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黑月 by: 物流·明日香·兰格丽

2003年07月21日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3427字 ⁄ 字号 黑月 by: 物流·明日香·兰格丽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750 views 次

我看到了,在撕裂的浓雾中,那太阳的影子。
基地上空的血色开始渐渐的为黑暗所吞没。月面上风暴洋中央,最大的中枢系统訇然裂出浓黑的血液,夹杂在等离子电磁暴中向地球砸来。
可是基地没有坍塌,我也没能给活埋。
于是我被浸染着血腥气味的宁静所淹没,缓缓地下沉,沉到泛着黑玫瑰光泽的心底。我看到了泛着红宝石光泽的薰君的眼睛,像受伤的鹰的绝美的凄凉。可是我无法原谅他!渚薰,我最爱和最恨的精灵,拥有着冷的血液和冰洁的红色海底玉般眼睛的天使,死在我手里的恶魔!他欺骗了我所有的希望。我无法原谅他,我淌着暗红色血的眼睛在黑暗中发誓。
我下沉着,继续下沉。
我对不起你,薰君。
我本应再一次端详你那苍白的面庞,吻你的额角,不让泪落到你的发丝上;我本应告诉你我是如此深爱着你凝视我时的目光,那一刹我觉得你的心在歌唱,只有我一个人能听到;我本来应更温柔地去亲吻你冰冷的面颊,陪你静静地睡去;我本应让全世界的鲜花凋零,用红色和白色的落英抚慰你孤寂的灵魂,拭去你英俊面庞上的我的眼泪;我本应撕裂天幕披在你的身上,让繁星来点缀你的灵柩,让月亮的银辉照亮通往天堂的路;我本应让你庄严的坟墓上长出紫色的安息香,如同十年前的冬天我们种下的那株一样;我本应……我本应做这一切,我本应替你死去。我本应毫无遗憾地安静地睡去,有你在我身边轻轻地歌唱。我本应在十年前的冬天就死掉的。那样我一生都不会后悔。
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到。我伸出手在黑暗中无助地寻找,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微笑着远去。不,我不要和你分离!
可那时候,你为什么对我说:“活下去!”
你为什么要将我留在这里?……
我下沉着,继续下沉。
为了我,你们都死了。这一点都不值得!真的!人类真是固执的动物。
妈妈,你在深蓝色的海底的废墟里,能否听见我脚下的浪涛?我靠在海的身上,为你祈祷。我是父亲的儿子。我深深地低头拥抱我曾经忽视的爱,再像个孩子般的哭泣。妈妈,让我的泪水落入南极的冰洋,让那一片散发着幽蓝荧光的磷虾和忧伤的逆戟鲸的歌声空灵的回荡,去温暖您冰封的笑脸。我有多么希望,无数个湮灭的幻梦中您的微笑是真实的,在您叫我“真嗣”的那一刻!
我虔诚地忏悔,对父母,对美里,对加持,对明日香,对律子,对大家……甚至对绫波丽——她是值得同情的玩偶。
可我不会原谅你,渚薰!
黑色的月亮升起来了,笼罩着地球。你那苍白的一笑犹如利剑般刺入我最后的一丝光明。我恨你——那怎么忍心恨你!长久以来你是我唯一的依恋。我记得你在NERV钢筋水泥的深渊里种下玫瑰;记得你在残垣断壁的战场上无邪的眼神;记得你坐在五玄湖的暮色中吹风笛的样子;记得你说当NERV的玫瑰盛开的季节到来之时,你将带我去远方旅行……你就那样恬静地望着我,目光如鹰一样的忧伤,凄美地微笑着。你每次都这样恬静地注视我,眸子闪烁着海底玉的光芒,让我在累累伤痕中沉静地睡去。
然而当我醒来时,却发现你洁白的双翼染满了淡淡的血丝,每一根都令我彻底地疼痛!而你依然浅浅地忧伤地微笑,我知道你爱我。但我知道你已不再是我所深爱着的薰君了,是你杀死了他!
你杀死了一切我所爱的人类,还有我唯一的天使!
我不会原谅你。
我下沉着,继续下沉。
我不知道哪里是尽头。
“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坚强起来,等我回来!”
我睁开眼睛,似乎看见那天白惨惨的天空。美里小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感觉仿佛是一个世纪以前遥远而模糊的事了。
但是我仍然清晰地记得那天她穿着风衣英姿飒爽的样子,表情很庄重。我还记得美里小姐穿着同样的风衣潇洒地高声笑着,迎接我和加持时的样子。
加持是因我而死的,美里小姐也是。
但是他们所有人竟然义无反顾,甘愿为我去牺牲一切!
我是谁?
“你是碇司令儿子,初号机的唯一驾驶,整个基地的希望!”美里小姐用血浸的双手捧起我的脸说。然后她粲然一笑,为我挡住了一颗炸弹的A-T粒场。
最后一刻我也还是没能明白我是谁。美里小姐最后对我说:“你只要活下去!”我便无法违背她的愿望和薰君的愿望,背负着整个基地的愿望绝望地活下去!
我下沉着,继续下沉。
猛地,一只手死死捏住了我的脖子。“虽然我不喜欢你,但还是不要你输!”我于是被猛地从无尽的深渊中扯了起来。
是明日香。
她火焰般的长发散落在肩上,面色苍白地瞪着我,一只卡住我呼吸的手捏得更紧了。她的身后,是喷着滚烫蒸气的巨大交错的高压钢管断裂口。
明日香是这场末日游戏的另一个幸存者,再也找不到其他人了。
我愣愣地望着她,掉下泪来。
明日香一脸只是漠然,并无言语。突然她松开了手,转身走向尚未被完全毁坏的升降机。我清醒了过来,发现这一切已是无可挽回的事实。
……站在基地的废墟之上,我看到明日香火焰般纷乱的发丝在肆虐的狂风中跳动。她正立在一口天井旁,几乎已被浓黑的沙尘包围起来,默默地仰望天空。在那空间扭曲的昏暗的天上,黑雾里不时闪着几道暗红的电光。一阵漫天的飞沙之后,可以透过我淌着血的眼睛看到,一轮完满的黑月嵌在红黑的苍穹之中,发出撕裂的梦魇般的尖啸。
你这贪婪的嗜血者啊!是无数个淌血的生命换来了你华美的装束!我透过我淌血的眼睛诅咒你,发誓让你永远被囚禁在地狱里!让那箭一样的骤雨射穿你黑洞的心!我发誓让你消失,永远消失!
暴雨在狂风中倾泻着,夹杂着漫天的黑尘,洗刷着高高矗立着的断壁上使徒的斑斑血迹。
明日香的长头发如瀑披在肩上,那炽烈的火焰仍旧不熄。我望着这黑暗中唯一的明亮,沉默。
忽然她转过头来对着我,明亮的眼睛透出当神展开双翼时一般的坚定。明日香望着我,清楚地说:“我们走吧,真嗣。去牧秋海!”
牧秋海,基地300年历史上唯一的墓地。越过它,是一个没有总部、没有基地、没有使徒、没有杀戮的自由地。几万个我所熟知的灵魂安葬在这片自由的土地里。虽然每一个人的身体都在几天的时间里消失了,这里只有一望无垠的墓碑。但是他们还在一起,抛下了我。
我和明日香站在牧秋海的边缘,听着远处的墨色的海水发出EVA引擎般巨大的咆哮声。周围的雨和泥飞溅起来,把天地沧海抹得一团漆黑。明日香漠视着墓地,脸色苍白得映出淡淡的光芒,在这漆黑的昼里。她的长发依旧在她耳后燃烧着火焰的光辉,那火的精灵随着她在狂风中舞蹈、消亡。在硬冷的雨击打在我身上的时候,我已听不见这世界上的一切声音。
在我眼前,只有一个孤寂的宇宙,苍白的明日香立在宇宙的中央,她的秀发似火龙般在身后飞舞。明日香缓缓地转过头来,将漠然的目光收拢在我的身上。我看见她明亮的眼睛透出当神展开双翼时一般的坚定。
然后,她指着我刚刚掉下来的眼泪说:“虽然我不喜欢你,但是不要你哭。”那一刻我觉得,一定有一种残缺了的希望,会让我在这绝望的黑暗中,坚强地生活下去。
(注:本文所有不可考名词均属自创。写得不好,多提宝贵意见呀!).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