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eautiful World 第十七章

2022年09月04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4073字 ⁄ 字号 Beautiful World 第十七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87 views 次
Beautiful World

 

作者:kikushiro

17. Kaoru
人类没办法无中生有,人类不依赖某种东西的话什么事也做不了,因为人类不是神呢。渚熏说过的话在现在碇真嗣看来是无比讽刺的。
第一次在早上醒来时看到站在床边静静微笑的渚熏的时候可能还会惊讶得差点又要睡过去,现在不时看到渚熏在自己身边晃荡就像看到跟在身后的影子一样再正常不过。
唯一不同的是,影子不会以如此惨淡的神情俯瞰自己,也不会像无处不在的悲伤一般紧紧相随。

早上再次看到真嗣剩下大半的早餐,佐藤裕子实在困惑不已:“有哪里不舒服吗?”男生淡淡笑笑,轻轻摇摇头。
“这样么。”佐藤在笔记上记了几笔:“那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哦。”
“嗯。好。”简短的回答后低下头继续艰难地扒着和式早饭,尽管已经变着法子换着花样想要自己多吃一点,但是要怎么说呢,比起厌食症来说,精神上对于食物这种东西开始无来由的排斥起来。或者还有其他。
佐藤伸出的手在空中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按在了真嗣头上,揉了揉显得有点泛黄的头发:“不想去学校也可以不去,我去给你请假。”
“不用。我吃饱了。”说着拎起一边的灰色书包走出了门。对着倚在门口的只有自己可以看见的人静静望了一眼,侧身出门。擦身而过时感觉到对方隔着厚厚冬衣传递过来的轻微撞击一下子抽击在心脏之上。
回到NERV之后,结束了与浅井悠一起乘电车的经历,恢复到先前三人一起上下学的时光。恍惚间,觉得像是两年的时光其实从未那么汹涌地经过一般。
乘客稀少的电车上,凌波隔着走道坐在另一边的双人座的靠窗那一个。而这边明日香则是紧紧挨着碇真嗣坐着,看着男生略略发白的嘴唇不发一言。
很多人都是这样,只有在两个人的时候才会变得无比勇敢。骄傲如明日香这样的女孩子即使是在那个里程碑式的吻之后也总是在人前大声嚷嚷,嬉笑怒骂着。不会牵手也不会拥抱,像这样在还有很多空座的车上坐在身边已经是最大的妥协。因为她这样的女孩子,只会大声喊着“想要和加持先生一样的好男人约会”,也不会在心里哪怕有一点点承认那些被她不屑的属于青春该有的闪闪发亮的,怎么说呐,别人称之为爱的情绪。
“感冒?”听到明日香询问的真嗣从发呆状态中缓过来。沙哑着嗓子,鼻音很重的“嗯”了一声。
“傻瓜不会生病这种说法果然只是传说而已。”嘴上这么说着,手却握住了挨着放在腿边的男生的手,比自己大一圈的骨节分明的男生的手只能握住大部分,无论怎么调整都没办法全部放进手心里。直到男生反过来将自己的手严严实实地包裹在手指之间,才发现男女之间真的有着无法逾越的差别。“真冷!”
“嗯。”不知道是在说手还是天气,只是这样用最简单的音节回答着。

其实大部分的时候,人都不是以时间来分割生命的。而是以事件,那些生命中会留下深深划痕的重要的难以放下的事情。就像很多的第一次,某一场重要的抉择,战斗结束时清晰的“使徒沉默。”如果模糊了这些事件,真的是分不清韶光的脚步。
当碇真嗣再次被鼻塞、咽痛和由此引发的中耳炎带来的脑袋里面被挖空的感觉击倒时,上一次重感冒的情形自发浮现上来。模糊掉中间发生的事情的话,就像是得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感冒。从来没有痊愈过。
这样的话,我是不是也可以,在再次见到你的时候红一红脸,低一低头,微笑着说:“好久不见。”当作中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地想着的碇真嗣望着门口将手插在裤袋里的渚熏,慢慢、慢慢握紧了拳头。
曾经也看过那些浪漫主义的文章和电影,里面突破现实,穿越时空出现的奔驰在苍穹的列车和死后还可以看到的想念的人的容颜,也让碇真嗣好好地触动过一下。而现在,要靠张着嘴才能顺下来呼吸的自己,也差不多处于这样一种不清醒的状态了吧。一个漫长的醒不过来的梦境。还是纯粹的臆想。真要这样倒是也没什么不好。

和浅井一起做完值日准备回家时,真嗣对于一直在自己近处徘徊的渚熏,或者说渚熏的幻象并没有放在心上,隔着两步路有点虚弱地走在女生后面的他疼痛地咽着口水。
感觉到后面视线一直盯着这边的浅井并不知道真嗣只是看着跟随其后的另一个她看不见的人而已。当然这种解释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说服力,既然是不会信了,就权当是看着自己好了。
“不和凌波她们一起回去没关系吗?值日这种事,我自己做了也没什么的。”
“嗯,不要紧。”
“秀崎说你最近好像……不太好。”问了一些情况也没有问出个所以然来,自己那个只是一个孩子的弟弟也是不会被告知详情的对象。
“没什么。”
“是嘛,要好好注意身体呐!……不要让人太担心。”
“嗯?!”看到渚熏加快脚步上前挨上了浅井,真嗣忍不住发出困惑的声音被浅井以为是对于自己前面一句话的疑问,于是顿了顿,含含糊糊地说着:“……关心你的人啊……还有,喜、喜欢……你的人……会让他们担心的。”
“哦。”并没有注意听的男生只是本能地反应着,完全没有想到对于女生来说,这样的话意味着怎样的暗示和试探。
有一句没一句说着的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楼梯拐角,和浅井并肩而立的渚熏作势马上就要撞上准备下楼的女生时,真嗣脱口而出的“等等!”阻止了她的动作。
扶着楼梯扶手转过头来:“诶?怎么了?”
“没,没什么。”惶惶地否认着。对于别人来说,不存在的东西又怎么会造成影响呢。然而就在女生回过脸去时,渚熏抬起头来脸上笑容的幅度却让真嗣感觉格外寒冷。他伸出手去推她的时候,理智还是让真嗣忍着不向前去。但是浅井明显因为受到外力而一步踩空跌下去的情形像是按了慢放的镜头般在眼前上演。
已经说不上去是条件反射还是训练有素,扔下拎着的书包带整个冲上去半抱着女生跌了下去。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抓着扶手停在楼梯中央的时候了,虽然没有摔下整个楼梯,全身到处袭来的疼痛还是让他觉得仅仅只是头疼脑热的感冒真是来得太轻松了。
也不敢乱动地就那么维持着姿势坐着,动了动胳膊,摇了摇怀抱里的女生:“没事吧?”才发现浅井低着头全身颤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在抽泣着。胡乱掉下来的眼泪滴在深色的浅色的校服裙子上,滴上了大大小小的墨点。
小心地松开手,试探着问:“哪里痛吗?”
得不到回答,只是越来越多的液体溅在衣服上。
耐着随处而来的细微疼痛站起身来,打量着女生没有什么外伤,在身上摸索着纸巾:“放心,我也没事。”
亏得是冬天衣服穿得多,除了右脚那边的旧伤又开始突突地疼让他有点担心之外,另外的确是没什么大碍。
递了一张纸巾给浅井后,又抽出一张擦了擦鼻子。刚刚因为紧张而疏通了一会儿的鼻子现在又开始塞得难受。想了想还是伸手扶住了浅井的胳膊,低声说着:“站得起来吗?地上冷。”
温柔的带着鼻音和热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的同时,心里的秘密在不知是歉疚还是委屈的作用下再也坚持不住破口而出:“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不是浅井的错啊。”要怎么跟她解释呢。
“……上次……我、我不该推……推……明日香的……”带着浓重哭腔的叙述,“我只是不想,不想她……和你一起……演舞台剧而已……没想要她受伤的……我不是、故意的……因为,因为我很喜欢……”
“我知道了”打断了浅井没有说完的话,“不是浅井你的错。”
摔下楼梯不是你的错。嫉妒不是你的错。喜欢上我也不是你的错啊。
浅井借着对方抓在胳膊上的力量就势站了起来,一直低着头没敢看真嗣的脸。
一边替女生掸着上衣上的尘土,一边喃喃地安慰着“疼吗?校医务室已经关了,要不我陪你去医院吧。”因为眼泪而沾上了更多灰色的裙子没有办法帮她清理,于是又扯了一张纸巾出来,留下放进口袋,将剩下的连同包装袋一起塞进了女生手里。
不要哭了。这样的话说不出口。这句话只能催发更多的眼泪而已。这一点,原本爱哭的真嗣有着深深的体会。
还不如就这样静静地守在一边等着这一场雨下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也就是说这次的并不是什么新的使徒,按照采集到的样本图谱和MAGI分析,这次的使徒于上次的是同一个,葛城上校。”赤木律子照样波澜不惊地解释着。
“我知道,所以才问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事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事实就是事实。还是快点制定作战计划吧。”赤木拍拍葛城的肩膀走出门去,留下有着凌厉眼神的干练身影——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美里吧——电话联系着医疗科一课精神科的坂本医生:“真嗣的报告我看过了。不过目前来看,把EVA初号机的驾驶员改成秀崎还是太冒险了。接下来,还是要麻烦你们继续看着那孩子了,有什么情况及时和我们还有佐藤医生联系。”按下结束键后,皱起的眉头却没有松开来的迹象。

仍旧是用一堆药物和高科技将身体上的疼痛暂时压下去,碇真嗣也就暂且不去考虑疼痛反噬时变本加厉的残酷事实了。只是再次驾驶在EVA中看到以使徒姿态出现的渚熏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的理智和冷静去说服自己,那只是一个幻想。
“继续活下去是我的命运,就算结果会毁灭人类。”渚熏也曾这么说过,然后呢?
在一些混乱的回忆片段中,麻木的攻击,装弹,掩护别人。直到耳侧听到清晰的声音说着:谢谢你,能和你相遇,我很高兴。不用转过头去也可以感觉到他银色的头发在风中扬起,嘴角扯出好看的弧度。磁性的嗓音,瞳色如火。那一瞬间,好像听到脑海里有什么碎裂的声响。
“啊!!!!”全力向着他狂奔过去,被他躲开后,嫌后面的外接电源线碍事而不管不顾地将它扯下。
攻击是粗鲁而凌乱的,听不见周围的声音。唯一想做的要做的在做的就是将眼前的渚熏撕碎,打倒在地。
当时对我说自己的死,那是唯一且绝对的自由,那为什么不彻底的死去。为什么还不死去。去死去死!直到手中的高粒子刀被生生地打落,二号机狠狠地将初号机压翻在地,明日香沙哑的声音传进耳朵里,他才真正安静下来。
“笨蛋真嗣!!你到底在做什么,那是零号机,是凌波啊!!”被额头流下的汗水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起来,看到的是被自己攻击的残破不堪的零号机跌到在地上,然后是像上次自己在楼梯上扑过去时一样奋不顾身替自己挡下使徒攻击的二号机以及明日香的惨叫。
这个时候,因为被迷惑而伤害了凌波的自己。因为被保护而让明日香受伤的自己。恨不得就这样晕过去什么都不去管。

吉成秀崎接到替代出战的指令而穿着驾驶服在格纳库等待初号机回收的时候,却从屏幕上看到推开二号机冲向使徒的初号机。
从这边看过去,面部装甲有些许脱落,沾染上了血迹和污秽的侧面看起来绝然而愤怒。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