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EVA小说接龙 by: 整理:ssizz、wings

2001年02月22日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8633字 ⁄ 字号 EVA小说接龙 by: 整理:ssizz、wings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431 views 次

小说接龙之RUN AWAY版
注:RUN AWAY:逃离,潜逃,失控,私奔
[ssizz]
跑车在火车站门前一个急刹车停下,美里风风火火的从未停稳的车里跳出,车门也不关,径直冲进了火车站。
冲上站台,离站列车正好开始发车。缓缓移动的车厢已经把对面的候车站台给遮住了。很快,列车开始加速,一节一节在眼前飞驰而过,车厢中的人群已经看不清面目,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又一条的灰线。
列车终于完全出站,对面的候车列台上空无一人。
“这个混蛋真嗣,又在逃避了,这次看来是真的走了。”美里叹了口气,有点失望的离开了火车站。
车厢里。
背着行囊的真嗣。
拿着那张被捏的皱皱的车票,寻找着座位。
我要回到哪里去?回到伯母家吗?这张车票要送我回伯母家吗?我为什么要回那里?我又为什么要走?因为这张车票吗?还是因为,爸爸?
恍惚中,真嗣找到座位,是车厢里最角落的地方。
真是个好座位呢。。。。
真嗣坐下,塞上耳塞,把自己整个人深深的缩进角落里,用手环绕着头,遮挡车厢里惨白的灯光。
没多久,真嗣从手臂的缝隙里看见一个人站在他面前。
绿色的裙子,黑色的袜子。
熟悉的感觉。
他抬起头,疑惑的:“绫波?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绫波俯视着真嗣,不语,在真嗣坐下。
沉默。不时的,真嗣偷眼望并排坐着绫波。绫波只是一直看着面前的人群。
“是。。。是啶司令叫我来的,他让我。。。带你回去。”
“是爸爸?”真嗣迷惑了,爸爸不是让他离开NERV回去吗?
“是的,是命令。他让我在下一次使徒来袭前带你回去,他。。。。。。他让我不要离开你。”
“这样啊。。。”真嗣嚅动着嘴,应答着。为什么要让绫波来呢?他为什么不直接让情报二课的人来带我回去。。。。
绫波。。。。不爱说话的绫波,何必让绫波来呢?只怕我会为了找话题而累死的。。。。
“你要到哪里去呢?”忽然间,绫波问了一句,打断了真嗣的思路。
“我?我大概是要回伯母家去吧。。。”
“大概?”
“恩,其实我不太想回去,但是,不驾驶EVA的我,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
“哦。”
沉默。火车停了下来,似乎到了一个中途站,车外橙黄的灯光映入车内,照在绫波白皙的皮肤上,显的很温馨。
“绫波。”
“什么事?”
“你不是来带我回去的吗?”
“是的。。。”绫波顿了一下:“司令说,不要强迫你。”
“。。。。。。你总是在听着爸爸的话行动吗?”
绫波忽然扭过头来,直视真嗣,不说话。
真嗣被绫波看着,觉得有点不知所措,便把头扭向另一边,支吾着:“不知道还有多久才到呢?”
耳边响起绫波没有语调起伏的声音:“你不想去伯母家吗?”
“其实。。。不是很想。”
“那么,”绫波站起来,再次俯视着龟缩成一团的真嗣:“我们在下一个站下车吧。”
“下一个站?可是还没有到啊?”
“你不是不想去找你伯母吗?那我们到别的地方去吧。。”真嗣呆呆的看着绫波,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列车又停了下来,橙黄的灯光再次透入车厢,映在绫波白皙的皮肤上。
绫波拉起真嗣,拖着他走过人群,下了火车。
这里似乎是一个偏僻的小镇呢。
“司令!不好了!!”律子一路喊到了啶元度的办公室。“零她私自离开了NERV。二课的人说,她上了和真嗣同一班的列车。”
“哦?是吗?”啶司令扬了扬眼眉,就不再说什么。
“这么快?超出我们的预想吗!”冬月在一旁略带不满的说。
“看来,LILITH的自我意识提早觉醒了。她开始自己思考了。”
[suezou]
“什么——!”明日香高八度的声音吓得正在跑澡的PENPEN迅速沉到了水底,“你说BAGA SHINJI和优等生私奔了?”
“不错。你的任务是找回他们两人。”碇司令摆着标准POSE,阴阴地说。
“呀~~~可恶!本剧的女主角怎么说也该是我ASUKA才对呀!怎么说和SHINJI私奔的人也该是我ASUKA才对呀!优等生竟然抢我风头!!!啊~~~~~~~~~~~~~~~~~~~我ASUKA不允许这种事发生!二号机,发进!”
只见红色夏娃破墙而入(S^2机关已搭载)。ASUKA纵身一跃,跳上二号机迅速消失在众人的视野里。
“呵呵,命运之轮开始转动了。一切,都将按我的剧本进行。”
[sirens]
列车“咕咚咕咚”的离开站台后,真嗣和零孤伶伶的相对站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人脚下的树叶片也积了两三寸厚了。
这时真嗣的心里,刚才的“去哪里”的思想斗争已经变成了“和绫波两个人,只有两个人,有且只有两个人”的逻辑思想论证中了。无意中,他的手心渗出细密的汗水,然后一滴滴的落到地上,直到干硬的水泥地上长出一棵棵青嫩的幼苗(喂喂喂,过份了点吧)。
“不走吗?”
零语带催促的问(为了分辨是催促还是单纯提问,我国特地使用了最新发明的银河XXVI,运算一千五百六十九万亿次后得出的结果:催促 51%, 单纯提问 49%)。真嗣条件反射的道:
“走吧。”
“去哪里?”
“去那里吧。”
“你来决定啊。”
“还是绫波定吧。”
“我不知道去哪好。”
“我也是人生地不熟。”
“随便到处走走怎么样?”
“那就随便到处走走好了。”
“那么我们去哪里好呢?”
“我们去那里就好了。”
“我不知道地方啊。”
“你来决定好了。”
“去那里好吗?”
“去那里吧。”
“那走吧。”
“走吧。”
于是经过激烈的辩论,两人终于决定了要去的地方。(其实就竟是哪里我也不太清楚。)
两人于是出了车站。虽然这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但是他们却都穿着校服。走过的地方,总有很多阿公阿婆在背后指指点点,连三岁的小孩也禁不住多看他们几眼。
“啊哟,现在的后生真坏,课也不上跑出来玩。”
“就是就是,说不定还瞒着父母私奔呢。”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
真嗣忍不住向零靠近了些,两眼四处张望着,一旦发现横街窄巷就钻进去躲起来。他偷偷的看看零,见她神色自若的继续走着,丝毫不为周围的疯言疯语所动,不禁产生一种敬佩之情。
与此同时,美里正在NERV的总部焦急的四处走动着,逢人便拿出一张真嗣的照片:
“你有没有见过这个人?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最后来到了律子的办公室里。
“律子,你见过照片上的男孩吗?”
“没见过,出什么事了吗?”
“他是第三适格呀,出走了啊!”
“第三?让我查查资料,我们这里只有第一(出走中),第二(STANDBY),没有第三啊。”
“他是碇公子啊,碇司令的公子!”
“啊,对不起,刚才我是作为科学家的身份回答你的,现在是以女人的身份回答你。碇公子啊,怎么会没见过呢,最近不是常在这里晃来晃去么,听说还和真夜钩搭上了么。现在的孩子也真是的,稍不注意啊,就(省去N字)...”
“是啊是啊,都是那个加持害的,教坏孩子,影响不良。我真是拿他没办法(同样省去N字)...”
...(省去N段)
“啊呀,都聊那么久(三小时)了,也是时候下班了。”
“真的呢,抱歉又打扰了律子那么多时间...不对,我是来找真嗣的!真嗣、你在哪~~~(跑走了)”
“唉,真是拿她没办法。”(也不知道在说谁)
与次同时,零和真嗣走在大街上。天色渐渐的黑下来,真嗣看着身边走过的一群群搭肩钩臂的男女,还有一间又一间“XX发廊”、“YY宾馆”、“ZZ卡拉OK”,心中不禁嘀咕
“这些地方,总觉得怪怪的,没问题吧。”
[jedi]
忽然,shinji停了下来……
rei:怎么了?
shinji:我……我想要……
rei:你想要?你说啊,你到底想要什么?你想要你就说啊,你说了我才知道你想要什么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呢?你说想要我就给你啊,你不想要我也不会硬塞给你,没理由你说想要我不给你而你不想要我偏要给你啊!
shinji:(脸红)我……我……
[suezou]
shinji:我……我要想上厕所……
REI:……那……一起去吧……
SHINJI(汗!):可、可可可……可是……
REI:你不想去吗?
SHINJI:是、是……但是……这个……AYANAMI是……女、女……生啊~~
REI:你又要逃避吗?你怕我吗?
SHINJI:不、不不不是……那个……
REI:知道吗?去厕所是件很舒服很舒服的事哦!(特别在尿急的时候~~)
SHINJI:……
[r.e.d]
真治:我知道那很舒服,可是,可是我从来没有试过和女生一起....
丽:是吗?你有什么愿望?
真治:我想...赶快找厕所...
丽:想和我合而为一吗?身和心都合而为一?
真治:我现在....就想尿尿!!!为什么整条街都没有厕所的?
丽:就在路边不行吗?
真治:不行,我是第三新东京市十大杰出少年,不能随地大小便....
... ...
丽:真治你为什么哭?
真治:我,我,我尿裤子了啦!!!!!
丽:对不起,这种时候我不知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凌波眼前浮现出司令的笑容,对丽说:我想,只要笑久可以了...)
丽:哈哈哈哈哈哈....
真治:亏你还笑得出来,赶快帮我找条干净裤子先!!!
[dalingmao]
不知不觉中寒风吹起,一轮明月出现在天边。真治打了个寒噤,这才清醒了一点。方才二人拉拉扯扯,现在彼此都有些不好意思。左顾右盼间发现他们已来到城市的边缘,四周也不知不觉安静了许多……
SHINJI:rei啊,我说,我们走多久了?
REI:2万1千5百84步……
SHINJI:于是到了……
REI:加持君的瓜地。
SHINJI:啊~~~~?
远远地,可以看见前方有一小屋,微黄的灯光闪闪烁烁。一股西瓜粥的味传来,两人这才发现自己已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一迷样男子身穿埃及法老服闪亮登场……)
[suezou]
“在城市的边缘,有一片西瓜田;在瓜田的旁边,有段悲伤的情缘~~~~~”神秘的男子唱到(BGM:AIR II)。
SHINJI定睛一看,竟然是青叶!!
“青、青叶样……”
“啊,真嗣呀!还有REI。还在追寻星星吗?”
“???什么和什么来着???”
“在不知道现实的地方,梦想就在现实之中。而真实就在自己心中。幸福要靠自己寻找,努力吧!SHINJIKUN!”说罢,青叶消失在夜空中。
“怎、怎么回事?”
“这只是补完的一种形态……”REI说。
再回到NERV。
碇司令持续保持标准姿势。
“碇,你不累吗?”冬月突然问。(都五个小时了~~)
“不。”
“可是我很累。(人家是一直站着的也~~)”
“嗯。”碇司令一点表示都没有。
……
[GASARAKI]
二人继续前进,来到瓜棚,看见里面有两个人影晃动。
“加持先生,请不要这样……”
“这里只有你我,还怕什么?”
“青叶!青叶!”
“不用叫了,他已经吃了我的时空幻觉瓜,这会儿也许在埃及。。。来吧小夜。。。。。。”
“不要!请您自重!”
二人拉扯一个时辰,加持眼看得手,背后忽然冒出一人。
“KAJI。。。几天没见,出息了~~~”
“美美美。。。你你你。。。怎么在。。。”加持冷汗直流舌头抽筋状。真夜趁机逃走。
“我本来是想和你。。。现在看来,要保证NERV工作的正常进行必须好好调教调教你!!!”。“妈妈米呀!!!”
加持躲避不及被美里痛欧
“丽。。。”距离美里不到一米的真治回头问凌波。
“恩。。。”
“都出走这么久了他们还没发现我们的失踪吗?”
“每个人都有自己应该做的事,这个是他人无法改变的。。。”
“那我们该做些什么呢。。。”
“我们不是正在寻找吗?”
“也对。。。走吧。”二人离开了西瓜棚继续他们无目的的旅程。
与此同时NERV本部。。。
“警告警告!有使徒出现,正在向中央教条移动!”
“葛城、加持、青叶、真夜还有三个驾驶员都不在,碇。。。”
“恩。。。。。。”
再看没受阻拦飞向教条的17使徒薰。。。
“开始与结束,敲击天国的大门,人类的最终归宿是什么,我的宿命又是什么呢。。。”
“我的宿命。。。对,是让真治结束我的生命!就是这样!!”
“没错!去找真治!”KAOL调转方向开始飞离NERV本部。
“报告!使徒突然转向远离中央教条!!!”
“碇。。。这是。。。”
“东月,EVA的主角毕竟是真治啊。。。。。。”
“唔。。。。。。”
[sirens_narcissus_athena]
话说薰一直追上真嗣和零两人,落在他们的前面。
“碇小心。”
零见不明发光物体着陆马上挡在真嗣面前。
“啊,温柔可爱的真嗣啊。经过亿万年的苦闷等待,约定的日子终于到来了。我的生存就是为了在你手中毁灭...喂,前面那个妖精,你是谁,为什么和我的真嗣君那样亲热?”
“塌布离死,你的老人痴呆症越来越厉害了,才没见几万年,就把我忘了。”
零突然用一种很庄重(就是说出来有很多回音的那种)的口语说道。
“等等,我见过你?让我想想,啊,现在我只能想到真嗣,抱歉啦。真嗣~~杀死我吧~~~”
“你这个花心萝卜!二十万年还死性不改!”零说着(很多回音),伸手就是两个嘴巴子。
“痛死了~干吗打人?温柔一点不行吗?”薰捂着两边红肿的脸喊到。“等等,你、你是莉莉斯!你、你不是...”
“你还记得啊,不错,我就是你的结发原配...曾经而已...”
“你和真嗣...慢!真嗣是莉林耶!你,你这么做是乱伦,要犯天条的,你知道吗?可是要杀头的!”
“那你呢?你别忘了你和他的染色体都是一样的!”
“等等,”一旁的真嗣按奈不住,说“你们都在说什么?我都不明白啊。”
“碇,这事与你无关,一边躲起来。”
“等等,你们决定我的终身大事又不征求我的意见,是触犯刑律的!!!”
“NERV是个超法规的组织,法律是没用的。塌布离死,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辰!”
“为了我的真嗣,来吧!”
[R.E.D]
(接SIRENS)
古龙版:
第三新东京市小不小?小,十数公里见方,怎会不小。
第三新东京市大不大?大,两大绝世使徒伫立于此,怎会不大。
莉莉斯低声道:“我算定你会来。”
渚薰冷冷一笑:“该来的终究会来。”
“几万年不见,你还是没变。”
“我只是来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莉莉斯吃吃的笑了:“你知道吗?我现在是天下第一。我的东西没有
人可以有半分非分之想。你难道不怕死?”
(以下有两个分支)
(分支A)
“怕。”
“怕还要来?”
“不错,因为你也怕。只要内子怕的比我多一点,就足够了。”渚薰脸上
一片惨白,冷的象冰。
莉莉斯不禁打了个冷战。
A.T.Field,
自渚薰的手腕之间开始弥漫......
(分支B)
“不怕。死和生对我来说是同等价值的。自己选择的死亡是唯一绝对的自由。可你不一样,有些事只有你能做到,所以你怕死。自己考虑,自己决定,只是,哼哼,别后悔。”
莉莉斯不禁打了个冷战。
A.T.Field,
自渚薰的手腕之间开始弥漫......
金庸版:
莉莉斯笑道:“数万年不见,夫君别来无恙否?”
渚薰冷冷道:“托内子洪福,在下这几万年间,虽身陷封印,但内子于在下之大恩大德,却是莫齿难忘。唯有勤习BL,以免辜负内子之恩。”
莉莉斯叹道:“上次EDEN一别,你我二人一拍两散。又何必对此耿耿于 怀。况且,你我皆老。天下变态乱伦之林,只怕已是年轻人的天下。”
“不错,年轻人是天下,但内子却是立在天上。内子十五年前便已位列使徒盟主之尊,渚某又岂不知道。”言罢,纵身展开A.T.Field,其领域直冲九霄。
莉莉斯微微一凛,心道:这厮A.T.Field如此强大。几万年时间,竟已非昔日吴下之阿蒙。
“如此接招罢。”莉莉斯知道对手强悍,已是平生罕逢。便缓缓拔出隆基努斯之枪,抢先攻出了这第一招。
[GASARAKI]
二人互不相让使出毕生绝学战在一处。约百余合不分胜负。真治心下不禁一凛:“此等人物世间少有,真神仙中人也!”
“我捉你不得誓不上关!”
“我胜你不得誓不回寨!”
正当二人激战正酣之时忽孪铃响处马至军前,一将飞身脱马身手快如闪电直奔战场刹那间击出十八掌。
却说零熏二人正在激战忽觉一团冷气直闭眉心心下大惊,急中生智二人对掌借着对方掌力弹出十余丈。要不说高手还得是高手,那功夫已经炼到炉火纯青,要是换个其他什么人早就经脉全毁了。闲话少提,二人脱身后定睛细看下毒手之人,怎生模样?
剑眉虎须,喉结突出,柔发飘香,胸部尖挺,三围诱人,肌肉发达,刀疤遍体。
零熏心中生疑,问曰:“来者何人?!”
“呵呵呵呵呵,连本座都不认得,还敢在江湖上混?告诉你们吧,我就是天下第一大帮青蛇帮的秘书长十九使徒是也!”
不说便罢,此言一出,零熏大惊。
“难道是于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SM大神九儿不成?”
“呵呵,正是小可。。。”
零熏自知不是对手,心下盘算“这老魔头来此做甚?须小心从事。”
要知九儿来此为何,零熏真治命运何如,请听下回。。。分解!
[R.E.D]
话说零薰二人心下惴惴,不知九儿有何图谋。忽听得空中传来一阵飘渺迷茫的歌声,(BGM:Thanatos~If I cant be yours)直听得二人脸红耳热,心神荡漾;连功力已臻化境的九儿亦险些把持不住,栽下马来。
九儿心头一惊,暗道:“当世之人,A。T。Field可与洒家抗衡者,寥寥数人矣,此人绝对领域如此了得,莫非是。。。”
“哈哈哈哈哈哈,19兄,算你识得英雄,正是在下”
在场众人抬头一看,但见云雾中一将飘然而下,此将似妖非妖,似人非人,似神非神。零薰二人齐声惊呼“三面赛壬!!!!”
“不错,正是以歌声取人魂魄的SIRENS_NARCISSUS_ATHENA是也”
零薰二人不禁暗自叫苦,只一个九儿已是难缠之极,现又加上一个女妖,即使合二人之力,今天恐怕也讨不了好儿去。
九儿定了定神,高声喝问:“兀那女妖,不在你岛上勾引水手,不去你湖边顾影自怜,不呆在卫城与十二宫黄金圣斗士厮混,却来这里作甚?”
“鄙妖此番来此,不为别的,只是为了。。。”
SIRENS话未说完,但觉一道大的惊人的A。T。FIELD攻向自身,不觉一惊,心道:九儿这厮如此卑鄙,竟突然发难。抬眼一看,九儿亦正运全身功力抵御此A。T。FIELD。“难道不是他?那这领域是。。。”
想到此处,不禁冷汗岑岑,只听得空中一个低沉的声音说“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好多回音)发话那人功力雄浑已极,直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A。T。FIELD较弱的真治已然倒地昏厥。
余音未停,一黑衣男子已欺到众人跟前,此人身披黑色斗篷,头戴黑色金属头盔,正是。。。。
[huleqi]
不必说,此人就是号称"江南囊波汪爱体费尔德"拥有者的huleqi(众人:我踢!!!)----(画外音:哎!red,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是什么意思啊?)
huleqi狂笑一百有八声,然后大吼:我来也!!!
只见狂风大作,电闪雷鸣,小鸟归巢,蚂蚁觅食....(哎?什么乱七八糟的?)
九儿&海妖:不是他这个白痴,认错了!别理他,我们继续.......
huleqi狂汗:喂!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你们难道不怕刚才的强烈爱体费尔德吗?
九儿&海妖:这到是,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有如此强的爱体费尔德?
huleqi:赫赫,本人乃........
这时间,后面传来一声巨吼:哪个小渣碎敢借我的功力吓人?
九儿&海妖指向huleqi:他!!!!~~~
然而在两人手所指的地方,huleqi早已不知去向......
再看天上,啊?
难道说,就是他?.........
[百草丰茂]
两人惊魂未定,却见一黑影已难以想象的速度从天而降,转瞬之间,已停立在面前只有百米的地方-------一个白发三千丈的男子,周身漆黑的板金甲就如同它的主人那双深邃的眼眸一般-------这完全凌驾于夜空的黑暗,以沉重的压迫感压得九儿和水妖几欲窒息,那眼神,就如同一只在冰原上跋涉的狼.
"你是......."话语带着颤音.
"哼哼,说出来吓死你!我就是马莫之暗黑骑士团团长------亚修拉姆....."
"啊~~~~~"
".......的崇拜者(九儿和水妖:"我倒!")!人称终结之心的百草丰茂UTE!"
"(汗...)嗯.....你听说过这个什么什么UTE吗?"九儿转头看了看身旁的水妖,却见水妖也像是刚从泼水节回来一样:"呃.......好像........."
"哼!竟视我UTE为无物!!我的愤怒已如东海之地决口,西汉城墙倒塌,要是换了别人,理当拉出午门五时三刻开刀问斩明昭天下以靖效尤!但念在你我多年同好之分上,先让你一招!"说着,从背后掏出一把莫名的武器,纵然是在这样的暗夜,倒也泛出青蓝色的灵光,仿佛是星辰凝铸一般........
"啊!难道...那就是传说中劈开混沌与秩序,驾驭创神与律神的终究武器------RailGun!!"汗水无声的滑落,却瞬间被泥土所吸收.......三人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维系着这微妙而脆弱的平衡.......
三人如同网络mud掉线一般呆立着,直到...直到NERV塌了半边楼,山崩地裂水倒流,哈雷彗星撞地球,太阳绕着地球走.......(CUT!CUT!这是什么玩艺儿?太夸张了吧!?)
面对百草丰茂的挑战,九儿抽出了腰际的贴身佩剑----"狮子心",几乎是与此同时,能量与灵力也开始在刃尖汇聚,凝结,然后升腾......而水妖也祭起了AK47和M64,两只光束瞄准镜射出的雷射线体在丰茂的额头上游走,纵横出怪异的面具,而丰茂手中的RailGUN也在脸上耀处五彩的生动.........
"只有一招是吗?"九儿舔着干涩的嘴唇自言自语道,而已震动得难以控制的剑柄也传达了无声的讯息:能量已达临界点!"好极了,一定要一招解决!.......赐予我力量吧!我是九儿!!"伴着浑厚的呐喊,突然以刃尖为奇点膨胀出一个闪耀着电弧的光球"我的终焉之伐-----始末剑!!"青蓝色的巨大光球伴着呼啸的疾风,扭曲了这短短一百米中所有的量子泡沫与"虫洞",在亚光速的承载下向丰茂袭来----其实常人根本无法觉察到这短暂的一瞬,而之后腾然而起的通天光柱恐怕也是他们这辈子最后看到的东西了------任何直视"氦闪"的人视网膜都会在瞬间融化.
"成功了.....吗......."回答他的只有这依旧冲天的光柱......
to be continued.....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