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福音同人 > 长篇连载 > 正文

Beautiful World 第十六章

2022年09月03日 福音同人, 长篇连载 ⁄ 共 3509字 ⁄ 字号 Beautiful World 第十六章已关闭评论 ⁄ 阅读 203 views 次
Beautiful World

 

作者:kikushiro

16. Snow
早上从一个地方出发,沿着相似的路线行走,做一些事情,晚上又回到同一个地方。感觉就像绕了一个圈。最终回到了原地,却并不意味着中间夹杂着的那些偶然的紊乱的期待之外的事情,就可以当做完全没有发生过。
“监测到使徒刚刚与EVA初号机接触里的电波成分没有?”
“还在分析中……”
“……不过还好,初号机好像没有什么损伤。”
葛城漂亮的脸稍稍舒展了一点,“不可以大意。”
赤木转向伊吹,“神经栓深度那边怎么样?有没有精神污染的迹象?——真嗣君,不要紧吗?……真嗣君!真嗣君!”迟迟没有得到的回应让指挥室的众人担忧一分一分的增加。
“真嗣,出了什么事了!”葛城抢到通讯仪前。
“……”突然又开始凌厉动作的EVA初号机将损伤的零号机护在身后,将来福枪用肩部稳稳撑住,碇真嗣低着头,咬了咬嘴唇努力将自己的颤抖平息下来。
伊吹迅速敲击着键盘导出数据:“前辈,初号机刚刚的确受到了一定神经性的影响,目前精神污染程度不明!”具象化的担忧变成了无声的沉重。赤木律子俯下身子:“你听我说,不要去相信看到的东西!那并不是真的。”
真嗣松开操作杆,浮上浅浅的苦笑。连亲眼所见都不能相信了吗?
“你极力避免第一类接触呢,你害怕跟别人接触吗?”少年特有的温润如水的声音划开LCL的海涌进耳朵里。“只要不认识别人就不会被背叛,也不会彼此伤害”异常白皙的肤质,淡色的发,眉眼细长,瞳色绯红。
“不过,这样并没有办法忘却寂寞,人类不可能让寂寞永远消失”略显忧伤,抑或带着看破一切的不羁,但总归是个非常非常温柔的人——渚熏——是非常非常温柔的人。颤抖着,隔着防护服的手套,怎么也无法再抓紧了。
“真嗣!真嗣!振作一点!”使徒一开始向初号机靠近,葛城的呼喊就愈发焦急起来。
抬起头来用了很长的时间,但其实又或者做出这个决定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随着靠近而在显示器里占据越来越大空间的使徒的影像,在碇真嗣看来,是另一个无法忘却的人的影像。却在马上就要进入危险的接触时,被狠狠按下的扳机击碎了。太过用力而收缩得厉害的手部肌肉一时间像是卡在操作杆上一般,失去了松开的力气。
“使徒沉默。”起伏着胸口,在LCL的浸润中呼吸困难。
“干得很好!”那些褒奖砸在身上有点痛。好像刚刚那一下,残忍的决心。还有什么东西也被捏碎了。
“因为人是孤独的。但也因为能够忘记,人才能活下去”渚熏这么说着。
下来初号机的碇真嗣被佐藤裕子及紧随其后的医疗队简单地包扎了一下胳膊上的伤口,跟着一起过来的吉成秀崎关切地挤上前:“真嗣哥哥,没事吧?!”
真嗣仰起头来,抬起胳膊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沉默地笑了笑。
佐藤查看了一下伤口:“没有大碍,待会儿休息一会再进行一下详细检查。”
真嗣点了点再度低下去的脑袋。
秀崎忍不住问着:“呐,熏、渚熏……是什么人啊?”
一下子揪起眉头的佐藤瞧了一眼真嗣,他依旧垂着头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便转而用责备的眼神瞪了秀崎一眼。领会到眼神中含义的吉成秀崎识相地说了句“抱歉”便不再追问了,只是把刚刚在指挥室模模糊糊从通讯器里听到真嗣嘴里说的这个名字压进心里。
扶着男生胳膊企图把他拉起来的佐藤意外地被挡开了手,自己站立起来的少年努力挺直了背脊,发白的嘴唇一字一字清晰地说出让人一震的话语。“渚熏,是我的朋友。被我亲手杀死的朋友。”

四季里面最喜欢的是冬天,最讨厌的是夏天,这些憎恶分明的事情真的说不出一个理由来。
就像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会结结巴巴,面色潮红。
创造出“面目可憎”或是“一见钟情”这样的词语来就是要在词穷的时候理所当然地拿来解释这些感情的吧。
就算在“憎恨起”或是“喜欢上”之前彼此已经被冠上了相悖的使命。
还是会因为他说喜欢海而想要变成夕阳掉进里面。
还是会因为被他按住了手而忘记了呼吸。
还是会因为听他说喜欢而真心欢喜。

直到他微笑着对自己说,“来,杀了我吧。”

这是一个转折。
就像段落和段落之间有的那一句承上启下。
就像明天和今天之间时钟上会显示的午后12时。
就像预示着我最喜欢的冬季真正来到的那一场雪。

男生站在树下,有几颗流弹在脚边炸开了花。他笑着,好像自己和别人没有什么不同。
第三新东京市的第一场雪,今年的脾气比较大。他好像成了众矢之的,不过,每一次都可以躲过去,轻松而漂亮的闪避。他蹲下去抓起一大把雪,结结实实地揉成一个团,又掰成两半捏圆。丢出去的时候,雪球化出一个漂亮的弧线。——啪,正中。另一个也一样。毕竟他是被训练出了足够的准确度和杀伤力的。
楼上一堆人顿时散了一些,稍作休整再兴战事。
头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还没缓过神来,一阵冰凉刺痛了耳根和脖颈。挤进了围巾里。真嗣慌忙解下来,那雪还是迅速化进身体里了。真不该站在树下。
“喂——小心着凉……哈哈!”楼上的人不无讥讽地笑着。浅井看到明日香狂笑的表情,心里有一点酸。
一分钟前,明日香见到楼下真嗣和男生们的战役,偷偷的,捏一个小雪球,准确地打在真嗣头顶的树枝上,这对她来说并不难。看着雪灌进男生的脖子时,两个女生都笑了。只是一阵笑过,望着缩了缩脖子钻进教学楼的男生背影,明日香轻轻的叹息化作一团烟霭融进冬日的风雪中。这个动作并没有逃过浅井的眼睛:“怎么了,明日香?”
搓了搓刚刚抓过雪而觉得冷的双手,明日香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觉得……”
“真嗣君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敏感是女人特有的天性。
“……嗯,觉得自从上次战斗后那家伙就不对劲……有、有一点点担心。要是上次我也能上去帮帮他就好了。”
“那么,上次不能并肩战斗,难道是因为……”
明日香将手插进大衣的口袋:“对呀。脚受伤了没办法驾驶二号机,勉强的话说不定只会成为他和优等生的包袱。”
“脚受伤?!不会是因为……因为那天!”那天掉下楼梯的事情。
明日香赶紧指正:“不是!不是!是文化祭之前的一次战斗里受了点伤。”
“噢……这样……你们的工作还真是危险呢。”伸出食指胡乱比划着栏杆上的积雪。
“要说完全没关系倒也不是啦,那个时候掉下楼梯扭到了,没想到战斗时完全被这个给困扰到了呐。”
“……这样么~”裸露在寒冬中的指尖开始有点麻木。
“嗯,所以对于我们来说,一点点小差错也许就会变成难以挽回的悲剧。”明日香一脸严肃地说。正因为这样,所以才会担心。

碇真嗣一个人默默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因为下雪的缘故,车开不了。于是,步行者的队伍庞大起来了。雪很深,陷进去有一种绷紧的生脆。他深一脚浅一脚地慢慢走着,真的很慢,伤口蜷缩在衣物里,受不了那股凉意而发痒,特别难受。
在路边随便找了个栏杆,拂掉雪,把书包扔在地上,用肩膀架住伞,就势坐下来,伸手按住痛痒的地方,有一种无助感随着雪安静地降落在四周。

人类常常会感到心痛。
因为心痛,所以会感到连活着都很辛苦,就像玻璃一样纤细,尤其是你的心。

马路那边最后几下绿灯挣扎着闪了三下,最后覆灭,少量地汽车艰难得行驶在路上,时不时因为路况而爆出几声鸣笛。
斑马线那边的少年在这么冷的天气还是穿着短袖衬衫和黑色的制服裤子。
碇真嗣抬头看他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或是不解。
短暂的黄灯之后,断开的马路又重新被车流连接上。对面的少年仿佛没有看到行驶着的车辆般径直穿过马路。
真嗣觉得有什么东西混着寒气自脚底往上升起。
天色已经不早,在雪的反射下倒是并不显得很黑。视线停留在面前的白色球鞋上,纷纷落下的雪没有在上面留下痕迹。
缓缓抬起头,沿着脖子,嘴唇,鼻尖,最后停留在赤色的眉眼上。
微笑着的漂亮少年。

“对,值得我对你有好感就是喜欢啊……”
“我说不定就是为了跟你相遇才出生的。”

碇真嗣没有告诉NERV众人的一个事实是,自从上次之后,一直一直都可以看到渚熏这件事。

渚熏同学hll地登场咯!
我们这边整天下雨啊~没有数学课的这一学期感觉特别奇怪。
不过倒是背日语和英语的时间多了很多~~~
好吧,我碎碎念了,年纪大了!
这一章到此结束。
对了,最近一直有种想法:觉得食草男很难搞很讨厌
所以希望笔下的人物也可以积极主动一点。
********************************************************************
好激动啊,第一次有人写这么多来说说看了我的文的看法。一直以来都有种只有我在说故事底下却没有回应的感觉。如果大家有什么想法的话,也可以适当考虑进剧情的,就跟日剧拍摄差不多,考虑大众兴趣么(虽然目前没有改变大方向的意思)
不要说什么语言表达能力不强这样的话,其实人家都说我除了也文的时候,平常说话特朴素的。
我是想要写一个很好的故事的,所以希望每一章之所以成为一章的理由是可以在最后留下悬念,比较像是电视剧本,呵呵,所以听到说镜头感强这样的话很开心呐。
唯一可以回报看文的亲的做法大概就是不弃坑,尽快完结了吧~
我会努力的。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