟尘猛地冲了进来。
“是……是三角犀牛!!”普蕾雅惊慌的叫了起来。
“为什么三角犀牛会冲进这里!?”苏艾佐的声音也充满了惊恐。
果然,烟尘中正是一只三角犀牛的身影,然而它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开始又朝着另一面木墙撞去……
碰!轰隆!乒乓!……
随后三角犀牛又折了回来,向着普蕾雅冲去,普蕾雅还没来得及惊呼就整个儿被弹飞,撞在墙上。
“快,快出去!快离开这屋子!”听到苏艾佐慌乱的叫道,布莱德赶紧拉着两个孩子冲到屋外。然而就在刚刚迈出屋子的一瞬间,被他抓着的辛听到了自己近来刚刚听过的一声巨大鸣叫声……
一个巨大的黑影遮盖住了夜空的星星,向着这边扑来,辛只听到身后的屋子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然后布莱德的手松开了……
被狂冲乱撞的犀牛撞倒了木梁,被突然降临的大鹰扯飞了顶棚,刚刚还完好无损的木屋倒了下来。一根粗大的圆木正好砸在了大汉的后脑上。
“为,为什么这些动物会出现在这里……不,为什么它们会攻击……”辛看傻了眼似的自言自语着,阿斯嘉也只能不知所措的拼命摇着头。
“等等!你们这两个小鬼头!”苏艾佐的声音从一堆散倒的木头堆中响起,随后她抱着刚才被撞晕的普蕾雅从倒塌的木屋里站了起来:“你们,一定是你们!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咦……这根木头怎么会动?”
她所指的那根“木头”迅速的动了起来,然后紧紧的纠缠住她……红色的蛇信在她那张很清秀可爱的脸上舔了起来。
“为什么连树蟒也出现在这里啊!!”辛和阿斯嘉苦笑不得的大喊道。
就在辛和阿斯嘉惊讶的看着眼前混乱的情景之时,一只纤细白皙的手从他们身旁的草中伸了,拉住了他们。
“啊?啊……?”两人还没回不过神,便被拉着跑了起来。
透过杂乱的光芒草看去,拉着自己的人披着暗色的斗篷,头罩盖住了后脑,所以看不清他的样子。
很快,他们眼前就出现了一群白色的大象,紧接着两人便被推上象头顶。
“你,你是谁?”辛和阿斯嘉回头看着帮助自己的人。那人却什么话也没说,他猛地往象屁股上拍了一下。
阿斯嘉骑着大象狂奔起来,可辛却没坐稳定,他啪嗒一下跌了下来。
“哎哟……”
慌慌张张站起来的辛,手中似乎握到了一个什么金属物品。
无暇去顾及是什么了,他再一次被推上象头,大象拔腿急奔,这一次没再跌下来。
大象像风一样快的向前奔跑着,透过光芒草的白光,辛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东西。
是一只银色的口琴。.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