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逐日的旅客(6) by: 土根儿

2006年04月30日 E研故事 ⁄ 共 8523字 ⁄ 字号 逐日的旅客(6) by: 土根儿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522 views 次

塔塔克亚索拉之章 第五话
“报~~~~~~!”沙哑粗野的嗓音伴随着踢翻器物的乒乒乓乓的碰撞声在看起来粗陋却不乏气势的帐篷里响起,一个强盗打扮的男人像一阵风一般冲了进来。
“干什么嘛,干吗这么毛手毛脚的。”抱怨的是一个有些懒散,但充满诱惑性的尖细的女人的声音。
“报,报告大王!已经找到了!”
“哦?”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响了起来,相比之前的那个显得大大咧咧了许多。
“那两个小孩子在伊文苏拉尔湖边的牧民营地里,根据探察的兄弟说,似乎过得很清闲的样子!”
“什么!?”
“哼哼哼哼……”
果然,这个场景是来自草原强盗头子苏艾佐的强盗营地,她此时用手紧紧的握住了酒杯,看来非常愤怒。
“终于被我找到了……“
“是啊,找到了,姐姐……”
“那两个小孩把我害得那么惨……”
“是啊,我被撞到的腰好疼……”普蕾雅撒娇式的偎依在姐姐怀里。
“我的肋骨断了两根。”布莱克站在一边,有些羡慕的看着普蕾雅说道。
“不过既然被我找到了,就有你们的好看!”
“有他们好看喽~~”
“我要生扒了他们的皮!用他们的头盖骨乘酒!用他们筋来弹琴!用他们的鲜血来洗手!!”
碰的一声,苏艾佐手中的酒杯被她捏碎了。
“姐姐,你在用自己的血洗手呀……”普蕾雅看着姐姐因掐碎杯子而被扎得鲜血横流的手,似笑非笑的说:“而且你也不懂弹琴……”
那么,塔克亚索拉草原的今天也是个阳光灿烂的日子……
在伊文苏拉尔湖边,快乐的牧民们正操劳着每天的劳作。在这个人与牲畜们快乐相处的小圈子里,总是缺不了悠长的歌声和笑声。暂留在此的辛和阿斯嘉此时也正跟在新认识的少女蕾身后,看着她井井有条的管理着动物们。
“好厉害啊。”看着少女熟练的操作,辛不禁有些感叹起来:“蕾的样子似乎就是懂得和动物说话一样,竟能让它们这么听话。”
阿斯嘉不怎么高兴的别过脑袋:“那是当然的嘛,因为她是受诅咒的安契尔人呗。”
在听到这句话后,蕾的动作稍微停止了,但找回珍贵的口琴的喜悦很快让她恢复了平静,她稍稍摇了摇头,就像似乎没有听到阿斯嘉的话一般继续疏导起草原熊猫们来。阿斯嘉却全无顾忌的继续撅起小嘴。
“哼,装得好象事不关己似的。”
辛不解的看了看阿斯嘉。
“喂,阿斯嘉,你这两天一直说什么安契尔人啊安契尔人啊什么的,到底那是什么啊……”
“你不知道!?”
阿斯嘉完全没料到辛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她不敢相信似的跳了起来,睁大了眼睛瞪着辛。蕾也有些惊愕的看着他们,似乎对他们如此当面谈论自己有些不快。
“你啊!没常识也给我有点限度……”看着辛一脸无辜的迷惑相,阿斯嘉只得泄了气般的拍了拍脑袋:“所谓安契尔人是指一个民族啦。”
“哦……”
“这个民族比较独特,和普通人不同,他们自出生以来就具备常人所没有的技能,比如能预知事物,或者有特异功能什么的。”
阿斯嘉说的没错,安契尔人确实生来就具有一种两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技能,比如蕾,她能够和动物对话的技巧便是如此。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随即又疑惑的问道:“这和被诅咒有什么关系啊……”
阿斯嘉鄙夷的瞪了他一眼,似乎在说“你真是什么也不懂啊。”
“本来如果只是这样也确实没什么,但据说,安契尔人具有特异能力,是因为他们的祖先把心出卖给恶魔的缘故啦。”
“也就是说……”阿斯嘉继续解释道:“他们是违背了神的意志存在的人,所以被神所抛弃了。而且安契尔人非常贪婪,现今的他们也和老祖宗一样,为了获取不义之财不惜献身罪恶,用他们从魔鬼那里继承来的,哦,足以迷惑人的内心的外貌和言语来俘获他人的意志,然后……”
“然后……?”
“安契尔人镜头妖术和魔法,他们会对人们使用巫术,诱惑以及其他一切该诅咒的蛊惑受团,让他失去对神所应有的忠心,进而从他们手中骗取大量财务。他们是……”
其实阿斯嘉自己也不清楚该怎么说,因为她根本没有实际接触过安契尔人。对蕾的认知也只停留到她异乎常人的发色和眼眸的地步而已。事实上,安契尔人并不似传闻所说那么罪恶,相反,在这个有着宗族歧视的世界里,大多数安契尔人正是因为社会的不公正待遇才会被迫变得贪婪和无法无天。但阿斯嘉还是尽力想把安契尔人的本性描述得像魔鬼自己的化身——毕竟这是她从小就听村民们讲的,虽然关于被神遗弃的安契尔民族的故事,她自己也只是一知半解。她就这样说着说着,逐渐眉飞色舞,神采飞扬起来,甚至于把自己从一些年轻人那里听来的荒诞到不可理喻的谣传也当成了事实。开始时一直默默忍耐着的蕾终于忍不住了,这种对于自己民族的恶劣的诽谤漫骂从她小时候起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她拉了拉辛的衣角,似乎希望他阻止阿斯嘉说下去。
意识到蕾的情绪,辛只好暂时打断了阿斯嘉,但事实是他还很想继续听,哪怕那是多么难以置信的故事。辛的好奇心非常强,所以他闪亮的双眼已经说明了其自身是多么希望听到更多关于安契尔民族的故事。
阿斯嘉有些不甘的结束了自己的说话,而这时的蕾又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了。她继续心安理得的看顾起她的熊猫来,似乎对于她来说,再多的辩解也是徒劳的。
就这样沉默了下来,冷场的感觉一下子让辛有些为难,“阿斯嘉还不知道蕾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吧?”他默默的想着,看了看只顾自己的熊猫群的女孩,再看了看撅着嘴巴一幅无聊得不行的女孩:“看起来相处得很不好呢……要不要把这事告诉阿斯嘉。”
昨天晚上,在把口琴交还给蕾之后,蕾曾经表示对救过辛和阿斯嘉的事毫不在意,对此,辛自己也觉得很为难。
“我不知道。”蕾就这么说,一副看起来冷漠无比的样子。虽然她不断摆弄着那把银口琴的姿态已经说明这外在表现不过是假象,她其实高兴得不得了呢。
“唉……”对面前尴尬的气氛一筹莫展的辛挠了挠头,看看天空,再看看草地。很想左顾右盼而言他,却什么话题有想不到。
“那,那个……这次的小说应该会一直连载下去吧?”
对这种荒谬的话题,两个女孩连头都没转过来。
“哟依呀撒!哟依呀撒!哟依呀撒!哟依呀撒!呵嘿~~~~~~~~~~~~~~~~”
一阵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富有气势的悠长歌声打破了这种冰冷的沉闷,三人不约而同的一起把头别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那是一段高亢的极具激情的曲调,同时还具备了鲜明的节奏感。从唱词听来应该是这里的民歌。歌曲歌颂了草原上的人民的高尚精神,将他们勤劳勇敢,不畏艰险,与自然和谐同乐的生活描述的无比动人。唱歌的人不只一个,而是有许多,听着听着,便让人心头涌起无限的干劲和力量。辛正要转头询问,却看见蕾将食指贴近嘴巴,示意他不要说话。很快,她就闭上眼睛,完全融入了歌声中。而阿斯嘉也像被感染了一样,收起适才死气沉沉的表情,跟着打起拍子,哟依呀撒哟依呀撒的哼了起来。在这里,我们就简单的把这首草原牧民的颂歌歌词进行摘录,因为是方言,所以将之译作白话如下:
-------------
草原男儿
作词:土根儿
演唱:伊文苏拉尔草原牧民合唱团
(哟依呀撒!哟依呀撒!哟依呀撒!哟依呀撒!)
呵嘿~~~~~~~~~~~~~~~~
草原上的男儿们啊~
空中的鸟儿是一生的伙伴~
别让帐篷里的老婆在为他哭泣~
是谁把长长的鞭子扬起啊~
呀嘿呀啦~嘿呀啦~
哈男儿哟~男儿哟~
(哟依呀撒!哟依呀撒!哟依呀撒!哟依呀撒!)
呵嘿~~~~~~~~~~~~~~~~
草原上的男儿们啊~
把光芒草的大地视作故乡~
奶酒的香醇让他忘记了苦痛悲伤~
是谁跳起这庆祝的舞蹈啊~
呀嘿呀啦~嘿呀啦~
哈男儿哟~男儿哟~
(哟依呀撒!哟依呀撒!哟依呀撒!哟依呀撒!)
呵嘿~~~~~~~~~~~~~~~~
草原上的男儿们啊~
深爱这一片蔚蓝的天空~
长生天赐予我们幸福与安康啊~
看这大地上结出劳动的果实~
呀嘿呀啦~嘿呀啦~
哈大丰收~大丰收~
(诶~~~~~~~~~~~~~~~~哈磨伊咯多捏呀哟~~~~~~~~~~~~~~~~)
阳光~~~挥洒在广阔的草原上~~~~~
风儿~~~传递着铃音般的细语~~~~~
(呀嘿呀啦~~~~~~~~~~~)
-------------
“好美……歌声美,人更美……”不知何时,阿斯嘉已经彻底陶醉了。她的眼角闪着泪花,用颤抖的声音称赞起这首歌谣和唱着这首歌谣的人们。
“是,是啊……”辛附和着,那种发自内心的感动占据了他的心房,此时,他多么希望自己也能化身草原牧民的一份子,将青春的汗水挥洒在这美丽的土地上啊。虽然寻找日落之地的信念最终把这种萌动的激情盖了过去,但从那时起,辛就不断盘算着,如果有可能,等自己完成了冒险,一定要回到这片草原上来度过自己的余生。
已然回过了神的蕾此时用有些好奇的眼神打量着这两个人,很显然,现在打断他们的思绪是没什么可能的。所以,她干脆就也就继续轻轻的哼唱起了这首歌谣来,一边不忘将熊猫们向甜瓜生长得最茂盛的地区赶去。
好吧,趁着这个时候,请容许我们把视线转移一下,来看看离伊文苏拉尔湖数公里远的地区,相对于刚才纯真美丽的景色,这里却有一些污浊黑影正在蠢蠢欲动着……
那自然是臭名昭著的草原强盗们了,领头的大汉我们再熟悉不过,正是那位被巨鹰扑断了两根肋骨的布莱德。他接受了苏艾佐的命令,准备在今夜袭击牧民营地,势必要把那两个小鬼头给抓回去。至于为什么苏艾佐自己不出动而要吩咐这个外强中干的傻大个,一方面是因为被杯子扎伤的手没有痊愈,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普蕾雅强烈的独占欲干扰,此时她们俩大概正躺在那张华丽的皮床上做些什么暧昧不清的事儿呢。
“都给俺听好了!”布莱德的大嗓音显得暴虐粗哑,他抡着手中的两把大斧子对手下一干大小强盗们教唆着,虽然他的话一点也不通畅,但这无形中为他增强了气势:“大姐头说了,俺们今天要去洗劫的可是那个什么湖边的农民营地。那里算是这个草原上最有甜头的地区,你们想拿什么就给俺那什么!想烧就烧,想杀就杀,想抢就抢,总归就是给俺大力的打!往死里打!但是只有两个人你们不准杀!也不准伤!大姐头和二姐头说了!那两个他们要亲自解决的,一个是红色长头发的小娘们!还有一个是黑头发的小鬼!明白了吗!?”
“明白了!头儿!”
“好!俺问你们!”他狠狠的大声嚷道:“你们对农民们的活儿是什么!”
“杀!杀!杀!”
“你们的梦想和目标是什么!”
“杀!杀!杀!”
“嘿,小子们!!唱吧!一边前进,给我唱吧!”
于是这帮十恶不赦的强盗们开始唱起歌来,自然,那是一阵难听的走调的不堪入耳的歌声,就连歌词本身也完全不成文儿。那大概是因为作词的是布莱德自己吧。不过即使是如此乱七八糟歌词语我们也进行了摘录,在这里就归纳如下:
-------------
乌龙强盗团进行曲
作词:布莱德
演唱:伊文苏拉儿强盗儿童合唱团
铛铛铛铛铛铛铛铛铛铛——————
乌龙强盗团——前·来·拜·访!
一乘一等于一~~二乘二等于二~~
烧杀抢掠的主儿们!
前进!前进!前进!
肌肉与肌肉的组合!
乌龙~~兄贵~~进行曲~~!
砍啊砍——第一号!
敲啊敲——第二号!
戮啊戮——第三号!
射啊射——第四号!
唱啊唱——第五号~~~~~
身上长满了肌肉~~~脑里还是肌肉~~~~
烧啊烧!杀啊杀!抢啊抢!
我们是草原的害虫——
哈!哈哈!哈哈哈!
乌·龙·强·盗·团~~~~~~~~~~
今·晚·要·吃·肉~~~~~~~~~~~~~~
(作者语:这词儿不是我编的……这词儿真的不是我编的…………)
-------------
这就是这帮强盗们唱的歌,他们一边走一边唱,嘈吵难听的声音回荡在平原之上。即使是空中的乌鸦,也不得不选择回避他们而绕开飞行。而他们呢?却好象对自己的歌声充满自信似的,越唱越响亮,越唱越难听……
就这样,这个阳光灿烂的日子渐渐地过去了。太阳西沉,金黄色的余辉才刚消隐在地平线的那一端,光芒草的冷光便已经开始清晰起来。牧民们相继回到了营地,在那里已经有妻小为出外干活的男子们准备的香喷喷的晚饭。辛和阿斯嘉在蕾的带领下——后者很是不甘不愿——第一次来到了长老的大帐篷里。
长老叫塔布里斯,因为年事已高,身体显得相当单薄枯槁,他的个子出奇的矮小,头却相当的大。皱纹把须发班白的透露装点得像就像用手掐成一团后又展开的纸板。看到蕾领着两个之前从未见过的孩子走了进来,他有些惊异的一咕噜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然后便握住辛的手,摇个不停。
“怎,怎么了?”辛只感到莫名其妙,他紧张地看着蕾问道。
“爸爸说你看起来就像他失散多年的儿子……”蕾一边叹气一边说,辛还是第一次见她露出这种无可奈何的神情。
“儿,儿子?那他是我的爸爸!?”辛刹那间惊异万分,阿斯嘉也目瞪口呆的张大了嘴巴。
蕾摇了摇头,然后好象懒得解释似的把养父的手和辛的手分开了。长老念念不舍的瞪了辛一会,然后又转向蕾,撒娇似的拥在她怀里低声说着些什么不成文的话语。蕾轻抚着养父的背脊,然后尽可能温和地将他扶回到床上躺下。
“啊,这样啊……”阿斯嘉这才像搞懂了似的:“痴呆了么……”
蕾点点头,有些哀伤。塔布里斯在她小的时候收养了她,那时侯的蕾已经遭人遗弃,更因为身为安契尔人的缘故而倍受世人冷落。但这个老人却没有那些成见,他收养了她,将她当亲生女儿照顾直到今天。
看着蕾照料长老的模样,辛拉了拉阿斯嘉的衣摆。“别打扰她吧。”
阿斯嘉第一次显得对蕾有些认可起来,她点了点头,随着辛退出了营帐。
坐在营地的篝火边,阿斯嘉平静地注视跳动的火光,过了一会,她看看躺在一旁的辛。
“也该出发了。”很清楚她想说什么,辛淡淡的说道。
“啊……”她的眼里露出一丝不舍的神色,有些落寞的样子。
“其实我也很想在这里多住一段时间呢。”辛笑着坐了起来,看着不远处正在谈笑着的牧民们:“这里的人们具有我所没有的真正的快乐。如果可以,真希望一直留在这。”
“但还是不行吧……?”阿斯嘉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又无奈的望着夜空。
“恩,”辛的说话声显得坚定而有力:“我一定要找到日落之地,在那之前……”
“打扰一下。”
“哇!”辛和阿斯嘉一同惊叫起来,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们身后,看来长老营帐里的事已经做完了。
她那冰冷的声音在这种夜晚真的显得有些可怕,就连一向显得从容大胆阿斯嘉也被吓得不清,她的说话变得结结巴巴起来:“你,你不要突然出现在人家身后好不好!怪吓人的!”但她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为了掩盖自己的惊慌,故意把话锋一转:“但是这也很符合你那讨厌的人格就是了。”
  蕾没有理她,却把视线落在辛的身上,显得饶有兴趣的把他打量了一番。直到辛自己也觉得不自然起来:“蕾,你,你有什么事?”
“啊”,她简短的回答道:“辛在找日落之地么?”
虽然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但辛却一下子跳了起来。他充满兴致的瞪着蕾,两手猛的拍在她肩上猛的摇了起来,直把女孩摇得有些不知所措。
“你知道!?你知道日落之地在哪吗!?”
然而蕾却摇了摇头,辛一下子又像泄了气似的沮丧起来。
“她怎么可能知道啊”,阿斯嘉冷冷的笑道:“像这样的丧家犬。”
蕾看了她一眼,脸上是让人读不出的表情,随后,她又把头转向辛。
“爸爸经常提起呢。日落之地的路标什么的……”
“什么!?”辛又一下子跳了起来。他再次充满兴致的瞪着蕾,两手猛的拍向她的双肩,这次女孩灵巧的向后一退,辛差点扑倒在地上。 “可是,长老不是神志不清么?”阿斯嘉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蕾提醒道:“你该不会是骗我们的吧?”
蕾摇摇头:“因为是迷迷糊糊的说的,具体是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
“总之!”辛好不容易调整好了激动的心情,他猛的握住拳头说道:“这说不定是个重要的线索,我想还是去向长老问一问吧!蕾,可以带我去见长老么。”
蕾点点头,辛跟着看了看阿斯嘉,她看了看辛,再看了看蕾,然后有些不快的摇了摇头。
“你跟她去吧,我不想跟这个安契尔人在一起。反正只要问出来便行了。”
于是,辛跟着蕾再次来到了营地中央的大营帐里,然而情况并不乐观。塔布里斯长老一见到辛,便又一次稀里糊涂的喊起了儿子,辛再怎么想解释也没用。
“这个,有,有什么办法吗!?”被长老抱得紧紧的,辛无助的看着一旁的女孩。她却似乎对眼前发生的误会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还饶有兴趣的在观摩呢。
“哎呀哎呀……”辛不禁感到一阵无力。
“啊,啊……呃……啊……”塔布里斯长老的嘴里断断续续的吐出几个字眼,蕾领会似的点了点头,走到床边将他扶了起来。
“怎么了?”辛有些困惑的看着她。
“爸爸说想到外面散散步。”蕾一边将长老扶上一把木制的轮椅,一边说道:“你要一起来。
“啊,啊……好的。”
夜晚的伊文苏拉尔湖依然是那样的安静,推着长老走在湖边的辛和蕾畅然的注视着闪动的波光,很快各自的思绪就都有些远离了。随着长老轻声的咳嗽,两人才回过神来。
蕾疑惑的把耳朵凑到长老嘴边,他嘀嘀咕咕的小声咕哝了几句,接着蕾便抬起头来。
“我回营地里去拿些东西。”她轻声说道:“爸爸拜托你照顾一会。”
“啊……啊,好的。”辛有些意外,但没有反对。
蕾转身往营地跑去,纤细的身影渐渐缩小了,辛叹了口气,突然一个清晰的说话声响了起来:“我的养女很可爱吧?”
辛确确实实的被吓了一跳,他转身看着长老,他已经从轮椅上站了起来,完全没有一丝颓然的模样。
“呵呵,吓着你了。”他抱歉的笑了笑:“不过我也只有偶尔几天才会摆脱那种痴呆的模样,但自己的事自己清楚,恐怕活不了多长。”
他说着话,脸上完全没有顾虑的表情,似乎对于老迈的身躯即将死去没有多余的恐惧。
“不过我不想让蕾知道这些就是了。”他又意味深长的向营地的方向看了看。
“啊,长老……”辛有些迟疑的看着老人。
“怎么样?如果要娶她,就要趁现在哦。”
“不,不是啦!”有些莫名其妙的说话,辛不禁哭笑不得起来。
“那还真可惜。我听说了,你在找寻日落之地是吧?”长老抚摩着嘴角的一小撮胡须,眯着的双眼里看不出是什么感情。
辛忧郁了一下,点了点头:“听说长老知道什么……日落之地的路标什么的?”
“哈哈哈……”他笑了起来:“是啊,已经好多年来没有人问我了。”
“咦?”辛有些诧异,以前有人问过长老么……
“那是16年前。”长老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他笑笑,算了算:“当时有个女人来到这里,问过我呢。”
十六年前,即是自己出生前两年么……辛低头沉思起来。
“是个漂亮的女人呢,不过之后我就没再见过她。”长老说着停了停,他看着辛:“孩子,你是真的想去寻找那个传说中的地方吗?”
“是的!”
“那可真是危险呢……”
“无论如何我都要去到那个地方,所以,如果长老您知道什么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
看着辛坚决的样子,塔布里斯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你的样子,和16年前的那人一样。”
他走到辛的身边,举起一只手,指向一个方向,辛举目望去,在黑夜里看不出有什么。
“那个方向,如果在白天,你就会看到一片模糊的黑影子。那是加林山脉。”
加林山脉,之前便已说过,这是塞拉岛正中心的山脉,位置就在伊文苏拉尔草原西面,是个充满了怪异和可怕传说的地方。长老看着辛,他并不知道这些事,所以脸上只有困惑的表情。
“在加林山脉中心,有一片终年被雾气笼罩的地区,在那里,传说有一个小谷地,我们把它称为雾气谷。”
听起来非常神秘的感觉,辛的好奇心又一次被调动了起来,他眼里闪起光辉,目光炯炯地看着老人,后者则意味深长的笑了。
“其实,这是从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留下的卷轴里看到的记载”,老人像在回想着卷轴的内容一般,接着他说道:“‘山谷里蕴藏着日光的余辉,当它与另外八束光辉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将打开通往梦想之地的大门。’以为原文是古语,所以我用白话翻译了一下就变成这样。本来我以为是意义不明的东西。但在16年前,那个女人来问过我之后,我就觉得很可能这段记载和日落之地有关了。”
辛的眼里一下子聚满了耀眼的光辉,他大声问道:“那个,那个加林山脉,就在那里是吧!?”
“啊,是,是啊……”老人对这个孩子的反应有些措手不及。
“好,我这就去!”还没等老人把话说完,辛已经撒开双脚便要往那个方向跑去,要不是塔布里斯一拐杖把他扫倒,他恐怕就这么没头没脑的跑掉了。
“啊咳,咳,咳……”老人一脸哭笑不得的模样,如果像辛这样莽莽撞撞就跑的话,别说加林山了,还没走出草原就会先饿死。
“不要着急,蕾也差不多要过来了。先回营地去吧,如果没有足够的准备是不能冒险的,你应该先和你那位红头发的伙伴商量清楚了再动身。咦……”他突然停止了说话,因为此时他发现营地的方向不自然的显得光亮起来,那是火光的颜色。
“营地怎么了?”老人吃惊的喊道,一阵嘈杂的人声已经在火光冲天的营地里鼎沸起来。
强盗们来了……
阿斯嘉还没有意识到出了什么事,就已经被一群长满肌肉的大汉给打翻在地上,捆了个结结实实。她的眼睛被蒙上,完全看不见东西,只是从耳中听到了牧民们慌乱的喊叫声和四散逃命的脚步声,以及入侵者粗鲁的咒骂话语。其中,一个声音听起来非常熟悉,那是前几天还听过的,布莱德的声音。
“把这群农民给俺杀干净了!哇哈哈哈哈!另外那个娃儿呢?还没找到吗!?”
“辛……”阿斯嘉的内心里紧张起来,自己实在太大意了,草原强盗们竟然会盯住他们不放,而且消息如此的灵通。这里的牧民们看起来都很强壮,而且常年来受过强盗骚扰的经验也不少,要自我保护应该还是做得到的。但一想到辛……
“那个连爬树都不行的家伙……”她暗暗的咒骂了一声:“能跑得掉才怪呢。”
“头儿!到处都找过了,大多人都跑掉了,没找到那个娃儿!”不知道是哪个强盗这么向布莱德报告,阿斯嘉松了口气。
“一群废物!”
“但是头儿,抓到了另外一个丫头,”对于布莱德的叫骂,那个强盗显得有些胆怯,但他随即又补充道:“我们过去时她正要把一群畜生带走呢!长着蓝头发和红眼睛,是个很可爱的娃儿。”
阿斯嘉一听到这话差点没跌倒,是那个安契尔人啊……
自己和那个安契尔人,那个蕾一起,被抓住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