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福音同人 > 短篇小说 > 福音同人 > 正文

一个EVA迷同位的快乐日记·狂想曲 by: prayer

2004年03月16日 短篇小说, 福音同人 ⁄ 共 2083字 ⁄ 字号 一个EVA迷同位的快乐日记·狂想曲 by: prayer已关闭评论 ⁄ 阅读 1,934 views 次

一个EVA迷同位的快乐日记·狂想曲

by: prayer

刚转进第一中学的时候,我想我的心情算是不错的。
新同位是个貌不出众的女生。之所以说她是女生,是因为老师把我领进班时吩咐我“坐在倒数第三排那个女同学边上”,除此无他。
如果你能找出第二个剃那种贴着头皮短发的女生,我请你KFC。
和同位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极惊心动魄。
由于前6任同位(包括一年级时那小鬼)都是以“NICE TO SEE YOU”或“HOW DO YOU DO?”作为开场白,我在自家地盘上坐定后一句“NICE TO SEE YOU,TOO”已欲脱口而出。
同位毫不配合:“你知道EVA么?”
“EVA是什么?好吃么?会飞么?”
我当时的回答虽然谈不上充满幽默感,但理论上说来应该不会导致以下后果。
同位盯着我看了2秒钟,晕过去了。
后来她对我说,在她见过的所有“无知者”中,我是最杰出的个案。
我说,我不知道对她的评价该持什么态度。
她说,你笑就可以了。
于是我确定她那是在贬我——说笑就笑,当我白痴啊。
新生都要给自己起个英文名,大抵因为外语老师神侃ABC兴致正酣时,必须用汉语提问你是件很不痛快的事。
同位叫LILITH,我觉得这名字不难听,便向她取经。她的推荐品如下:ANGEL,ADAM,EVANGELION,SEELE。
第一个太常见,第二个太狂妄,第三个我连发音都拿不准,第四个……听起来象SILLY。
后来经过协商,我的英文名定为ANGEL·EVANGELION——以姓氏的诡异掩盖名字的滥俗。
同位很阴险地笑,“ANGEL,EVANGELION,LILITH……”她念了几遍,开始哼欢乐颂。我突然有些怕她。
很快我发现我对同位的畏惧感不是没有理由的。经过几个星期的观察,同位被我确诊为精神分裂者——而且不象普通患者分裂成双重人格就完事,同位起码有6种性格。
举例来说,每天早上我向她打招呼时,如果是星期一,她会细声细气地答礼;星期二,她会面无表情地原句返还;星期三(最让人受不了的日子),她怪腔怪调的“GOOD MORNING”能让我胃痉挛一上午;星期四,她大大咧咧地回答并一整天称呼我为“转校生”;星期五还算好,她会老实扮演一天普通高中生;而星期六,她竟然向我行军礼!……
有的事是可以慢慢习惯的,有些则不可。同位的病状于我来说便不幸属于后者。
我打赌她星期天也不会正常到哪里去。
最让人受不了的并不是早晨的常规问答。
从入学第一天,同位便以德军空战般的速度罗列了一系列禁忌事项。比起市民八不,这张单子可说把“无奇不包”四字发展到了极至。
严禁双手互插托颔而坐之类还是容易做到的,不得不经她同意使用她的文具也好说,但放学时不得说再见就比较困难了。
尤其要小心,不能在星期三违反她单子上的内容。《高中语文》打在头上还是很痛的。
于是每到星期三,我干脆沉默如星期二的同位,其状极类封建社会朝廷中庸碌怕事之辈。
反思相处几月的经历后,我断定同位的怪异表现与导致她昏厥的“EVA”三字脱不了干系。
于是我到书店查了《牛津英汉词典》,没查到。
最接近的词是EVE,但从这个词我显然得不出什么结论。
EVANGEL和EVANGELIC两个词引起了我的警觉——这很象我的姓EVANGELION!
这三个词的共同点是,都和宗教有关。
我突然想起同位总是威胁我的一句话:“看我把你补完了!”
我想我以后还是少惹同位为妙,宗教是很麻烦的东西。
如果是邪教就更麻烦了。
虽然如此,同位还是有些时候表现得比较正常的。
起码她象很多普通人一样喜欢收藏点什么——虽然收藏的东西有点怪。
不过既然有人连塞在门口那种广告都不放过,同位收集蛋糕店附送的叉子也不算过分。
她文具盒里就有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叉子,她经常看着叉子发呆,然后又叹气又摇头地说点什么。
最近有件事很让我吃惊,我竟在电视上看见了EVA这个词!不多不少,就是EVA三个字母。
那好象是个小日的动画,翻台时跳出来的。因为我对小日的一向恶感,本来打算换过去。
但在那一瞬间,我看见屏幕上一行白色大字:EVA专用阳电子炮。

我跳起来,又坐下,把电视声音开大。
十分钟后我换了台,没人会为这么一部幼稚的东西疯成同位那样。
但我还是决定问问同位。
很不巧的是,那几天同位一直请病假,又正好敢上音乐欣赏结业考试,我很快忘了这件事。
我对于考试时同位的缺席很遗憾,同位的古典音乐知识可是班里的NO.1。
有时候同位也很可爱。
记得某次在我们一起在篮球架下看校际比赛,我好心提醒她是不是站到安全一点的地方去。
“不用,我的AT—FIELD会保护我。”
虽然听不懂同位的话,但她脸上如沐天国之光的虔诚一瞬间感染了我。我觉得有什么伟大的事件就要发生了。
就在下一瞬间,一只篮球砸在同位脸上。
我发出一阵大笑。
当然后来我对那阵大笑很后悔,因为那天很不巧是星期三。
很快高一生活结束,文理分班。
同位报文,我报理。
我不知道该开心还是遗憾。
我想我笑就可以了。
今天来到理科班,新同位是个看起来十分文静的眼镜美女。
当然我是说她是美女,不是她的眼镜。
如果你能找出第二个戴那种难看黄色宽边眼睛的女生,我请你KFC。
“HOW DO YOU DO?”我对她说。
同位毫不配合:“你知道EVA么?”
我盯着她看了2秒钟,晕过去了。

抱歉!评论已关闭.

EVA研究站论坛

×