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E研故事 > 正文

逐日的旅客(5) by: 土根儿

2006年04月30日 E研故事 ⁄ 共 7517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 阅读 1,619 views 次

塔克亚索拉之章 第四话
拂晓的伊文苏拉尔草原寒意逼人,只在此时才失去光芒的光芒草末端凝结着点点露珠,呈现出淡雅的一片黄色。远远看去,泛起了橙色云霞的天空透出油画特有的色彩,鸟儿的鸣叫声也逐渐显得清脆悦耳起来。
象群们已停止了奔跑,此时它们正气喘吁吁的停在了这片淡黄色草地的中央。在它们的身边坐着辛和阿斯嘉,两个刚刚从强盗手中逃脱的孩子。
“呼,我们似乎得救了呢……”
并不知晓到底是谁救了自己,但昨晚充满戏剧场面的一幕依然环绕在眼前,三角犀牛,大鹰,树蟒……
“难以置信,我们竟然被动物们给救了。”阿斯嘉一边喘息一边幸灾乐祸的笑着:“那些强盗们此时大概被搞得半死不活了呢。”
“为什么动物们会突然出现在那种地方啊……”辛困惑的挠了挠头,回应他的是同样困惑的阿斯嘉摇得丁冬响的脑袋。
“不知道,所以才叫做戏剧性嘛。”
“还有……救了我们的人……”
辛看了一眼手中握着的银色口琴,那是当时——他跌下大象时在地上摸索到的,如果没搞错,应该就是救了自己的人的东西吧。闪闪发亮的琴身上雕刻着美丽的花纹,在其中一角上用通用语铭刻着几个小字:“大家为土根儿的ID默哀3分钟”
看着这个银制口琴,辛不觉伤感起来,丢失了这样贵重的物品,失主一定很着急吧。话说回来。自己的吊饰也被强盗抢走了。阿斯嘉也是,那把银短弓……
-------------
在逐日旅客的世界里,银是所有金属中最贵重的,这一点将在以后的世界设定里提到。
另外,请大家一定按着口琴上的小字去默哀3分钟吧,谢谢……
-------------
“别叹气啦。”阿斯嘉似乎看穿了辛的想法,她有些无奈的说道:“相比之下我们没被卖给奴隶贩子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而且,既然是在这片草原上,那我们一定还有机会拿回我们的东西的。”
“哦……”
“眼下对于我们来说比较重要的问题是——接下来怎么办。”
“呃?”
阿斯嘉轻抚了一下靠在自己身边的大象。
“有大象在是好事。不过……”她叹了口气:“我们身上的东西基本上都被拿走了。”
“果然是这样啊……”辛沉思了一会,之后,他提起头来:“那我们就向西走就对了。”
“啊?”
“日落之地在西边,而且只要向西走,一定能穿过这片草原的!”他笑了笑,站起身来,阿斯嘉则无力的叹了口气——问题不在于这里吧……
“干粮也没了,工具也没了,我们怎么走啊?”
“不要紧,总会有办法的。爷爷说过工夫不负有心人,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都什么跟什么啊……”眼看着辛脸上露出的乐观的傻笑,阿斯嘉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
位于伊文苏拉尔草原中部的伊文苏拉尔湖,是游牧民族的主要聚居地。虽然存在部落分化,但对于被甘甜的湖水哺育起来的牧民们来说,这个湖无疑是他们生命的象征,也是草原文化的中心。之前也向大家介绍过了,牧民们是勤劳而乐观的,他们所追求的生活方式,也正如伊文苏拉尔的湖水一样清澈淡雅。
在帮卧病不起的养父——同时也是部族族长塔布里斯将那群调皮的绵羊带进羊圈里后,蕾伸了伸懒腰。已经两夜没睡了,之前还丢了重要的东西,如果这事被养父知道可就麻烦了。
她漫步走到湖边,这个时候,她的朋友们总会在这里等着她,草原熊猫,大象,飞马,斑狼,嘟嘟鸟,彩虹鹦鹉,波太熊……似乎只要是草原上能出现的动物都出现了……
蕾叹了口气,坐到了草地上,它们立刻就都围了过来。
‘看来今天大家也都很有精神呢。’
蕾并不喜欢同别人说话,这可能和她身为安契尔人的回忆有关系吧。虽然有着一头淡蓝色短发和红色眼眸的她遗传了安契尔族特有的让人一见即爱的容貌,但身为被人类所排斥的族群的一员,在被牧民们收养前的回忆依然禁锢住了她对他人开口的冲动。
身为安契尔人,蕾具备与自然沟通的能力,她是个能够和动物们对话的女孩。只要是自然界的生物,花草树木飞禽走兽,都能够成为她的朋友。正是这种能力,使她在被人类社会的文明所排斥的时候,还是找到了许多能够宽慰自己的同伴。
蕾轻轻的拍打着把脑袋噌到她胸前的波太熊的大身躯,似乎是发现了少女今天心神不宁,这群动物们都想以自己的方式安慰她。
‘没事的,不用担心。’
少女心不在焉的注视着眼前平静的湖面,在无论向哪里眺望都是无边无际的光芒草的草原上,这样一个大湖泊反而成了最为耀眼的景致。如镜子般明亮的湖面反射着草地和太阳发出的光,有时会呈现出一种七彩荡漾的颜色,蕾非常喜欢那样的景色,所以每当心里烦闷时她便会坐在这里注视着夕阳和湖面发呆。
口琴……丢到哪里去了呢?
“起来!起来!要回去了!”
一阵气急败坏的吆喝声把她的思绪从远处拉了回来。寻着声音望去,不远处,一个看起来是邻近部落的年轻的男子正对着他的宝贝儿们——一群被养得胖墩墩的比卡多喊着什么。
“圣伊文洁利雅啊,诅咒这群该死的蠢猪吧!”他一边大声的叫嚷着,一边试图用口哨声把跑散的比卡多们集合在一起。可是这些畜生对他那抑扬顿挫的号音根本不以为然,只是以一阵阵同样旋律优美的哼哼声回应,却并不忙于听从指挥,放弃那虽然已经没了阳光却依然疏松柔软的湖边泥地,和散落在地上的一颗颗把它们喂得膘肥体壮的橡果。有几只精力非常充沛的比卡多甚至将半个身子泡到了湖里,根本不理睬他们本应尊敬的猪倌。
“该死!”可怜的年轻人泄了气似的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摆出一幅宝贝儿们不走自己也不走的架势来。蕾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她无奈的起身走向了那群比卡多们。于是,年轻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少女不费吹灰之力便把比卡多们集合了起来,它们甚至排成了自出生以来所从未排成过的整齐队伍,扭动着圆滚滚的臀部走上了回家的道路。
“那个……你是?”
蕾没有心情也不想搭理别人,在看着比卡多们出发后,她便转身回到了湖边原先的位置,照旧坐在那群动物中,发起呆来。
-------------
比卡多,比卡多,褐色身子小耳朵,长长鼻子小眼窝,长得就似那可爱的猪猡……
玩过伊苏系列的人对这种可爱的啥乎乎的还特别喜欢乱跑给主角制造麻烦的食用牲畜一定非常熟悉吧,在这里不厚道的把它们也逐日的世界里来,为的只是充当一种类似猪猡的牲畜而已。
-------------
夜幕降临了,光芒草的银白色光辉开始清晰起来,仰头看了看天空,一闪一闪的繁星在天幕间编起了一张亮色的网,构造出一幅星河和星座的图画——啊,熊猫座的十三颗星星非常显眼呢……
动物们都散尽了,蕾还是坐在原地,这时,一阵疲惫感袭了上来。她还是不想回到帐篷去,虽然这样养父一定会担心,但丢失了重要东西的失落感让她觉得还是自己呆着比较好。
伊文苏拉尔湖的湖面变得美丽起来了,天空中的星光和光芒草银冷色的光辉映照着湖面,让原先应该是暗色的湖面亮起了波光粼粼的光晕。蕾解下围在肩上的丝巾,稚嫩的白皙双肩露了出来。
她把手伸到湖中,湖水并不很冰冷,相反,似乎由于光芒草散发的热量,让水有些温暖呢。蕾托起一手心湖水,轻轻的拍到肩上,然后便静静地感受着水滴顺着自己的肌肤滑落的触感。接着,她环顾四周,并没有人,只有远处的营地里闪着篝火的亮光和牧民们欢乐的歌声。
蕾将衣服整齐的叠放在柔软的草地上,走进湖中……
湖面的亮色正由于此时不断清晰起来的光芒草亮光而加深。很快,在蕾的身体四周荡开的水纹间,配合着星光和草地的亮光,形成了一束束绚目的小光柱,少女亭亭玉立的剪影正处于光束中,她柔美的身体曲线轮廓变得时儿清晰,时儿模糊起来。
“即使在安契尔人中,也很难能有像你这般拥有夺取人心灵的力量的仪表。”养父是这样形容她的。蕾秀丽的容貌足以让任何人在见到她的一瞬间感到沉迷。而且虽然只有十四岁,白皙的肌肤,丰盈的酥胸,纤细的腰枝和圆润的臀部都让她在文静端庄中透露出一种丰满,加上她所遗传到的安契尔族独特的韵律美,这使得现在沐浴在湖水中的她更显得光彩照人。
-------------
虽然笔者很想,而且相信读者们也大有人希望在这里多作些近距离的,细致入微的描写,但考虑到帖子的性质,我们还是适当的CUT吧……
-------------
看着湖水中倒影着的自己的胴体,蕾似乎在出神的想着些什么。直到不知哪里传来一阵水声……
哗……
她有些惊异的看着四周,湖面上并没看到有其他什么人,或许是距离比较远吧。
在深更半夜,会逗留在草原上的人——蕾显然忘记了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她的思绪开始向着强盗的方向联想了起来……直到又一阵水声传来,她才慌慌张张的向岸边游去。
就在一边遮掩着美丽的胴体一边走上岸的时候,她还不忘向后张望了一下,然而就在这时,她感觉到跟前有个人影……
“啊……”
在发出无助和惊悸的一声叫喊后,她感到那黑影向自己扑了过来,接着,蕾便朝后向水中倒去了。
辛感到无比庆幸。
在草原上行进了整整两天后,体力和精力都由于脱水而达到了极限。这种情况下,当他和阿斯嘉看到眼前有个巨大的湖泊时,心中实在升起一种对伊文洁利雅的感怀。
“辛!去把水装满!”之前还铁青着脸,一幅半死不活的样子的阿斯嘉这时来了精神,她将自己的衣襟取了下来,扎成袋状后一股脑儿丢给了辛。
“那……你干什么呢?”似乎觉得这样被使唤很不甘心似的,辛有些不情愿。
“你是白痴啊……”阿斯嘉瞪了他一眼,随后解开腰带:“对于女孩子来说两天不洗澡可是很可怕的!”
“呃……”辛的脸一下子红了,他慌忙别过头去,提着袋子走向湖的另一边。阿斯嘉则满意的深吸了一口气,哗啦一下跳进了水中。
“哼哼呵呵……哟呵……今晚的夜色啊多么漂亮,平静的湖面啊闪着微光,我独自漫步在……”一边哼着不知从哪里听来的民歌一边走着,辛环顾着湖面,忽然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他的视线。
在闪着微光的湖面上有个小小的影子,辛看不清晰,只觉得那影子在动,很快,那影子向着自己这边移动过来了。
在深更半夜,会逗留在湖边——辛显然忘记了自己就是这样的人,他的思绪开始向着湖里住着的什么怪物联想了起来,直到那影子近了,他慌忙一闪身躲到了草丛里……
那东西越来越近,如果辛抬起头,借着光芒草的光,他一定可以看清楚眼前的景象了,但恐惧和激动让他没有这样做。不知哪里来的冲动让他猛地跳了起来,向那毫无防备的黑影扑去。
哪里传来的一阵女孩的叫声惊动了阿斯嘉,她警觉的看了看周围。
是从辛去装水的地方传来的——该不会是……一种不好的想法浮上脑际。
她慌慌张张的爬上湖岸,随随便便的把衣服往身上罩了一下,便向着声源跑去。
很快,一幅惊人的景致就呈现在她眼前。眼睛瞪得像鸽子一般圆的辛脸颊都红成了紫色,他脸朝下的伏在草地上,身子下面似乎压着什么……是一个肌肤白皙的女孩子,让阿斯嘉也为直脸红的是那女孩身上竟一丝不挂,她惶恐的瞪着压在自己身上的辛,似乎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似的。
“辛,辛……”阿斯嘉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她勉强从嘴尖挤出一句话:“你,你,你,你这是在干,干什么……”
“什,什,什么……”在借着光线看到那女孩后,辛自己也慌了神,紧张让他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像石化了一样麻痹,动都动不了——这可真是最糟糕不过了。
那女孩什么话也没说,或许是说不出来吧。她的眼神空洞地注视着辛,辛也慌乱的注视着她。
“你……够了没有……”阿斯嘉好不容易缓过了神来,她笨拙地迈了几步走上前去,这时候她才看清楚,辛的手正压迫在那女孩丰盈白皙的乳房上……
不知从哪里升腾起的一股血气开始涌上了阿斯嘉的眉头,她退了几步。
“这,这……”自己也刚刚意识到这一点的辛终于在恐慌中一屁股向后坐到了地上:“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
蕾没有起身,似乎是刚才发生的事让她的脑袋变得空空如也了,辛的话一句也没听到。
阿斯嘉也没听到,她此时已经蓄起了浑身的力道,一拳向辛那呆头呆脑的脸上挥去。
辛睁开眼,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床上。
他皱了皱眉头,自己也忘了为什么,脸颊和身子感到火辣辣的疼。
“这里是天堂……我已经死了吗?”他迷迷糊糊的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呀,为什么我觉得最才是第二次说这句话了……”
他开始打量起四周,自己似乎是躺在一个圆滚滚的大帐篷里,帐篷内布置得很简洁,除了一些生活必须品外并没有什么多余的东西。
“这是……哪啊?”
帐篷一角的布幕突然掀了起来,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纤细的腰身,有些蓬乱但并不杂乱的淡蓝色头发,红色的眼眸和白皙的皮肤,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孩?
看到辛已经醒了,蕾明显显得有些慌乱,她差点手中托着的水盆给打翻在地上。
什么啊……辛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女孩,从她的容貌上看不出竟是这么笨手笨脚的啊。
“怎么,这么快就醒啦!”不知什么时候从另外一边走进来的阿斯嘉扬起了她那大大咧咧的声音。
“阿,阿斯嘉?”
“啊,是我,怎么?”她似乎有些懊恼。
“这……这是哪啊?”辛看着四周疑惑的嘀咕道:“这个女孩是谁?”
“这里是草原牧民的营地里。至于这人,知道她是安契尔人就成了。”
辛觉得,阿斯嘉在看着那女孩的时候眼神里透露着一股敌意。
“你昨晚还真够大胆的啊!”阿斯嘉的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
“昨,昨晚?”辛疑惑的看着她,似乎被阿斯嘉轰了几拳又睡了一觉后他已经把昨天晚上尴尬的事给忘了个精光。这时的蕾则慌忙把水盆放到帐篷一角,低着脑袋走了出去。
牧民们的热情好客很快就让辛和阿斯嘉感到了宾至如归的喜悦。对于他们的旅途目的似乎并不怎么关心,牧民们只是不断地把美味的食品送来,然后便谈起了草原上的愉悦生活。在这种情况下,辛很快就忘记了几天来的辛苦,他迅速地融入了这个快乐民族的盛情里,从来没品尝过的食物,从来没经历过的景色,和从来没遭遇过的人群,这些新奇的事物对他来说真是充满了吸引力。
不过,那个叫蕾的女孩似乎一直在回避着他们,或者说她是在自然的回避着人群,这多少让辛有些在意。阿斯嘉则相反,似乎在得知她是安契尔人的后裔后便一直在显示出对她的排斥和反感。当看到蕾将一群动物们带回营地的时候阿斯嘉竟笑着嘲讽起她只配跟畜生们做伴了。
“她可是族长的养女呢。”牧民们这么对她说着,阿斯嘉却只是摆了摆手,对此根本不看在眼里。
安契尔人是人类中的异端,是具有魔性的群体——这是她自小以来就被教授过的知识。
“说起来,你们的族长在哪呢?”在这天晚餐结束后,大家围在篝火边说笑时,阿斯嘉突然对一个看起来满年长的牧民问道。
“在他的帐篷里,年纪大了呢……”
“是么……”似乎察觉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话,阿斯嘉抱歉的低下头。
  “没什么的,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老牧民苦笑着回答,接着,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把阿斯嘉和辛都没见过的乐器。
  其他的牧民们马上高兴的冲着老人喊了起来。
“难得有客人,就演奏一段吧。”老人有些谦虚的笑了笑,将那乐器架到胸前,轻轻地弹拨起来,优美的琴声从指根和弦的交叠处发出,不久后加上哼唱,流溢出一股和谐的韵律。
“这乐器叫月琴。”一个牧民向着好奇的辛解释着,那是一种有些类似吉他的乐器,琴身是圆的,就像天空中的明月一般。
  乐曲声渐渐的低了下去,接着,牧民们的掌声就响了起来,老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长须,然后爽朗的跟着笑了起来。
“真是优美的曲子呢。”阿斯嘉笑着说道,突然她像想起什么似的站了起来。
“作为回礼,我也为大家表演个节目吧?”
“哦?”辛有些想不到阿斯嘉会这么说,他有惊奇有期待的看着她,牧民们则大声的呼喝起来。
“哦……要干什么好呢?”阿斯嘉托着下巴沉思了片刻,随后她突然拍起掌来。
“那么,请大家像这样拍掌,啪,啪,啪,啪,对,就这样。”
牧民们都好奇的跟着阿斯嘉有手掌打起了拍子,辛也一样,他看着阿斯嘉,开朗的性格让她和牧民们相处得好融洽呀。
啪,啪,啪,啪……
大家就这样打着拍子,阿斯嘉闭上眼,凝听着,然后,她突然跃动起来。用脚尖点着地板,她跳起没见过的舞蹈,把大家都吓了一跳。舞蹈动作和着声音,融入了拍子单纯的节奏里。变成一种流畅的游移。一开始,大家忍不住喊了起来,可是很快,似乎被她的舞蹈迷住了一样,大家都陶醉了……
辛也一样,他看着阿斯嘉,她的眼神紧闭着,脸上带着祥和的笑容,身子时而旋转,时而扭曲,但不管是这样跃动,她的姿态和节奏都显得无比和谐,就像在空气中自然的流动着的美丽颜色,辛出神的联想了起来……
阿斯嘉,什么都会啊……
不知过了多久,舞蹈停下了,拍子声也没了,一切回归宁静……没有人说话,大家都久久的沉醉在刚才的节目中,直到阿斯嘉自己都有些羞涩的干咳了一声,牧民们才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来。
“真是太棒了!老夫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精彩的舞蹈!”
阿斯嘉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回应着牧民们的赞美,完全沉浸在了快乐之中。
又到了深夜,大家都散尽了,阿斯嘉也在暂时为她提供的帐篷里进入了梦乡,辛独自漫步在光芒草的草地中,他睡不着了。
草原牧民们的快乐的生活态度感染了他,想起小时候在村子里过着的衣食无忧却不乏无聊的日子,他便不免要感慨起来。而且几天来遇到的事实在太多了,辛感到无法适应,他本能的把手移到胸前,那里却没有母亲留下的吊饰。
“对了……被抢走了。”辛郁闷的将手伸到了衣袋里,从里面拿出那把捡来的口琴:“这个到底是谁的呢?”
他把嘴凑近口琴,试着吹了吹,结果发出一阵颤动的破音。
“哎,不行,我根本不会……哇!”转过身的时候忽然见到那个叫蕾的女孩就站在身后,辛吓了一跳。
她低着头,用手指了指那把口琴。
“呃?”
“口琴……”
“啊,这个?”辛有些诧异的看着那女孩,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逗留啊。
“我听到声音。”蕾的意思似乎是说她听到了口琴声。
“哦……啊……”
“可以把它给我吗?”
辛有些迟疑,但还是把口琴递给了女孩。她有些慌张的一把把它夺了过去,非常珍惜的紧紧撰在手里。
“那个……是你的?”
蕾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这种态度反而让辛有些尴尬。
“吹一吹吗?”尝试着这样问她,她摇了摇头。
“是么。”有些失望的感觉,辛看着这个女孩,安契尔人?阿斯嘉似乎对这个名字很反感,不过,辛并不知道为什么,他本人并不觉得这女孩有什么让人讨厌的地方。
“那……就给你吧,本来也不是我的东西。”虽然心里还有些不舍得,但还是没有向她讨回那口琴。辛摇了摇脑袋,还是回帐篷去吧。
“等等。”
“呃?”有些惊异于这个叫蕾的女孩会主动叫住自己,辛以后的回过头去。
“我……吹吹看。”
蕾坐到了草地上,她将嘴唇移到了琴的吹嘴边,吸了口气。
她开始吹奏的第一首曲子,听起来就像古老的童谣,却又带着点空旷的感觉。清澈的琴音似乎有着摄魂的魔力,辛听着,一种熟悉的感觉不知为什么涌了上来……那是一种灵魂完全密合的感觉,他张开嘴,轻轻的哼唱起来,就似乎那是自己熟知的曲子一样。优美的琴声和低低沉的哼唱声渐渐同步,融合在一起,但又似乎什么都听不到一样……
这是一段奇妙的时光……
当下一个音符的颤音消失在空气中之前,辛似乎能够知晓接下来会响起什么声音,自己该在哪里吸气……
自己是怎么办到的呢……
辛已经不知道了。
曲声停了,辛呆然的看着这个牧民的女孩。
这口琴果然是你的?
这话根本没必要再问了,如果这口琴不是蕾的,她又怎么可能这样吹奏它呢。
少女此时正注视着自己,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他的心头,辛喃喃的低语着:“是你救了我们……”

EVA研究站论坛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