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逐日的旅客(7) by: 土根儿

2006年04月30日 E研故事 ⁄ 共 8356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254 views 次

塔克亚索拉之章 第六话
当辛和塔布里斯长老气喘吁吁的赶回到营地时,强盗们已经不见了,就像做了亏心事逃跑一样消失得了无踪影,只留下被践踏得一塌糊涂的营地,帐篷东倒西歪,一些被杀死的牲畜横卧在地上,陶制器皿的碎片遍布满地。几个受伤的牧民正在地上呻吟着,其他人这时也陆续从四处冒出,垂头丧气的围聚了过来。
“是草原强盗们干的。”
“我认得的,那个臭名昭著的兄贵强盗团!”
“太过分了……”
“总之,没有死人就好……”
长老拄着拐杖,在辛的搀扶一步步穿过营地。眼见四下都是一片狼籍,他不禁哀伤的叹了口气。
“蕾在哪?”他向正一步一拐的走过身边的一位牧民问道,后者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蕾……我记得我要离开时她正要去把牧圈里的熊猫带出来。”一个女性的牧民一边为丈夫清洗伤口,一边说着:“之后就没看到她了。”
“阿斯嘉在哪!?”辛四处都找不到阿斯嘉,也有些着急起来。
“蕾被抓了,那个红头发的女孩也在一起!”一个这时从羊毛堆里爬出来的人用嘶哑无力的声音说道:“我一直躲在羊毛堆里,那群强盗抓了那两个孩子走过我前面!”
“你,你竟然没阻止他们么!”
一听到蕾被抓走,长老整张脸顿时失去血色,他差点儿站不住脚晃倒在地上,其他村民也都露出惋惜和悲痛的神情。
“我……我有什么办法,他们,他们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强盗啊!”
“阿斯嘉……阿斯嘉也被抓走了?蕾也是!?”辛不知道哪里来的一阵冲动,他猛的抓住那个目睹情况的牧民,大声喝问道。
那个村民慌张的点点头。
“他们往什么方向走的!?告诉我!”
那个村民用颤抖的手指向了一个大致的方向,还没等他说话,辛已经放开他,猛的跑向营地大门。
“辛!等等!不要冲动!”长老慌忙大声喊道,但辛却顾不上这些,阿斯嘉和蕾救过自己的命!现在她们被抓走了……
“等一等!至少,骑上它吧!”
辛停下脚步,看着长老。他知道辛是不会听从劝阻的,只得放弃了拉住他的念头。但如果能够增大两个女孩——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养女——获救的几率的话,他也不会吝啬于帮助这个少年,长老低声吹了声口哨,很快,从营地的上空出现了三个影子。
辛惊讶的看着,那三个影子落了下来,那是三只神奇的动物……
在最前面的动物,是一只浑身雪白的飞马,匀称的身材和洁白的毛色让它看起来非常美丽,它背上的两扇巨大的白色翅膀煽动着,让它能够借以飞到空中。辛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动物,他不禁惊叹起来。
接着,另外两只动物也陆续着陆了,其中一只有着鳄鱼似的大脑袋,还长着两只角,身子很长,上面覆盖着鳞片,四只爪子强而有力,那是条龙。而第三只则长着鹫的头,嘴缘非常锋利,同样有着鹫的翅膀,身子却是狮子的模样,一只狮鹫兽。
“他们会帮助你的,坐上去,赶快去救出蕾和你的伙伴吧。但是记住,它们是我族的圣兽,一定不要让它们受伤了。”辛点了点头,一翻身骑上了飞马的背部,它便煽动起翅膀来,飞上了天空,龙和狮鹫野也一样起飞,跟了上去。
“拜托你们了!出发!”辛拍了拍飞马雪白的颈项,它听话的嘶叫了一声,便猛地飞了出去……
-------------
到了这里,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来……作者似乎很喜欢机器猫呢,这不,这三只动物还是大长篇里登场过的……就连下面出现的歌也是机器猫的“御用词人”武田铁夫为大长篇作的歌词呢……算了,反正是现成资源,不拿来用多浪费呀……
-------------
在空中飞行的体验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的,迎着吹向自己脸颊的风,辛不自觉的高声喊了起来。置身于蓝色的天幕中,白色的云朵飞快的在自己身边飞驰而过,向下望去,金黄色的草原就像巨大的地毯般伸展向远方。那是一副无比美丽的画面,辛竟然在那么一个瞬间忘却了要只身赴敌,营救两个女孩的巨大压力,而轻声唱了起来,儿时爷爷曾经教给自己的一首歌……
-------------
漂流的云
作词:武田铁夫
演唱:伊卡鲁?辛
擦拭眼泪的手帕 染上色彩
云渐渐地远离 飘向北方
在源源的某个国度里
一定有人比我更难过吧
云啊!我会好好忍耐的
那个人的眼睛浮现泪水了
他的眼睛一定是天空般的色彩吧
就好象白色玫瑰的花束一样
朝着南边飘去
你们一定是那一直旅行的人啊……
所想送给他爱人的东西吧!
因为花瓣会变成红色
云啊!台头望着你们的眼睛里
都是小小花束的影子
云啊!这个城市下雨的时候
你们一定在那城市的阳光中吧
云啊!为了某个人
我愿意被寒冷的雨淋灭
……
-------------
这些神奇的动物速度快得就像飞驰的箭矢一般,很快,辛就看到了那群强盗,他们正排成一队快步地移动着,往自己的老窝赶去。辛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布莱德那巨大的身躯,他正在大声咒骂着什么。同时在队伍的中间,在一群大块头之中有两个纤细的身型也非常容易辨认,那是阿斯嘉和蕾。
辛本想就这样猛地向地面俯冲而下,但他即时停住了。自己只是个手无寸铁的小孩,虽然有三只神兽帮助,但要从这么一群壮汉手里救出两个女孩并全身而退是很困难的。理智告诉他,采取正面攻击的方式无疑是送死,于是,它轻轻拍了拍飞马的颈项,它们一隐飞进了云层中。
就这样,辛保持着不被发现的姿态紧紧地跟着强盗们,到了太阳落山的时候,他们的营地已经可以看到了。
“只能在夜间偷偷的救出他们。”辛打定主意,便让三只动物落到了离强盗营地不远的一个小土包后面,自己则趴在草地上隐藏着,等待着黑夜的到来……
苏艾佐和普蕾雅似乎意识到布莱德没法好好的看管俘虏,所以当阿斯嘉和蕾刚被带进营地,便命令被她们丢进了一个小屋的地下室里反锁了起来,由另外的强盗看管。没有抓到辛,布莱德被普蕾雅挖苦一番,他闷闷不乐的在营地里走来走去,对路过的手下少不了咒骂几句。
另一方面,和蕾关在一起的阿斯嘉简直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她大声叫骂着:“我绝对不和这个安契尔人待在一起!把她给我撵走!要不给我换间房间!”但谁也没理她。
过了好久她才平静下来,不快的瞪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蕾,她看起来依然很沉静,并没有因为自己被抓而显得有什么慌乱。
“喂,安契尔人!你很冷静嘛!”
“叫我蕾就可以了。”
“啧,真难以想象要和你待在一个房间里!我可把话说在前头啊!”阿斯嘉边说着边起身,用手往她和蕾之间的地板上划下一条线:“这边是我的,那边是你的,不准过来!”
蕾爱理不理的点点头。
“没有我的允许也别随便和我说话!”
然而,被囚禁的时候时间显得特别难熬,尤其对于阿斯嘉这样耐不住寂寞的人来说更是如此。还没在牢房里坐上一个小时,她已经忍不住了。于是,她不得不看着蕾,主动开口打破了沉默。
“喂,我说安契尔人,你们真的是被神诅咒的种族么?”
蕾不快的看了她一眼,似乎不想谈论这个话题。
“唉……算了。”阿斯嘉自讨没趣的嘀咕了一声,随后又问道:“喂,喂,为什么你会是村长的养女呢?你应该不是出生在这里的吧?”
蕾摇了摇头。
“那你在被长老收养之前在哪里?”
“奈尔路法。”蕾简单的回答。
奈尔路法位于塞拉岛西北面,不同于塞拉岛的人迹罕至,那里可是被称为东西方世界的交通枢纽的一个岛城。阿斯嘉不禁好奇的睁大了眼睛,她虽然听说过那里,但从来没有去过。
“喂喂,奈尔路法好象是个非常热闹的城耶,那你的亲生父母在那喽?”
“不知道。”
“不知道?”
蕾轻轻摇了摇脑袋,眼神显得有些空芒:“从我有记忆开始就已经没有父母了。”
阿斯嘉有些迟疑的停了一下,想着,这个女孩的意思就是说她从小就被抛弃的?
“一直到四岁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勉强活了下来。然后才碰到爸爸。”
“即是说你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被丢在那了吧。”阿斯嘉百无聊赖的叹了口气,总归来说,这个时代里对安契尔人的迫害是十分严重的,被父母抛弃也是非常正常的现象。
“你的运气还真是好呢。”
听着阿斯嘉这么说,蕾先是有些诧异,但很快便又认同的点点头。能碰上塔布里斯,对于这个儿女孩来说确实是值得庆幸的事。
“喂,那你……”阿斯嘉虽然有些厌恶,但还是忍不住好奇的想打听更多的事:“你是不是也有什么特别的技能?”
蕾似乎不大明白她的意思,她以后的看着她。
“啊……不是说安契尔人都会那么一两门……”
就在阿斯嘉打算发问的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叫骂声。看着门的强盗似乎很不满于两个女孩子里没完没了的说话打扰到他打瞌睡,他大声叫骂起来:“死丫头,都给我安静点!要不老爷我便扒干净你们的衣服!”
“啧!”阿斯嘉不满的嘀咕了一声,只好又陷入了沉默。
这时候,在另外一边,强盗营地的中央大帐里,苏艾佐正在同普蕾雅争论着。普蕾雅坚持要把没用的布莱德降职,因为他连交给的任务都没有完成。
“不过是抓个男孩子,他都抓不到,这样的的大块头有什么用。”她满脸是不屑的神情,然后厌恶的看了一眼在营地外面的篝火旁大口大口嚼着烤斑狼肉的大汉:“他出来吃饭什么都不会!一天下来消耗的伙食甚至比大家打猎的所得还多。”
苏艾佐却不这么认为,布莱德虽然又丑又蠢,但却对她有恩,而且两人曾经有过一段暧昧不清的关系史(关于苏艾佐和布莱德?凯的青春往事我们将在逐日的旅客外传里提及)。因此,她极力为这个手下开脱,因为他虽然没有抓到辛,却还是抓到了另外一个同样不错的女孩。
“相比之下,女孩子可以比男孩子卖更高的价码呀。尤其是卖给那群喜欢把三无女捧作女神的OATAKU们!”
“得了!”普蕾雅不屑的说道:“你以为有人会买安契尔人么?”
“安契尔人?她是安契尔人?”
“你没注意到吗?”普蕾雅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蓝色的头发和红色的眼睛,只有安契尔人才会有这样的特征吧?”
看着苏艾佐恍然大悟的表情,普蕾雅叹了口气:“如果是那个男孩子还好,但是安契尔人的话根本就卖不出去,还不如一刀子杀掉!你的布莱德就只会给我们带这种没用的累赘来么!”
“但,但是……”苏艾佐忧郁了起来:“安契尔人不是拥有人类所没有的特质么,说不定能用得上。把她留在我们身边说不定也有帮助啊。而且……而且,可以把她的头发染黑了拿去卖,就说是普通的人类,不至于会……”
“姐姐,你想得太简单了。而且……”普蕾雅把手中的酒杯搁到桌上:“我们在讨论的不是那个女孩,而是那个没用的河马男啊。姐姐为什么一定要为他撑腰呢……”
她脸上露出一丝哀伤的神情,慢慢的将脸孔移到苏艾佐耳旁。
“难道姐姐还对他怀有余情吗?”普蕾雅的手轻轻的抚摩着苏艾佐的颈项,苏艾佐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
“姐姐不是……已经有我了吗?我无法取代那个废物吗……”
苏艾佐不说话了,她轻轻的把妹妹的手移开,然后将自己的脸颊贴向了她……
-------------
作者云:无论是SUEZOU还是P2,看到这里请一定保持平常心……
平常心,平常心,平常心,平常心,平常心,平常心……
-------------
“啊咳!”
“……”
“啊咳!啊咳!”
“……”
门外没有回答,看来守卫已经睡熟了……阿斯嘉习惯性的撅起嘴来,她又快忍耐不住寂寞了。
“喂,安契尔人。”
“恩?”
“刚才说到,你是否会什么特别的技巧……”
蕾看了看阿斯嘉,虽然之前一直对自己表现出非常厌恶的模样,但这个时候的她似乎真的想知道自己的事。
“哦……我能和动物谈话。”
“和动物?”
蕾点了点头。
阿斯嘉不禁想象起来,能和动物谈话,是什么样子呢……
“对了,这么说来……你似乎总是在和那些牲畜们说些什么,就是那样啊……”
蕾又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她补充道:“不只是牲畜,野外的动物,花草树木,自然界的万物,我都可以和他们对话。”
“那现在呢?现在!”阿斯嘉有些兴奋了,她迫切想看看蕾是不是真的有那样的技能:“比如说在这里把动物叫出来?”
但蕾回绝了,对话不同于召唤,附近没有动物的话,她也无能为力。
“啊,对啊……”阿斯嘉也领悟了过来,她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
“好无聊……”又坐了一会,她开始觉得枯燥了,这时她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再次看着蕾。
“喂,安契尔人……”
“恩?”
“你为什么一直不说话?”
“……说了也没用”,蕾深思了一会,回答:“因为我是安契尔人。而且是你说不要随便和你说话的。”
阿斯嘉有些懊恼的看了她一眼,别过脑袋,随后便笑了起来。
“什么嘛……这么说来倒是我的不对了。对了对了,我说你啊,听牧民们说你也会唱歌呢。”
蕾的眼里露出有些惊愕的神情。一方面因为阿斯嘉会突然问这种事,一方面也因为自己并不曾在牧民面前唱过歌。
“哼哼……”阿斯嘉坏坏的笑了笑:“听说你经常半夜里在没人的地方唱歌呢。不过有不少人都看见了。”
这是连自己都没发现到的,蕾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虽然是安契尔人,没想到也会害羞呀。呵呵……我还以为你跟木头差不多呢。”
“喂,吵死了!”门外的守卫又在嚷嚷了。
“哼,吵又怎么样!有种你进来啊!”阿斯嘉正在兴头上,这次她可不管强盗了:“你要是敢碰我们,回头我们卖不出去了,你的头儿可是放不过你的!”
门外的守卫嘀咕地骂了几句,不做声了。
一轮金黄色的月亮挂在夜空中,四下里渐渐安静下来,强盗们似乎也大多去休息了。辛从卧着的草丛里站了起来,是行动的时候了。
他尽量低声的向营地移动而去,在营地大门口,一个本应在放哨强盗此时背靠着栅栏在打着盹,他的身旁丢着一个酒壶,看来是喝醉了。
尽管如此,辛也不敢就这样从大门进去,他悄悄的沿着栅栏走了一圈,很幸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个空洞正好能够让他穿过。他一缩身闪了进去,然后默不做声的躲到一片黑影之中。对面有两个强盗正在一边烤火一边说写污浊不堪的话语。
心头的紧张感让少年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已经来到这里,不能退缩了。他在白天时已经看到了阿斯嘉和蕾被带进了一间小屋,但现在的藏身之地离那里还有段距离,之间需要穿越几个帐篷,危险性还是很高的。
冷静……冷静下来,他这么对自己说着,轻轻的拍了拍胸口。这时,一阵不知道从哪里发出的歌声传入他的耳中……
“就如一条长而寂寞的河流,我还在向着梦想行走……”
辛闪出了黑影,他的脚下就像一阵风一样迅速,在还没有惹人注意时便来到了另外一个拐角边……
“继续前进,继续前进……”
他有些惊讶的停止住了,因为刚才还在那里说着话的强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倒在了地上。辛慌忙四下扫视,但并没有人……
歌声还在继续……
“就像树上的树枝,我还在向着自由伸展……继续前进,继续前进……”
管不上这些了,他向着小屋跑去,那歌声是从小屋的方向发出来的,柔和而甜美,就像能从中汲取到勇气一般,辛显得不那么紧张了。
“在太阳里有个地方……那儿给予每个人希望……在那里我焦躁不安的心绪将得到安宁……”
一边加快了脚步,一边用眼角扫视了一下四周,辛看到有个强盗正站在刚才自己待过的地方,他看到了倒下的人,正在喊叫……辛不想管那么多,因为入口已经近在眼前了。
“在太阳里有个地方……在我生命完结之时,我将到达那儿,继续前进……继续前进……在太阳里有个地方……那儿给予每个人希望……”
“可恶!不要唱了!”粗鲁的叫喊声传入了辛的耳中,但随即声音变成了哀嚎,他冲向地下室,一个身影站在眼前。
那是个人,但并不是强盗的打扮,他很强壮,头上戴着顶有些破旧宽缘帽子,身上则穿着白色的帆布衣,裤子因为长期旅行而磨得劣迹斑斑。他转过头来,那是一张俊朗的面孔,虽然有些头发有些不拘小节的盘成了马尾,下巴上还邋邋遢遢的布满了胡渣,但那对清澈而明亮眼睛却透出一种沉稳和睿智。在他身边,是已经倒在地上的看守。
-------------
Moving on
演唱:蕾?雅奈米
Like a long lonely stream
I keep running wards a dream
Moving on moving on
Like a branch on tree
I keep reaching to be free
Moving on moving on
Theres a place in the sun
Where theres hope for everyone
Where my poor restless hearts gotten run
Theres a place in the sun
And before my life is done
Got to find me a place in the sun
Moving on moving on
Theres a place in the sun
Where theres hope for everyone
Where my poor restless hearts gotten run
Theres a place in the sun
You know when times are bad
And youre feeling sad
I want you to always remember
……
-------------
歌声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的声音,阿斯嘉在叫骂:“外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放我们出去!”
辛有些惊愕,但在眼前的这个男子注视下,他似乎动不了一般。小屋外已经一片混乱了,强盗们发现了遭到袭击——一定是这个男子干的吧——正慌成一团,布莱德的喊叫声尤其明显。
那男子看着辛,过了一会,他笑了。
“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的。里面的是你的朋友吗?”他指着锁住的门,阿斯嘉的叫嚷声还在不断传出。
眼见辛点了点头,那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小的锉刀,不慌不忙,非常熟练的往门上的大锁上摆弄起来,没过一会,随着喀啦一声响,锁被卸下了。
“快带着她们走吧。”那男子没有进屋的打算,他叮嘱了辛一声便向小屋外跑去。辛此时甚至还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他慌忙叫了一声:“你,请问你是……”
“正义的朋友!”那男子头也没回过来,只是快乐的喊了一声表示回答,他的身影在楼梯口消失了,接着辛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一阵混乱的打闹声,紧接着就又渐渐消沉了。
那名男子似乎把强盗们的注意力引开了,意识到没有多少时间,辛打开了门,还没来得及向惊愕的阿斯嘉和蕾解释,他猛地拉扯住两个女孩子就向外跑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阿斯嘉还在问着,当她看到小屋外倒着几个强盗后,差点没跌倒:“你,你干的!?”
“不,是另外的人,总之……要赶快……”辛正要这么说着,但另外的声音响了起来,两个女人出现在他的身后。
“好啊,我还在想是谁来捣乱,原来是这位小弟弟呢。”
“真是自己送上门来了,布莱德!把他……布莱德!?”
没人回答,布莱德似乎不在,普蕾雅不屑的笑了起来,苏艾佐只好低低的骂了一声:“还得我亲自动手……”
阿斯嘉突然叫了起来,因为她看到苏艾佐手里拿着一把银色的短弓,那是阿斯嘉的短弓。而辛也一样,他注意到自己的银色的吊饰正挂在普蕾雅的脖子上。
“把我的东西还来!”两人异口同声的喊了起来,而苏艾佐和普蕾雅只是抱以冷笑。
愤怒的阿斯嘉冲上前去,虽然赤手空拳,但她对自己的身手是有自信的。在近距离下,苏艾佐却没法使用她的弓,于是,她将那把短弓丢到了一旁,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匕首,迎着扑过来的阿斯嘉便挥了过去。
阿斯嘉闪过了,但形势对她非常不利,苏艾佐身为草原强盗的首领,虽然也是个女性,武艺却是极强的。她迅猛的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向阿斯嘉逼近过来,一道道阴冷的弧光只在阿斯嘉身前闪动。而普蕾雅此时也不知从哪里掏出了几把小飞刀,一旦有机会,她便把用这些卑鄙的武器抛向阿斯嘉。
“可恶!”辛喊了一声,对眼前的局势完全没有对策。虽然自己是在场几人中唯一的男性,但似乎也是最没用的人……连爬树都不会,能够把两个女孩带出来也是托了刚才那个神秘的男人的福……
一阵响亮的马鸣声突然响了起来,几人同时停止了动作,视线向空中望去。三道影子疾驰而过,卷起的风压把苏艾佐也给压制住了。
“是它们!”
飞马,龙,狮鹫的身影即使是在黑夜中也显得如此清晰,它们飞驰在空中,高声嘶鸣着。
“伊织!皮优拖尔!拿破仑!”蕾也认出了三只神兽,她以辛和阿斯嘉之前都没有听到过的高声喊了起来,三只圣兽马上响应了她的呼唤,猛的飞驰而下。
“这,这是怎么回事!?”苏艾佐惊叹起来,但她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已经被龙一尾巴扫飞出了数米,普蕾雅也一样,她甚至连尖叫的时机都没有,狮鹫兽已经扑倒了她,锐利的脚爪瞄准了她的心脏。然而神兽并没有杀死她们,因为它们一早已经接受了不伤害人类的誓约。
她们俩都昏死了过去。辛才上前夺下了自己的吊饰,同时把地上的短弓捡起递给了阿斯嘉,她还在为这三只神奇的动物惊叹呢……
“喂,安契尔人……”她看着蕾,结结巴巴的说道:“它们……是听你的话的吧?”
蕾没回答,但她一边轻轻捏着伊织——那只白飞马的翅膀,一边轻轻的笑了笑。
“什么嘛……什么嘛……”阿斯嘉有些难堪,但她还是吃吃的笑了起来:“你这安契尔人也会笑啊。”
辛看着阿斯嘉,她和蕾的关系似乎稍微有一点点改善了……
“对了,阿斯嘉还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上次从这些强盗手中救出我们的,也是蕾呢。”
“是,是么……”阿斯嘉有些不自然地低下头去,要知道,欠别人人情可不是她的爱好,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自己之前一直指手划脚的对象。
三人没再多说什么,他们把苏艾佐和普蕾雅五花大绑了一番,丢进了小屋的地下室,接着便乘上了神兽的背飞快地向伊文苏拉尔湖的方向飞去。成功逃脱后,阿斯嘉和蕾显得非常轻快,只有辛还在惦念着那个戴着帽子的神秘男子……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那里?为什么要帮助我?以后还会见面吗……?
不知道,现在想这些也没用,辛只好暗暗的祈愿那人能够平安的逃脱。这么想着,伊文苏拉尔湖已经近在眼前了……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